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VS大嘴蝠


「冷静一下,一小块布条不能说明什么吧!说不定是飘飘球的恶作剧哦。」

黛蒙德这么安慰起慌神的小女孩来,没错,这也是正常人的反应……十有八九会说是幽灵宝可梦的惊吓。

「是、是这样么……」

小女孩一下子有点举棋不定。



「总之,先和家里人报告一下吧。」

小女孩听完我的建议,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不仅眼花,腿脚也不好使……」

这样啊,怕万一是什么异常事态,老人家很难帮上什么忙。



「你妈妈呢?」

喂,帕尔,小姑娘第一反应是去找爷爷奶奶……

「妈妈她,已经不在了……」

小女孩露出了寂寞的神色。

「啊,抱歉。」

帕尔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

「那这样吧!我们帮忙去看看发电厂那边到底如何就好了!」

「帕尔的话,完全让人放心不下诶。」

「蛤!你才是吧,老是迷路!」

两位,话题偏了哦。



「欧尼酱……」

小正太目光灼灼地看着我。

看来要去一趟发电厂了呢。

到底会不会和游戏里一样……

瞎想也没用,去了就知道了。



山谷间发电厂是一座巨大的风力发电厂,周围有大量的风力发电机,坐落于苑之镇以东,205号道路南边入口;总之离小镇有些距离,要去的话得赶紧。

「这样吧,我和帕尔去看一看;黛蒙德和胜阳留在这里。如果我们傍晚还没有回来,说不定可能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好联系警方。」

「好,要小心啊!」

「真的可以吗?」

「欧尼酱很可靠的!」

「我明白了,爸爸那边,就拜托大哥哥们了!」

「交给我吧!」

「没时间废话了,帕尔,走了。」

我把拍着胸脯的帕尔拖上了滑板,引擎一开。

「啊啊啊,我还没站稳,罚款啊!」



「阿什。你是……过动猿猴吗?怎么蹭蹭蹭就上去了?」

无视了仰头问话的帕尔,我迎风站在离发电厂主楼最远一架风力发电机的顶端,眺望着发电厂主楼。

主楼上空,盘旋着大量远古巨蜓。

是防止野生鸟类宝可梦靠近发电厂吗……还是……

我下意识抬腕看了看宝可表,果然越靠近发电厂,信号就越差。

看到身着奇怪队服的人走出了发电厂大门,守在了门口……这绝逼不是发电厂的工作人员。

对,小女孩也说了,因为绝大设施都是自动化的,而且现在祭典期间就她爸爸厂长一个人在加班。



「回去咯,帕尔。」

我从风力发电机顶部跳下,拍了拍伸手撑地粘了些灰尘的手。

「你是怎么跳下来……不对,发电厂那边怎么样了?」

「有可疑人士进出,估计那边信号被切断了。就这样回去喽。」



「蛤?」

帕尔不敢相信地看着我。

「怎么了,回镇上去警局报案,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了!别开玩笑了!」

揪我衣领干嘛……

「你没看到厂长吧,连厂长什么情况都不清楚,回去你要对那孩子怎么说?」

「不看也大概能猜到……大概被绑架了吧、」

「人家可是打心底拜托我们,你好意思在面前说大概这种话嘛!」

开始揪着我晃来晃去了……

「别用这种看傻子的眼神看我,就算你不去,我也要去!可恶,回头再找你罚款!气死我了!」

帕尔松开手,气势汹汹地往发电厂那边跑远了。



有点伤脑筋……

想了想,还是追上去吧。

如果像游戏里,盘踞在发电厂的都是银河队的小喽喽,帕尔应该可以搞定。

如果帕尔出什么三长两短,然后我好像什么都没做这样之后……会被老爸胖揍的吧。比起银河队,还是咔咔捏着关节迫近的老爸更有压迫感。



先点个紧急呼救再走。

之前黑金炭坑博物馆袭击事件之后,收到了来自国际警察组织的短信,说误会已经解除,那边不会再打扰了。

现在的紧急呼救,就是简单地发送定位了。

「正在为您连接专线,请稍后……」

搞啥嘞???



「呦,小哥,我们又见面了。」

……还是那个沙哑的声音。

因为之前我在博物馆帮了大忙,这算谢礼?

