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胜负一手!VS东施喵


霹雳啪次、霹雳啪次;

我的视线瞟过周围的电光,看样子成功了:



当下对我而言,最为危险的莫过于对面的催眠术;

因为伙星的宝可梦等级很高,大可承受我方攻击一直使用催眠术直到成功为止。

全队睡着这点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就像对付厂长大叔一样,直接对我本人催眠。



所以封锁对面的催眠术,是我能和伙星持续对峙的前提;

抱着这样的心理,我趁着伙星望见盖诺赛克特带人离去的时刻,溜到了装满「电气能量」的纸箱旁边,往里扔进了一种树果——嘉珍果。



嘉珍果,受到刺激时会接二连三地迸出苦味的核,是需要小心取用的一种树果;

让宝可梦携带后,在受到物理招式攻击时,能给予对手伤害。

拿前世的事物打个比方,这种树果相当于爆竹,只要捏爆嘉珍果上的一个小颗粒,整个嘉珍果上的小颗粒就会连环爆裂。

如我想象的那样,在箱子里起爆的嘉珍果把纸箱整个颠到了地上,不仅在地上洒满了「电气能量」,还扭开了不少「电气能量」的保险栓。



最后,我将波导集中在指尖,打个响指——

本已被嘉珍果撞的脆弱的「电气能量」外壳,在波导的冲击下直接粉碎了。

释放的电力在波导控制下,成功封锁了主控室。



至此,对战伙星的第一个目标Clear,第二个目标达成了一半:

利用奔流的电气在房间生成能让生物感到毛刺、无法安然入睡的电气场地,从而让对面的催眠术失效,在最短时间内争取击败会催眠术的宝可梦。

第二个目标则是,把伙星留下留在这里。



抱着放手试试看的心态,我用波导努力控制起飞烁的闪电,封死了房间;

雷电囚笼,看来是构筑成功了。

这个人造劣化版……并没对伙星或是铜镜怪直接造成伤害,那也不是我关注的地方;

我关注的地方在于,雷电囚笼可以造成束缚,处于束缚状态的宝可梦会持续受到伤害并不能换下;同时伙星本人,亦无法穿出闪电包围网逃走。

说只达成了一半是因为,电气的能量是有限的,无论一会来的是国际警察还是当地警方,如果没能在电气耗尽之前赶到,拖住伙星就要另寻他法。



这场对战的关键不是胜负;

只要耗到支援前来,就是我的胜利。

感觉到自己心脏在有力搏动,全身精神都集中贯注起来……

好吧,虽然这么想,但感觉还是遗传了老爸对战好胜的一面,放松放松。


---

点击播放配乐《赌王之王》:


现在站在我面前的银河队干部,看起来如触电般炸毛了。

哼,要的就是让你心态爆炸。

无论宝可梦再怎么强,如果训练家状态不好,

那么很有可能就会打出渣操,

对方出现失误的空档,便是我追击的时刻。



盛怒的伙星没有意识到场地的变化,看我没有放出宝可梦,急功近利地让铜镜怪对我使用了催眠术。

全然无效,我好怕怕哦~

在我的挑衅之下,伙星直接气地跺脚;

「气死我了!今天本大姨就是要跟你,不死不休!」



趁现在;

「草苗龟,寄生种子!」

沙暴刮起的一角小沙丘中,钻出了耐心埋伏在沙里的草苗龟;

一记寄生种子加上雷电囚笼的束缚伤害,让已经失去大多体力铜镜怪倒下了。

「你什么时候……」

错愕的伙星,甚至差点忘了收回失去体力没法漂浮、直接掉在地上的铜镜怪。



绝地求生三十六计之三,沙里藏球。

所有的精灵球在设计上,一视同仁地在放出宝可梦时,都会发出声响提示。

试图消音这点在正规比赛中没有意义,但是在奇袭战上就会带来优势。

藏球这手操作,可以说是宝可梦世界忍者这一行的拿手好戏。

什么藏在长毛猪的体毛里,藏在大舌头的舌头里,藏在信使鸟的口袋里……

当时我还问过老爸为什么会这么了解……告诉我是在卡洛斯地区的忍者村修行过。

自从精灵球有声响提示之后,怎么「藏」不是问题,何时「放」就成了重点。



放才趁着铜镜怪刮起沙暴之时;我选择抓住时机让盖诺赛克特使用换挡进行了强化。

用盖过出球音效的刮沙声和引擎声进行掩护,我指示草苗龟藏到了一处沙丘里。

因为是龟嘛,在沙里一声不吭地躲一会儿,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银河队干部、意外地是一个老花眼呢~草苗龟,隐形岩!」

在继续挑衅之余,我趁着对面没用换出宝可梦之时,让草苗龟撒下了岩钉。



「东施喵,击掌奇袭!」

已经懒得废话的伙星,以利索的投球姿势放出了下一只宝可梦。

迅速出击的东施喵,狠狠一掌拍在了来不及反应的草苗龟头上,把草苗龟打飞了。

我伸手接住了受击掌奇袭带来的畏缩效果而无法反击的草苗龟。

嘶,心疼,草苗龟的叶子都有点蔫了。



我用手臂枕住草苗龟,另一只手伸进背包摸出了树果袋。

草苗龟是绝对吃不下东施喵下一击的,除非……

沙暴开始消散了……拼了!



