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传承的使命


纪念馆差不多要闭馆了,只剩三三两两的游客慢慢走了出来。

在房子旁遛圈的警卫看到了我们,朝外婆搭起话来:

「哟,好久不见,馆长。您今天有空过来坐坐了吗?」

「欸对,乔斯,我带外孙进去看看。」

「哎呀,这就是馆长经常念叨的外孙吗?请进请进。」



纪念馆里,充满了怀旧的氛围。

外婆穿过一个个被玻璃柜罩着的展品,走上了一楼到二楼的双旋台阶。

台阶转角的平台墙壁上,挂着一副几乎垂地的印象派油画:

画面的顶部,18片长菱形、五彩斑斓的方块围绕着白色的身影;

画面底部青紫的空间中,深蓝、紫粉、黑金的三道流光在类似石制祭坛的场所中盘旋。



这大概是——

神奥传说……

我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索罗亚也站在我肩头一动不动,认真地看着画。




外婆搬来了一旁的一个小圆凳站在上面,朝着画伸出手,以独特的韵律轻敲起油画上的18片菱形图案。

「喀吱;」

油画的背后露出了暗门。

外婆踏入暗门,熟练地摸索着开关;

隐藏在一层半这个环形走廊墙壁上的幕布缓缓升起,露出了整齐排列的小小画像。



「传说,在一片虚无之中,诞生了纯白色的蛋。」

第一幅小画,画着一片漆黑中、纯白的蛋。

「有一天,在蛋中诞生了『最初之物』,它想诞生的心情给一片虚无洒下了无数辉光,最初的世界就这样形成了。」



外婆一边走,一边讲。

「在它破壳而出之时,蛋壳化为了18块石板,从此守护在『最初之物』身边。」

「徜徉在无边的寂寥和无数寂静的星光中,『最初之物』开始想创造些什么。」

「记录过去了多久、和自己究竟到了哪里是很必要的;以及事项的开始与终焉亦有变化……」

「它挑选了一处山巅,在那里创造了三个分身。时间开始转动运行,空间开始扩张延伸,荣枯兴败开始流转……」



「『最初之物』将石板的力量融入万象,至此『物之物』诞生了。」

「随后,从『物之物』中诞生了『心之物』,『最初之物』便创造了三个生命给予它们知识、情感和意志。」

「在世界拥有了物质与心灵之后,『最初之物』便陷入了沉睡。」



左侧的画廊逛完了,我们移步到了正中的画廊。

第一幅画,便画着宛若天灾的景象。

「当『最初之物』再度醒来之时,却发现自己起始创造万物的世界,正遭受重大的天灾。不能忍受的它用身体挡住了从天而降的巨大陨石,震得它环身的18块石板都散落了,自己也掉在了叫做米季纳的地方。」



「一个善良的人类发现了坠落的它,听取了它的请求找回了石板。『最初之物』询问人类有什么愿望,人类回答说希望这片土地能重新变得富饶。它便从石板中抽取力量化为宝珠给予了人类,并约定当自己再来之时,人类会归还宝珠。」

「但在『最初之物』再度造访已经变得富饶的土地时,当时的人却欺骗了他,没有交出宝珠,甚至率领民众伤害了它。你说为什么会这样呢,阿什?」

外婆突然把话题抛给了我。



嗯,这个故事,好耳熟。

「可能,发生了什么误会吧。」

外婆扬了扬眉,继续叙说;

「当时『最初之物』将周围化为了赤土,愤然而去。它并没有发现,当初帮助自己的人性情大变的原因是受到了不愿交出珠宝的手下的精神控制。」

「可笑的是,在地表无人幸免于『最初之物』的愤怒之时,曾帮助过『最初之物』的人的女儿,却因为被其手下羁押在地牢之中幸免遇难。在牢门倾倒逃到地面后的女孩,在满地狼藉发现了父亲的遗物——刻着『最初之物』身上光轮纹样的挂坠。」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她停驻在已经化为焦土的遗迹寻找遗失的宝珠,在挂坠代代相传的同时,告诫子孙:若能找到宝珠,有朝一日『最初之物』再临之时要将其归还。」

中间的画廊结束了,最后一幅画上画着两对打开的掌心,枯瘦如柴的和小小稚嫩的,一个雕刻成阿尔宙斯身上法轮形状的坠子从枯瘦的手递到了稚嫩的手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积蓄了足够的力量、准备毁灭世界的『最初之物』再度来到了已经建起了城市的米季纳。于此同时,一个从双叶镇出门冒险的男生在米季纳遇到了被称为遗迹守护者后人的女生。面对着气势汹汹的『最初之物』,男生竭尽全力地拖延着时间让女生再度探索遗迹却依然一无所获。在绝望之中,被『最初之物』创造出的分身们出现了,将两人送回了过去的时空,让他们看到了真相。」



