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 杯中日月长,人世天地宽


点击播放配乐《时空的异动》——



「所谓空间,是给予物质存在的地方。」

这是阿罗拉地区慷待市空间研究所广为研究者所知的铭文。

此刻,研究所的一间研究市内,一位年轻的博士接上了通讯。


「好久不见啊,露莎米奈!怎么了,这个时候给我发通讯?」

「芭内特,我记得最近神奥地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和异空间有关的事,抽空问下,我这边只有10分钟的时间,我们长话短说。」

「唉,你最近是不是越来越忙了?」

「彼此彼此。」


接上通讯的芭内特博士定眼看着屏幕上的金发碧人,叹了口气;

「你是说前不久218号道路异常的气象灾害是吧,确实从传回的气象数据中能解析到那么一丝丝的、并非此世的空间波动。」

屏幕上的露莎米奈眼睛眨了眨;

「那有没有、会不会和——」

「抱歉,露莎米奈;」

芭内特博士思考着语句;

「这个与当时的异空间波动的拟合度极低,基本可以排除可能性。」

「这样……」

听到这里,露莎米奈脸上露出一闪而过的沉郁,拿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随即恢复正常;

「谢谢你,芭内特!我们好久没一起逛街了吧,慷待海滩新开了一家饭店……」


随后和露莎米奈聊了会日常,劝了劝好友不要太执着于工作后,露莎米奈那头完美地掐准10分钟挂断了通讯。

神奥地区之前的那次异空间波动啊,确实让人印象深刻。

虽然异空间波动十分微弱,但奇特之处是波动数据观测存在时序上的断层,这也是芭内特自己加入空间研究所后从未见过的数据。

在芭内特的想象中,218号道路可能在某个瞬间,某个特别的力场突然闪现,导致时空的秩序崩坏了。

虽然只是非常微小的崩坏,但也导致了极其严重的气象灾害……

气象灾害……

芭内特似乎想到了什么,回溯了当地当时的气象数据。

「果然,出现这种状况之前小范围的气候存在突然的易变……」

联想到好友露莎米奈的精神状态,芭内特博士叹了口气;

「虽然不太可能,但如果这边观测到神奥地区还有什么异常气候……嗯,以当时的气候变化标记特征点,生成模板进行匹配……有了!等下,不是吧……」

屏幕运行的仿真程序上赫然显示着结果坐标——

「马上,就会,出现在……百代森林?」


———


神奥地区,228号道路。

强劲的海风,时常在这里吹袭起猛烈的沙暴。

一片黄沙中,男人推开了道路南端的一处小屋。

「祖父,我回来了。」

「是赤日啊,来来来,外套脱下,我帮你拍拍沙。」

男人对老人的发话不置可否,默默脱下外套,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

赤日扫过屋内一排排整齐的书架,从角落里徐徐抽出一本泛黄的游记。


唯有这本游记,值得他从银河队大厦千里迢迢来这不毛之地一趟;

而这本游记,也绝不可能带到银河队大厦那里。

赤日翻开游记,徐徐划过书页,手指在一页停下了;

「调查组的队员在穿梭于旷野时,偶尔会发现宛若天灾一般的封闭立场……长居于此的本地人称之为、时空歪曲。」

赤日用指背轻轻敲打着书脊。

过去从某个时刻起,这种古人称为时空歪曲的现象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现在依靠庞大的财力物力,仅仅重现了短短一刻的拟似时空歪曲……

但镜头已经捕捉到了那两只位于时空缝隙尽头的宝可梦,加上手下搜集的种种情报,足以佐证家传的那些事情,是真实存在的历史。

那么,就由崭新的银河队,来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吧。


———


神奥地区,神和镇。

一只烈咬陆鲨用两只爪子小心翼翼地提着一杯咖啡,左右摇头望着屋里齐天花板高、堆得岌岌可危的书堆。

烈咬陆鲨眨眨眼,缩起尾巴小心地挤在书堆中窜行。

书堆迷宫的另一端,神奥冠军竹兰正如痴如醉地阅读着一本神奥传说。

烈咬陆鲨把咖啡杯放到桌上,随后不满地戳了戳了身旁的书堆。

明明是方便自己活动才整的这么大的屋子,结果都被你淘来的书占满了。

「好啦好啦,下个月就大扫除,一定,一定。」

竹兰对上烈咬陆鲨的视线,不好意思地放下书,随即补了一句;

「当时你还是圆陆鲨的时候,不是还经常对着书一本本都要咬一遍吗?」

「嘎呜~」

当年的事就让它过去吧,烈咬陆鲨叫了一声,坐到了竹兰身边。

「神奥的起源,时间和空间的化身……真想亲眼看看啊,来场对战说不定也不错,你觉得呢,烈咬陆鲨?」

「嘎呜!」

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喂?培育屋吗……波克基斯和一只波克基古?这样啊,好的我过几天就过去。」

竹兰挂断通讯,想了想;

「说不定可以问问那孩子。」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