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夏令营,似乎颇不平静


转眼间,已经到暑假了;

眼下,我们一班人正跟着班主任在201号大道左端下了车。



同学甲:「呐,班主任说心齐湖畔马上就到了诶。」

同学乙:「好、好幽静呢。」

同学丙:「而且好偏僻,明明是第一学年的夏令营,还不如去天冠山那边,没劲啊。哦帕尔,你是附近双叶镇出生的吧,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啊?」

帕尔(叉腰):「嗯哼哼~我跟你们说啊~」

班主任(打断):「各位同学,我们夏令营的目的地到了哦,这里就是心齐湖畔,营地在这边,按之前安排好的分两组行动。阿什,你们这组先布置营地,一会再和先自由行动的帕尔那组互换。」



「好~那么各位同学,跟我来。」

我领着一半同学,开始鼓捣起露营组合,心里还在默默叹气。

为什么就成了组长呢?

为什么会这样呢?



当初,班里说起这件事的时候——

帕尔一拍桌子,「老师,我要当组长!」

班主任说着「帕尔同学还是一往的积极呢,好吧,那另一位呢?」

许久沉默。

「有——人——吗——」班主任继续重复了一遍;

继续沉默。

接着,是帕尔的大嗓门打破了寂静,

「老师,我推荐他!」

别指我!



班主任:「帕尔,虽然你和阿什平时关系很好……」

我顿时为之气结,关系哪里好了!……每次都是帕尔他妈:

「太巧啊阿什,帕尔他今天围巾忘带了;」

「好巧啊阿什,帕尔他今天便当忘带了;」

「真巧啊阿什,帕尔他今天人找不到了……」

以至于之后我早上出门看到佳筱阿姨,都会下意识地开口;

「说吧,帕尔今天又双叒叕忘啥了!」

甚至黛蒙德都开始:

「阿什,你是不是有空的时候都跑去和帕尔玩了!我都找不到你!」

真是百口莫辩。



当时,我还是很希望班主任否认滴;

同学丁:「可是,阿什同学很靠谱的。开学的时候,直接让抢我东西的学生开口道歉了!」

哈?不是,想帮我请……

同学戊:「我上次去了阿什同学家开的店里,阿什同学就在现场帮忙呢,配的饮料好好喝~叔叔阿姨也说阿什他很厉害!」

莫名其妙感觉被父母坑了……是怎么回事?

随后班主任就拍板了。



「阿什,怎么了,是搭露营组合累了吗?」

旁边在搭把手的黛蒙德看我有点心不在焉;

「啊没有,刚刚走神了……呦西,这边的露营组合搭建完了。噫,黛蒙德,其他人呢?」

我才发现除了我们俩,周围已经空无一人。

黛蒙德哭笑不得;

「你才发现啊。刚才班主任说你手法好熟练,应该很快就能搭好了。」

「这和我们组人外加班主任不在了有什么关系?」

「啊,因为有同学说感觉他们在旁边好像是在帮倒忙,于是班主任愉快地答应带着他们去找天然鸟之森了,说在预定时间内会带着我们组的人回来,然后我们这边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天然鸟之森……好耳熟的名字,是在这附近吗?」

「班主任说是的,但也说是像奇遇一样的东西,不是说找就找得到的。」

「黛蒙德你没跟着吗?」

「唔,没、我不会帮倒忙的……还是看着阿什吭哧吭哧就把露营组合搭起来比较有意思。」

「哦、哦。」



环顾了一圈周围的空地,明明是夏天,却连音速蝉的蝉鸣都没有,很安静。

看我把手往背后撑在地上一脸放松,黛蒙德便找起了话题;

「真安静呢,明明我们偶尔也来过心齐湖畔,也没想过有这么幽静的空地。」

「这里之前应该不幽静的,班主任方才在营地外围足足喷了10分钟的『白银喷雾剂』防止野生宝可梦闯入。」

「是这样啊……」

黛蒙德侧了侧目光,看了看周围,指了指我腰带上挂着的饰品;

「阿什,那个饰品,是谁送的?」

「嗯?我差不多带了半个学期了,你怎么现在才问?」

大腿被揪了;

「我现在问不行吗?」

「别生气嘛,黛蒙德生气了就不可爱了,我说我说。」

我把挂着的饰品摘了下来,拉到了黛蒙德眼前,

饰品主体是散发青色光辉的四棱星,尾端挂着宝蓝色的丝穗——

『闪耀护符』。



「我在山梨研究所帮忙照顾波克基古的时候,遇到了它的训练家;神奥联盟的冠军竹兰小姐。」

「冠军!」

「对啊,我当时可激动的,然后立马向竹兰小姐要签名了。」

「结果?」

「结果竹兰小姐说,她的签名只会发给在现场看过她对战的人……唉……」

「也是呢,如果不是这样,冠军一出门就……」

「不过作为照顾波克基古的回礼,送了我这个。」

「原来如此,是冠军的礼物啊。」



竹兰小姐拿出闪耀护符的时候,我一下子震惊到了;

这个东西、很贵的吧,很贵的吧?

