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旅途总是充满了未知


点击播放配乐《前进的路上》---



202号大道。

「年轻的训练家们来到这蜿蜒的道路的草丛里,测试自己的战斗技巧。」

道路的路牌是这么写的。



就像大多数训练家更愿意徒步在野外冒险一样,我们也没有选择乘坐真砂车站的高速巴士前往下一个暂留地点、神奥地区西部第一大都市——祝庆市;而是现在沿着S型的蜿蜒道路继续前进。



「阿什一直边走边记冒险笔记呢。」

黛蒙德侧过头看着在边走边写的我。

「因为在沿着大路走,现在没有经过草丛,所以没关系哦。」

虽然我这么回答,但其实因为很多细节是我印象里没有的,能记则记。



比如说;

偶尔有大牙狸从草丛中探出头来,或在路旁跑动,这就是游戏里所谓的明雷;

也有突然从面前现身,对训练家发起挑战的宝可梦,这就是暗雷;

除此之外,会有晃动的草丛,刚才帕尔跑过去钻出了蟋蟀宝可梦圆法师;

以及,对着天上的影子吹口哨,运气好会有鸟类宝可梦,比如姆克儿飞下来;

以及现在——



「怎么回事,呜啊啊啊~」

帕尔抱着头迅速从一群围殴他的姆克儿们逃离出来。

「诶,帕尔,你是怎么触发群聚对战的,你扔了『胆怯球』吗?」

「哈?胆怯球是虾米东西?比起这个,快来帮我把姆克儿赶走啦!痛痛痛,不要啄头发!」

毕竟刚出新手村,小火焰猴一对五还是会吃力的吧;

「索罗亚,拜托了,神通力!」

「嗷吱!」



还有,同种宝可梦的个体会有差异;

我仔细观察着帕尔在姆克儿群中收服的领头姆克儿。

嗯么、比一般的姆克儿大只一些,没说你胖;

虽然姆克儿在民间确实有胖胖翁这个称呼。

好了,这边的骚动结束了,嗯,黛蒙德呢?

「胜阳,黛蒙德刚刚不是和你在一起的吗?」

「黛蒙德姐姐说她去摘个花……说没问题的,让我在这等就好了。」

好吧。



五分钟过去了,帕尔又收服了一只花苞宝可梦含羞苞。

十分钟过去了,帕尔和附近的短裤小子打了一场宝可梦对战。

战胜的话训练家ID卡会积累点数,可以在宝可梦中心兑成零花钱。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战败了呢?

每日前三场是不会扣除点数的,但三场之后就会了。

真是贴心的设计啊。

抬腕看了一眼宝可梦,十五分钟过去了……



「啊啊啊,阿什,救命!」

「黛蒙德,没想到你可以跑这么快!」

「欧尼酱,关注点不是那里,你看黛蒙德姐姐身后!」

好大一只蜘蛛……挥舞着八条腿在黛蒙德身后穷追不舍。

「阿利多斯,长脚宝可梦,圆丝蛛的进化形。口中吐出的线非常结实,是马上可以筑巢的材料。」

感谢图鉴桑的贴心报告。

「叮!扫描完毕,对方等级为40级!」

啊谢谢……哈?你在逗我吗图鉴桑?



跑到我们身边的黛蒙德见我们都石化了,又抬腿飞奔起来。

身后的阿利多斯全然不顾我们,继续追着黛蒙德。

「喂~黛蒙德,你是怎么招惹上这么大一只阿利多斯的啊?」

「笨蛋帕尔!我从树林里出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它从树上跳了下来!」

游戏里道路周围的树林相当于围墙是不可进入的,但现实并非如此……

是类似于新手保护之类的啊,涨知识了。



「话说回来,黛蒙德姐姐今天身上香香的呢,是阿利多斯喜欢这个味道嘛?」

不是的胜阳,波导能感觉到阿利多斯绝不是喜欢,而是战意昂扬的状态……

等下;

「黛蒙德,你是不是在身上喷了吸引香水什么的~」

「是、不、不对、没有、绝对没有!」

脸红了,真可疑。



我们现在碰上等级差距如此之高的野生宝可梦,正面硬肛是必不可能的;

那就直接快进到团灭了。

这个时间点、一行人抱着体力不支的宝可梦回真砂镇,说不定还能遇到正在散步的山梨博士,好丢人啊。

果然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我把驱虫喷雾剂交给了小正太。

「一会我指挥黛蒙德往这边跑,快过来了你就往姐姐身上喷,明白了吗?」

「我一定会帮助欧尼酱守护好黛蒙德姐姐的,交给我吧!」

这话是谁教你的?胜阳你真是不简单啊。



「黛蒙德,这边跑!」

「来、来了!」

看准阿利多斯在黛蒙德身后张开口器的刹那,我狠狠地投出了一个树果。

树果稳稳地落在了阿利多斯的嘴里,随着它的招式虫咬被吃掉了。

「啊,黛蒙德姐姐,为什么要敲我!」

你直接猛灌了人家一脸喷雾,不敲你敲谁……



敲完小正太脑门的黛蒙德才想起了身后的阿利多斯,回头一看;

