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晋升

我暂时没有答应子爵,就这么离开了城堡。


当我说出容我考虑一下时,旁边的副店长脸色铁青。看来贵族的委托如果不当机立断做出决定是很失礼的。临走时受到了他委婉的指点。


带着微笑目送我离开的穆勒子爵,一定是个有品格的人吧。


我们回到镇上那个豪华旅馆,立即举行了战略会议。


成员是P酱和我自己。


对于专属的女仆小姐,虽然没什么需求但还是拜托她去街上买些东西,暂时应该不会回来了吧。因此我跟P酱能够踏踏实实地讨论当前的话题。


「P酱,直截了当地说,这场战争你认为结果会如何?」


『嘛,这个国家十有八九会输。』


「这、这样啊。。。」


从子爵的言行中,我多少有猜到战争形势不太乐观,但从P酱口中听到这件事,给我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如果P酱说十有八九会输的话,我认为明天就从这城镇逃跑才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如果说对逃跑这件事完全没有抵触,也是假的。


以赫尔曼商会的副店长马克为首,虽然时间很短,我还是结识了一些好人。另外,这里也有专门为P酱开设的饮食店。被对方全部剥夺的话,感觉不是很好。


『你想怎么办?』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做点什么。但是,参加一场败仗也没有什么好处,不是吗?既然如此,我觉得还是考虑一下失败后的事情,讨论一下让大家幸福的方法比较合理。


『的确,凭你一个人的力量是无能为力的。』


「是吧?」


『但是凭借我的魔法,有可能扭转战争的局势。』


「……是这样吗?」


『我的名字是皮尔·卡洛。异界之徒与星之贤者。』


「啊,之前好像听到过来着。」


第一次和P酱说话的时候,它是这样自我介绍的。与可爱的外表不相称的严肃感,我个人很喜欢。如果是现在的话,对「星之贤者」这种夸张的称谓,总觉得也能接受了。


『如果这只是国家之间的小规模冲突,我还可以解决。破坏是很容易的,但创造就很麻烦了。因此,我也才不希望你失去你所创造的这些联系。』


「原来如此。」


『但是,为此我还是需要你的帮助。』


「是这样吗?」


『这个脆弱的身体无法承受反复使用高级魔法的负担。就像穿越世界时要站在你肩膀上一样,要借你的身体发动魔法。』


「这样啊。。。」


如何平息纷争,具体的方法还不清楚。不过,如果P酱说没问题的话,一定能做得很好吧。这样一来,问题就出在我的社会地位上。


我作为一介商人,是不该对战局产生直接影响的。


如果被发现了,就会从「与P酱一起不管周围的环境,随心所欲地生活」这种路线中脱离出来。我们一定会被周围的人所关注,有权势的人会给你许多艰巨的工作,又会回到那种顾不上吃饭睡觉的生活了。


「尽可能不引人注目地想办法解决吧。」


『嗯。』


我个人也很喜欢P酱悠闲生活的主张。如果这边的世界变得繁忙,在日本的生活也有可能崩溃。新工作单位的上司总觉得是个无懈可击的人物(安排工作的意义上)、所以想尽可能悠闲地度过每一天。


不如说,我想一直在这个世界里休假。


『这样的话,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必须要学习更多的魔法知识。接下来不但要进行中级魔法的学习,也讲解些高级及以上的魔法吧。今后应该如何运用,我也想和你一起决定。』


「谢谢你P酱,我很高兴。」


因此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在镇外继续进行了魔法的讲解与练习。




◇◆◇




结果,在这次的异世界之旅,我又学会了一个新的中级魔法。


是中级的回复魔法。


因为有可能参加战争,所以优先练习了障壁魔法和回复魔法。结果,前者虽然还没学会,但后者在最后一天终于成功发动了。


我对一只濒死的野老鼠反复咏唱了数百次。


最终看到它伤口痊愈的样子,我非常的感动。


初级的回复魔法是也就能处理一些割裂伤和擦伤,或者简单的骨折一类。而中级回复魔法,取决于消耗的魔力多少,四肢残缺、严重烧伤,复杂性的骨折这些都可以治得好。(复杂性骨折往往伴有神经、血管、肌腱与关节的损伤)


