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 所谓当众处刑


梦中的闭眼相当于现实中的睁眼吗?

骤然清醒的我仰望起房间的天花板。

不是旅馆的天花板,这又是哪啊……

胸口好像压着什么东西?



精力已经恢复了,我一把坐了起来。

是索罗亚,蜷在被子上。

「嗷吱?!」

因为我起身而从被子上滑了下来,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好了好了,不用这么蹭过来,我已经没事了。

风从半开的窗户吹进,掀起了浅绿的窗帘,可以看到窗外漂亮的花海。



「嗷!」

帮我通知大家我醒了吗,辛苦了。

索罗亚跳下床,熟练地幻化成人形,拉开把手出了房间。

话说回来,草苗龟它们还好吗?

摆在床头柜的精灵球稍微晃了晃,已经去过宝可梦中心了?那就好。

稍微用波导感知了下自己身在何处;

这是二楼的一间客房、顺着楼梯向下,找到了在一楼溜达的索罗亚,拽住了在和发电厂长女儿一起浇花的黛蒙德。

唔姆,在波导的追溯中,呈现的视野似乎比以前清晰了一点。

先记下来,回头在想想是为什么。



这么想着,我抬起宝可表,准备打开备忘录。

瞥到了时间……嗯?

发电厂事件是3天前……啊这;我看了看日程表,哦豁,不好。

就在此时,房间门打开了。

「欧尼酱!」

弟弟胜阳马上啪嗒啪嗒跑了过来。



「阿什,感觉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感觉很清爽,睡了个好觉。」

「那就好,先喝点水。」

我接过黛蒙德递过来的水杯,寻思着怎么开口;

「那个,黛蒙德,抱歉,我也不知道会睡这么久。」

「为什么要抱歉?国际警察来访时说过了,当时的对战很麻烦,幸好你没有受伤……」

我抿了口水,帅哥来过了?

小正太不知为何以闪闪发亮的眼神看了过来,头顶的呆毛还激动地一摇一晃。

「电视上都报道了,欧尼酱超厉害的!」

报道了、什么?

「对的对的,上社交头条了哦!」

社交头条、不应该是2天前的华丽大赛结果……才对吗?



黛蒙德快速地掏出了平板,利索地打开了社交平台。

大大的红字头条写着;

「路卡利欧假面真身究竟是……」

咳咳咳咳,呛到了。

有种不好的预感,我稍微往下翻了翻贴;

「神奥警方:『扫黑除恶,为路卡利欧假面点赞!』」

「宝莱坞导演:『灵感来了!哈奇酷侠 VS 路卡利欧小子宝莱坞大片起稿!』」

…… ……

好像身份没有暴露,还好还好。

「那个警察叔叔说要保密,可是我觉得正好让欧尼酱的名头响告神奥!」

我直接给了握拳的小正太一个脑瓜崩。

「好痛!呜呜呜!」

为什么会被拍到呢?等一下,还有视频?!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

「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

「为了防止……」

我啪地一声关掉了平板,整个人都不好了。

「欧尼酱的英姿,还没放完……呜!」

脑瓜崩x2。

「黛蒙德,这个、这个其实是……缓兵之计……」

「诶,我不介意阿什再表演几次的……」

「绝对不要!!!」

为什么黛蒙德脸上还挂着一点小失落,无法理解。



「呜呜呜,我要告诉妈妈欧尼酱欺负我!」

胜阳眼泪汪汪地缩在床边一角。

等一下,家里人知道这件事了吗?

「知道了哦,说等欧尼酱没事了跟他们报告下情况。」

陷入沉思。

不知为何,胜阳更害怕了;

「呜呜呜,欧尼酱,不要不理我了,我不和妈妈说了,呜!」

没、我没这个意思。



黛蒙德说这是发电厂厂长家,因为紧靠花田,把二楼都装修成了民宿,看我们救下了厂长,邀请大家免费住了。这么说着,黛蒙德下楼和房东奶奶打招呼准备餐点去了,留给我们兄弟联系家里。

为了安抚小正太,我勉为其难地陪他看了一遍视频。

简洁有说明,这是是摄像头在安全模式下运行拍到的,画面上还有电光闪过,讲了几句台词后电光就把镜头彻底淹没,视频也随之结束。

自带特效的登场,唔姆,家里人应该看不出是我才对;

「胜阳,家里怎么知道的;」

胜阳嗖地滑到了门口。

明白了,是你干的,我大大地叹了口气;

「过来吧,我已经不生气了;」

「我不!」

「过不过来!」

「我……过来。」



好吧,先联系家里报平安;

接通视频通讯的,是老爸。

啧,想不是谁接谁就来接。

只见老爸眯着眼睛,双手抱胸,一副我懂我懂的样子微微点头,语气里透露出几分感慨;

「阿什也到这个年纪了呢……」

谢谢您嘞,再见。



胜阳惊愕地看我秒挂了通讯。

「有什么问题吗?已经给老爸看过我没事了。」

「绝对没有,欧尼酱说的都对!」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