阿利多斯正晕头转向的,还用头往一旁的大树上敲。

「嘘,趁对面『混乱』了,我们赶紧走。」

好,脱离危险了。

「等一下,阿什,给我解释下,为什么阿利多斯突然混乱了啊!」

「我猜那只阿利多斯的性格是大胆,讨厌辣的口味。所以趁对面用虫咬的时候,往它嘴里扔了勿花果。」



我摊开了刚刚拿出的树果袋,取出一颗勿花果在三人面前晃了晃。

「你们看图鉴的介绍,『让宝可梦携带后,危机时可以回复体力。如果讨厌这味道就会混乱。』」

帕尔听完双手抱胸地点头;

「嗯嗯,这种事情我也知道的!不愧是我的劲敌啊,干得漂亮!」

「呜呜呜,欧尼酱,救命!」

被黛蒙德抓着的小正太对我投来了求助的眼神,头发被啜泣的黛蒙德揉乱了;

「我的香奈儿No.5号香水啊,呜~」

听到了这样的碎碎念,果然呢。



「黛蒙德,有哪里受伤了吗?」

先把小正太救下来。

「啊啊啊,没事,给大家添麻烦了。」

「那就稍稍休息一下吧,刚刚宝可梦们也受惊了,先吃点点心补充下体力。」

「赞成!」

「好耶!」


----


天色已经很晚了,

我打开露营组合附带的马扎小凳,在篝火边复核冒险笔记和地图。

虽然路上出现了一些骚动,还是预期地到达了露营点。



帕尔、胜阳、黛蒙德分别已经在帐篷里睡着了。

索罗亚也在我脚上蜷曲着身子,偶尔在我拨弄篝火的时候迷迷糊糊地睁眼。

香甜的鼾声是从男生这边的帐篷里传来的……绝对是帕尔。

我转身拉开帐篷一看,这个豪迈的大字型睡姿……

得考虑在祝庆市买副耳塞,也许应该再给帕尔加购个睡袋。

我在冒险笔记上又加了一笔。



守夜,真是种新鲜的体验,

虽然每个人都有不成熟的地方,但这样一起旅行,

感觉也不错啊。



清晨的时候,和早起的黛蒙德换了班。

赶紧补个觉~

我打着哈欠走进了帐篷,但是;

帕尔,你真是把整个帐篷都占满了!

气急的我从背包里掏出穿洞绳把帕尔捆好扔到了角落。



等我转醒时,隐约听到帐篷外传来了声音;

「那个、菜谱……是这么说的吧;」

「是量的问题吗,为什么要用『少许』这种模糊的说法啊!」

「黛蒙德姐姐,在无法挽回之前,还是先处理掉不要让欧尼酱看到吧!」



「不让我看到什么吗?」

我一把拉开了帐篷帘门。

「啊,阿、阿什君,这么快就醒了吗?」

「早、早上好,欧尼酱。」

「早上好啊,两位;」

我尽量和颜悦色地开口;

「你们用身体挡着的东西,开始冒烟了哦。」

「不是吧」x2



两人身后的锅里翻腾着像泥沼一般黑紫色的糊状东西;

而且正在冒出黄绿色的刺激性气体;

在我指出他们正在掩饰之物的正体时,慌乱的小正太脚踢到了并没有打稳的架子。

只见露营锅直接倒扣在了地上,但问题不止如此——

从露营锅里开始溢出的糊状物体,发出嘶嘶的声音渗入了地面,

地面上的青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着。

…… ……

…… ……

「感觉也不错啊」的前言,撤回!



「唉,胜阳,树果不是水果,虽然人可以摄取,但不克制地调和是不行的。」

「呜呜呜,对不起,欧尼酱~」

「蕉香果加哈密果不去皮煮沸,会生成具有腐蚀性的浆液,看样子这是丢了一整个吧,啧啧啧。如果你们运气好,能逮住个路过的口袋花挤出汁液浇进去的话,这个露营锅就直接溶化了呢。」

「呜哇哇,非常抱歉,欧尼酱!」



胜阳自己做料理总是失败的原因我是知道的。

弟弟他和老爸一样喜欢重口味,

确切地说,喜欢辣。

但弟弟在调味的时候总会觉得是不是放少了呢就开始加料。

还有胜阳他还有点害怕冷,不是怕,是害怕,

在大冬天起床气很严重,

再加上经常穿着宝贝龙的睡衣……

真像龙宝可梦啊。



「怎么了怎么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就在两人土下座之时,帐篷里传来了帕尔的大叫。

帕尔一脸震惊地看着捆住自己的穿洞绳。

啊,刚刚一着急,忘记解开了……



我当作毫不知情地开始准备早餐。

幸好第二天就到了祝庆市,所以这件事最终变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注:树果的调和配方出自《宝可梦特别篇》宝石章火雁的描述。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