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千法之主,點擊就送

23 少年期 十二歲的春天(七)


說到魔法,你會想到什麼呢。


雖然遊戲中大多是攻擊魔法,但是TRPG在旅途中的篇幅很大,所以有很多便利的生活魔法。在某龍和迷宮的故事中,有很多魔法會讓人產生「啊,即使是現實也想要……」的想法,比如製作讓人活力四溢的食物,讓周圍的溫度保持在適當的魔法等等。

拿到的書中記錄著滿滿的類似魔法,恐怕是可以在閱讀理論的時候解鎖學習,同時熟練度也可以上升的工作吧?雖然有惡搞的性質但也很劃算。


問題在於一千種讓主婦更輕鬆的魔法,這種讓人沮喪的標題真的不能想想辦法嗎?


雖然魔法一般來說並不常見,但是上流階級似乎存在著雇傭「魔導從士」這樣用魔法做家務的高級傭人的文化,似乎存在著在那樣的環境下對魔導師有需求的女性。

話雖如此,第一本開始看的是「婚活的聖經!」像這樣附加宣傳也不奇怪的書,心裡的衝勁果然會被削弱。


好吧,如果你以為記錄了一千種所以比例上內容會比較短的話,其實這本書自己就被施加了壓縮的魔法,啪啦啪啦翻動的話就會發現它有著比外表還要厚多的內容。

媽蛋,明明是令人失望的內容,卻做著沒用的先進設計。


「總之家務類的魔法就拜託了,好像會挺累的。」


她不經意地揮手,吩咐我大致讀了一下,如果發現有需要的話就報告。然後好像會教我魔法的使用方法。

這樣真的好嗎?那麼重要的東西,就這樣隨便地告訴我。


總之我先從序章所記載,名為<隱形之手>的簡單魔法開始學起。讀了概要後得知——古代宮廷語等委婉的表達方式真是該死的麻煩——似乎是一種延伸立場代替手去接觸物體的下位魔法技能。


因為很簡單而且高泛用性的緣故,覺得可以在各種情況派上用場。費盡千辛萬苦撈出掉進家具間隙的湯匙,這種場面我也看過好多次。



「啊,這個啊……人類種不得不學這個這一點很不方便呢。」


阿古利皮納一邊用暴力的種族差異打擊我,一邊開始給我講授術式的課程。雖然因為基於高水準的<記憶力>而有自信,但一般來說還是希望能準備筆記之類的東西。一會兒再拜託她吧。


基本上魔法和魔術的根本都是意志,將體內的魔力以意志提煉成術式放出體外,干涉世界使之成形的技術。

如果把魔力比作水的話,<魔力儲存量>就是儲存槽,<瞬間魔力量>相當於供水口的大小。儲存量多的話儲存槽本身就會變大,根據瞬間魔力量的大小,產生水龍頭和消防管那樣供給量的不同。


……我很高興他們兩個都是<佳良>,如果只有一個比較優秀的話就很麻煩了。世界上大概也有那樣可憐的人吧。


「技巧是你在腦子裡揉捏的東西,但是因為很難想像,你可能也會需要口語咒語作為輔助施放。雖然也有需要動作的術式,但基本上如果認為是在腦中成形後用啟動器放出就可以了。當然,揉撚形象時搭配咒文與動作,形象的精度與威力都會延伸,這點倒是不可否認的。」


即使我很擔心,講座仍在繼續。原來如此,咒語就像輔助輪一樣的東西嗎。並且如果達到一定的力量的話可以推動啟動器。


「之後就是,雖然也有使用觸媒之類的東西……不過,在這之前我先搞定一下這個……」


「嗚哇,等一...什麼!?」


她突然把手伸進了我的衣領。因為集中在談話上所以反應慢了半拍,無法阻止摸到胸口的手。

然後從旅行裝裡拔出來的手上,握著自從我拿了以後一直掛在脖子上的那個老翁給我的戒指。


這種,一般意義上不是性騷擾嗎?如果我是女孩的話,從另一個意義上來說,會是一個小薄本的題材吧。

(*薄くて高い本,代指瑟瑟的同人誌。)

