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你才是怪力生的,你全家都……


放学了放学了。

该去探望住在真砂镇的爷爷……以前都没有去过呐。

看了看宝可表导航,在镇的偏南位置……

诶多,我记得真砂镇南面靠海,还有沙滩。



转生后第一次去亲戚家呐。

虽说带了宝芙蕾给爷爷和宝可梦,是不是应该还要带点别的拜访比较好。

宝可表立体投影的导航,顺路有水果店,挑个水果篮吧。



路上,隐约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干什么,刚刚还说找我有事……没事的话把路让开,我打完酱油着急回家呢,赶不上乡巴你给我罚钱啊!」

这个熟悉的台词、聒噪的语调……没这么巧吧;

「少啰嗦,快把这个交出来!」

这个是哪个?难道是银河队现在就出没了?

稍微凑到小巷口观察一下吧。



看到了四个不比我大多少的男生加一只泳圈鼬,在小巷把帕尔拦住了。

为首的孩子王在帕尔面前挥舞着三张……我今天发给同班同学的优惠券,哈?

稍稍认真听了一会,这帮人抢了住在真砂镇同班同学的优惠券打算自己用,帕尔是偶然发现的目标?哦双方要打起来了,孩子王指使泳圈鼬使用音爆威胁了帕尔,但帕尔无视了威吓开始撸袖子了。

一挑五,少年你很勇啊。



嗯,就这么漠视了感觉良心会痛。

「那个,不好意思。这个优惠券使用对象仅限这个班的同学,别人是用是无效的。抢了也不认哦。」

「蛤,你从哪冒出来的,你算老几?」

「因为这个就是我发的啊,活动最终解释权归我呐。」(摊手.jpg)

「咕!」

「老大,只要揍得他认了不就行了!」

「有道理,小子,不想吃苦头的话……」

孩子王身边的泳圈鼬也唯唯叫地叫起来。



「首先,用宝可梦威胁人是不行的;」

遇事不决,一发威吓,去吧风速狗!

「现在,就公平啦~」

看到高大的风丸,泳圈鼬的立刻夹起了尾巴。

「不用慌,火、啊不水系是、是克火的……泳圈鼬,水枪!」

风丸眯着眼,浑身开始缠起了雷电,是使用技能疯狂伏特的预兆。

泳圈鼬飞也似地跳到孩子王身边,用尾巴一拍精灵球,主动将自己收回去了。



趁他们还在发呆,有破绽!

老爸去城都地区的时候,曾在湛蓝市的格斗道馆修行过,本人如是说;

「当时在成都狩猎区打过零工,多亏了道馆的修行才能徒手扳倒暴走的铁甲暴龙啊……阿什,起码在冒险出门前,给我做到能扳倒铁甲犀牛这种程度吧!」

世界上绝大多数武技,都是先人从宝可梦身上学到传承的。

虽然扳倒铁甲犀牛只能表示臣妾做不到啊,但是面对四个呆住的小鬼——

第一个,对着脖侧,空手噼!

第二个,对着股间,下盘踢!

第三个,吃定体重,借力摔!

最后一击,瞄准孩子王的下颚,升天拳!



啊勒,拳头一点……也不疼,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松手、握拳、再松手、再握拳……

外带热身完了的酸爽感?

一旁的帕尔两眼激凸地盯着天:

「飞、起来了!飞起来了!」

你说什么飞起来了?

咦,堆在地上的不良四人组……怎么只有三个人?



头顶上飘来了惨叫;

「救——命——啊!!!」

骗人的吧,虽然叫升天拳……但无论是从物理层面还是内涵层面,是绝对做不到让人升天的。

「笨蛋,别愣着啊,他快砸地上了,要罚钱的!」

我拎!还好还好,只是鼻子尖差点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外带裤裆湿了而已。

话说回来,我为什么要被帕尔这家伙骂啊,赶紧收场走人才对,我是来走亲戚的,不是来扫黑除恶的。



「我说啊,你们在揍人之前,应该做好了被揍的准备吧;

听着,明早在我来学校之前把抢来的优惠券都还回去。做得到吗?」

被镇压的不良全员连忙点头。

把一旁趴在地上打着哈欠用腿搔头的风丸收了起来,我赶紧往水果店跑。



刚刚那是怎么回事?难道我转生带了金手指?

我一边思忖着在水果店前刹住了脚。

「喂你,从现在开始,我承认你就是我的劲敌了!」

这家伙怎么跟过来了,你不是打完酱油要回家了吗……不管了,没时间了。

「阿姨,这个水果组合怎么卖?」

「你这个人,无视别人诚心诚意的认可,要罚钱的!」

300币啊,乖乖,比最普通的精灵球还贵。

「我买了,麻烦阿姨帮我包装得好看点。」



一路上;

「喂喂喂,你这样无视我很没礼貌诶,罚钱啊!」

别在我面前跳来跳去啊,我现在在思考重大课题!

