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一只樱花宝引发的惨案


待我匆匆赶到传出惊叫的心齐湖畔,只看到了被拨开的草丛和凌乱的脚印。

杂草显眼地折弯了……是小孩子用力踏出来的;

而且步伐迈得比较大,足尖的地方略微凹伸,大概是在奔跑;

没有看到明显属于宝可梦的脚印,说明了三种可能:

其一,是小型宝可梦跳出了草丛;

其二,是不在地面上的宝可梦突然出现了;

其三,没有宝可梦出现。



可能的情况从上到下,依次变得越来越危险。

如果只是突然遭遇了跳出草丛的小型宝可梦,那按着足迹追上去应该能看到逃跑的同学们;

如果是不在地面上的宝可梦……那可能是鬼或者超能宝可梦干的灵骚或念力;

如果是第三种情况,属于灵异现象或者超自然现象……那我就没辙了。比如同学闯入了灵界,被宝可梦施展的秘密力量拖入了特别空间,抑或是被瞬间移动传送到了远方……

乖乖,越想越心惊胆颤的我赶紧顺着脚印追了上去。



中途脚印岔道了……一边通往树林,一边通往我们上午路过的心齐湖畔入口。

入口通着201大道,往那边很是安全,远远地看到了脸色苍白的同班同学,女生居多。

同学甲:「太好了,是阿什,是老师派你来找我们了吗?」

同学乙:「呜呜呜,太可怕了,什么有传说中的宝可梦,我要回家!」

安抚情绪低落的小朋友,心好累。



等大家情绪稍稍稳定下来,我开始着手了解事情经过。

这组同学从营地出来便开始问住在附近双叶镇的同学周边有什么好玩的。

这种事情应该问我嘛,毕竟经常一大早被老爸带到心齐湖畔按在地上摩擦。

结果帕尔说,他听过心齐湖住着传说中的宝可梦。

于是大家都往心齐湖畔跑去了。



「等等,你们不会……在没有宝可梦的情况下,踏入草丛了吧。」

这组同学一个个瞬间不吱声了。

我一拍脑袋,哦豁,完蛋。

真是、谁给你们的勇气,在没有老师陪同的情况下擅自闯入草丛的啊!帕尔那混小子干的嘛?

被哭哭啼啼的女生否认了,说是个冲动的男生干的。帕尔想拉住他,结果两人吵起来了。



「帕尔同学嚷嚷着说要罚钱什么的,没想到那个同学当场把零花钱包摔他脸上了……」

女生一边抽泣地补充;

「在帕尔同学愣住的时候,那个男生直接进了草丛,还得意扬扬地从草丛里揪出了一只樱花宝。」

女生浮现出惊恐的表情;

「然后,毫无征兆地,男生身后浮现了巨大的红眼棺材,还伸着黑色的巨大四臂!然后我们就慌忙跑开了。」

「那你们分成两路是怎么回事?」

「我们本来想原路返回营地的,但是在靠近湖畔的半路上,突然从湖里冲出了巨大的鲨鱼宝可梦,太可怕了!」

鲨鱼?湖里面有鲨鱼?心齐湖不就住着鲤鱼王角金鱼这类泛泛的宝可梦吗,什么时候有生活在淡水的巨牙鲨了?

还有刚刚描述的棺材,大概是死神棺吧,神奥地区什么时候有死神棺了?



在同学断断续续的叙述里,我明白了,因为巨牙鲨的半路劫杀,这组同学和一直拖着冲动男生的帕尔走散了。

或许那边想着巨牙鲨没法在陆上行动太久所以选择进入树林?

现在怎么办呢?该报警吗?打那个警署君莎小姐热线?

唔姆,感觉这么做就会定性成教学事故,班主任好惨啊。

靠近201大道应该很安全,当务之急是找到剩下的两人。

总而言之,不是什么超自然现象或是灵异事件真是太好了,鬼宝可梦的话,虽然我没法具体指挥老爸不放心让我带在身边的风丸,但是震慑这里低等级的野生宝可梦还是绰绰有余的。

遇事不决,还能直接用吼叫招式脱离现场。

这么想着,我把身上带着的驱虫喷雾剂交给了停留在湖畔入口的同学,嘱托他们也暂时不要走动。



深吸一口气,我提起精神走进了脚印沿向的树林。

很不对劲;

无论是死神棺,还是巨牙鲨,

一个地方的生态不可能短时间内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比较凑合的解释是……刚好有训练家在这里放生了这两种宝可梦,是这样吗?从同学宛若大逃杀的描述看也太恶趣味了。

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呢?


----


以防万一,我把风丸放出精灵球跟随在了身边。

树林十分静谧,我全身的紧张感走着走着也逐渐舒缓下来了。

这才对嘛,心齐湖畔才没有冬天寒霜遮盖的百代森林那种阴冷感。



丛生的灌木掩盖了两人的足迹,究竟是往哪里走了呢?

我一边尝试着拜托风丸用鼻子嗅着,一边在脑海里神游。

这个时候,有只鸟宝可梦在空中俯瞰多好啊……或者学会气味侦测招式的宝可梦。

「汪汪!」

风丸好像发现了什么,用身体挡开灌木,领着我往树林深处走去。



隐隐约约听到了哭声,我蹑手蹑脚地走进一看,不是帕尔,是被帕尔拖着的肇事男生……和刚才女生描述的完全不同,现在整个人蜷缩在树下,双手捂脸、有气无力地啜泣着。

没办法,我继续开始安抚起小朋友。

男生慢慢地停止了啜泣,但还是没有搭话,是遭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吗?

不要怀着畏惧地看着风速狗,没事的,我把你带回树林外,先和在湖畔入口的同学们集合吧。

一路上,男生始终沉默着。

「到了,你就顺着这条路走,先和同学们集合吧,我再进去找下帕尔。」

听到我这么说,男生露出紧张的神色,拽住我的衣角。

「安啦安啦,这条路很安全的。」

见我不答应,他反而有先焦急,突然惊恐地伸手,指向我的背后。



那么害怕的表情,我真是平身第一次见,是什么呢?

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

难道是我看不到但是他却看得到……是被鬼系宝可梦下了黑色目光吗?

我和风丸疑惑地转回头,眼前的人却消失了,徒留四周草丛窸窸窣窣地摇晃着。

「嘶——」

我嘴里不禁漏出了震惊的声音。

什么意思?

没有对我造成实质的伤害……是警告吗?不要进入那片树林?



等下,刚刚那个男生的状态就很奇怪吧。

我不禁想起了外婆讲过的湖之宝可梦的叙事诗:



看到那个宝可梦眼睛之者

记忆会在瞬间消失,永不恢复

碰到那个宝可梦之者

三日后感情消失

伤到那个宝可梦之者

七日后无法动弹,身体瘫痪……



心齐湖的深处……确实是沉睡着传说中的宝可梦的,

你们两个不会真的看到了吧?

还触怒了,所以导致了现在的事态吗?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