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子爵

采购完毕,我们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并准备转移到那边的世界。


还是照例拜托P酱带我过去了。


这次我们传送到的是一家平民旅馆里的一个房间。我已经提前支付了未来几个月的住宿费,将这里作为世界间移动的据点。因此,我再也不用担心被别人看见,会被怀疑了。


我也可以分多次带商品来这个据点,砂糖也不说十公斤,二十、三十公斤都可以搬运。成本很低,却卖得很贵,是我现在的主力商品之一。


来到这边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去见副店长。


与往常一样,还是在接待室进行了商谈。


「佐佐木先生,我们商会会把这些产品推荐给贵族们的。」


「那就好。」


「管理这个镇的穆勒子爵对打猎也很有兴趣。」


我把这次商品放在桌子上供他观察。


这次有种会大成功的预感。


「原来如此。能知道穆勒子爵大人的兴趣,真是得到了一个好情报。」


「这两件商品是叫双筒望远镜和瑞士军刀吗?这些东西除了狩猎以外,在战争中也可以充分利用。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的商会也想生产和销售同样的产品,可以吗?」


「没问题。」


对于抄袭商品,我从一开始就没有限制的打算。听P酱说,这边没有专利制度,本来就不可能对仿造进行限制。(卖的好的东西)无论如何都有被抄袭的命运。


如果说有例外的话,那就是国家的认可和默许的垄断。


这两种都是需要组织力的机制,因此我暂时放弃了。


现代世界这边即使有专利这一坚固的框架,仿冒商品还是能各种钻空子层出不穷。如果想在这边彻底杜绝被人抄袭基本是不可能的。正因为如此,我才会选择不容易被复制的商品带入市场。


另外,即使被仿造了,在这个世界里,原材料质量也是有限的。因此,提供高品质、高附加值的商品,提高商品的价格,这就是所谓的品牌战略。


在这样的背景下,这次就先给副店长个面子吧。(指允许仿造)


「这样的话就不需要下次进货了吗?」


「不,不,务必请您继续!」


「这样吗?」


「关于仿制品我们承诺提供20%的利润,不,30%。」


「感谢您的理解。」


即便如此,坦诚地点头同意仿制也太可惜了,我试着敲打了一下。这样一来,收入就会比想象的好。如果可能的话,本想以销售额为基准进行讨论,但由于这边社会加工产品的价值很高,在生产成本不明的情况下,很难以销售额为基准。


对方似乎并没有欺骗我的意图,所以我就同意下来了。P酱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反应,一定是比较合理吧。


「那么这次的交易,刚才说的金额汇总起来是两千五百枚金币,这里就再努力一下,两千六百枚怎么样?当场就能付给您。」


「那我们就成交了。」


总销售额比以前增加了。


大概是因为户外用品很受欢迎吧。而且我也运来了五十公斤左右的砂糖,比较赚钱。因此,加上上次的采购,收入超过了四千金币。


以前住的那个高级旅馆一晚加一日三餐,费用是一枚金币,假设这边的一年也是三百六十五天,那么以后的十年里,即使不工作,也能吃好睡好。这么算的话,感觉很吸引人。


「顺便说一句,我想跟佐佐木先生您说件事。」


「什么事?」


「我收到了治理这座城市的穆勒子爵的口信。」


「口信?」


啊,终于有贵族大人要来跟我搭话了。


令人在意的是穆勒这个名字,是不是P酱当时跟我讲的?


我偷偷看了一眼P酱,看到它微微点了点头。看来是当时提过的人没错。我个人认为和副店长的交易就足够了,但只要是P酱的意思,我就服从。


和贵族搞好关系本身也有好处吧。


「说是想跟您见一次面并交谈。」


「我知道了,请务必让我(跟穆勒子爵)见一次面。」


「哦,你接受了吗?」


按照当初的计划,我和镇上的大人物见面了。




◇◆◇




当天在旅馆住了一晚,第二天我们去了穆勒子爵的城堡。


我们是坐马车过来的,马车一早就在旅馆面前等着了。副店长好像事先联系过子爵,把这边我留宿旅馆的名字也告诉了他。托他的福,我没有迷路。


走了一段路,我们来到城堡里的谒见间。


我跟副店长一起来到了坐在上座的子爵面前。


副店长跪在了地板上,低着头。


房间里还有很多看起来像是贵族的人,沿着房间的墙壁站成一排。那个气氛就像幻想游戏里国王的房间一样。子爵给人的印象是低等的贵族,看来绝非如此。


另外,与站在一旁的贵族们不同,房间里到处都是手持剑的骑士。他们用可怕的表情瞪着我们,让人无法忍受。好像只要打个喷嚏就会冲过来。


子爵都这个样子,真正的国王会变成什么样呢?