刚刚那一下要怎么复现呢,要不给面前这家伙来一拳?

「我明白了!你身上一定隐藏着重大的秘密,所以才一直无视我!」

不可能,帕尔这种大手大脚的家伙怎么会猜到我是个转生者。

「我想想……啊!你一定是怪力生的,对不对!」

还是有那么一丢丢期待答案的我……真是蠢透了。

「安心吧,作为我认同的劲敌,我绝对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去的!」

还豪气地拍了拍胸脯……果然还是给这家伙来一拳吧。



我正准备攥起拳头的时候,腕上的宝可表震动了一下,快到了啊。

澄澈的天空,浅黄的沙滩,碧蓝的海水……

以及站在沙滩一角海景房前的爷爷、

和整齐列队的

女仆?



「爷爷,抱歉我稍微来晚了,这是给您带的水果和宝芙蕾。」

一旁的女仆自然而然地分工,有接过果篮的,有示意我放下书包的,有开始准备带路的……

「对了阿什,这位是?」

差点脱口而出无视他就好了,不妙不妙。

诶,帕尔,从刚刚开始就很安静。

被爷爷的财力震惊到了吧,这点我很赞同。

帕尔似乎刚沉思完,小声地开始念叨:

「奇怪啊,难道阿什的妈妈是母怪力……」

然后被冒着青筋的我用手连忙捂住了嘴;

「啊哈哈哈,在路上偶然遇到了在打酱油的同班同学……」

「哦,阿什第一天就在班里交到朋友带给爷爷看了吗,爷爷我好高兴呢!不过,阿什也开始到了不坦率的年纪吗,这点不可以向你爸学哦~」

今天爷爷的孙子滤镜也完美地把光环投影到了奇怪的地方呢,头大。

「哦,我叫帕尔,是阿什宝可梦训练家道路上的劲敌!」

不对,我什么时候承认了,给我否定掉啊,混蛋!



似乎爷爷对此很感兴趣,借题发挥让帕尔留下来一起吃晚饭(满汉全席)了。

席间,正当帕尔竖起指头准备对兴致勃勃的爷爷开讲把我当劲敌的契机,突然想了起了什么,挠着脑袋说这是和我之间的秘密。

爷爷开始感慨青春真是美好啊,露出了神往的目光。



吃完晚饭,被女仆开着加长版豪华驾车飙到了双叶镇门口。

请不要叫我少爷了,感觉好奇怪……被教育着说神奥地区还有些传承下来的名誉贵族,不要在意这种称呼,尤其在别墅名胜区这种叫法很常见……好吧好吧。



漫天星斗下,我们穿过镇外的农田。

帕尔伸着懒腰,把头枕在了相握的掌心上;

「阿什的爷爷真好客啊。阿什,我可是在你爷爷面前保守了你的秘密哦!所以,你已经是我的劲敌了!」

秘密个大头鬼啊!

「诶,奇怪?」

得意洋洋的帕尔,脚步突然停住了;

「阿什的爷爷,应该知道阿什的爸爸娶了怪力的吧,什么嘛!到头来我岂不是白费气力!」



帕尔懊恼不过三秒,又摆起架势站到了我眼前;

「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绝对、绝对要让你亲口承认我是你的劲敌的!」

「呐,帕尔;」

「什么什么,你承认了?」

我指了指帕尔的身后;

面色阴沉的帕尔妈妈出现了!

「帕——尔——你是去打酱油了,还是又跑到201号大道玩了?」

「妈、妈妈……怎么会~你看,满满一壶酱油哦!」

帕尔努力地翻开背包,语调变得僵硬起来;

「满、满一壶……?」

背包里除了酱油什么都有,甚至还装着从爷爷家捎来的点心。

「那个,妈妈,我把酱油落在阿什爷爷家了!痛痛痛,不要揪我耳朵!」


----


阿什怪力的真相是?

↓↓↓

爷爷家。

阿什爷爷苦笑地看着激动地扇着小翅膀,大口大口咬着宝芙蕾、在房间飞舞的比克提尼。

比克提尼:「提尼提尼!提——咳咳咳!」

爷爷:「都说了吃慢点,你看哽住了吧。」

比克提尼努力地拉伸脖子,把大口的宝芙蕾顺利地吞了下去,满足地叫了起来。

爷爷:「小家伙,你比我都心急。在阿什来之前跑出去找他的时候,没发生什么事吧?」

比克提尼抱着宝芙蕾,侧过大大的脑袋:「提尼?」


※ 注:比克提尼体内可以产生无尽的能量,并可以将这股能量通过触摸的方式传递给其他生物。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