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幼驯染篇 · 初夏某日,学校的天台

~收藏人数突破50的特典~


----


「下课了下课了!中午吃什么呢?」

「选食堂还是小卖部,这是一个问题。」



班里的同学们纷纷走出了教室。

「黛蒙德,老地方!」

「嗯。」

和下楼的同学们相反,我们两人顺着楼梯往顶楼走去。



「呲吱!」

在附近徘徊的一只小磁怪看见了我们,头顶的螺帽一转一转地飘了过来。

这只小磁怪是负责学校里的电器开关的,我们放学后会飘过教室看电闸关了没有。

是有一天放学后班里大扫除的时候飘进了我们教室,所以认识了。

当时是很好奇小磁怪是怎么吃宝芙蕾的就丢了一个给它。

之后它便偶尔会偷偷躲在教室窗户后面看进来。



然后某天,我有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小磁怪,这是宝芙蕾哦,拜托了!」

「呲吱!」

小磁怪飘到了楼顶天台入口的门闸,转动着磁铁一样的手臂,用磁力打开了天台的门。

秘密基地,Get!



学校的风景一览无余,我和黛蒙德都很中意这个地方。

今天中午也是,啊,又看到帕尔在追索罗亚了。

风吹过来很舒服,不过大夏天要到了,有点热。

我一把拽开了校服的领带,前世上学都不带这个的,总有些不习惯。

「幸好阿什不在别的同学面子这么拽领带呢。」

「哈哈哈,不像好孩子会干的事情吧。同班同学看到了会很幻灭吧。」

「不对,嗯,感觉会……效果拔群。」

「???」

我又不是宝可梦,为什么会效果拔群?



不说这个了,我指了指天台上的一处高台。

「还是那里,我们顺着爬杆上去,坐那吃饭吧。」

我率先手握爬竿爬了上去。

「黛蒙德,怎么了,不上来吗?」

「欸,马上,只是在想些事情。」

「什么事?是今天的话,我都会告诉你的哦!」

这话说完,我马上后悔了。



「为什么每次都是阿什先上去呢?」

什么嘛,这种小事啊,不对……好像还真有点难以启齿。

「那个,真的要说吗?」

「你这么讲我就更好奇了!」

「欸多,你先爬的话,站下面会看到……看到、露出来的胖次。」

「嘤!」



黛蒙德感到危机的时候就会展现爆发性的体力,现在也是。

四肢并用蹭一下就上了高台。

「好了,黛蒙德,不要晃、不要晃~」

我无奈的地看着黛蒙德「嘤,呜」地抓着我的衣襟勐晃;

真是的,我生理上只是八岁的小孩,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

「再这么用力地话,纽扣会——」

话音刚落,校服衬衫顶端的两颗纽扣就蹦了。

「我说是吧~嗯?黛蒙德?」



黛蒙德愣愣地盯着我的胸口,然后后退了三步。

「没事的啦,回家妈妈会帮我缝的。」

「不不不……不是阿什,你里面没穿别的吗?」

「不觉得天气开始变热了吗,而且没有体育课,男生穿一件白衬衫不是很正常?」

「说……说得有道理哦,有点遗憾呢,体育课……」

黛蒙德的脸变得更红了;

「体育课也会换衣服的……你在想什么呢?」

「啊,没有,吃,吃午饭吧!」



周围的一些宝可梦好像也闻到了打开保鲜盒里的香味,凑了过来。

「先要洗手~」

野生的长翅鸥喷出水枪帮我们冲了手。

「来点音乐~」

野生的圆法师摇动着触角,咯咯咯地敲起了梆子。

「再来一份好心情~」

野生的青棉鸟使用了招式「焕然一新」,一种舒适的清爽感顿时弥漫开来。



保鲜盒里除了午饭以外,还带了三份的三蜜蜂格子松饼。

「黛蒙德,先祝你八岁生日快乐!」

「好开心!」

黛蒙德满脸幸福地把手首先伸向了松饼。

「嗷吱!」

摆脱了帕尔追赶的索罗亚也过来了。

我倒好宝可梦粮,宝可梦们欢呼地凑到一起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我们和宝可梦都一脸满足地随性搭在天台的栏杆上。

「那个,谢谢你,阿什。」

清风中黛蒙德浅笑的侧颜,看着还是心跳加速了几秒,真可爱啊。

「太郑重啦黛蒙德,平时的样子就好,毕竟我们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

不过偶尔这样也不错,嘛~



「这样啊……对了阿什,这个天气很适合午睡吧!」

「也是呢,那边有个阴凉的地方。」

我们靠墙坐了下来。

「对了阿什,你是不是哄弟弟睡觉的时候会吹草笛?」

「想听吗?没效果不要笑啊!」

「扑哧哧~」

「不要现在就笑啊!」



虽然这个曲子哄弟弟效果拔群……

试试看吧,我吹响了草笛。


点击播放配乐《歌声》(必听)---


「Zzz……」「Zzz……」「Zzz……」

吹到一半黛蒙德就靠着我睡着了;

索罗亚蜷缩在我大腿上睡着了;

野生的青棉鸟落到我头顶睡着了;

野生的圆法师坐在我双腿旁睡着了;

刚刚才在空中盘旋的长翅鸥无声地从空中掉了下去……

没事吧,落在树枝上睡着了,松了口气。



话说,全员都蹭到我身上,

重倒不重……

但是、有点热诶……



「阿什……」

「黛蒙德,醒了吗?你看、口水……」

「毕业了……要一起……去旅行……」

是梦话啊。



「可恶,那两个人又跑到哪里去了!」

帕尔伸手爬到校园大树最顶的枝条,开始四处张望。

上空传来了什么歌声?

「砰!」

「好疼,为什么会有姆克儿从天而降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不过……好困~Zzzz……」


----


「黛蒙德,醒醒,午休要结束了。」

「哦,好,啊!」

我歪头看着黛蒙德慌忙跳开的样子。

「硌到脸了吗?」

「没、没有!咦,阿什,那边大树下站着很多人呢。」

你是在转移话题吧……



「真的很多人……他们都在往树上看诶。」

「嗷吱!」

「你说看那里吗,索罗亚!哇,帕尔他挂在树上香甜地睡着了,好大的呼噜泡!」

「记者部的人在照相,没事吗?」

「趁现在没人注意,我们先下去吧!」

「唔嗯嗯!」



第二天,学校的大字版板上的头条,就是某人豪迈的睡姿。

没想到帕尔他还有这么野性的爱好啊……

小看他了。




感谢大家的收藏和捧场,让我有动力去完善这个故事!

偶尔会又些别的想法会记载草稿上,限于主线篇幅没法展开,就考虑到这种形式了。

喜欢的话,等特定的时候会继续放出类似的日常~

【附注:胖丁之歌,懂得都懂~】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