诶多,国际警察组织的谢礼真是标新立异。

好吧,我这边确实可能遇到绑架了……

没问题,立马联系国际警察赶过去。

别着急挂!下次没有专线了吧?

问我是想有还是没有?

有种别有用心的感觉……还是算了。



有了国际警察即将赶来这层保障,那出发吧。

帕尔是走正门的……

山谷发电厂背靠横贯205道路的大河,那我就靠着滑板冲浪绕道建筑后面伺机而动好了;嗯,顺带找到了掉落在草地里的招式学习机(十万伏特)和电力增幅器。



呦西,顺利地翻过围墙了。

靠在墙角,遮蔽气息的我看到了银河团队员不断推着推车从一侧旁门进出,把堆的箱子让远古巨蜓抓起带走了。

这个时候,索罗亚,一起上吧。

先行一步的索罗亚溜达到灌木里制造动静,引走了巡逻的银河队队员;空中的远古巨蜓则被我准确扔往远处的蕉香果勾走了。

「嗷吱!」

索罗亚得意洋洋地叼着一张卡片回来了。

哦豁,钥匙卡?干得漂亮!

趁现在,进门!



远处房间传来了交火的声音、以及帕尔特有的大嗓门,果然打起来了。

这些监控到底有没有在工作呢……还是遮掩一下吧;

正好,胜阳给我买了面具。

话说,宝可梦系列总有潜入反派基地的时刻,但体验上总让人觉得是名为潜入,实则无双;加上紧张刺激的背景音乐……

果然是暗示着只要把反派打倒了就是潜入成功吧。



这个发电厂是正儿八经的工用设施,没有什么特工片里的机关或者传送陷阱,用波导感应哪里有生命体征就往哪打探就行。

找到了,一角旮旯仓库里、被绳子紧紧捆住的工装大叔瘫在机械零件旁边。

我蹑手蹑脚地关上门,蹲在了厂长旁边。

伸手一摸,身体好冰。



喂,醒醒。

我轻摇了好一会,大叔才如梦初醒般睁开了双眼。

这是哪里?自己是干嘛的?这是怎么回事?

别瑟瑟发抖,我是来救人的。



缓了好一会儿,大叔想起来自己是发电厂的厂长。

被偷袭的细节完全不清楚?

发电厂的控制终端和装着宝可梦的精灵球……都不在身上?

肯定被银河队拿走啦。

听完我简述的现况,大叔一脸煞白。

不要喃喃着主控室怎么办……出去要紧,你女儿还在家里等你好吗?



厂长大叔小口小口地喝着美味之水,等待着回复体能跟着我潜行出去。

银河队是如何偷袭的,我大致上有结论了。

睡得如此之深,而且发电厂如有内鬼一般快速地被银河队获悉信息——这是催眠术干的好事;

留下暂时遗忘的后遗症和体力尽失的症状——这是遭到食梦攫夺了精力。

所以,年纪轻轻的训练家基本都会乖乖走大道以及组队出行,不然可能遇到坏人可能被做这样那样的事情……咳咳。

厂长大叔表示差不多能动了,那么走起。



在我搀扶着厂长大叔满满移动的时候,最中央的大房间传来了了不得的碰撞声。

加把劲啊帕尔!

「啊,小火焰猴!」

「呵呵呵,小朋友,按照打之前的说法,输掉点那一方可要乖乖离开这里哦。」

这个带着谐谑的女高音……真有反派的样子。

不过,帕尔你行不行啊,对方不过个经验包……

差不多绕到主控室门口的我,拿起对战记录仪往里窥了一眼。



帕尔抱着昏迷的小火焰猴在和一个红色短发的女人对峙。

果然和记忆里的没差,这是银河队的干部,伙星。

伙星的大嘴蝠不满地朝着帕尔张牙舞爪。

什么?这个大嘴蝠它有四十多级?

这对战记录仪不会坏了吧哈哈哈……

没开玩笑吧?!

