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不会这么巧吧


「波加曼,泡沫!然后,冻结之风!」

「波加波加!」

黛蒙德的波加曼站在草地上,朝着周围飞舞的泡沫使出了冻结之风,大大小小的泡沫在浅蓝色的冰风下化为了大大小小的冰珠,啪嗒啪嗒落在了周围。

「阿什,你说的『大珠小珠落玉盘』,是这样的吗?」

「很不错哦黛蒙德,比赛的时候携带上安抚之铃,音色会更好。这个连续动作已经OK了,大中午了,先休息吧。」



经过特训,波加曼的冻结之风终于可以自如使用了,我招呼着黛蒙德和波加曼休息一会。

「那边有棵大树,就那边吧。」

「哼哼哼~午餐,午餐~」

我们穿过花田,另一边空地上的大树下走去。



「不过阿什,为什么不推荐波加曼忘掉泡沫,学习泡沫光线呢?」

波加曼,不要就是就是地附和起来……

「黛蒙德,泡沫和泡沫光线能打击到的范围是不一样的。」

「一个是能打击到对面全体,一个是瞄准对面一人,是吧?」

「正因如此,这两个招式同样有可能造成减速的效果,但是在双人比赛的第二道评审里,尽管泡沫光线更为美丽,但是以两个人头算,泡沫给对面损失的分数会更多,毕竟华丽大赛追求的不是打败对手吧?」

「嗯,一位地猛攻也会有可能招致评委和观众的反感。但是单人的话……」

「黛蒙德,泡沫光线比泡沫多了光线两个字;」

「所以?」

「光线光线,也就是这招是线性的,能展现招式的形式会比泡沫单一;」

「是说……如果是泡沫的话,后接别的招式设计招式连携、表演的空间就更大?」

「波加波加!」

波加曼,神气过头了哦,你看挺着胸脯走路被石头绊倒了吧。



「没错,密集的泡沫可以遮挡对面的视野,造成类似降低命中的效果,吹起大的泡泡飘起来,可以类比携带气球的效果减免地面系招式的伤害,光滑如镜的泡沫壁垒可以模仿光墙的效果,暂时削减对方特殊类招式带来的伤害……」

「等、等一下,我录个音!」



因为是现实世界,宝可梦的招式很灵活,甚至能用宝可梦自己天生的能力凑合当作招式使用。

其实,我倒也不是不推荐黛蒙德让波加曼学习泡沫光线,只是现在时间紧迫,担心技能不成熟会再出现上次那样的意外。对于协调训练家来说,宝可梦的招式都是有潜力的,但要挖掘招式的表现力,就需要双方相当时间的配合打磨。在比赛临近之时选用新招式这种战略,还是等黛蒙德更有经验一点吧。

话说这个世界,没有看过冠军渡用三色的泡沫光线使出「泡沫三原色」连携招式的比赛录像呢……嘛,以后有机会让黛蒙德尝试一下。



「看来有人比我们先到了。」

我看到了大树另一侧有个小女孩拿着画板靠树坐着。

「没问题的,树这么大,我去打个招呼,麻烦阿什给帕尔他们发个定位让他们过来吧。」

黛蒙德轻快地上前和小女孩打招呼去了。

我停下脚步,准备给带着小正太的帕尔发个定位。

等一下,刚刚是不是……又有什么Flag竖起来了?

黛蒙德在远处给我比了个OK的手势……看来交涉得很顺利。

没问题吧?



看我们张罗着铺着野餐垫,一旁的女孩放下画板凑了过来。

「大姐姐和大哥哥是来苑之夏祭的游客吗?」

「是哦,苑之夏祭真的很有意思,苑之花海也名不虚传,小妹妹是这里的镇民吗?」

「嗯,没错,苑之花海可是大家的骄傲呢!」

「每天能在花海里散步真是幸福……」

两个女孩子在一旁聊起了天。



「大家都很感激自然的馈赠……大姐姐知道苑之花海的传说吗?」

「还有传说!阿什你知道吗!」

准备餐具的我动作一顿。

「哈哈哈……我也想听听呢……」

「震惊!竟然有阿什不知道的事!」

「那我给大姐姐和大哥哥讲述一遍吧!」



从前,苑之镇最早是一片荒芜之地。人们曾经试着种植花朵来使这里恢复生机,但是没有任何植被生长。后来有人祈祷并感谢自然的恩赐,整个丘陵瞬间绽放不同色彩的花朵。

嘛,和我印象里的版本一致。

不过看小孩子绘型绘色地努力讲出来,还是蛮有趣的。



「欧尼酱~」

「我回来了~」

在黛蒙德发表感想的时候,帕尔和胜阳也找过来了。



「哦哦哦,小火焰猴,姆克儿,含羞苞,有宝芙蕾!」

「毕竟今天上午大家都努力了啊。」

今天一整天都是夏祭的对战大会。报名的帕尔乘兴而去,但第一轮就碰到了拥有6枚徽章的训练家。

直接被打穿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呢。

因为帕尔的宝可梦在宝可梦中心接受回复,就让他带着小正太在镇里转悠了,我则帮忙黛蒙德出来特训。



「欧尼酱,我买了好多好东西哦!」

「嗷吱!」

「是吗,让我看看。」

索罗亚也说很有趣?有点期待啊。

因为之前和黛蒙德约好了,早上小正太见我不能带他逛摊还一脸幽怨。

现在回来的时候却一蹦一跳的。

这种童真,真好。



好像这个年纪……我很闲的话……会被老爸拉走……

妈妈会心领神会说没办法是男性之间的话题,完全不是这样的!

