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战败1

与无家可归的魔法少女见了个面,我又回到了日常生活。


我跟P酱在我六畳大的公寓里再次见面了。因为有时间差,所以又该去异世界了。在事情都安顿好之前,估计每天都得去。


子爵说,只要两三个星期就能把货物送到前线。也就是说,这里的一天,那边已经过了快一个月,说不定已经有什么消息传到埃托利亚姆来了。


我满怀期待地跟P酱来到了异世界。


当然双手还是提着满满的塑料袋。


里面杂七杂八地塞着各种商品。


『今天你买的不算多嘛。』


「买多了,会被课长怀疑的。」


『是那个设置监控摄像头的人吗?』


「虽然不是他亲自来安装的,但是应该是他下达的命令。」


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我还有最后手段——就是对他使用魅惑(虽然还没学)。因为是同一单位的人,每个月也有机会见一次面吧。只要每次见面都追加魅惑就行了。


但是,考虑到对方的社会地位,只要使用了一次魅惑,估计就要长时间保持。 正因为如此,我才不想使用魅惑这个手段,就当作是我最后的王牌吧。


『他那么麻烦吗?』


「麻烦的是他所拥有的权力。」


在一般企业里,说到课长,也就是比一般职员稍微高一点。即使是大企业,也没有太大差别。但是,在国家中央部门就职的课长可就不一样了。而且年纪轻轻就晋升至此,将来肯定会成为高级官员。


虽然他是负责管理能力者这样有点不现实的部门,但如果他不出什么大错,绝对会步步高升。正因为如此,我绝对不想被他讨厌。就算要我舔鞋我也想归入他的麾下。


不如说他可以随意抹杀别人的社会价值,甚至手都不会脏的。


「那么,拜托了,P酱。」


『嗯。』


P酱点点头,放出了魔法阵。


还没完全习惯的漂浮感又来了。




◇ ◆ ◇




到了这边,当然还是要去赫尔曼商会。


门口还是熟悉的人。我一说想找副店长,他直接慌慌张张地被把我带到了接待室,甚至都没有检查我带来的商品。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在接待室等待副店长来。


这边世界自我上次离开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马克先生的表情,简直就像是世界末日到了一样。让我想起了在三年规则到期之时,被单方面宣布解除合同的派遣员工山崎,脸上也露出了这样的表情。真是太过分了,弊社。(简而言之就是派遣员工干三年,公司决定是要转成正式员工还是派回)


「马克先生,你是不是有点不舒服?」


「没有,我的身体状况没有问题。」


「是这样吗?」


「但是那个,怎么说呢。。。」


「是赫尔曼商会发生了什么吗?」


「不,跟商会无关。。。」


「那是你个人的问题吗?那我对深究感到抱歉。」


「。。。」


虽然我再三问他,副店长还是一脸沮丧的表情。


给我一个明确的回复好不好。


正因为了解他平时的样子,所以对他的这种行为才有疑问。一般来说,在交易的时候摆出这个态度也太奇怪了。正因为他支支吾吾地不愿意说,我反而更好奇了。


不过,听到接下来他说的话,我就理解了。


「。。。佐佐木先生,穆勒子爵战死了。」


「诶。。。」


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回答。


我找不出回答的话语。想说点什么,却说不出什么好,即便如此也想附和一下,如此反复着。口中只能勉强挤出来一些毫无意义的喃喃自语。


「这,这怎么会呢。。。」


不只是在后方进行补给和帮助建立前线基地吗?我记得他也带了部分亲卫队一起去。为什么会发展到战死的地步呢?难道局势劣势到后方部队都被重创了吗?


似乎肩膀上的P酱都在颤抖了。




◇ ◆ ◇




我从副店长马克那里了解了关于穆勒子爵的详细情况。


看来正如我所想的那样,战况是玛甘帝国那边一边倒地有利。正因为如此,在后方负责支援的子爵及其部队才受到了敌军的进攻。


估计目标是我军的军粮等物资吧。


好像是前几天副店长才得到消息。


虽然遗体还未发现,但基本不可能生存了。顺便一提,传达情报的是与穆勒子爵一起偷偷藏在后方部队的赫尔曼商会的使者。据说是拼命骑着快马赶回来的。


「这可不得了啊。。。」


「正如佐佐木先生所说,镇上会陷入混乱吧。」


现在子爵战死的消息还没有在城市里传开来。得知情报的只有穆勒子爵一家。但是,如果不仅是前线,连后方部队都瓦解了,情报泄露也只是时间问题。


也许有其他组织的探子得知了这一消息。


「城堡里的状况如何?」


「在城堡里,似乎继承人之争已经开始了。」


「在这种情况下?」


「嘛,这也算是赫兹王国的传统吧。。。」


「。。。」


副店长对此也一脸歉意。


我认为穆勒子爵本人很有品格,但他的家人似乎并非如此。难道说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不决定出继承人才能决定的事件吗?不管怎么说,他的家族似乎不是很团结。


感觉这座城市前途未卜啊。


我也很在意P酱的反应,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花些时间召开战略会议。因为我跟子爵关系也谈不上有多好,所以我并不那么震惊。但我不知道P酱现在的感受如何。


P酱似乎与子爵颇有交情。


「对不起,能给我一些时间吗?」


「其实,城堡那边想要召见您。。。」


「诶,跟我有什么关系。。。」


「是穆勒子爵的管家通知我的,希望您能去一下城堡。」


「。。。我了解了。」


也不能给一直以来对我很好的副店长添麻烦。


没办法,只好和他一起前往城堡。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