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转生到,新芽吐露的城镇


感觉……要窒息了;

难受得睁不开眼;

发生什么了……我记得当时还在孵蛋,然后就被……

该死,头疼得要命,来人啊,救命啊医生在哪里!



为什么旁边这么吵?

嗯?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难道被雷劈了听力也会变差吗?

不会吧不会吧。

我努力得扭动起身子,这种严严实实的感觉……我全身都绑着绷带吗?

靠得很近的这个咿咿哎哎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mī yà!!」

又传来了奇怪的声音,但是音色很好听。

被严严实实裹着的感觉,松开了一点。

指尖被很温暖的丝绸触感轻轻抚摸着,

刚刚还很着急把握身体状态的心一下子就平和下来了。

身体似乎被轻轻地抬起来了,什么医疗设备这么高级啊……

果然还是努力睁开眼睛看看吧。



努力地拉出一条缝,光线有点刺眼。

我慢慢地张开眼睛,耐心等待着视线从模糊到聚焦。

「mī?」

面前视野从一团模糊的粉白,渐渐变成了粉白色的长耳狐动物的样子,

动物的额头和颈部还绑着大大的粉白条纹的蝴蝶结,

刚刚摸到的,似乎就是眼前动物蝴蝶结上附带的、可以伸长缩短的缎带样触角。



这不是……宝可梦第六世代超有人气的仙子伊布嘛!

和游戏里3D建模的质感不同,更可爱!

浑身散发着妖精属性宝可梦迷人的气息。

好想摸,好想摸,就一下!

我手呢,手来!



眼前浮现了一只超级迷你的手,嗯?

宝可梦的变小技能,对人也能生效吗?

不对不对,眼前出现宝可梦本来就很莫名其妙吧。

唔啊,脑子要烧了。



仙子伊布旁边,好像有个高大的男人在努力地把头探过来。

是医生嘛,是医生吧!

很魁梧、深紫色的硬发、蜜金色的眼睛、古铜色的肌肤、坚毅的面庞……就是没穿白大褂!

还带着十分灿烂的笑容,轻松地把我抬了起来,靠近他怀前。



虽然很想咆哮你给我等一下,但是出口变出了奶声奶气的叫声。

马萨卡!

我努力地稍稍侧头,看见了衣柜旁大大的落地镜。

变成婴儿了,是这种展开?

看来,被雷劈真的是会死人的啊。

也就是说,现在抱着我的,是新人生的老爸?

所以刚刚听不懂话的原因,是别的世界的语言?

还有在这个便宜老爸身边打转的,真的是仙子伊布诶。

转生到了宝可梦世界吗?



虽然还想确定下是不是,但思考太多,饿了。

老爸的大胸筋,超级硬。

婴儿的小手锤上去,好疼。

没办法,我只好哭闹起来。



我被老爸递给了一位黑发的白净美人,哦豁,贤淑的感觉。

跟过来的仙子伊布也跳到了床头柜上。

对婴儿而言,形象就像尿布,随扔随换,猛扎进老妈胸前,不管了。

老爸老妈又用听不懂的语言笑着谈了起来。


----


看着妻子怀里的婴儿陷入熟睡,高大的男人小声地说;

「辛苦你了,茉雅。」

「不,我很开心,丹特。毕竟是我们第一个孩子呢。」



房门轻轻地响了。

男人起身开门,和银发的老奶奶点头致意,两人轻悄悄地靠近了婴儿。

「我来吧,女儿。你身子还好吗?」

老奶奶轻轻的接过婴儿摇晃起来。

「嗯,我感觉很好。」

「想好名字了吗?」

夫妻俩对视了一眼,丈夫开口说;

「Ash,阿什,这是他的名字。」



「挺好的。」

老奶奶露出慈祥的目光;

「丹特,不介意我用传统的祷词祝福我的外孙吧?」

「哪里哪里,历史悠久的祝福,一定很灵验。」

两人相视一笑。



老奶奶虔诚地微躬身子,与婴儿的额头互抵;

在夫妻俩热切的目光下,温柔地编织着话语:

「阿什,这一天,

神奥的时与空都在低语你的名字。

我们的先民,

攀登过终年不化的雪峰之巅;

探寻过花火飞溅的严酷之地;

求索过四季常青的梦幻花海。

我们的智慧、力量与勇气,代代相传,薪火相承。

在终将抵达终点的旅程啊,

愿情感之灵滋润你的心田,

愿意志之灵燃明你的魄力,

愿知识之灵积累你的学识;

诞生之时如此,此生一脉永在。」



祈祷完毕,老奶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颈上千宙腕光环的胸坠后,缓缓开口;

「丹特,茉雅,阿什迟早有一天会去『枪之柱』的。好好培养他吧。」

透过窗帘的缝隙,窗外的晴空下,郁郁葱葱的植被抽出新芽,迎接着仲春的到来。


双叶镇「新芽吐露的城镇」

双叶镇「新芽吐露的城镇」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