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序 寻求不同理想之人


点击播放配乐《主旋律》:



神奥地区西边,201号大道的尽头,心齐湖畔。

从北方雪峰吹来的积雪在春日的耀阳下逐渐消融,大晴天下,挂在树枝上的樱花儿可梦、樱花儿纷纷展开粉色花瓣一样的身体,挂上了笑颜。

心齐湖小片小片的薄冰偶尔啪地蹦碎,一只只鲤鱼王用跃起从水下拼命跳出,努力在半空中多停留一会儿,沐浴阳光温暖身子;偶尔也有不那么幸运的个体,跳到空中就被被早起觅食的比比鸟抓走了。

冬日里窝在树洞抱团取暖的椋鸟宝可梦、姆克儿开始在巢穴里聒噪起来,忽然不远处防护栏一侧的轨车呼啸地通过,将姆克儿吵架的声音盖了下去。

「欢迎乘坐电龙号轨车,旅客朋友们,本次列车终点站——苑之镇。现在苑之花田正是群芳斗艳的时候,各位到访苑之镇的旅客朋友们千万不要错过哦~」

这样的播报音也随着远去的轨车而飘散在了心齐湖的空气中。



吵得肚子咕咕叫的姆克儿们决定搁下争端,纷纷扑打着小翅膀出巢觅食。

一位束着浅绿长发的青年停下了脚步,微笑地看着扑打翅膀的姆克儿们在空中投下小小的影子。

他身穿一件干净的白色训练家外套,头戴一顶两边黑色、中间白色的遮阳帽,腰间挂着作为饰品的门格海绵。

他身旁一只如同双脚行走的灰色狐狸样宝可梦则目不转睛地看着企图藏到自己及地长长毛发里、躲避天敌姆克儿的樱花宝。



「神奥是一个很有活力、充满秘迹的地方,你也这么觉得吧,索罗亚克?」

索罗亚克低叫了一声,把目光移到了自己头顶。

「呜嘎!」

一只小小的灰色狐狸样宝可梦从索罗亚克头顶的浓密鬃毛里钻了出来,好奇地打量起周围和故土迥然不同的景色。

「好了,索罗亚,过来!」

被青年叫做索罗亚的小狐狸宝可梦,从索罗亚克头顶跳下,跑到了青年的面前。

青年蹲下身,正对这只红色眼瞳,体毛尖端和一般暗红色的同类不同,闪着荧蓝色光泽的索罗亚,想起了两位宛如姐姐一样的人与自己的谈话:



「N,你真的要离开合众吗?就算等离子团已经解散了,但外面国际警察组织还在找你……」

「没事的,巴贝娜、荷莲娜,我很快就会回来。捷克罗姆答应带着我穿过大海稍微看看世界的景色。」

「既然你坚持,那我们只能祝你一路顺风了,保重,N。」

「谢谢。我想我不在的话,七贤者以及……我的那位父亲,应该会有动作了吧。巴贝娜、荷莲娜,还请你们帮我盯着他们具体在谋划着什么。」

「嗯,放心吧。」




  • N


N摸了摸这只毛色迥异的索罗亚;

「我曾经,对精灵球和宝可梦图鉴特别反对,还有那些重视与人类之间羁绊、并且忠心为之战斗的宝可梦,让我无法理解,就像……『解不开的算式』。」

N看了看身边的索罗亚克;

「直到后来,我才发现,这个解不开的算式,其实早与我链接在一起了。」

小索罗亚也把目光转到了索罗亚克身上,后者伸出长长的手臂,爪尖轻轻碰了碰索罗亚的额头;

「合众、现在还不是一个安宁的地方……所以,去吧,在这片被神秘眷顾的土地上……寻找自己理想的训练家吧。」

回应着N的请求,索罗亚叫了一声,快跑进草丛时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用特性「幻觉」变成刚刚樱花宝的样子,跳进草丛里消失不见了。



送别了索罗亚,N站起身,摘下帽子,闭上了眼。

身边的索罗亚克也有样学样地闭上了眼睛。

「人类与宝可梦之间迸发的『感情』,就像滴水,源源不断地汇在这个地方……虽然人们看不到,但它确实存在的。」

重新戴上帽子的N,望了一眼远处心齐湖的湖心;

「我们该回去了。索罗亚克,先进精灵球吧,不好意思……在神奥你还是太显眼啦。」



于此同时——

在空中探头探脑的姆克儿们发现了今天心齐湖畔的第二位不速之客(指人类)。

感受到这位剪着平头的蓝发男人身上的气场和刚刚自然温和的青年截然不同,姆克儿们一哄而散地飞进了树丛。

男人不以为意,与压着帽檐离开心齐湖畔的N擦肩而过。



与走近树林深处的N相反,男人直径走到了湖边,喃喃自语;



「……流逝的时间;……广阔的空间;

因为这个世界是如此扭曲,所以才有缔造新时间的必要……

湖中沉睡的宝可梦,等一切水到渠成,就为我赤日的新世界贡献力量吧!」




  • 赤日



束手而立地说完这段话,名为赤日的男人直径转头离去。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