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星崎桑

因为很难拒绝,我还是跟星崎桑一起共进了午餐。


顺便一提,她说要感谢我昨天的帮助,还打算请客。


如果我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做,也能以有事要忙为借口逃避。但是,我们局基本所有能力者现在都在家待机。况且我从以前那个公司辞职的事也跟她说过,所以很难找借口。


结果,我们来到局里附近意大利餐厅,面对面坐在座位上。


「谢谢你陪我来,佐佐木。」


「没什么,我只是肚子空空了,也想赶紧吃饭。」


「你能这么说就太好了。」


与初次见面时相比,她显得很成熟,让人耳目一新。


她刚才也传达了想要对我道谢的想法。


但是,即使这样,我也有点平静不下来。(想赶紧离开)


「很棒的店啊。你经常来吗?」


「不,也没有。。。」


「这样。」


坐下没多久,服务员就来接受点餐了。


服务员先生长得很帅,和店里的气氛很搭。他梳着一头整整齐齐的黑发,修剪成锚型的胡子映衬着深邃的五官,感觉很适合穿时装店的制服。


我真的很想这样长成他这样。


「您决定好点什么了吗?」


「请帮我点这个每日套餐。」


「啊,我也点一样的。。。」


「我明白了。」


他恭敬地点了点头,十分优雅。我真的很羡慕他,身材纤瘦,腿也很长,配上利落的制服,看起来也非常棒。估计异性缘很好吧。


而且举止稳重,也很帅。


「我想点些酒喝,怎么说?」


「诶,啊,那就。。。」


难得有机会在白天喝酒,一定要来上一杯。


我多年以来的梦想就要实现了吗。


如果自己是个帅哥,想和星崎桑稍后发生「那种关系」的话,也许不喝酒比较好。 但是,作为一个能正视自己的丑大叔,也就没有必要顾虑什么了。  


不关心周围的看法,随心所欲的活着。这是不自由的人们丰富人生的唯一手段,不要被周围的价值观所左右。而且还有年轻女性请客。


感觉比昼饮还要更加昼饮。(指不但白天喝啤酒,还有妹子请客)


有这种感觉。


「请给我啤酒。」


「本月推荐的精酿啤酒是吧。我了解了。」


星崎桑呢?


今天就不要多想了,放开了喝吧。


这样想着,我催促着她,她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那个,我还未成年。。。」


「诶,是这样吗?」


我还以为她至少已经二十岁了。


服务员也很惊讶。


「那么,就请看这里的软饮列表吧。」


「。。。好的」


菜点完之后,帅气的服务员回到了厨房。时间是上午十一点刚过,店里人还不算特别多。这样的话,估计不久就能上菜了。


目视他的背影回到厨房后,大叔我转向了那边那个未成年。


「失礼问一下,你多大了?」


「。。。」


「哦,那个,我没勉强你说啊。。。」


被指控性骚扰就麻烦了。


只是,她的回答比想象中简单。


「。。。十六。」


「诶。。。」


说到十六岁,就是,那个,高中女生对吧。


我又吓了一跳。


没想到竟然还只是高中生。


「那个,不是在开玩笑对吧?」


「我只是化了浓妆而已,平时还是要去上学的。」


「。。。原来如此。」


经常听人说擅长画妆的女性可以让自己看起来年轻不少,没想到还能化的更年长。的确,从刚认识的时候开始,我就觉得她的妆化得很浓,粉底也涂了很多。


话虽如此,我以前的工作单位里的女性大多也是浓妆艳抹的,所以没怎么在意。经常穿西装这一点也起到了促进作用。也有很大的原因是我根本不在乎她多大了。


说是这么说,没想到竟然是高中女生。


我一直认为怎么都有二十岁了吧。


「就是因为会被当成小孩子对待,所以我才这样掩饰的。」


「你这种说话方式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吗?」(她说话不怎么加敬语)


「。。。」


看来正中下怀。


想到之前的对话都是被女高中生直呼名字,就觉得很不可思议。同时,我也很好奇她平时在学校里是怎么说话的。


「你和朋友相处的都正常吗?」


「。。。那当然了。」


嘛,行吧。


如果一直以这样的言行生活,她恐怕连朋友都交不到。更别说她还有异能力这种背景,她的日常生活一定非常「有趣」。


幸好自己是在上了年纪之后才被卷进来的的。


「星崎桑为什么工作这么拼命呢?高中生应该还有很多其他想做的事情和感兴趣的事情吧。我认为一般高中生不会特意花时间去做这种危险的事情。」


「正如我之前所说,这份工作薪资很高。」


「原来如此。」


看来还是金钱的问题。


这样一来,我就不敢再问下去了。我认为,因为她还年轻,冲劲很足,所以给了她冲在第一线的这种决心。不过可能也有什么更严重的隐情在。


果然以后还是跟她保持点距离比较好。


「您久等了。」


服务员来给我们上菜了。


之后,我们两个随便聊了一些无聊的话题,午餐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




同日,跟星崎桑告别之后,我准备去进些货。


因为昨天没能回家,所以这次就尽量挑选些价值高的东西。顺便没忘记给P酱买礼物。带着对整整一天放任不管道歉的意思,试着稍微买了点好的。


不过,也有可能被课长派人跟踪,所以还要尽量避免让人怀疑的购买方式。剧本大概是时间充裕的中年大叔准备去搞点户外活动什么的的。


对于砂糖和巧克力等需要大量物资的采购,今后有必要考虑一下做法。至少不要在附近的超市购买,也不要再用与个人账户关联的、会留下记录的邮购方式采购了。


我一边这么考虑,一边回家。


一边提着塑料袋一边在夜路行走。


过了一会儿,兜里手机响了。


我拿出来确认了一下,是课长的名字。


「 。。。是,我是佐佐木。」


说实话,可以的话我根本不想接。


但是,也不能忽视掉。


「 我阿久津。稍微耽误下时间可以吗?」


「哦,没问题。」


「抱歉啊,明天再来下局里。又有工作了。 」


「我知道了。」


反正也挺闲的,就接受吧。因为工资也有按时发,所以也没有很排斥去局里。这边和以前的工作单位相比简直是天堂。但是,让人在意的是叫我去的理由。


是对我刚才的进货有疑问吗?


感觉有些背脊发凉。


但是,他接下来说的话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我准备给你升下职,让你帮忙处理一些内部工作。」


「。。。原来如此。」


升职,升职啊。


感觉完全击中了我的要害。


「如你所知,因为这次的事件,局里的职员大量减少了。因此我们必须填补空了的职位。虽然一般来说这么快就让你升职不太正常,但能力者人才是有限的。所以很快就对你进行了人事安排。」


他的话似乎有点道理。


之前听星崎桑说过,能力者在全国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大约是十万分之一。比起国家公务员的录用人数要少得多,至少对于一线员工来说是没有余裕的吧。


感觉薪水说不定也会大幅上涨啊。


「我了解了。」


「跟你说下,你今后的工作就是去劝诱一些新的能力者来我们组织。」


「嘛,行吧。」


「明天你来局里,我再详细跟你讲讲。」


「我明白了。」


我现在只希望招募能力者是个相对安全些的工作。





碎碎念:社畜们中午出来吃饭似乎一般是不能喝啤酒的,可能是因下午还要干活。详情可以去看看一日外出录班长。里面有一话讲的就是班长在社畜们面前痛饮,在场的所有社畜都羡慕死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