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序 10岁的生日


一如既往地,放学后我乘着风丸从真砂镇的学校回到家里。

看到从后院大门伸出来的小脑袋。

「欧尼酱!索罗亚!」

已经长成5岁小正太的弟弟胜阳也发现了我,明晃晃地笑起来,小跑到我面前。

5岁的弟弟留着直直的短发,我们兄弟俩的发色遗传老爸是堇青色的、不同在于我发色更深;瞳色遗传妈妈是宝蓝的,我和弟弟的差别在于,弟弟肤色和老爸一样是古铜色的,我则折中地浅了几号,呈小麦色。

「胜阳,我回来了。」

小正太一蹦一跳地牵起我的手往家里走,真是活泼啊。



「话说回来,胜阳,阿布呢,没有跟着你吗?」

「诶嘿嘿……」

小正太害羞地摸了摸后脑勺;

「今天是哥哥10岁的生日嘛,我想第一个迎接哥哥回来!啊!」

话音刚落,小正太发现好像把什么说漏嘴了,立马捂住了嘴。

索罗亚,不要笑!好了好了,胜阳你也不要眼泪汪汪地看着我。

嗯,我什么都没有听到,真的。

结果我们抬头刚打算继续走,就看到了楼梯台阶上蹙着眉毛的阿布。

「咪、呀!」

胜阳,阿布问你偷偷反手把厨房的门锁上了是怎么回事?

索罗亚教的吗?总……总之先对阿布道歉。

阿布伸出缎带般的触角摸了摸小正太的头,没事了。



「阿布生气起来是很可怕的!以后不能这么做了哦。不然哥哥在外面旅行的时候会担心的。」

「对不起……但是是这样的吗,欧尼酱?完全、想象不出来阿布生气的样子。」

你是没见过阿布全力施展名为巨声、实则受到特性妖精皮肤加成的妖精之声的招式啊。我把索罗亚有一次吓唬阿布,结果阿布一惊之下使用巨声震坍了整层楼玻璃的事件告诉了弟弟。

「诶,我怎么没有印象?」

「那时候你才两岁啊……」

拜其所赐,你那天哭闹得很厉害诶,可把你哥哥我给累惨了,不说了都是泪。



被小正太和阿布拉到了客厅。

看见爸妈很夸张地问我今天是什么日子。

嗯,完全不知道呢。

「阿什一如既往地对年龄没有什么概念啊。」

老爸,这是什么感叹,我好不容易演得这么逼真。

好啦好啦,我知道是生日。

只要坐着就行了,什么也不用做吗?

我保持乖巧的坐姿看起了电视。

电视放映着四个人、同排地走在伸向远方的铁轨上。

一眨眼就10岁了……我也要出发了吗……有点感慨。



「打扰了,这里是阿什家吗?」

小正太制止了我要站起来的举动,跟着阿布蹭蹭蹭地下楼开门了。

「你好!欸!你是不是那个,单方面宣称是我哥哥劲敌的卷毛男生!」

「真失礼啊小鬼,喂阿什,你就是这样教育小孩的吗,罚钱啊!」

绝无此事!大概,应该是黛蒙德告诉小正太的。



「我来了阿什,哎呀门口这么这么热闹。帕尔,这么瞪着小朋友是不行的哦。」

大门口也传来了黛蒙德的声音,楼下一下子变得吵闹起俩。

我走到楼梯边上,朝楼下的各位挥手;

「大家,都先来客厅吧!」



在等家人在准备晚饭的同时,我们在客厅里聊着天。

黛蒙德:「阿什是我们班里,生日最早的呢。」

我:「即便如此,也要等到夏季毕业才能开始旅行,没差啦。」

帕尔:「真遗憾啊,那么我们的起跑线就是一样的了!」

我:「话说回来……帕尔等毕业了才过生日吧,黛蒙德是初夏,等于说帕尔是我们里年纪最小的?」

帕尔:「咕!这不是我的问题啊,可恶,结业考试跟我一决胜负吧阿什!」

黛蒙德:「你每次都这么说,也没见你拿过第一啊。」

帕尔:「…… ……」

一旁的小正太摆出欧尼酱果然很厉害的表情看着我,呼呼呼~



「大家都到了吧,那么去咖啡馆那边吧。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老爸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好!」

我们从客厅鱼贯而出,下楼前往摆成生日宴的咖啡馆。



10岁的生日宴比以往的还要来得排场;

收到了来自大家的祝福和礼物。

妈妈送的是全新的树果袋……上个因为装了葛拉西蒂亚花和泥土、主要是泥土而报废了……还少见地被批了一通。

树果袋还是鼓囊囊的,可以打开看看吗?