「啊,想說你好像拿著什麼,沒想到你有這麼好的東西。」


她瞇著眼睛看著戒指,嘟嘟囔囔著感想。為了不被勒死而努力轉動脖子,其原因來自為了更仔細觀察而拉緊了繩子,「戒指穿過繩子」纏在了她纖細的手指上。


「啊!?」

「這個現在很少見呢,是在哪裡撿到的?」


當大腦的處理速度明顯放緩到令人難以置信的景象時,我設法移動了我糾結的舌頭,並介紹了與老人的插曲。自從與阿格里皮娜先生有了關聯之後,懷疑物理法則的現象就會以令人驚訝的輕鬆心情繼續被行使,神經似乎變得很奇怪。


至少能給我一種像聖堂的司祭那樣莊嚴的感覺嗎。如果那樣做的話,腦漿也會自然地覺得是魔法而平靜下來。


「原來有個土豪的魔導師啊……這叫做月之戒指。」

「是月亮的戒指嗎……?」

「材料是很稀有的。話雖如此,但僅僅是稀少的東西,沒有那麼大的價值。這百年來比起處理,更重視倍率。」


她輕描淡寫地評估著,說作為簡單魔法的啟動器很方便,然後把戒指還給了我。代替魔法之杖,這個好像可以作為啟動器發揮作用。

因為魔法的啟動器需要大量魔力通過,還需要按照麻煩的順序,所以體積通常很不方便地龐大。這麼說來,那位老翁也有無法明確隱匿的魔杖嗎。


雖然這個戒指很難使用強力的術式,但是作為這個尺寸的啟動器,有能很好地耐用性和規格,所以獲得了土豪的評價……似乎是出乎意料之外地得到了好東西。

這不是完全適合魔法戰士嗎。填補一隻手被使用魔法的啟動器佔據的缺點,能拿著劍使用魔法真是太棒了。

好的,一瞬間方向性就確定了。不是使用魔法和劍的魔法劍士,而是使用劍術與魔法相結合的魔法劍士風格。


如果用語言來表達的話兩者看似一樣,但實際操作風格卻大不相同。

使用魔法和劍的魔法劍士,應該是中~遠距離使用魔法,近距離使用劍的風格。就像衝鋒中投擲長槍的羅馬軍伍一樣,在面對敵人之前先用魔法削弱對手,然後再加持魔法的補助後斬殺。雖然是常見的類型,但無論是先鋒還是後衛都容易半途而廢,在人物構築上十分困難。


相對的,我所考慮魔法和劍都使用的魔法劍士是被分類為所謂「多重動作型」的魔法劍士,是用被稱為輔助動作的輕動作使用小魔法,一邊用劍進行攻擊剛正樸實的先鋒。魔法始終是附屬物,只學會最低限度的必要東西,不會釋放華麗的攻擊魔法,作為風格來說接近那些在遙遠的過去的宇宙裏提著閃閃發光的劍進行格鬥的武士。

(*譯者註:Star war的絕地武士。)


……但是從遊戲的構造來看,我在<雷光反射>中進行了設置操作,在輔助動作中打出了魔法之後,還剩下通常的行動嗎。這樣的性質好像有點惡劣,作為GM來說是不想和對方交往的先鋒類型。

(*譯著:牽扯TRPG規則,後詳。)

開始的同時向我方加上Buff、給敵人壓上Debuff,如果視野開闊也可以用法術騷擾後衛,比起強大更讓人「鬱悶」的厲害玩意。


或者說,根據系統的定義不同而是小聰明還是強大的人只要存在,對精心設計的敵人就會是場災難……如果衝進後衛範圍實施斬首戰術的話,所有的計畫都會崩潰。

不處理掉是個問題,但太容易被處理掉也會困擾這點就是GM的難處。


嘛,從PL(玩家)的角度來看的話,用壞掉的角色將GM絞盡腦汁的戰術徹底打垮,真是太棒了!如果對方不喜歡的話,就由我們主動出擊吧!!

