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话 一无是处的少年

「你就是个废材」


极其冰冷的声音回荡在办公室里。


「分明从出生起就一直对你照顾有加,你却背叛了我的期待」


站在房间中央的是一位十岁左右的少年,那声音蕴含着等量的愤怒与失望,淋在了他身上。


「没有任何成果,也看不到一丝觉醒的征兆。不得不把一个吃白饭的废物放在这家里的我、的心情你明白吗?」


(da)(n)的一声,桌子遭到急躁的拍打。与之呼应,少年的身体战战兢兢地颤抖着。

他也明白,这里正在进行的事,以及接下来将进行的事,是不会单纯以斥责的形式结束的。

尽管如此,抱着一缕希望,少年开口了。


「父、父亲大人。我——」

「闭嘴!你已经没有资格叫我父亲了!」


然而,这渺茫的希望之灯却被震耳欲聋的言语所彻底抹去。


「爱马仕,就在今天我与你断绝父子关系!

今后,绝不允许你以弗伦布利德的名字自称!别想再跨进我家门槛了!」


这是爱马仕・冯・弗伦布利德——不,已经仅仅是爱马仕的少年,


经父亲、泽诺斯・冯・弗伦布利德之手,被放逐出魔法名门弗伦布利德侯爵家的那一瞬间。



魔法国家、尤斯缇亚。

正如其名,魔法在国内根深蒂固,是一个以此为特征的王国。

该国的王侯贵族用魔法的力量保护人民不受他国的侵略以及魔物的暴虐,取而代之获得了很高的地位和特权。

这种以魔法为基准的身份制度是这个国家的基础。


因此,身为王侯贵族的人必须拥有卓越的魔法能力,无一例外。

是的,无一例外。


要说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没有魔法能力的人,在这个时间点本身就不是贵族了。


在这样的魔法国家尤斯缇亚,其贵族阶层的一角,便是魔法名门的弗伦布利德侯爵家。

爱马仕,作为那个家族的次男出生了。


(o)(o),这孩子是天才!」       

这个(o)(o)我在犹豫要不要翻成喔喔,看过动漫的人应该能想象出来那种语气


抱起爱马仕并祝贺其诞生,接着对刚出生的这孩子进行简单的魔力测定。结束之后父亲泽诺斯所说的话里,可谓是充满了近乎疯狂的喜悦之情。


「多么澄澈,多么庞大的魔力啊!毋庸置疑,这孩子肯定是神派来拯救我们一族的神童!」


……下面是一些题外话。


弗伦布利德家族,追溯到古代,曾是王室的一族——也就是说拥有作为公爵的资格,事实上,在一百年前左右,都还被称为弗伦布利德公爵家。

然而,近几代没能涌现出厉害的魔法使,领地也经营得很萧条,等诸多因素叠在一起后,被降格为了侯爵。视今后状况而定,不难想象有可能变成伯爵家,这就是所谓的落魄之家。

因此,带着庞大且优质的魔力出生的爱马仕,在现任当主泽诺斯的眼里,哪怕说像是救世主也并非不可思议。


「你们听好了,这孩子是将拯救我们一族的存在。千万要精心培养。谁胆敢对这孩子做不利的事立刻斩首,抱着这样的态度来对待他!」


杰诺斯向周围的佣人发出蛮横不讲理的指示,他的瞳孔里刺眼地散发着野心和欲望的丑陋光芒。


就这样,爱马仕度过了被过分溺爱的童年——不过与周围的人预料相反的是,他并没有成为一个任性妄为的少爷。

被尽职尽责的佣人包围着长大是他的幸运。虽然多多少少有些过度自信,但总体上来说还是成长为了一个听话、讲理的少年。


「父亲大人,父亲大人!今天的魔力释放训练,受到了老师的表扬!说是这般程度的魔力输出在同龄人中是历代最高的!」

(o)(o)爱马仕,不愧是我的儿子!好,给你奖赏吧。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那么,请给我王室所收藏的魔法书吧!」