想想都觉得吓人。


「这可真不得了。」


我希望副店长能协助我和穆勒子爵沟通。因为自己完全不理解这个世界的礼仪。所以也就是按照事先得到的说明,认真地低下头。


「抬起头来。」


「是!」


伴随着简短的答复,副店长抬起了头。


我也跟他一起抬头。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叫佐佐木的人吗?」


「是的,就是这位。」


副店长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感到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身上。感觉就像动物园里的熊猫一样。肤色、发色等外观上的各种不同,也在激发着人们的兴趣。


「听说卖的东西都很精致呢。」


「今天我也带了几个来给您过目。」


「原来如此,我真想看看怎么样。」


穆勒子爵话音刚落,待在房间角落里的骑士们立刻行动起来。


其中两名骑士中间,放置着一个镶着金边的漂亮台座。他们将台座抬了起来,运到了子爵坐的椅子前。上面放着我们事先给的东西。


「这是什么?」


「这件商品是。。。」


子爵从放在台座的物品之中拿起了瑞士军刀。


之后,副店长对产品进行了说明。


顺便说一下,这些都是曾经被赫尔曼商会买下的商品。不可能让不知道哪里来的奇怪商人随随便便地介绍来路不明的商品。副店长这么跟我解释道。


也就是副店长成了我的保证人。万一在这里发生什么事,他的脑袋可能就搬家了。这不是很可怕吗?这样一来,今后带过来的东西也有必要比以往更仔细地斟酌。


看来想开玩笑也不能带鲱鱼罐头来了。


副店长的说明结束后,子爵开口了。


「佐佐木是吧,我有点事想拜托你。」


「是的,是什么呢?」


这是我踏入这里之后,第一次有机会大声说话。


因此,我真的很紧张。


「听说你是从别的大陆来的,是吗?」


「是这样的。」


我可没说谎。应该safe吧。


我接着解释说,计算器上的数字也是我们文化使用的符号。


「那么,我想问一下,在其他大陆,这样的东西一般在市场上流通吗?还是像我们国家的贵族这样,作为只有一部分有限的人才能使用的特殊物品而具有地位呢?」


穆勒子爵的担心是理所当然的。其他的大陆和这边的大陆有多远,原本就能来往吗,自己完全不知道。不过,很容易理解他害怕外来侵略者这一点。


「有些产品只能由非常有限的人所持有。」


「真的吗?这样的话,你应该也是有较高身份的人吧,这一点又如何呢?虽然你是其他大陆的人,但是我以这种方式召见你,不知道合不合适啊。」


听到子爵的话,旁边的副店长不禁颤抖起来。


似乎是受到了意料之外的惊吓。


如果谎报自己的身份,当有机会与隔壁大陆(地理上)的人见面时,谎言可能会被揭穿。在日本,冒充身份也有各种各样的惩罚。这么一想,应该在适当的地方冷静下来。


「其实我是一个工匠。乘船出海的时候,不幸遇难,漂流到了这边的大陆,其中的制造品,不是我以个人身份持有的,而是我制作出来的。」


「原来如此,你是工匠吗。」


那样的话,你在哪里做东西啊,说不定会有这样的提问,我在心里提心吊胆地想。即使面对的是公司的老客户,也不至于如此紧张。主要是子爵身后的骑士们给我的压力太大了。


「您打算暂时在这个城镇活动吗?」


「是的,如果您允许我这样做,那就太好了。」


不想轻易搬到别的城市,成为恶政的牺牲品。听说被糟糕地统治着的城市也相当多。从P酱那里听说,这里的领主,也就是眼前的穆勒子爵是品格不错的人。我想暂时在这里得到这位的照顾。


「您打算将产品出售给赫尔曼商会吗?」


「我是这么考虑的。」


赫尔曼商会是副店长先生工作的地方。


P酱此前说过,他也是穆勒子爵的御用商人之一。


「那么,今后在批发给赫尔曼商会的同时,也请卖给我一部分。价格会比商会给你的金额稍微多一些。你带来的商品,根据使用方法的不同,可能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很大的影响。」


「我明白了。」


「从今天开始,允许你进入宅邸。在这个城市生活时如果有在意的事,只要对我的领地有帮助的话,结合商品的带入随时进言就可以了。这里的人都知道你的名字。」


「十分感谢您。」


就这样,我和穆勒子爵的对话就这么结束了。


感觉比我想象的要好。


就跟P酱建议的那样,顺利地取得了和贵族的联系。不过,从房间里的贵族们那里,听到了一些那种平民之类的话,似乎传来了嫉妒的声音。所以出入府邸时一定要十分小心。


另外,这是后来听副店长说的,同样是子爵,每个人都有高低之分。感觉就像大科长啦部长啦,这些大企业的人事一样。想必在这边的世界里,臃肿的上层机构仍旧把握着大部分的权力。


而且,治理这个城市的穆勒子爵,似乎是在子爵中处于比较高的位置。




碎碎念:web小说设定不完整挺正常的,各位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好了,文库版应该会修改的比较合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