嗯,有點像濫強角(Munch build)感覺很開心。我揉練著術式,一邊聽著形象和魔力的構築,一邊毫不猶豫地學會了<隱形之手>。


話說一邊教導一邊學習的話效率真的很高。雖然通過自學也可以解鎖,不過通過請教可以獲得減少學習所必要的熟練度的獎勵,慎重地提高技能的話比起普通的學習甚至還可以省下不少熟練度。從這方面看,我接受的權能果然很狡猾啊。


總之先學習到了<基礎>,按照別人說的那樣在頭腦中塑造出術式。以前無法感覺到的神秘感覺在我的身體裡蠕動,並能夠感受到它形成一種形狀。圍繞著這一點氣勢不斷地循環增強,從戴在左手中指上的戒指流向了外界。


一道耀眼的光環從啟動器中放出形成術式,按照被給予的法則結成形狀發揮效果。

對象是脖子上掛著戒指的帶子。因為不再需要它而想取下它,<隱形之手>就像預想的那樣解開繩子,然後把它掛在眼前。


這是……這就是魔法嗎!!


雖然只是造成了一個簡單而無聊的現象,不過只是單純地能實際感受到效果的程度就足夠感激了。這就是我追求的東西嗎!


哦,這很魔法!!


「誒,一次就記住了嗎……還不錯呢。」


出人意料的是,當我在我的大腦中發出讓我感受到宇宙無線電波的歡呼聲時,我收到了讚美。從長命種的角度來看,即使是感覺上使用的無用的術式,對於第一次使用的人類物種來說也不是這樣的。不,這是作為老師「考量」的結果,這個時候我好像明白了……


她在我學習技能的時候,做出了沉思的動作。也就是說,鑒於我連<隱形之手>等級的簡單魔法都不能使用,在量測教人類東西的難度。


然後,我好像稍微超過了她的計算。


「真了不起……嗯,是這樣做的嗎?」


用不熟練的手勢撫摸著我的頭的阿格里皮娜先生,似乎也在摸索著自己作為指導者的立場。從臺詞來看,真的很不擅長和小孩接觸,或者說是沒有經驗。


……嗯,對自己想像的有點任性的事情道歉吧。用語言表達的話的確太過那個,所以就認真工作好了。


「那你先練習一下吧。傍晚左右就會到驛站了吧?」


對回到自己的世界的她低頭,我繼續讀起了書,或許我也該埋頭於自己的世界嗎…………。



【Tips】根教學可能會降低學習所需的熟練度。這點在魔術和學術方面更為突出。即使是權能,也無法無中生有。



看著剛醒來就開始撒嬌的「弟子」和拚命想要安撫她的「學徒」,作為研究人員攜帶魔導院的證書的才媛,一邊看著書,一邊以多重展開的思緒高速的思考著。

這就是長命種被稱為「人類種」高端的原因。


在身體的規格或者魔術性的才智上比肩長命種,部分地超過的存在有很多。

雖已破敗不堪,但依舊統治著聖山的「舊日巨人」們。(*譯著:泰坦)

汲取降臨現世的化身之流,如同呼吸般引發奇蹟的「私生子」血脈。(*譯著:神血脈)

作為固化在現世的現象,操縱自然現象的「大精靈」的支柱。

並且,如果沒有神的祝福就不會迎來真正意義的毀滅的「吸血種」。


但是,這群人眼中討厭的長壽物種,至今如此橫行霸道世界的理由就是這個。


長命種是在一出生就可以處理多項任務。將無纏結的念頭揉成二重三重,身體可以在做雜事的同時繼續思考深遠。作為學者、政治家、戰術家和戰略家,沒有什麼比這更可怕的了。

因為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同時且多重展開的,可以通過計算自己所包含的思想來做出高度準確的預測。經常在頭腦中進行推翻對方的辯論。