P酱说,只要能使用中级的回复魔法,无论去到哪里都能保证衣食无忧。看着野鼠从死不瞑目的状态中完全恢复了精神,飞奔而逃的样子,我觉得它说得很有道理。


同时,这次P酱还给我讲了「大规模魔法」的存在。似乎其中有好几种都能一击改变地貌。这次就先不去管,我们主要是讨论该如何去运用我学会的魔法。


魔法练习结束了后,我们就在当地的旅馆里吃饭睡觉,然后回到了现代世界。因为上司有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单位,所以不能在异世界待太久。一回到家,我就尽快向局里出发了。


我就这么来到了局内的会议室。


在大约六畳的狭小空间中,我跟课长相对而坐。


「刚告诉你可以休假一段时间,就打电话叫你过来局里,对不起啊。」


「不不,没关系的。」


「说起公务员的晋升,本来还得考试什么的,但我们这个部门有点特别。本来我们组织也没什么规定好的阶级,所以可以根据现状酌情进行调整。」


「那工资方面有变化吗?」


「工资方面你可以放心,会给你相应的金额的。」


「是这样啊。」


最近开销很大,所以我很期待发薪日的到来。


不知道录用第一年,奖金是怎么算的呢?


我之前的工作岗位上是没有奖金的,所以多少有些在意。


「不过,我们内部人员不足也是事实。很抱歉你虽然刚加入,但今后会作为即战力来处理。就像昨晚说的那样,希望佐佐木君和星崎君联手,进行能力者的劝诱工作。」


「劝诱能力者我倒是了解了。」


「有什么问题吗?」


「但是,和星崎桑一起就不太妙了。」


「虽然笼统地说是能力者的劝诱,但其实分很多种情况。从向警察报案的过程中,根据列举出来的信息,去寻找流浪能力者,有时也会向作为非正规能力者活动的人提出交涉。(说的有点绕,其实就是劝降)」


「原来如此。」


「你还觉得你一个人能做得到吗?」


「请务必允许我与星崎桑一起行动。」


独自和其他能力者干架可不是好玩的。


星崎桑,我爱你。*


「很好的判断。」


「话说回来,我们会有危险津贴吗?」


「原则上,我们的外勤工作基本都会有危险津贴。只要与能力者相关,就基本不存在安全的工作。所谓能力者,就像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外行使用着重型武器那样。」


「。。。的确如课长所说。」


托他的福,我感觉我的观念稍微有所改变了。


也许正因为如此,才特意把能力者们召集起来,让他们成为公务员,处理同是能力者的问题。否则,就必须出动大规模的警察和自卫队。这样的话就没有什么保密可言了。


「不过话说回来,像上次那么激烈的战斗也是很稀少的。」


「如果每天都要经历那种战斗,我会很困扰的。」


顺便说一下,关于我的新头衔,名片上写的是警部补。从年龄上考虑,这么年轻就当上了警部补绝对不坏。顺便说一下,如果按上下级关系考虑的话,课长现在已经站在「警视长」这个看似无比了不起的位置上了。


「我希望你能帮助照顾一下星崎君。」


「星崎桑吗?我觉得反而是我受她照顾更多。」


「别看她气势很足的样子,其实很容易焦虑的。而且也很年轻。」


「。。。我了解了。」


知道星崎桑的实际年龄之后,我非常同意课长说的。


只是,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想要保持距离。虽然我心里明白做为大人我有义务去帮助她,但生命还是最重要的。因为她是自愿去赚取危险津贴的佣兵JK。


「大约一个小时后,我会再次与你联系,到时候再来处理内部事务。在那之前,就请在工作层等待一会吧。」


「我了解了,那我就在工位上等待您的联络。」


我与上司的面谈就这么结束了。


但是,出人头地意外地感觉不坏。明明自身没有任何变化,却感觉有一种毫无根据的自信从内心渗透出来。我似乎明白社畜们为什么这么热衷于讨好上司了。


就现在的职场而言,只要能够升职,也能相对更加自由。这样的话,去异世界那里也会变得容易。在这里作为一名公务员,挑战一下在厅中出人头地,或许也是个不错的判断。


虽然我现在还不算是准职业人员,我还是对未来有所期待的。**







* 原句是:星崎さん愛してる。这里的爱跟喜欢意思差的还是不少的。


** 原文 扱い的には準キャリ以下だろうけれど、それでも少し期待してしまった。 準キャリ是什么制度我不太明白,似乎是已经通过公务员考试的人员?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