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餐馆

这次的交易,我获利十五枚大金币。


除了计算器赚了很多钱之外,砂糖和巧克力也稳定地卖的很好。另一方面,特氟龙加工的平底锅和胡椒也就差强人意。还是多买一些贵族可能需要的东西吧。


副店长建议说,在上流阶层中,狩猎已经发展成一种主要的爱好。爱好这个词就是摇钱树。高价高性能的户外用品等,会不会很受欢迎呢?


看马克的反应挺好的,我也该考虑一下这方面了。


真希望在我那边的公司也能这么轻松。


「顺便说一下,餐馆那边……」


交易一结束,副店长就把话题转移到餐馆那边了。


这边我也很在意。


「那边状况怎么样?」


「这家商店位于大街上的黄金地段。虽然店面不算大,但地理位置很好,每月租金约为20金币。另外物料和人工费大加起来还需要30枚金币左右。」


「初始费用足够吗?」


还能开在黄金地带,安排的比我想象中要好嘛。


他大概是把我以前说过的「想在附近开餐馆」,当成了在整个城市里开吧。不过反正地点都已经选好了,就怪我没传达清楚吧。


「嗯,初始费用没有问题。因为是利用我们的商品来开店的,所以比交给别人来做要便宜一些。接下来的一个月,我想利用你们预存的预算来经营。」


从他的措辞来看,估计已经拿出了一些自己的产品来帮忙开店。


而且也已经规划好未来一个月的计划了。


感觉我得委婉地道个谢。


「给您带来的不便,我深表歉意。」


「不不,我很乐意为您效劳。」


「您能那样说,真是帮了大忙了。」


「话不多说,我们一起去看看店里的情况吗?」


「啊,好。请您带我去看看。」


其实我是打算在公司午休的时候去看看情况的。但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和P酱一起去上班的方法,所以就只能在那边的晚上再来了。和文鸟一起上班难度真的很高。


如果可以在办公室附近租间公寓就好了,但市中心的租金太高,以我现在的工资也很难租到。虽然也有别的方法,但还是让人感受到在本国土地权的根深蒂固。*


「那就我就去准备马车吧。请稍等一下。」


「感谢。」


副店长还特意为我们准备了马车,真是太慷慨了。


不过我们带来的超市手推车要怎么办啊?我想,可能就是因为有我们这样把车推走的人,超市的管理人员才会对手推车的管理这么严格。真是对不起你们。




◇◆◇




马车摇晃了一会儿,我们就到了餐馆那边。


看样子已经装修完毕了,从店外看非常的漂亮。感觉就像外资的时髦咖啡店。而且整体全是由石头建造,复古的氛围非常酷。


当我与副店长走进去时时,在厨房那边看到了厨师先生。


「哦,老板!」


当他发现我们来了,马上就冲了过来。


我们在大厅中间碰头了。


除了他之外,店里还有像是厨师的人在干活。在这边的世界里,厨师穿白色围裙似乎也是规定,站在厨房里的人们无一例外都穿着同样的制服。


「我很久没来了,真是不好意思。」


「不,不会不会!给我留下这么气派的店。。。」


「有决定好开店日期吗?」


「我和那边的副店长谈了一下,想和老板您商量一下再决定。虽然菜单是我自己决定的,不过开店日期这么重要的事还是跟老板您商量一下比较合适。」


「这样。」


话虽如此,我也没有什么要求。


我想拜托弗兰奇的只有一件事。


「关于菜单你可以自由发挥,不会对客人失礼的话就没有限制。但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请求。」


「是、是什么?」


「我希望你能重现一些我带来的菜谱。」


「老板也会做饭吗?」


「你把它们看成是我的家乡菜就行了。」


「哦哦,我很期待!」


「这家餐馆,开店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食材都是由商会提供的,只要老板一句话,我想第二天就能开门了。赫尔曼商会的力量非常强大。没想到能批发到这么多东西,简直像做梦一样!」


「原来如此。」


既然如此,下次来之前先准备好菜谱吧。


如果能让这里能优秀地再现那边的菜肴,就不用特地在我那边花日元请P酱吃饭了。神户牛肉的七打扒这里或许搞不太到,但如果有类似的食材,就可以得到相近的味道。


「啊,不过,我看不懂字。。。」


「那里我会想办法的,你就放心吧。」


「抱歉了,老板。」


其实我也写不出这个世界的文字。


拜托副店长借个人给我好了。


「对了,这是上个月的工资。」


我从兜里掏出两枚金币递给弗兰奇。


我听说,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一技之长的人从早干到晚,赚的钱也就一两枚银币。考虑到身为餐饮店店长的立场,我给他这个数字的五倍。然后,假如我一个月不来这边,三十天的工资就是三百银币。和上个月加起来大概是五金币?


这个金额应该比较保险。


但是,与我的异世界贸易的利益相比,就显得很少了。总感觉掌握不好该给多少工资,挺抱歉的。因为我还是个异世界菜鸟,所以暂时还没能掌握当地货币的感觉。这方面再慢慢解决吧。


「啊,那个,收那么多真的可以吗?」


「今后我想把这家餐馆完全交给您。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你能接受吗?从下个月开始,我也会给你同样的工资。」


「真的可以吗?我。。。」


「万事拜托了。」


「。。。老板」


看来在以前的店里,他的工资貌似没有很高。感觉从小被当童工,长大也没给什么正式的待遇吧。难道说个人经营的餐饮店什么的,黑心经营是常有的事吗。


「我会尽力的!」


「。。。我很期待」


低下头的弗兰奇的身影,总觉得跟某个社畜重合了。


总感觉好像是我自己的样子。


劳动到底是什么呢?


突然想跟P酱聊聊,不知道它会怎么回答我。





* 原文「緩和する方法は幾らでもあるだろうに、それが敵わない時点で、本国における土地利権の根の深さを感じさせる。」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