所以才說,如果是專注於一個領域有著瘋狂偏執的長命種的運算,早就等於預知未來。

向這樣的存在挑釁,徹底抹殺是多麼困難的事情啊。

她充分活用了自己的特性,認真地考慮了兄妹的未來。


哥哥好像比想像中記性好。話雖如此,但也只不過是一個特例。僅憑他的存在,不值得提高人類學習能力的判斷基準。

最重要的是,為了讓那個年幼的妹妹能夠萬無一失地記住事情,好像需要很長的時間。

如果早點想起半妖精這一本分就好了。這樣一來,來自自身起源的魔法應該比呼吸更自然地使用。


但是,不能只那樣。這還不夠。只到這樣的程度可不行。


魔導院不是重視技術而是重視邏輯的組織。被理性控制的魔法稱之為智慧,這才是被認為有價值的。


絕對不能只憑「能用」來評估。光是發揮出出生所擁有的巨大力量,就相當於舞動赤子掉落在身邊的棍棒,這是無法維繫的。

社會不需要單純的力量。因為只有能夠繼承的理論才能作為力量來評估。


考慮到這種情況,魔導院不希望只擁有強大的「魔法使(user)」。

那種人絕對不被允許自稱「魔導師(creator)」。如果保持純潔的狀態,那個弟子恐怕無法從魔導院畢業。


啊,這麼說來,有個白癡闖進了魔導院炫耀自己的天賦魔法,被要求30分鐘內還原理論。她從沸騰中的記憶中完美的提取了出來。

(*譯著:幫第一關小BOSS苦逼。)

名字是什麼來著?長命種的記憶力基本上不會忘記,但要抽出自己不感興趣的東西需要時間。所以為了順利地引出弟子和學徒的名字也花了不少時間。


實際上,那個男人有著很強的魔法,但是因為不能邏輯性地解釋和發展,所以被拒絕了,也沒有吸引到阿格里皮娜的興趣。如果有他在的話,多少能通過數據取得和實務成為魔導院的力量,但是即使如此也能判斷為沒有價值,是一個「其端」的場所,聚集著「走到盡頭的壞掉的」人。


與之前的白癡不同,她必須將她的弟子昇華成一個合乎邏輯的存在。這是老師的工作,也是收弟子的義務。


那麼,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完成教授文字和論文的邏輯和演繹思維?

一想到她的長度……

她就禁不住露出淡淡的笑容。


因為,在這段時間裏,不用參加實地考察就可以一直呆在家裡!


是的,承擔義務的人獲得權利。以專心於弟子教育的名義,獲得從各種雜事中解放出來的權利!!


她一邊反復推敲著大逆不道的想法,一邊想像著把自己趕出去的學閥長,到底是以什麼樣的表情來迎接她回來的,真是開心極了。正是因為前天寄來的信的回信上刻著的文字無言地訴說著悔恨,所以一定會很開心吧。


阿古利皮納・德・斯塔爾男爵千金內心想著「活該」,嘟囔著首先是要從什麼開始著手,然後進行著遠大而精緻的、甚至到至死不渝的野心計畫…………。


【Tips】魔導院最高級別的是「教授」,聯絡會掌管運營時會出現相應的意義和本質。




作者的話:


於是就學會了魔法。強推劇情!

絕地風格的魔法劍士一般作為斬首要員很恐怖。即使是衝後排或者是混線狀態,也不能說「哦,魔法會傳到後排」來殺掉脆弱的魔法使。所有的戰鬥計畫都會被打亂了。

話雖如此,但是也失去了用魔法強化和延長射程,很不甘心……。

本作品由狗屎GM與規則屁孩所提供。



譯者註:

本章捏他略多,特此補記。


伏筆回收:七歲秋天,老頭的戒指。


魔法劍士和DND類似道理,是主要行動進行攻擊,迅捷動作施法的GISH職業。

(萬惡的5E,人均轟雷劍)


第一個法術是RP和戰鬥都很實用的法師之手(見えざる手),屬於力場型法術,後續會有很多發揮餘地,可以猜猜有小埃什麼騷操作。


雷光反射所拿取的先攻權可能被理解為3E類型的偷襲輪-可以免費多一輪動作。

輪的概念可以理解為回合,一輪之中可以採取兩個行動-主要動作和輔助(迅捷)動作。

所以如果是發動雷光反射後,小埃的動作就會變成攻擊-施法-結束一輪-攻擊-施法-結束一輪-換對手輪。


作者把這章的內容擴展之後就變成文庫版最後一章的加筆,可憐的另一位穿越者同胞就成了老師的墊腳石,連名字都被丟到不知道哪個角落了。


本章提到的幾個特殊種族特性是伏筆,話說人類種沒有專長+1之類的特性嗎?不會真就單純下位了吧。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