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話 啟程

  「爸爸,媽媽……我回來了。」

  我在萊特成功地向獸種加魯復仇後,從世界最大最壞最壞地下城「地獄」出發,第一個前往的地方是——在原故鄉建造的父母的墓前。

  為什麼是「元」故鄉呢?因為村裡是魔物、山賊、軍隊,其他的什麼都不知道,但是已經被破壞殆盡了。

  跨越了等級上升等各種各樣的限制,從「地獄」出來,去看村子的樣子,已經被蹂躪了故鄉,父母,村民被殺盡,屍體也就那樣被放置在那裡,田地,家畜小屋等也被燒毀了。

  即使想查明原因,也因為時間的流逝風化很激烈,不知道犯人是魔物還是其他種類的犯罪。

  唯一的幸運是,無數的屍體中沒有我哥哥和妹妹夢的屍體。在相當大的範圍內,我找了周邊,但還是沒有遺體。

  (也許兩個人是安全地逃出來活著的……)

  我不知不覺抱著這樣的希望,命令在外面進行情報收集的部下去蒐索兩個人,以及毀滅村莊的原因,尋找犯人。

  然後回收了父母和照顧過自己的村民和朋友的孩子們的遺體,建造了墳墓大約是半年前的事了。

  「…………」

  將手中的花放在墓前,祈禱父母和村民們平安地踏上女神的身邊。
祈禱結束後站起來,拂去附著在膝蓋上的泥土。

  「……已經可以了嗎?」

  守護著我祈禱的護衛兼冒險者夥伴之一,「UR,等級5000黃金騎士黃金」向我打招呼。

  正如《黃金騎士》中的文字所示,從頭部到脚尖都纏在身上的盔甲,背著的盾也都是金黃色,打扮得非常顯眼。

  雖然攻擊能力沒有那麼高,但因為是特別强化防禦力的類型,所以是這次一起被提拔的人物。

  「爸爸,我也能向媽媽傳達問候和近况。」

  「那我馬上出發。因為想趁著有一天到目的地在旅舘休息!我們從第一天開始就討厭露宿什麼的」

  「黃金!明明萊特大人很心痛,但是那個說法是什麼!稍微考慮一下心情發言吧!然後使用敬語!」

  站在黃金旁邊的少女對他的發言非常憤怒。

  她也是成為護衛兼冒險者夥伴的1人,是『UR,等級5000刺客之刃 涅姆』。

  她是一個17、8歲的美少女,頭上有一頭比肩稍高的美麗銀髮,嘴上用圍巾遮住,皮膚呈褐色。

  剛才還在掃墓的我,看上去很擔心地盯著。

  就好像刀子刺進自己的胸膛一樣痛苦地守護著。

  所以對黃金的漫不經心的臺詞非常憤怒。

  但是黃金完全不在意涅姆的發言,聳聳肩膀。

  「敬語什麼的不能表現出親近感,很無聊吧。而且,涅姆,你從第一天開始也討厭露宿吧?」

  「不要和你在一起!如果我和萊特大人在一起的話,就算是草上、泥土上、垃圾中我也會陪你的!」

  「我們要是和主人在一起的話,即使是在寒冷的冬天的山上,在灼熱的岩漿上也會一起。主要奉獻黃金的忠誠才是《黃金騎士》的騎士道精神。……但是,如果考慮到主要的舒適睡眠環境的話,想避開露宿不是理所當然的考慮嗎?」

  「哇!?的確,如果要考慮右大人的睡眠和健康的話,從第一天開始就應該避開露宿……」

  「我不想說,但是我覺得把艾麗殿擺在第一位,過於賣弄忠誠心的樣子也不好吧?太過強加於人,被主人討厭了也不知道啊」

  「對了,怎麼可能呢!萊特大人討厭自己,等等!最重要的是,即使被討厭,也只是作為虔誠的僕人一心一意地努力而已!就算死了,變成了靈魂也只是一心一意地努力而已!」

  黃金發出了驚訝的聲音,涅姆本來是細長而美麗的眼睛,眼淚汪汪地顫抖著。

  雖然不是兩個人有意做的,但是沉靜的氣氛就像被新鮮空氣吹跑了一樣互換了。

  我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沒關係的,涅姆。我不會討厭大家的吧。黃金也不能太被欺負哦」

  「萊特大人!」

  「主人太溫柔了,太優秀了。不好好說出來的話,馱馬也有傳達不出去的事……」

  涅姆就像是燈光點亮了一樣,表情明亮,金色像是驚呆了似的張開手,聳起肩膀。

  「那麼,走吧。我也希望從第一天開始露宿就饒了我吧」

  實際上,如果變成露宿的話,只要使用從無限扭蛋得到的卡『SSR,轉移』的力量回到『奈落』就可以了。

  從出門的第一天開始回到「奈落」,我也覺得很尷尬,所以想避開。

  背向父母的墳墓,從道具箱裏得到了恩惠禮物「無限扭蛋」,戴上了「SSR、小丑的假面」和黑色的帽子,拿著拐杖。

  「…………」

  出發前,我再看一遍父母的墳墓。

  (《種族的集會》的成員不是《奈落》中的「欺騙」的我,為了慎重起見差點被殺了。和這件事完全沒有關係,我出生成長的村子偶然運氣不好,全都人被殺了,怎麼可能毀滅呢?)

  一般來說是「否」。

  就算在原生林附近的開拓村有怪獸和盜賊的襲擊危機,也不可能如此明顯地滅亡。

  (對方是個國家,為了慎重起見想殺了我的家夥。因為是我出生的故鄉,所以很有可能毀掉)

  雖然不知道貫徹到底的理由,但是不能無視可能性。

  如果國家真的把「以防萬一」我的村子也毀掉了的話——。

  「爸爸,媽媽,村子裏的人——我一定會把真相弄清楚的。」

  」是什麼,為什麼我必須被殺,破壞村子的人是誰,然後……背叛我,向打算殺我的「種族聚會」成員們復仇。我一定會達成的」

  如果知道所有的真相,世界都是扭曲而悲慘的惡,我毫不猶豫地將它作為死亡、破壞和殺戮、絕望的「給予劇毒的人吉弗」,用地獄的業火將世界燒盡!

  「哇!?」

  擁有對我奉獻靈魂般絕對忠誠心的涅姆,以及戴著全臉頭盔,總是表現出飄逸態度的黃金也感到屏息害怕。

  感覺到鳥們從附近的原生林中飛了起來,不管是野獸還是魔物都逃到了遠方。

  「――――」

  這樣下去,別說是進城了,就連走近都做不到,讓心情平靜下來。

  不經過幾秒,保持和平時一樣的心情

  「爸爸,媽媽,大家——我走了。」
問候結束後,背向墓碑前。

  「……那我們走吧。」

  「哈,好的,我會陪你到任何地方!」涅姆說道。

  「主啊,別在街上像剛才那樣撒殺氣啊。如果是我們的話暫且不談,如果普通人受到那樣的殺氣的話心臟會停止的」

  我一邁開脚步,涅姆就好像欺騙了剛才的恐懼一樣,一邊結巴著,一邊精神抖擻地發出聲音跟在我後面。

  黃金也一邊抱怨,一邊開始走。

  ——就這樣,我自己的復仇,知道真相的故事開始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