好吧,帕尔,你已经尽力了,我这边已经把厂长大叔就出来了,你答应人家直接撤退吧。



「等等,无论如何,我要看一眼发电厂的厂长再走!」

帕尔收起小火焰猴,直视着伙星。

住口啊老哥!你这一出,厂长的脱逃岂不是要被发现了……



被我搀扶的厂长大叔看了看里面,又看了看我。

没错,那是我的笨蛋同伴,请不要在意。



「呵呵呵,那可不行,既然你不想走,让你陪陪厂长倒是可以~」

伙星玩味地勾起笑容,不好;

这是要指使大嘴蝠直接攻击训练家了……

「你——」

帕尔势必很清楚,这是违法的行为。

问题是对面有催眠术+食梦的宝可梦,只要让你忘了,就不成问题。



啧,这下我没有不出手的选择了,我从腰带上取下了装着盖诺赛克特的友友球。

既然一战在所难免,且双方存在如此之大的等级差距……

那就必须在各个方面夺得主动权。

对战,需要的是训练家与宝可梦相互配合;

况且,这是「非正式」的宝可梦对战。



伙星露出残忍的笑容,伸手下达了指令;

「大嘴蝠,剧毒牙!」

「哇,算你狠……咦?」

大嘴蝠染着紫光的牙齿,咬到了盖诺赛克特殷红的装甲之上。

毒系招式对钢系宝可梦的效果几乎无限接近零,伤害可以忽略不计。



「难道说!」

「这是什么……」

帕尔和伙星一前一后地做出了反应。

在伙星震惊的目光下,盖诺赛克特背上的炮台直直地指向了大嘴蝠。

「高科技光炮!」

粗大的白光瞬间整个包裹了大嘴蝠,随即擦过伙星的鬓角,在她僵住的脸庞远处,放出了爆炸的巨响。



判断对面出战的宝可梦,这是宝可梦对战基本中的基本。

没有记载在图鉴之中的盖诺赛克特,便是我首发的好牌。

首发,是宝可梦对战的关键位置,简单地说,如果对面是草系的宝可梦,而我是火系的宝可梦,对面就会处于劣势,没有对策要么炮灰要么换人。



在没有对战记录仪在手,盖诺赛克特在伙星眼里是这样的:

未知的、从未见过的奇异宝可梦;

并不清楚等级和实力;

属性组合一概不知;

但在刚刚轻易地挡下了毒液牙……

面对第一次见到的宝可梦,伙星的踌躇便给我制造了机会。



且问,面对一只未知的宝可梦,怎么做才是合适的?

稳妥的做法是,试探。

如果想得不差,刚刚吃了亏的伙星会以盖诺赛克特这一招高科技光炮造成的伤害辅助判断对手宝可梦的威胁程度。

所以,我拜托盖诺赛克特瞄准的方向是——

主控室四角之一,放着的、装着银河队要劫走物资的纸箱。



被高科技光炮波及,纸箱里的物资顿时化为飞灰,还迸出了巨型闪电;

弱电的飞行系宝可梦大嘴蝠直接被整箱存储电力释放的雷光击中,失去了行动能力。

呼,还好和游戏里一样,银河队打劫的目标,是山谷间的储备电力。

这样一来,大嘴蝠无法行动这个事实,多少可以遮掩住盖诺赛克特等级其实很低这一真相。



「你、你、你真的是阿、阿、阿……咕!」

踏入主控室的我直接赏了帕尔小腹一道肘击。

闭嘴笨蛋,谁有在反派面前自曝身份的,活腻了吧。

「好了,快走。」

「咳、咳,怎么可以、留你一个人……」



收回大嘴蝠的伙星,满脸都写上了愤怒;

「竟然背着我把人质……」

原来如此,如果计划失败可以拿着厂长大叔作为人质进行交涉,真是实打实的恐怖主义;

「你们一个也别想走,铜镜怪,沙暴!」



放出的铜镜怪卷起满房间的沙尘,挡住了周围的门窗;

「……换挡!」

命令完盖诺赛克特,我对着厂长大叔和帕尔加快了语速;

「听着,对方下手很重,你的宝可梦现在不是一般的行动不能,而是处于濒死的状态,快去宝可梦中心!」

听着我无比严肃的语气,帕尔才替我架住了厂长大叔。



伙星怎么没有趁人之危……不对,她的目光若有若无地在瞟盖诺赛克特。

啊,大意了!