「在后人和先人的共同努力下,阴谋被摧毁,宝珠在过去被顺利归还。『最初之物』将两人送回了未来,在修正因果的过程中看到了一代代人的努力,将特别的力量赐予了这些人。而原先代表赎罪的挂坠,也成了他们身份的象征之物。」

「不用再守护着遗迹的女生跟着男生在世界各地旅游之后,一起回到了这里。阿什,这就是我们先辈的故事。」

最后一幅画,是温暖的阳光照耀着已经不需要人再守护的遗迹。



逛了一圈,我们又回到了原点。

「所以,神和镇的一些老人,看到挂着这个吊坠的人,会称我们为『创世之民』,抑或是『裁定之人』。」

「裁定之人……」

「没错,我们……能通过波导介入物质与心。这种力量,本应该是口耳相传,等待合适时候由长者引导后人启蒙的。阿什,你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孩子啊。」



「外婆,所以接下来,我要怎么做?修行吗?」

为什么能这么顺其自然地说出来,果然是老爸害的。

「不,裁定之力,是跟着物质与心成熟的。所以旅行之时,好好地去看看世界吧,你就会慢慢地学习它了。阿什,你已经不需要我来启蒙了。所以,这一代的使命,也落在你身上了。」

「哈?使命?」

「对,『最初之物』曾几乎两度摧毁了城市,它的愤怒的来访和离去想通过因果来合理化需要漫长的时间。而修正因果后,它也不再需要长时间的沉睡才能苏醒了,所以出现了一个折中的因果修正。」



外婆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每隔五十年,因为『最初之物』活动的影响,时间和空间的区分会变得不再分明。它的分身,尤其是代表时间和空间的两位容易变得躁动不安,一旦它们相遇后果会变得很严重。所以,创世之民会选出代表,前往枪之柱献上供奉安抚它们。而代表也会带着一块枪之柱的岩石回归,打磨吊坠,配带着它,才是真正的『裁定之人』的证明。」

「所以,……轮到现在,那个人,是我?!」

外婆点头了。

「还有,这是代表的信物,不要弄丢了啊。」

外婆把一块巴掌大的金色金属塞到了我的手心。

白金宝珠……这么贵重的东西直接交给一个小孩,真的没问题吗外婆?

我从小到大一直是个不可思议的孩子?

某种程度上您说得……无法反驳。

还有要供奉什么?

在旅途中慢慢思考,决定好了再去天冠山,通往枪之柱的门扉会随之打开,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


回家了,我立马倒在了床上。

今天的消息真是比大爆炸还大爆炸,我得好好琢磨琢磨。

索罗亚跑哪里去了,不要随便搞恶作剧啊。

现在无力顾及其他的我,单单默默祈祷着。



「扑通!」

门开了,谁啊都不敲门……索罗亚,你跑哪去了?

你叼着什么?月亮球?空的?

还没问是从哪翻出来的,索罗亚一按精灵球的开关,被精灵球的红光收进去了。

我呆呆地看着月亮球在手里摇啊摇。

砰!月亮球顶冒出了星星,不摇了,收服成功了?



啪!这回换成老爸猛地推开了我房间的大门,紧张兮兮地;

「阿什,你有没有看到我收藏的……」

老爸眼睛激凸地盯着我手里的月亮球绝句了,然后慢慢地瘫坐到了地上欲哭无泪地大呼小叫……

这是自己在城都地区旅行的时候,钢铁先生恭贺新年打造的限量版柑果球套装,一套七个?

索罗亚,不要躲在月亮球里偷笑,给我出来!干得漂亮,咳咳……不是,要先道歉。

失魂的老爸好像没有听进去,被闻声而来的妈妈拖走了。



就这样,家里多了一只宝可梦。

有时候会变成哭喊的弟弟,妈妈抱起来的时候会嘻嘻嘻地变成原型。

有时候在学校变成我的样子在黑板蹭蹭蹭地乱涂乱画。

有时候在山梨研究所变成山梨博士的样子一本正经地面对记者。



出乎我的意料,大家对索罗亚的恶作剧格外宽容。

妈妈会一边摸着索罗亚的头说又被你骗到了哈,然后转过头教育我要好好看着索罗亚。

老师会说着上课了上课了,然后阿什同学请擦黑板。

山梨博士则悠闲地躲在房间开始喝茶,喊我看看索罗亚穿帮了没有。

老爸偶尔瞟过客厅装帧精美的七缺一柑果球纪念套装时,还会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

偏心,绝对是偏心。



对了,家里的咖啡馆不知何时开始传出了神秘的怪谈。

偶尔,可以在咖啡馆看到一位可爱的女服务生,谈及者无一例外都是一片恍惚的眼神。

不少人曾询问这位女服务生她的联系方式,但这位我见犹怜的小姐却永远笑而不语。

切不论关于这位女服务生的形象,我已经听到了从萝莉到御姐等不下十个版本。

当事者还总结出了在这家咖啡馆就可以邂逅理想女性这样的结论……

拜其所赐店里的男性客人似乎变多了?

哎呀,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 神奥篇·第二章,完。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