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妨害与失误


「登场吧迷你龙,龙之舞!」

钻头女艾米莉亚挥出了手里的精灵球,在宝可梦放出的瞬间,大大小小的粉色爱心光辉围绕着闪光迷你龙旋转起来。

爱心光辉来自贴在精灵球上的球壳贴纸,这密密麻麻的特效……必然是贴满了贴纸,真有钱。



我拿起帅哥送给我的对战记录仪对准舞台,界面上详细地可视化了对方的状态。

譬如刚刚迷你龙使用了招式龙之舞,仪器界面迷你龙的详细状态栏就显示出了攻击和速度多了一个正三角形,代表能力提升了一段。

科技的力量真是伟大啊。



「迷你龙在神秘的舞姿下气势攀升了!艾米莉亚选手接下来会如何发挥呢!」

「起舞吧,迷你龙!龙卷风!」

迷你龙身上洒落下了点点光辉,随着青蓝色的龙卷风在舞台四散开来,看到这里观众们的喝彩声变多了。

啧,看起来似乎有两把刷子。

「乘风吧,迷你龙!电磁波!」

借着龙卷风激起的上升气流凌空腾跃的迷你龙,在空中旋转着挥击出电磁光圈。刚刚开始朝周围散逸的闪光粉尘重新聚在舞台周围漂浮起来,在聚光灯下熠熠生辉。

最后落地的迷你龙施施然使出了招式诱惑,结束了表演。

艾米莉亚走下粉尘余光仍落在地板上闪耀地舞台,等待着评委们的给分。



她的身体在微微起伏地轻喘,似乎在刚才的演出中已经是竭尽全力地指挥迷你龙了。

为什么艾米莉亚……在用余光打量着地板?是我看错了吗?

这时,我按掉扫描的对战记录仪上弹出了队伍结算——

「迷你龙,雌性,持有招式诱惑、龙之舞、龙卷风和电磁波。携带道具光粉……」

等一下,刚刚从迷你龙身上洒出的粉末不是华丽大赛的装饰道具「闪光粉尘」,而是对战携带道具「光粉」?



「光粉,闪闪发光的粉末。携带后,光芒会迷惑对手,从而使其招式变得不容易命中。」

——这是新人训练家人手一本的《冒险指南》对光粉的描述。

但如果摸过光粉,会发现实际上不止如此:

小型宝可梦如电电虫,和大型宝可梦如大岩蛇,两者携带光粉起的效果是一样的。

如果说非接触招式会被光粉的闪光迷惑,还说得过去,

但接触招式对着大岩蛇那么大一只宝可梦,为什么也会受影响容易打偏呢?

答案在于,光粉很滑。宝可梦身上携带的光粉,有可能错开对面的接触招式,同样导致不容易命中这个结果。



虽说华丽大赛会有妨害得分这种方式,但这种……

啧,我用宝可表给黛蒙德发了一条「小心脚下」的短信。

她已经站到后台了,还会看宝可表吗?



「下一位选手是来自双叶镇的黛蒙德,让我们一起期待这位新人协调训练家的发挥!」

主持人炒热气氛的同时,我腕上的宝可表震动了。

画面上显示的是黛蒙德的妈妈花子小姐,我带上耳机接通了通讯。



「阿什,感谢你们能声援黛蒙德的第一场比赛呢。」

「哪里哪里,应该的。花子阿姨是在家里看直播吗?」

「对,毕竟是孩子的第一场比赛。这孩子,开场的致谢把眼睛闭的太紧了,还是有点紧张啊。」

花子阿姨似乎又激动又紧张,才在这个时间点突然通讯唠嗑。

我把视线转到放出波加曼的黛蒙德身上;

「肯定会啊,等我到了第一个道馆,腿也会发抖吧,哈哈哈。」



「通过贴纸的泡泡特效和波加曼的泡沫叠加,达成了五光十色的效果呢!」

「波加曼,拍击!」

波加曼顺着黛蒙德的指令,用小手拍散泡泡的同时,接着泡泡裂开的弹力不断改变着姿势,看起来就像是在泡泡的海洋里嬉戏。



「这不是挺好的嘛,花子阿姨;」

「嗯,看来在旅行上黛蒙德已经成长了很多呀;」

「毕竟为了迎接第一场华丽大赛,和宝可梦非常努力地特训了呢;」

「那真是辛苦你了。」

「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她一个人要掌握这么多细节,不会这样有精神的。」

确实很容易想象黛蒙德抓狂起来一根筋的样子,花子阿姨真懂啊。



「看起来要收尾了呢;」

花子阿姨说得没错,波加曼对着舞台飞溅的水花使用了招式冻结之风,黛蒙德在冰蓝的霜华下轻轻提裙,准备谢幕。

「糟糕!」

「怎么了?」

偏偏是能对速度造成妨害的冻结之风……我抱起了头。

黛蒙德欠身致谢的脚步动作……大半面沾上光粉的鞋底在浅浅的薄冰上直接一滑,瞬间整个人跌倒在了舞台上。

真的和游戏不同,轻率地使用不熟练的招式,容易对自己造成不利局面。



「遗憾的失误啊……」

彩子阿姨看着电视直播里裁判3分、1分、5分的打分,露出了非常担心的表情。

毫无疑问的,无缘第二道评审。

「阿什,那边、拜托了。」

「我知道了,那这边先挂了。胜阳,走了哦。」

「嗯,我也很担心黛蒙德姐姐。」

「是黛蒙德上场前那个女的做了什么吧,阿什?」

「你看得出来,帕尔?」

「你一脸震惊的表情是几个意思啊喂!别扔下我就跑!」


----


「欧尼酱,你已经在房间门口转了十圈了,还不进去吗?」

「呃,我还没想要怎么安慰她……」

「明明只要欧尼酱进去就可以了……」

「胜阳你不懂哇,女生是水做的,现在你黛蒙德姐姐处于一种不定形的状态。」

小正太头顶的呆毛晃了三圈;

