8.厨师-1

我对躺在地上的他搭话了。


要不要去那边的咖啡店聊一下?


我自己都觉得我挺可疑的。不过,由于刚被裁员了,他还处于震惊之中,老实地听从了我的建议。不如说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跟了过来。


我们往前走了一点,进入了另一家店。


他还穿着围裙,坐在了靠里的座位上。


桌子上只摆着我匆忙点的喝的东西。


「初次见面,我叫佐佐木。」


「啊,幸会。我叫弗兰奇。」


「弗兰奇先生对吧。」


「话说,那个,叫我过来是要说什么呢?」


「刚才似乎听到了不得了的话呢。」


「。。。真是羞愧至极。」


望着这里的世界,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就在还没出发的时候,我还认为日本的一小时约等于这里的一天是件好事,但这也不尽是好的。这是因为在工作日的白天,就是我去上班的这段时间,这边世界会经过长达半个月到一个月。*


两边世界的时间差距差太大了,就算是我在那边简单过个午休这一小段时间,这边也会流逝好几天。考虑到今后要做生意,感觉会有很多困难。


该怎么做才能弥补两个世界之间时间的差异呢。


我认为除了在这边多结交一些熟人以外别无他法。


「那个,佐佐木大人是贵族吗?」


「贵族?」


「因为您的衣服质量很好。。。」


怎么说呢,我这身西装被夸了。


看起来,即使是这种用衣架挂着卖的便宜货,也会被认为是贵族的衣物。毕竟,这边服装的价格很高嘛。如果被别人一直当作身份高贵的人来看待也是件好事,因此,今后来这里我也会穿西装吧。


「不,我是商人,不是贵族。」


「原来如此,您是商人啊。」


感觉厨师稍稍松了一口气。


从他的态度来看,贵族和平民之间可能存在很高的隔阂。这方面我也想好好跟P酱商量一下。现在是他搞错了我的身份,如果站在相反的立场上就麻烦了。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事情的经过?」


「呃,那个。。。」


「也许我能帮你的忙。」


「。。。」


被初次见面的人这么说,一般人都会怀疑吧。


如果我被这么说了,我估计会立刻离开吧。


但是,他刚刚在饮食店前大声喊叫说要给父母的生活费啊,没有地方去啊,绝对不是摆样子的,感觉的确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等了一会,他就尴尬地说了起来。


简而言之,似乎是被同事陷害了。


他从小就一直在餐馆当学徒,在过去的几年中,作为厨师,手艺不断提高。听说有同事嫉妒他,诬陷说他偷了店里的钱还死不承认。


而今天,店长似乎也相信他是个骗子,把他赶出了店。


我们正准备进店吃饭那会,正是这个闹剧结束的时候。


「这可不得了。」


「我从小就一直在那家餐厅工作。我一心投入在提高自己的料理水平上,对外面世界一概不知,字也不会写。所以被开除了的话,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


「这样下去,也没法往家里寄钱了。我父亲在参军的时候重伤了眼睛和腿,以至于现在无法工作。我虽然有一个妹妹,但是她一个女孩子根本负担不起照顾我父母需要的金钱。」


「这可真是不得了啊。」


从厨师的叙述中,能感到绝望感。我突然想到,如果放任不管,第二天他会不会自寻短见呢?显然,这个世界的社会保障制度似乎不是很完善。


「 ...很抱歉,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说这些丧气话。」


「不,是我要跟你聊聊的。」


我跟厨师聊了大约一个小时,他的本性似乎不坏。


因此,我决定把今天的销售额投资给他。


这400金币对于这边世界来说似乎是一笔巨款,但是我有P酱的帮助下,这笔钱轻松就能赚到。这次我是只用背包带商品来的,下次我准备用更大的装备来挑战一下。


有点像直接往街头募捐箱里塞纸币那种感觉。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和我一起开家店怎么样?」


「。。。诶?」


厨师的眼睛惊成了一个小点。


如果他是一位真正的好厨师,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P酱很喜欢吃肉,它可以尽情追求那使舌头满足的味道,也符合它说想随心所欲地生活的愿望。当然,作为主人我也很开心。




* 如果按前面的1:20来考虑,那边半个多月相当于大叔每天要上15个小时以上的班!?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