只要能不断拿出成果,和父亲的关系就一向很融洽。

爱马仕对此感到很高兴——毕竟他自己本来就喜欢魔法,因此在魔力操作和释放的基础训练上刻苦用功,他作为神童的名声也渐渐传播开来。


「好极了),爱马仕。你迟早会成为我们一族最厉害的魔法使吧。啊啊——你身上究竟寄宿着怎样的『血统魔法』呢,我此刻就已期待万分!」


血统魔法。

这是贵族之所以身为贵族的象征,如其名所示,是继承在血统里的魔法。

它的性能,一言以蔽之就是规格外。

与除它之外任何人都能使用的魔法——所谓「泛用魔法」相比,存在着天壤之别的性能差。


不夸张地说,正是因为能够继承血统魔法,贵族才之所以是贵族。继承了怎样的血统魔法,将决定一个人的地位,对于贵族来说,血统魔法是名副其实的能左右人生的魔法。


「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我和先代所继承的魔法,抑或是旁系的强大魔法吗。不不,我们一族有着王室的血统。该不会显现出早已丢失的王室传说中的魔法……!」

「真令人期待呢,老爷!」          

「一点没错,毕竟是爱马仕大人。一定会被授予非常强大的魔法!」


开始打如意算盘的泽诺斯和不遗余力地奉承他的佣人们。

爱马仕自己,也天真地相信着父亲所描述的未来。

自己有着优秀的魔法才能。

这样的自己身上,毫无疑问会显现出非常强大的血统魔法。


血统魔法的显现是在5岁到6岁之间。对自己来说就是明年或者后年。

无论是怎样的魔法,自己将来都能自如地操纵,并驰骋于战场用它来消灭邪恶,成为像童话里的英雄一样伟大的魔法师。


不知不觉就——对这样的未来深信不疑了。



「……没,没有」


爱马仕・冯・弗伦布利德,7岁。

那天下起了不详的雨。


「……你说什么?」


父亲泽诺斯用难以置信的语调问道。


「就、就是说,没有。爱马仕大人,没有血统魔法的反应」


王室直属的鉴定士,用比泽诺斯更为动摇的语调回答道。


「血统魔法,在身体成长到能够承受这铭刻在血液里的魔法时,便自然会显露出来。爱马仕大人的成长在这一点上已经足够了,然而却丝毫没有反应。那么——」


犹如一声振聋发聩的雷鸣。


「那么,爱马仕大人没有继承任何魔法。也就是说——是『无适性』。作为王室的鉴定士,不能不为这个结果作保证」

「胡说……!」


父亲泽诺斯绝望的声音响彻大厅。


「这种事可能吗!?那可是爱马仕啊,我们一族最厉害的神童,无论是魔力的量还是魔力的操纵都无可匹敌,毋庸置疑是受神喜爱的孩子——而这样的他却偏偏是无适性!?」

「……我也不敢相信……但这并非不可能的事」


或许是看到泽诺斯那副狼狈的样子后稍微冷静些了吧,鉴定师淡定地继续说道。


「会被赋予什么样的血统魔法。唯有血统的浓度能对其有些影响,但最终还是要看天命如何。魔力的多少与血统魔法并没有什么关系」

「这种事——」

「虽然诚心感到很遗憾,但爱马仕大人……恐怕真的没有受神眷顾吧」


鉴定士将怜悯的视线转向这边。


(e)……?)


爱马仕目瞪口呆,说不出一句话来。


自己没有血统魔法——没有作为魔法使最为必要的魔法。

不管魔力有多么庞大,无论多么擅长魔力的操纵。

如果没有能够把这些优势发挥出来的魔法……就像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全都浪费了。


也就是说,自己。

并不是什么出生以来就一直被灌输的神童。

倒不如说恰恰相反。是个无药可救的,缺陷者——


「怎么会这样……我的野心,利用爱马仕恢复为公爵从而东山再起的计划……就这样全泡汤了……!」


泽诺斯跪在地板上,失意的声音从他口中溢出。现在的父亲被绝望所支配,这一点任谁看了都心知肚明。


「我分明那样照顾他……给了他那么多想要的东西,每天都在听他那无聊的自吹自擂……!」


然后,那绝望,


「……别开玩笑了ッ,你这个,废材ッ!!!」


没过多久就转化为对爱马仕的愤怒和憎恶。



本话出现的译名:

エルメス・フォン・フレンブリード:爱马仕・冯・弗伦布利德(Hermès )

ゼノス・フォン・フレンブリード:泽诺斯・冯・弗伦布利德

ユースティア:尤斯缇亚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