「不懂诶。」



「喂,你怎么还在门口……再这样下去我们行程会出问题的吧!」

帕尔从隔壁房间探出了头。

「才不想被你说呢!」

「烦死了,小鬼,帮我一把,把黛蒙德的房门打开。含羞苞,对那家伙用麻痹粉。」

「诶,诶?」

小正太竟然没有抗议小鬼这个称呼,顺从地打开了房门。

然后帕尔把被麻痹粉偷袭的我撞进了黛蒙德的房间,立马关上了门。

「小鬼,一起顶住门,用力!不然你哥会怪力破门而出的。」

「哦,哦!」

门后还让传来了让我额头暴起青筋的对话。



不过现在不是破门而出给他俩每人额头一个爆栗的时候;

蜷坐在床上的黛蒙德眼眶还是红红的,连自尊心很高的波加曼都投来了求助的视线。



「那个,黛蒙德,辛苦了。」

自觉是很糟糕的表述,头大。

「明明波加曼都完成了表演,但都因为我……呜……」

我硬着头皮在床边坐了下来;

「是啊,换成我,也会很不甘心。」

波加曼拉起了黛蒙德的手,波加波加地叫着。

「但是,黛蒙德,波加曼很担心你哦。即便在华丽大赛消耗了很多体力,也没有回精灵球里休息而是陪在你身边。」

「波加曼,它……」



「黛蒙德,我们训练家啊,和宝可梦之间,是双向选择的。」

「双向的、选择?」

「无论对你,还是对波加曼来说,你们相互之间,都是最初的伙伴。如果是波加曼在表演中失误了,你会责备它吗?」

「不,绝对不会。」

「那反过来也一样。就像我们希望宝可梦能重新振作起来,波加曼也希望你能精神起来。」

「对、对不起,波加曼。」

「波加波加!」



黛蒙德把波加曼抱起来,贴在了胸口。

「谢谢你,波加曼。」

「嗯,这样才像黛蒙德嘛。」

「也谢谢你,阿什。」

「没什么啦,这些都是要自己想开的。」

应该没问题了。

「总而言之,第一场华丽大赛已经过去了,专心准备下一场吧!」

「嗯!」

「两位都很努力了!我借了公用厨房做了宝芙蕾,一起出门坐大厅里吃吧!」

「我洗一下脸就来!」

「波加波加!」


----


成功地用甜品补足了黛蒙德的遗憾,真是太好了。

也敲定接下来先往最近的道馆所在地黑金市出发了。

不过,我明明做了一打宝芙蕾,为什么直接少了两个……

帕尔或者胜阳偷吃了吗?



对了,白天的事,还有找帕尔算帐的必要。

「欧尼酱,这么晚了还要出门吗?」

「没,就是找帕尔有点事。」

「(不自然地)哦,好。」



结果我一进帕尔房间,这货就噌地抱着枕头躲得老远。

「不要、你不要过来啊!」

果然是你偷吃的吧,接招!

「我不是!我没有!呜——啊——咳——咔——呃——」

窗外树上受到惊吓的黑暗鸦们纷纷大叫着逃也似地飞远了。



啧,真不抗揍,才五下就失去意识了,我把(x-x)状的帕尔丢到床上。

房间的门缝后捕捉到了小小的气息。

「胜阳,我说了,好孩子,该乖乖睡觉的,是吧?」

「呜呜呜,我错了欧尼酱!」

小正太撒腿跑到了隔壁黛蒙德的房间。

「黛蒙德姐姐,救、救命!」



「打扰了,黛蒙德,胜阳在你这边吗?」

「在啊,怎么了?」

黛蒙德疑惑地看着惊恐地抓着自己手的小正太,又转过头来看着一脸从容进门的我。

「不要、我今晚要和黛蒙德姐姐睡!」

「抱歉啊黛蒙德,胜阳他有点撒气,我一会哄下他。」

「哦,这样啊。」

就这样,我提着小正太的衣领后颈回去了。

天真,黛蒙德和我什么交情……逃到那边你怕是在想桃子。


----


夜已经深了。

今晚被阿什用手臂狠狠夹着,动弹不得还没睡着的胜阳,想起哥哥在帕尔面前仁王般的站姿还是一阵哆嗦。

虽然被提回来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但想想还是很可怕。

果然是警告吧,白天没有依据哥哥的意思什么的。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爷爷讲过的,在野外,龙宝可梦会相杀相食的生态链,龙系招式对龙系宝可梦效果拔群之类的……

虽然低落的黛蒙德姐姐很不妙,但自己生气的哥哥似乎,啊不绝对更加危险。



但第二天早上,早餐追加了宝芙蕾。

为什么呢?欧尼酱不是生气了吗?

但还是乖乖地吃了,吃到一半就变成香甜地吃了。

真香。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