用沙暴封住门窗确实是她的主要目标,但她的另一目标是……

确认盖诺赛克特的属性组合以制定对策。

如果是非地、岩、钢系的宝可梦,就会在沙暴中受到伤害;

借此观察盖诺赛克特的状态,就可以在属性上进行排除。



「有趣,催眠术!」

「……火焰踢!」

「什么?火+钢?」

这就是典型的被宝可梦外表骗属性的例子……异色的盖诺赛克特是殷红色的,伙星好像上当了;

而且,从伙星的震惊上看,这只铜镜怪的特性应该不是能够减免火系伤害的「耐热」,而是能免除地面伤害的「漂浮」或者几乎没用的「重金属」,唔姆,扳回一局。

虽然火系招式对弱火的铜镜怪效果拔群,即便通过下载和换挡大幅提升了攻击的盖诺赛克特,在如此的等级差距以及铜镜怪坚实的防御面板之前,伤害应该也不太够看。

窜到空中的盖诺赛克特全身发出了金光?!

被黄金火焰踢狠狠踢到身上的铜镜怪疼得闭上了眼睛……催眠术Miss了。



现在不是诧异或者震惊的时候,沙暴要把门窗封死了!

我两脚把帕尔和厂长大叔踹到化为飞盘模式的盖诺赛克特身上,目送盖诺赛克特用神速带着他们破门而出。


----


伙星咬着牙,看着面前带着路卡利欧面具、把不知从哪捎来的仪器防尘罩披在肩上当披风遮身的少年。

明明应该是初出茅庐的年纪,却和刚才好骗的小朋友完全不一样:

遮挡身手,全然防备着针对精灵球本身的攻击……也就是说,没法轻易地通过破坏精灵球放出宝可梦的开槽、让对面无法放出宝可梦而直接战力大损;

而且显然是看穿了这边的目标——装着作为备用电力的存储装置「电气能量」的箱子,还不着神色地站到了房间一角的箱子旁边,在劣势情况下可以当作谈判的筹码;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简直无法相信10岁的小孩能让堂堂银河团干部几近被动……

可恶,明明刚刚靠那个小朋友拖时间,就差搬走主控室里的箱子就可以撤了。

啊,刚刚还被这个小孩打爆了一个……

想到已经没法圆满地完成任务,伙星的血压开始蹭蹭蹭地飙升。



「你们的目标,就是这个吗?」

面具少年轻轻踢了踢身边的箱子。

首领的意思是全部带回去……想到这里,伙星深吸了口气;

「看来藏不住了,我们不妨来谈谈吧。」

「是吗?」

仿佛看穿了自己没有收回铜镜怪的意图,面具少年不置可否地眨了眨眼。

但是,他一旁的箱子却突然剧烈地颠簸起来,翻倒在地,哗啦啦地倒出了一管管「电气能量」。



「这样一来,你们收拾起来,也很麻烦吧。」

「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

气在正头的伙星没有注意到,洒在地上的一些「电气能量」外装玻璃管上沾上了汁液,保险栓也被扭开了。

「小鬼」两个字还没喊出口的伙星,看着面具少年打了个响指;

嘭嘭嘭嘭嘭嘭!

宛如连锁的化学反应般,地上「电气能量」的玻璃管不断炸开,在绚烂翻飞的玻璃碎片中,无数电光飞烁游走,瞬间将房间笼罩成封死的闪电囚笼。

「抱歉啊,敌人越想要的,还是不要让对面得到比较好。」

「你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对面的面具少年如戏弄人般地摆了个Pose;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

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

为了防止宇宙的破坏!

为了守住世界的和平!」

「少给我扯淡!铜镜怪,催眠术!」

气炸了的伙星趁着对面没有放出宝可梦,对铜镜怪发下了指令;

却发现面具少年毫不在意催眠术的光波落到自己身上;

「哎呀,堂堂银河队干部也会、犯在电气场地上用催眠术这种低级错误吗?」

「气死我了!今天本大姨就是要跟你,不死不休!」





下节预告:

首次面对银河队干部,双方的博弈开始白热化!

下一节,准备了作者非常喜欢的一首DPPt音乐的Remix版本作为配乐(燃向),因为发布平台是油管,到时候嵌入的是视频,点击播放往下看文本就好!

那么,敬请期待,「4-7 胜负一手!VS◼︎◼︎◼︎」(有人期待的吧?瑟瑟发抖……)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