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布满荆棘的参赛之路


第二天,我毫无干劲地被帕尔拖到了宝可梦中心……哦,假金牙的失主找到了?

提前知道这里有跳跃吧!鲤鱼王大赛便闻风而来,把附近的鲤鱼王几乎钓光了?

进货鲤鱼王的时候不小心被一直很厉害会弹跳的鲤鱼王抽了,假金牙就是那时候飞出的……

眼前的大叔感慨着幸好大赛前可以加价,还好卖光了,不然差点都回不了本……



嗯?蛤!

原来犯人就是你,鲤鱼王大叔!

可恶!万恶的资本主义……帕尔你不要拦我,我要揍他一顿!



无视了脖子卡进天花板的鲤鱼王大叔,我拍拍手一脸清爽地走出了宝可梦中心。

贩卖鲤鱼王属于灰色产业,我是对这种不人道的行为降下了制裁的铁拳而已,不会罚款的,帕尔。

「阿什终于有精神了……是在宝可梦中心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没有跟我们出门,呆在旅馆后院特训华丽大赛的黛蒙德看我们走了回来。

「黛蒙德,你没去真是太好了。不对,或许在的话更好。」

有些凌乱的帕尔眼角挂着泪,如释重负地拍了拍黛蒙德的的肩。



「不说这个了,既然附近没有野生的鲤鱼王了,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

通讯交换一条鲤鱼王是不可能的,无论是把手头的宝可梦换出去,还是随便抓个野生宝可梦换鲤鱼王,感觉都好昧良心……

现在获得赠与的鲤鱼王也不合适。因为如果优胜有人异议会进行审查,就近获赠的宝可梦很容易获得怀疑……

黛蒙德和帕尔也是要参赛感受下气氛的……对了!

只要他俩中的一个获胜就好了,虽然不能获得蛋,但还是能参与到孵蛋的过程里!

我真是个天才!

事不宜迟,赶紧趁热打铁!



「综上,从今天起到比赛那天,我会作为教练辅助你们特训鲤鱼王的!」

「我说,你是不是脑袋里吃错了药?」

「库库库,帕尔同学,难道你连锻炼鲤鱼王的弹跳力都没有信心吗?」

「你你你!少瞧不起人了,我马上就拿到优胜给你看!」

帕尔气呼呼地锻炼鲤鱼王去了,真好懂。

「阿什,可是……」

黛蒙德看着自己慢吞吞的鲤鱼王,一脸为难地看了过来。

「没事,黛蒙德就好好准备华丽大赛。不过还是麻烦抽点时间一起锻炼,队伍里另一只鲤鱼王不在帕尔会嚷嚷的。」

「嗯,我听你的,鲤鱼王,不妨试试看吧。」



大人们常说,没有两只宝可梦是一模一样的。

特训的这两只鲤鱼王,差别就很大。

在筋力上,黛蒙德的鲤鱼王在锻炼弹乒乓球的时候,帕尔的鲤鱼王就已经能弹精灵球了;等到黛蒙德的鲤鱼王勉勉强强能弹精灵球的时候,后者已经能轻松地颠足球了。

在耐力上,黛蒙德的鲤鱼王练习撞大树撞三下就累了,帕尔的可以撞个十分钟多。

在反应上,黛蒙德的鲤鱼王因为慢吞吞的性格,反应容易慢半拍;而帕尔的因为悠游自如的特性,在比赛有一层浅水的场地上活动更灵活。



在鲤鱼王们持之以恒锻炼的时候,大赛的时间也慢慢接近……

只有三天时间了,等下还有10分钟该下楼集合带领鲤鱼王们特训了。

我特地花50币买了本《锻炼跳跃力!从入门到精通》辅助制定科学的特训计划。

老爸那种惨无人道的特训方法,我是绝对不会用的。

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其实更重要的是用了就感觉自己好像输了……

看完这一小节再下楼吧。



「鲤鱼王的的参赛生涯,宛如浮萍般飘忽不定,能够安然退役的鲤鱼王是非常稀少的存在,训练家们要特别注意……」

唔姆,鲤鱼王是非常娇弱的宝可梦,过度运动容易造成长期拉伤,影响跳跃力而退役……也很容易提升等级进化,所以鲤鱼王参赛携带的首选道具是不变石……

原来如此,可以直接从是否携带了不变石上看出参赛的鲤鱼王是新人还是老鸟,长见识了。



「阿什,快给我下来!」

这么说的,显然是现在对自己鲤鱼王相当自信的帕尔。

随着比赛的临近,帕尔的兴致倒是越来越高涨了。

「来了来了。」

我合上书,下楼和大家汇合。

「今天除了去野外锻炼粉碎岩石以外,要开始讨论鲤鱼王参赛时要携带的道具了。」

「那种东西才不需要,对吧鲤鱼王,来跳一个!」

看着帕尔自信满满地朝鲤鱼王发起指令,我不禁用手捂住了脸……

可恶,不就是钓到了鲤鱼王吗?才不要看你炫呢。



……没有听到鲤鱼王落地的声音,怎么回事?

破纪录了吗?

我挪开了眼睛。

帕尔,你怎么一脸呆滞地看着天空?

飞走了?什么飞走了?

我极目远眺,只见一只欢快的比比鸟飞向远方,逐渐变成一个小点消失不见……

鲤鱼王啊啊啊啊啊啊!!!!!!



「对不起,我来迟……这是、怎么了?」

到了集合时间下楼的黛蒙德震惊地看着我们两个大男生垂头丧气地蹲在地上。

「种子选手它……中途退役了。」

「呜,我的鲤鱼王,你好惨啊!」

「那个,别难过了阿什。还有时间,我会和这个孩子一起好好努力的。」

「可是,你还有华丽大赛……」

「没问题的,我这次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是这样吗……波加曼在叹气诶。



呜呜呜,太感动了,黛蒙德你真是个好人!宁愿牺牲华丽大赛的准备时间也……

「黛蒙德,我明白了!这次华丽大赛结束,我会带你在苑之夏祭逛到尽兴的!」

「真、真的吗!」

「当然了!说!想去哪里玩!」

「当然是……啊,让我好好想想!」

「好的!」

黛蒙德拽着波加曼蹭蹭蹭地上楼了,这么着急想去哪里吗……不还有大把时光?



算了,先解决这边的问题。

半吊子的觉悟是不够的,为了宝可梦蛋,这次我就十成十地认真起来吧!

鲤鱼王,为什么要发抖呢?

现在的我看起来比天敌比比鸟还要可怕?

怎么会,我又不是什么比比鸟……

鲤鱼王,不能像至今这样游手好闲了,明白了吗!

现在,我们必须要做出艰难的决定;

说到底我也不是小孩子,大人的世界就是这样充满了残酷;

这都是必要的牺牲,从今天起就开始在地狱挣扎吧!



话说,帕尔你还不站起来吗,怎么反而蜷缩成一团了?

不对,我杀气没有外泄……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痛、还是二度的?

那你一个人再静静吧,我现在没空安慰你。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