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爆焰火球

「哈啾!好...冷...哦......我現在後悔來這裡了。」

亮太已經穿上綿羊毛織的黑色高領毛衣,和鵝絨填充的羽絨外套,還是冷得不停發抖。

蜷縮成一團的模樣,看起來就像一隻企鵝寶寶。

健治正試圖在狹窄的洞穴中,挖出排氣的通風孔和放暖爐的位置。

「終於完成了!你看,做得這麼完美,不愧是我!」

「好、好、好棒棒!不要擋在我和暖爐之間。」

把健治趕到一邊去以後,亮太從外套伸出四肢,靠向暖爐取暖。

感受到舒適的溫度後,他露出幸福的表情。

「哈~得救了~」

看著在角落畫圈圈的健治,他嘆氣後向他喊道。

「有時間在那裡耍自閉,不如來幫忙準備午餐。天氣這麼冷,就來吃壽喜燒吧!」

聽到要吃肉,健治馬上重新打起精神,幫忙打造簡易料理臺和火爐座。


此時約剛過中午時分,福里茲山腰上已經開始颳起風雪。

兩人在登山途中,趕緊找了一個背風處的洞穴避難。

福里茲山位於諾使伯爵領地和布羅尼亞市鎮的交界處,高度約2500公尺。

因為傳說的緣故鮮少有人住在山上,而且1000公尺以上被劃為C級冒險者以上才可進入的區域。

兩人從山腳下出發到現在已經過了將近一小時,只爬不到預估高度的一半。

加上天象不佳,能否在太陽下山前攻頂,將是一個相當困難的挑戰。


*****


「走這條路,你確定是對的嗎?」

「地圖上是長這樣沒錯啊,在岔路處左轉......」

「要不要回去冒險者公會再問他們一次?」

三人看著地圖爭執著到底該往哪裡走。

他們來到諾使領地後,馬上就到福里茲山腳下的冒險者公會打聽該怎麼上山。

據公會職員說,早上是上山的好時間,但是現在山上的天候不佳,不建議他們前去。

加上妮札莉不是冒險者,上福里茲山對她來說太危險了。

達也和圓不顧職員的反對,硬是要了張地圖,並讓她為他們說明上山的路徑,就這麼來到山裡。

然而,現狀是因為突如其來的濃霧和細雨,讓他們迷路了。

不僅找不到往前的路,連要回去的路也看不清楚。


「現在該怎麼辦呢?」

要回去嗎?還是找個地方休息?......妮札莉心裡是這麼想的。

「圓,你能搜索一下附近有沒有人嗎?」

「有是有,只知道大概的方向,而且不知道要怎麼過去?」

他們先循著圓手指的方向走去,穿過樹林後在一片岩壁前止步。

「難道在這裡面?」

「恩,有微弱的人類反應。」

達也敲擊岩壁的表面後,發現岩層在可以處理的厚度,決定用暴力打破它。

「你們稍微後退一點。」達也握緊拳頭並從手中釋放魔力。

「虛盾碎擊!」

堅硬的岩壁瞬間就像餅乾被捏碎一樣,從達也打進去的那一點放射性的碎裂。

在碎石結束崩落後,露出一個可供一個人行走的橫向廊道。

「這裡該不會就是我們要找的地方吧?」

「我們要進去嗎?」不僅和妮札莉預想的不同,還要進去未知的洞穴,讓她覺得相當害怕。


以達也打頭陣、圓殿後,將妮札莉保護在中間的方式,他們大膽的在空無一人的洞穴裡探索。

「圓,你剛才不是說有人類的反應嗎?怎麼沒看到任何人?」

「剛才是有反應,但是很微弱。現在沒有反應有兩種可能。

一是岩壁比剛才更厚,所以偵測效果變差。第二種是因為他們移動了,所以才沒偵測到。」

「要不我再打通一次洞穴,讓你比較好發揮魔法的效果?」

「好......等一下,不用了。有一群人正朝著我們過來,有五個人。如果是那種情況就糟糕了......」

圓用魔法在岩壁挖出空間,將妮札莉塞進去後,和達也等待著前來的會是什麼人。

「那種情況......是甚麼情況呢?」

「就是......」

當圓正要解釋時,各自都是不同職業的五名冒險者出現在他們眼前。

「......這種情形。」


「你們是什麼人?為甚麼會出現在這裡?」帶頭說話的是腰間配劍的男人。

「我們反倒想問你,為什麼山裡的洞穴中會有軍隊呢?」圓站到達也身旁,試圖用溝通交涉。

最基本的軍隊編制是五個人,即為一個戰鬥單位。

他們負責的分別是近距離攻擊的劍、防禦的盾、遠距離干擾的弓、輔助的魔法,還有恢復的治療。

「這......這不關你們的事!說清楚你們來這裡的理由,不然就殺了你們。」

劍士被說中、露出心虛的表情。

