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紧急行动-1

经过几天的魔术练习,我回到了公寓。


最近真是问题不断,虽然内心有些不安,但多亏了在异世界得到了优质睡眠和美味的饭菜,身体状态相当好。照这样下去,今天应该也能过得很有精神。


也许不该这么想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不是我自己的手机,是课长给我那台。


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星崎桑打来的。


「你好,我是佐佐木。」


「马上来厅里。有紧急工作。」


「上司那边的指示。。。」


「就是课长给的指示。拜托你快点过来,好吗?」


「。。。了解了。」


遗憾。


如果是星崎桑的独断专行,我本想随便找个借口逃走的。但是,如果是课长的指示,就不能无视了。因为她说让我马上就去,所以我赶紧换上了西装、准备好行李。


「我要走了,P酱。」


『嗯,你自己小心点。』


怎么说呢,离开家时有跟我告别的人真是太好了。




◇◆◇




因为是第二次来新单位了,电车也坐的很熟练。


我直奔目的地。


本来很想借助P酱的传送魔法,但是考虑到这份工作的性质,我暂时还是决定自己坐电车去。不过今后我也会继续摸索能瞒过新单位的方法。


「各位早上好。」


我按照电话的指示前往了本层的会议室。


那里已经有了近100个人。


这就像电视剧里经常看到的事件对策会议的气氛。


但是,这些人都非常有个性。


上至近六十岁的中老年人,下至十几岁的年轻人,男女老少坐在类似影院式排列的座位上。他们的头发五颜六色,除了黑色,还有茶色和金发等,非常的花哨。虽然也没有那么过分,但这些人看起来不太像是公务员。


不过也能看到身着西装的人,但不幸的是只有很少一部分。


「来了啊。」


确认了我的到达,课长提高了声调。


他站在房间正面的大屏幕旁。幻灯片放映出来的是一系列看起来像是人脸的照片。也有部分照片明显是偷拍的。


「过来一下,佐佐木先生。」


「哦,好的。」


在他的催促下,我走到了他的旁边。


这间会议室给人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在场的每个人都向我投来了好奇的目光。感觉就像毕业之后刚进入公司,第一次来到负责的楼层一样。不,可能比这还要受关注。


「这是新来的佐佐木先生。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所以请各位多加关照他。关于他的能力请各位看一下刚发的资料。我想他和星崎君搭档的情况可能会比较多,但有时也会和其他人搭档吧。」


课长向大家做了介绍。


他瞥了我一眼,似乎是想让我说两句。


「还请各位多多指教。」


关于我的能力资料上也写得很清楚了,所以没有必要再说明了吧。我轻轻鞠了一躬,似乎在场的各位也没什么想问的。


「随便坐在空座位上吧。」


「好的。」


在他的催促下,我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虽然感觉有些视线在看我,但是并没有人向我搭话。


确认我已经坐下,站在对面的课长环视了整个房间后,继续进行了说明。


「既然佐佐木君已经来了,我来说明一下今天召集大家的理由。」


似乎开始介绍工作细节了。


大家都看向了正面的屏幕。课长指着上面的照片,淡然地开始了介绍。据说,屏幕上的都是拒绝从属于国家运营的组织的非正规能力者们。


为了方便起见,这个局把属于国家的能力者称为正规能力者,把不属于国家的能力者称为非正规能力者,把不了解国家运营的组织的能力者称为流浪能力者。(原文野良の能力者,有什么更好的翻译可以提出。上次星崎小姐被大叔救就是称呼大叔为野良能力者)


在这些非正规能力者之间,存在着几个关系很好的组织化团体,屏幕上的就是其中比较大的两个团体的成员。


当然,从当局的角度来看,所有非正规能力者都该实施抓捕工作。不过在最近的情报行动中,这边得到消息说这两个集团为了对抗正规能力者,召开了讨论合并的会议。


据说是因为不能放任不管,才有了今天这个紧急会议。


也就是说,自己的第一份工作,说白了就是「突袭」。


多么可怕的业务内容啊。


如果我不幸受伤,不知道有没有伤补(工伤待遇)给我?


「以上的说明,有谁想提问吗?」


说明完之后,科长环视在场的所有人说道。


很快就有人举手了。


课长从其中挑出了一个穿着运动衫的男性。他大概二十多岁,外表看起来有些粗俗,染得乱七八糟的茶色长发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过估计是因为好久之前染的发,发根都长出黑发来了。


「这次的工作,全体人员都要参加吗?」


「你说的没错,这里全员都要参加。局里还会派出几十名无能力者从后方支援大家的行动,但原则上是不会参加战斗的。为了以防万一已经全副武装了,但请不要指望能有什么发挥。」


「骗人的吧,这次行动规模这么大吗?」


在大家的面前,他们俩还在对话。


我其实对他问的事情也挺在意的。


「正是认为这次行动需要所有人参加,我才通知大家来这里集合的。」


「那就这样吧。。。」


这次的行动,出动的能力者估计就只有会议室里的这些人。虽然说能力者之间的竞争应该不能单纯从人数比来判断,但与幻灯片上的照片数量相比,我们这边人数有很大劣势。对方人数是我们的两倍以上。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科长和会议室里的人继续进行了问答。


我在意的地方很快就有别的能力者问出来了,所以自己也没有开过口。大部分的提问都是对现状的确认,我们并没有从课长那里得到什么新的情报。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