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幼驯染篇 · 探病

~收藏人数突破75特典~





某个周末下午,阿什家的大院外。

「咦?」

「是你?」

从门口两侧走来忽然撞见的黛蒙德和帕尔各自指着对方。

「喂,阿什现在发烧诶,你来干什么啊!」

「当然探病的啊,还能干嘛!」

「探病?确定不是捣乱的吗?」



帕尔晃了晃背着的书包;

「你看,开学好几天了都没来上课,我这不是把笔记都带来了吗?」

「带慰问品才对吧!」

黛蒙德自信地晃了晃提着的篮子。

「是什么特产吗?不是的话,我不觉得会有阿什妈妈做的好吃欸。」

「咕!」

帕尔得意地摊摊手;

「太天真了,高烧的人会有胃口吗?显然还是课上的讲义更有用~」

「才不是这样的!我特意切得很小块可以一口一口喂……啊!」

「喂?」

「没有!什么都没有!总之快进去吧!」

「好可疑!喂,别这么用劲推我啊!」



两人推推搡搡地进了后院大门,却看到了满地狼藉……

「我今天就要替阿什教训你这个小子,图图犬,蘑菇孢子!」

「我怎么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啊,当时我也很慌的,还有什么年代了还蘑菇孢子,风速狗,吼叫!」

「咕,竟然戴防尘护目镜……这不是重点,明明不喜欢龙系,还拿传统这点找借口!勇士雄鹰,神鸟猛击!」

「才不是呢,这是男子汉……风速狗,闪焰冲锋!」



黛蒙德和帕尔目瞪口呆地看着在后院的阿什爸爸和爷爷。

宝可梦的招式充斥着全场,完全走不过去。

「哦哦哦,这宝可梦对战也太帅了!」

「帕尔,你把包甩到地上干什么?」

「全力给两边加油的时候,这种累赘是不必要的!」

「我说,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快想想办法让两边停下……」

「你在说什么呢黛蒙德,对战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你这种思想要罚钱!」

「有没有人能……」



似乎响应着黛蒙德的希冀,房子大门打开了。

阿什妈妈带着毫无温度的微笑走了出来。

「胜阳被吵醒了,哭着要找哥哥玩。你们谁去帮忙下?」

强大的气场让战局直接僵硬了。

「非常抱歉!」x2

两人一下子灰溜溜地上楼了。



「哎呀,黛蒙德,帕尔,你们是来探望阿什的吗?」

「嗯,对。」

「没错,我带了这几天课上的笔记……嗯,笔记呢?哎呀,我的包!」

「请进,阿什就在房间里。莉莉丝正在照顾他。」




一进门,黛蒙德就看见阿什半裸地、一脸弱气地靠着枕头坐在床上。

因为还发着烧,能听见微喘的呼吸……

由于处于四肢无力地状态,在费力地套着睡衣……

长期锻炼的肌肉随着伸展的动作而稍微剧烈地牵动着。



平时阿什做事都是游刃有余的;

虽然运动神经很好,但是对运动会什么完全不感兴趣;

学校还传出着凶气可以秒杀小混混的小道消息,为什么呢?

看到和平时截然相反状态的阿什,黛蒙德感觉自己触摸到了新世界的大门。



「怎么了,身上淌了很多汗……拜托莉莉丝小姐帮我……擦了一把。黛蒙德……我穿好了,你……不坐下吗?」

再加上听觉上的冲击,黛蒙德的脸宛如火山喷发一样地迅速变红了。

一屁股坐下的帕尔不可思议地说;

「虽说游泳课上有不少女生会偷瞄你看,但是像这样还是第一次见。」

「不可以……」

两人像看笨蛋一样看着黛蒙德喃喃自语;

「不可以打开那扇门啊啊啊啊!」

黛蒙德旋风般地推门而出了。

「???」

「阿什,知道她刚刚在说什么吗?」

「不知道,现在……一点……也不想动脑子啊。」

「嘛,总之快好起来吧。不然功课上我可要把你拉开十万八千里了。喏,这是笔记。」

「真敢说啊。这个是……?」

「好像是黛蒙德带的,我帮你打开啊。是森之羊羹诶,切得好小块啊,还有牙签。」



「嗷吱!」

闻香而来的索罗亚一脸疲惫地打开了房间的门,溜达到了床边的小凳上。

「刚才胜阳那边传来了了不得的哭喊呢,谢谢帮忙,索罗亚。」

「嗷吱!」

「所以要多吃几块吗?黛蒙德刚刚跑出去了……你问问她。」



小跑出去的索罗亚,看到了蹲在角落捂着脸颊的黛蒙德。

「呜嗷?」

「呀,吓我一跳,是索罗亚啊。」

黛蒙德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四周……

「能不能……不对不对,以后总有机会的,当我什么都没说!回、回房间吧!」

「嗷嘎?」


----


帕尔和黛蒙德他们已经走了。

爷爷看望完也回真砂镇了。

房间里剩下了我和索罗亚。



唉,寒假快结束的时候,被老爸说着这是寒假最后的生存特训拉到了荒无人烟的雪山。

还被被丢到了雪暴王群里。

虽然在空中鸟瞰到雪峰市确实是在东边的。

但是因为利用雪崩从雪暴王中逃出来,周围的地形一下子变了;

更要命的是半路还下起了大雪。



因为在和死老爸赌气,没有用宝可表联系,

就这么沿着方向一直走,一直走。

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大雪里,精神都要涣散了,累得不行。

连意识什么时候掉线的都不知道……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雪峰市的医院里了。

转生以来,第一次病得这么重……被老爸背回家的时候全家都被吓到了。



「呜嗷!」

我摸了摸站在床边小凳上的索罗亚。

「不要紧了,索罗亚,没事了。」

让大家都担心了……明明内在是个大人,还这样赌气,反省。

还有一多年就要出门旅行了……到时候去雪峰市一定要走大路!



嗯,怎么了,索罗亚?

问我要不要再来一块森之羊羹?

你这跃跃欲试的态度……确实很美味,但是你要怎么喂我?

变成黛蒙德的样子了,原来如此……不过被她看到不太好吧?

已经走了所以没关系?

有种微妙的违和感……毕竟黛蒙德没这么做过。



对了索罗亚,你记得我们是怎么回到雪峰市的吗?

不是老爸找到的?

超大的东西,还没看清就被拎起来了?

象牙猪吗……



第二天清晨,睡醒的我一神懒腰……

嗯?头不烫了,手不酸了,喉咙也不痛了?

我看了看表可表的测温……一切正常。

这也太离谱了吧,医生说还得静养个三天左右……

昨天也没干什么啊……是森之羊羹的功效吗?

搜了一下网络,不是。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能杀回学校了。

黛蒙德,帕尔,你们眼珠子要突出来了。

真不要紧,我状态很好,你看——

啊,一不小心在体育课上投球把靶子砸裂了。

啧,重新控制力道好麻烦……

体育老师的眼珠子也……

所以说,体育活动真的很麻烦诶,恕我拒绝!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