「你們不告訴我們的話,我們也沒什麼話好說了。」


當圓說完話,退到達也身後時,達也立刻衝出去將劍士撞飛。

「推盾撞擊!」

「噗呃!」

劍士來不及拿出劍就被撞飛,身體直接撞上岩壁、當場昏了過去。

看到領隊被一擊放倒,其他人立刻使用自己的武器攻擊達也。

達也側身閃過近距離飛來的箭後,直接用手把箭抓住並折斷。

接著在他停頓的時候被盾使用盡全力抱住,想讓他乖乖成為魔法使的靶子。

「火之精靈......」

「......凍結Freeze!」

可惜的是圓的魔法比魔法使更快,他的魔法還沒使出來,身體就被冰凍住了。

在眾人驚訝的時候,達也將抱住他的盾使拋向試圖治癒劍士隊長的祭司。

被盾使重量重擊的祭司瞬間失去了戰鬥力,無法行動。

「......風刃Wind Blade!」

圓用風魔法打掉弓箭手往達也死角的攻擊。

最後在達也給他的肚子一記重擊後,他也失去意識了。


達也將五個人綁起來,圓把妮札莉放出來後,等待著他們清醒。

「軍隊......比我想像中還要好應付。」

「那是因為你是A級吧!一般經過軍隊訓練的一組人員相當於一組B級冒險者的實力。

能夠只用我們兩個人就制伏對方,是因為你最先打倒最難搞的劍士。」

達也鑑定了全員以後,除了等級最高的劍士有41等,其他人都落在30等上下。

「他們真的是軍隊嗎?看起來只是普通的冒險者......」妮札莉觀察著他們的服飾後說道。

「剛才確認過了,他們確實是軍隊。既然這裡是在諾使領地,應該就是伯爵的私兵。」

「沒有可能是其他領地派來的間諜嗎?」(妮札莉)

「如果是其他領地派來的人,他們應該會把臉蒙住。但是他們並沒有,所以我才認為他們是伯爵的人。」

「的確是這樣呢!」(妮札莉)

「不過伯爵將罪犯帶來這裡、還安插軍隊,到底想做什麼事呢?」

「見不得人的事......還有受試者......該不會在研究什麼人體實驗吧?」

「如果是這樣,我們絕對要揭發他!」

圓覺得達也的猜想可能性相當高,因此感到害怕和憤怒。

「先冷靜一下,還沒有確定真的是這樣啦!」


「話說回來,他們應該要醒來了吧?該不會是在裝睡?」

聽從妮札莉的話,達也用力的搧昏倒的五人的臉頰。

「這樣還沒醒來?看來真的是在裝睡吧!達也你閃開,我要用爆焰火球把他們都燒死。」

爆焰火球是可以將一頭C級的腥紅野豬燒到只剩下木炭的魔法,想要燒死四、五個人完全不成問題。

「「「「「我們醒來了、已經醒了!拜託你們住手!!!」」」」」

被綁住的五個人睜開眼睛看到的是達也憤怒的臉龐。

「竟敢給我裝睡!你們明不明白你們現在的處境啊?不想活了嗎?」

「咯、咯、咯,不明白的是你們啊!」隊長發出奇怪的笑聲。

這句話讓圓把注意力移到探知魔法上。

「達也!有十到十五人正朝著這邊過來!」

「什麼?你、你們竟敢偷偷叫援兵過來!」

將這五人棄置在一邊後,達也和圓開始討論對付這些人的對策。

「咯、咯、咯,你們就等著被我的隊友們抓住吧!」

「你給我閉嘴!」


達也和圓商討的結論是擊潰他們。

因為現在的場地是在狹長的通道中、並非是在寬闊的場地上。

而且走道的寬度僅勉強能讓兩個人通過。

這樣的話等於變相的限制對方攻擊的人數。不斷重複二對二的話,不管來多少應該都能處理。

再加上達也一次可以對付兩到三人,所以這種方案是可行的。

「來了!」

率先出現的果然是劍士和盾使,劍士在盾使的防禦下嘗試攻擊達也的身體。

不過盾使的力量撐不住達也的推擊,被一把推進牆壁裡。

在圓用魔法對劍士的牽制下,達也只用一拳就讓他退場了。

祭司想用治癒魔法恢復劍士的意識,達也卻踩著劍士的身體揍向弓箭手的臉。

圓也趁機用風魔法隔絕魔法師和祭司的嘴巴,封印他們的詠唱。

第一組小隊就這樣大致處理完畢。

接下來的第二、第三小隊也平安無事的解決了。

因為他們是軍隊、是以同一套體系教導出來的人,所以戰鬥系統相當統一。

因此達也他們用同一套方法就能制服所有人了。


「那麼,現在誰要來為我們說明這裡的情況呢?」

達也插著腰、用威嚇的表情詢問著被綁住的二十人。

他的身後有著,剛才因為有人不相信圓能使用爆焰火球,而轟出的大洞。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