「以为我会给你回复的机会吗,东施喵,欺诈!」

对面的东施喵闪到草苗龟身边时,突然转向了我捏着的树果袋。

趁此机会,我把树果袋撒手一扔挡住对方的视线,给草苗龟腿上绑上了气势头带。

这是之前给了捞角金鱼摊的老板大量角金鱼获赠的,因为气势披带是破纪录的奖品,只能拿这个凑合了。



东施喵的欺诈直接撕开了树果袋,里面的树果滚了一地。

在对战中选择支援回复这种做法,是要看对象的。在伙星看来,这么做或许很蠢。

「不会给你回复来消磨时间的机会的。」

啧,对方突然用王牌速攻,是看穿我准备拖时间的企图吗?

但是啊,我的树果袋可不是为了回复而准备的。

经历过黑金炭坑博物馆事件后,我「专门」准备了一个树果袋;

呵,银河队干部,你的招式储备还足够吗?



草苗龟,拜托了,让伙星见识见识我们之间的羁绊吧!

呦西,就是这个气势,回头我会给你做奢华宝芙蕾的!



「东施喵,泰山压顶!」

「草苗龟,对方脚边,飞叶快刀!」

比起速度极快的东施喵,嘴里咬着释陀果、危急情况下的草苗龟行动速度骤然变快,卷起叶片刮向伙星和东施喵。

就是此刻!

我望着掉在伙星附近的兰萨果,伸腿将脚边的星桃果踢了过去。

攻击范围是对方全场的飞叶快刀,将被踢到伙星脚下的兰萨果和星桃果搅碎,混合的果汁洒在了对方鞋底。



训练家的衣服基本会选特质的,伙星压根没理威力不算高、连划痕都没能在她鞋上留下的飞叶快刀,而是放眼扫过撑下泰山压顶后已经摇摇欲坠的草苗龟,勾起了嘴角;

「东施喵,拍落!」

什么,竟然带拍落!

我还想靠气势头带赌运撑点时间、你这直接不讲武德……

不对,之前发现厂长大叔随身的便携设备控制终端不翼而飞这点,我就应该把对方有招式渴望、小偷或者拍落等等的可能性算进去……失策。



饶是我眼疾手快,仍是比速度极快的东施喵慢了一拍,没能抢在草苗龟被击倒前将其收回去,对不起。

没事的,拼劲全力触发了气势头带有可能提振一丝体力硬撑攻击的效果,草苗龟你已经做的很好了,而且;

伙星选择集中精力抢攻击倒草苗龟这个策略,可谓是对面最大的败笔。



「怎么了,不放出下一只宝可梦吗?」

「我老爹说过,在胜负已定的局面下,没有暴露宝可梦配置的必要。还不明白吗?」

我撇撇嘴,伸手指了指伙星脚下、混合果汁快速凝结而成的半糊状混合物。

「有本事,你动啊~」

「你说什——」

伙星尝试着向前迈出一步,但是脚却硬生生地卡在了原地。

「这是什么歪门邪道……」



你一个反派角色说我歪门邪道?好过分啊。

兰萨果和星桃果不经处理直接混合搅拌,就会形成比粘粘网还让人无法动弹的浆液,尤其是对鞋底这种胶质原料加工而成的物品效果拔群。

周围的电网开始逐渐涣散,这已经不重要了。

我拖着下巴好整以暇地看着伙星使劲扭动着下肢,而脚底却纹丝不动。

现在看你怎么走,老老实实等着被捕吧。

啊,和伙星愤恨的视线对上了。



「可恶的小鬼,让我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样子!东施喵,拍落他的面具!」

喂喂喂,还要打?

「……看穿!」

我对着不死心的伙星打开了月亮球;

「怎么还是!」

看着刚刚一摸一样的迷之红甲宝可梦格挡住了东施喵的进攻,伙星不甘地咬紧了牙。



「没事吧,少年!」

房间外传来了跑步声;

太慢了!不过还好,差点就要双连保了;

「帅哥先生,快把这个人逮捕,犯人就是她!」



就在我呼喊破门而入的国际警察帅哥时,主控室内突然发生了变故——

「伙星,你这是怎么回事?我刚才想用瞬间移动穿入都失败了……」

房间内,凭空出现了穿着一样干部服装、带着勇吉拉的蓝色短发男人。

「少废话,快带我离开!」

男人迅速估量了一下战局,抓住了伙星的肩膀;

「慢着!」

「勇吉拉,瞬间移动!」

帅哥,你光喊没用啊!



在我们两人面前,两位银河队干部就这么消失遁走了,原地只留下了伙星连着鞋粘在地上的干部服装外套。

随着主控室里最后一点电光消散,我如释重负地放开了波导的控制。

好乏困,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疲惫感一下子反弹到了身上,

是因为持续不断在外放波导吗……



「真是辛苦了,我先封锁现场吧。」

「好;」

帅哥好像看出了我状态不太好;

「需要我拉一把吗?」

「没事;」

疲乏至极的我简短地回答了帅哥的话,摘下面具硬着头皮往发电厂外走。

别担心,索罗亚,我只是,好困……



发电厂大门外面,站着帕尔和黛蒙德。

看见我走出发电厂的大门,帕尔欣喜地冲了上来;

「阿什,你做到是吧!坏家伙被逮捕了吗,来击个掌,耶!」

这家伙……不过,我算是绞尽脑汁干掉对面了,就和你击个掌吧。

「黛蒙德,不来和阿什击个掌吗?」

「诶,我什么也没做……」

不行,眼皮要撑不住了,得速度点;

「黛蒙德,来!发电厂这个大头没事了,后面华丽大赛要好好加油哦。」

「好、好的,我会努力的!阿什你……诶?等一下!」

没事,已经击完掌了……

「Zzz~」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