不对,为了防止被老爸拉走我会去找外婆看书或者在山梨研究所多呆一会……

而且旅行之前还知晓了这都是常人不会做,不必要的特训……

毕竟后面知晓了完全不是在聊男性话题的妈妈,和老爸冷战了好久。



正因如此,我之前在学校的处境才很微妙啊!

开学第一天就揍了同校晓欺负同学的孩子王……从这个消息在班里传出的第二天起,我就被挑中连续5年担任班里的风纪委员。

自那时开始就逐渐积累了种种传闻——



「夏令营的时候阿什同学以一己之力驱散了心齐湖畔超凶的野生宝可梦!」

不,那其实是索罗亚。

「没想到我们班成了唯一从上学到毕业没有被附近徘徊的幽灵宝可梦捉弄的班级……我亲眼看到的,梦妖见到阿什同学都吓得忘记潜行绕道就走!」

不,那是索罗亚扮成我的样子对企图吓人的幽灵宝可梦反恶作剧的结果……

「午休的时候阿什同学经常消失不见,学校里的不良都会战战兢兢的!」

不,其实只是在天台吃了个午饭……

「还记得那年开学不!阿什同学病了隔壁班的孩子王就开始嚣张了!结果阿什同学会来趁体育课一发超轨道投球就把对方吓坏了!」

还有这事?这、我好像有点点印象……不,这个因果我完全不知道!

总、总而言之,除了黛蒙德和帕尔,学校里别人喊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带上同学两个字。



现在想想,明明早就该发现的,结果因为潜意识里认为宝可梦世界有特异能力的人还不少就大意了,可恶。

胜阳是、没有被老爸荼毒过的孩子呢。

想着想着心情就变差了,甚至还有点辛酸。



「欧尼酱,怎么了?」

「没、没什么,你买了啥?」

「锵锵锵!」

胜阳从书包里掏出了面具。

路卡利欧的面具……是给我的?

欧尼酱戴起来会很帅?呼呼呼。

给自己挑的……是利欧路的面具,兄弟的证明?

呃,老爸……



给家里人也准备了?真是个好孩子,我会帮忙寄回去的。

给老爸挑的是摔角鹰人的,扑哧,我笑了。

妈妈的是甜冷美后的?就是觉得很合适?

大概是因为女王的威严?

爷爷的是快龙的,外婆的是妖火红狐……

感觉这小家伙的直感……不简单啊。

先吃饭先吃饭,吃完饭再戴给你看。



索罗亚边看面具边转眼珠子;

人类假扮别人就是这么做的?

不仅仅如此,书上说卡洛斯或者城都地区有忍者。

原来如此,变成树桩脱逃……

你不要乱来啊,索罗亚。



刚刚在旁边画画的小女孩挥手表示自己已经吃过了,但还是被黛蒙德拉来劝说着尝了尝宝芙蕾。

哦哦,眼睛亮了起来。

再吃一个也没关系的,还有多……

阿勒?我特地装在保鲜盒里多准备的宝芙蕾呢?

嘛,算了,夏祭的时候买材料也不麻烦。



除了一如既往的宝芙蕾失踪案,其他都很惬意。

旅行什么的最棒了!

吃饱喝足的我们,饶有兴致地看着小女孩画画。

小女孩说,是要投稿烟花大会的烟花。

画布上,左边一朵大花,右边一朵大花。

女孩正专心致志地向画布中间使劲用浅绿色的颜料涂抹着。



「没见过的宝可梦呢……」

「阿什看得出来吗?」

「说什么呢黛蒙德姐姐,欧尼酱肯定……」

「大概是谢米吧。」

「大哥哥竟然知道谢米!」

小女孩吃惊地停下了手里的笔。

「欧尼酱很厉害的!」

呼呼呼……啊,在小正太面前不小心……



「阿什,谢米是什么样的宝可梦?」

「据说是能感受到他人感恩之心,会在鲜花盛开之地停驻的宝可梦。」

「哇……一定很可爱。为什么要画谢米呢?」

「爸爸这几天一直加班住在发电厂……争取夏祭最后一晚回来陪我看烟花!爸爸他很辛苦的!所以我怎么都想画出主办方能看上的谢米图案,做成烟火和爸爸一起看!」

小女孩目光闪闪地回答了黛蒙德的问题。

看看人家的爸爸,再看看自家的老爸,心好痛。

不对,也有可能是男生女生的问题,经常出差的黛蒙德爸爸一回来也总是黏着黛蒙德。



话说回来,这个小女生是不输胜阳的好孩子呢……诶?

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发电厂?!

你爸不会是厂长吧?

真的是?!



「大哥哥,难道你认识我爸爸吗?」

这不是认不认识的问题。

孩子,如果是游戏里,你也是个人物的。

嘛,不过现在是现实,应该………



天边飞来了什么……

「大家,这是经常找我玩的飘飘球!」

这飘飘球飞得好急;

「飘飘球,这个是给我的?布?」

女孩来回来回看了看手里的布,突然身体一僵。

「怎么了?」

小女孩带着哭腔回答了黛蒙德;

「大姐姐,这、这是爸爸发电厂工服、工服袖口撕下来的布条……」



我看了看表;

1小时25分。

这Flag回收速度,是真的快。




下节预告: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

在发电厂里现身的,究竟是……?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