种类好多!连星桃果都有……这不是介绍中写着「据说蕴含着洪荒之力」的树果吗?

索罗亚,你眼睛都直了,不可以偷吃!



老爸不情不愿地把之前七缺一的柑果球礼盒拿了出来。

因为缺了一个放在客厅看了难受?好吧。



爷爷送的,是一个非常炫酷的极速滑板

拥有喷气猛冲的装置,能替代越野自行车和山地自行车,外加野外逃跑功能?

确实比折叠自行车还要轻便易携呢,这个不会很贵吧?

一边说着不要在意这种细节一边报出合众地区安奇摩尼研究所与得文公司联合特制的名头,这样好吗?

可是明明我那么努力地学会了骑着自行车飙车……电视里冠军竹兰小姐飙着自行车的身影可帅了!

让我安心,爷爷身边的女仆是万能的?这么说、确实没错。

正好毕业的暑假要来位于对战开拓区的海边别墅度假,边玩边学?

「我们会去的!」

没等我回答,一旁的黛蒙德和帕尔罕见地同步高喊,还对我散发出可怕的压迫感,好好好,去去去。


外婆送的是,证章护符。

第四世代有这个吗?但眼前确确实实是证章护符。

不管了,反正我冒险笔记里凌乱的时间线,已经放弃整理了。



黛蒙德送了一本全新的冒险笔记,

帕尔送的……是《探险指南》,汇总了训练家在旅行时所需注意的各种事项。

意外地正经啊这家伙。



胜阳,你也要送我礼物吗?

自己尝试做的宝芙蕾吗?

我没看错吧……这个黑漆漆、自动带着马赛克滤镜的迷之物质?

现场立马寂静了下来。

「果然、怎么都做不出欧尼酱那么好……」

没、没有的事,不用这样勉强的。

「可是,我想有一天,变得像欧尼酱一样厉害!」

心脏被直击了。

很努力地吃掉迷之物质,感觉要直接倒地了。

但看到小正太的笑容,我应该、还可以爬起来高举一个十分的牌子。


----


空无一人的客厅里,电视仍在播放节目。

「各位晚上好,现在是神奥晚间新闻时间;」

女主持人以端庄的口吻播报着;

「今天18:15,位于神和镇的天馆山博物馆在闭馆后遭到了不明恐怖袭击事件,保存在博物馆内的部分馆藏也在袭击中丢失,其中不乏白玉宝珠等珍贵文物。所幸的是,尚无馆内工作人员遇害或重伤。当前神奥警方已经联系了国际警察组织立案侦查,下面由本台记者秋子带来现场报告。」

「能能听清楚吗主持人,好。下面由我带来现场报告。可以看到博物馆的各个展台已经封锁了,啊,这位是国际警察组织派遣的国际警察,代号『帅哥』。您好,帅哥先生。」

「你好,女生。咳咳,目前刑侦的进度不便透露,但是造成此次事件的罪犯可谓十分狡猾,甚至拥有着技术水平极高的装备。不过,我司已经初步掌握了重要的证据;」



电视画面切到了一角模糊的影像;

「我们努力还原了被侵入的监控,复原了到了这样一副画面。」

「确实,这群人都穿着像宇航服一样的奇装呢。」

「还有他们衣服上的标志,女士。」

随着画面徐徐放大,国际警察继续陈述;

「如果收看新闻的各位对这个标志有印象,不要犹豫,请立即联系神奥警方或国际警察组织。我们也会给提供线索的热心人士提供对等的报酬……」



如果阿什在这里,就会一看看出这个十分眼熟的标志——

银河队。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