在设定里,是能提高遇见稀少的异色宝可梦概率的东西吧?

不过冠军却是轻轻一笑,说这个、我已经用不到了。



「『阿什,你还没有自己的宝可梦吧?这是我的一份祝愿,既然你能和波克基古关系这么好,我也很想看看你的未来,会和怎样的宝可梦、有着怎样的邂逅。』当时,竹兰小姐是这样讲的。」

「冠军的祝福呐。」

「冠军的祝福呢。」

「所以才这么珍惜吗?」

「倒也没有太太珍惜,主要是我弟弟他,黛蒙德也知道吧,我家去年冬天出生的弟弟。」

「哦哦。」

「有次开始发现,弟弟他哭闹的时候把闪耀护符放他眼前晃一晃,他马上就会转移注意力了。所以现在经常带在身边,以前是挂在包上的。」

「阿什很会照顾人啊。」

「没有啦,基本都是爸妈没辙的时候我来哄弟弟睡觉。」



倒也没有……

是的,家里弟弟出生了。

不出其然,虽然有外婆帮忙,家里还是手忙脚乱。

弟弟看起来活跃而且好动,但在父母眼里,就成了……

「奇怪,明明照顾阿什一点也不累,为什么呢……」

每次听到房间哇哇的哭声,他俩就开始叹气。

我便觉得弟弟好可怜,感觉有点内疚。



「阿什,你是怎么哄小孩睡觉的?」

「很简单啊?我直接抱着弟弟去书房;」

「书房?(和我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然后就说,胜阳(弟弟的名字),今天轮到宝可梦学科的书架了,你想看哪本?这里有《大岩蛇进化研究》、《宝可梦度量与测量》、《蛋种分布与培育》……」

「停一下,你弟弟他听得懂吗?会听吗?阿什?」

「黛蒙德,听不懂不重要,虽然刚开始,胜阳他会哇哇地叫。我就会换一边书架,继续报书名。」

「…… ……」

「等弟弟哭声小下去了,就可以取一本书出来,随便什么书都行。就拿《大岩蛇进化研究》那本来说;『之所以最早没有发现大钢蛇的进化方式,是因为当时通讯基站的信号频段并不足影响金属涂层这种道具。而在50年前城都电信基站开始使用新型信号用于图鉴通讯后,偶然之下,有训练家将携带有金属涂层的大岩蛇进行了通讯交换,才……吧啦吧啦……』」

「…… ……」

「只要我一直念下去,不知不觉弟弟他就已经睡着了呢。你看,很神奇吧?」

「…… ……」

「怎么了黛蒙德,你那是什么眼神?」

「…… 阿什,你这样做,阿姨她知道吗?」

「不知道诶,基本让我帮忙的时候,妈妈她已经很累了。」



奇怪,感觉我和黛蒙德之间……弥漫起了尴尬的沉默?

突然,听到了远处传来了帕尔代表性的声音: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发生什么啊?」

我和黛蒙德同时转头看去,那是……很靠近心齐湖的方向传来的;

帕尔的大嗓门,还惊动了不少飞鸟宝可梦;

感觉事情有些不对……

「黛蒙德,班主任说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我、我看看,咦,已经超时10分钟了,也没看到我们这组人影……」



班主任刚刚是带着人去找、那个叫什么、天然鸟之森?

天然鸟之森……天然鸟之森……我想想……

好像在动画里出现过,是靠近双叶镇的一片树林,那里栖息的天然鸟,好像可以在森林里布下异相?

不是吧,这种小概率事件还真让我们这组人撞到了?

虽说可以算是奇遇,但在现在这种时候……

「黛蒙德,他们是往哪边走的?」

黛蒙德指了指往双叶镇方向的路。

班主任这边应该没问题,天然鸟之森的天然鸟并非对人类抱有敌意,更像是在观察人的思想……



当我这么想着,心齐湖的方位又传来了帕尔那组人的大叫;

「棺、棺材跑出来了,救命啊!!!」

叫声之凄厉,让我和黛蒙德悚然一惊。

大白天的、闹鬼了?

我立马打开背包,把以防意外的道具放到黛蒙德手里;

「黛蒙德,这是洁净之符,拿着它,就不用怕宝可梦会找过来,尤其是幽灵什么的。营地这边,喷雾剂仍在起效,是绝对安全的。还有,如果真感觉有什么在附近徘徊,皮皮玩偶你带了吗,对,就往远处扔这个,好吗?」

「阿什,你要去哪里?」

「我去心齐湖那边看看,你留在此地不要走动。放心,我有老爸的宝可梦跟着。」

「我、不能跟着吗?」

「黛蒙德,我用宝可表联系上班主任了,他们正在往回赶,如果你不在这里,营地没有一个人,老师会很头疼的。」

「我、我明白了。」

骗人的,根本没能联系上班主任。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