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缘分与羁绊。

4jr

「被家人抛弃的孩子……会变得坚强,内心会有超出必要的耐力……」

奈岛前辈悲伤地说。

「但是……能够忍受一般孩子无法忍受的状况,是不正常的……」

「人嘛,寂寞的时候就说『寂寞!』,痛苦的时候就说『痛苦!』,讨厌的事情就说『讨厌!』,肚子饿的时候就说『肚子饿了!』,如果没有一个能够很好地表达出来的对象的话……一个人忍耐已经成为理所当然的话,果然内心的某个部分就会麻痹,变得奇怪起来!」

「……然后,就坏了。」

「就像你一样!」

「……像我们一样。」

玛戈桑和奈岛前辈的眼睛,显得很寂寞……。

……嗯。

……我。

……是吗,坏了……。

「你自己好像没那么自觉吧?」

玛戈苦笑着。

「是的……对不起。」

「你主要有三种症状……第一种,就是刚才说的『什么都不拒绝,顺从』。」

「当然是吉田被『自己喜欢的人』指使的情况!」

「即使是可能对自己的肉体、环境、将来造成危害的事情,你也会坦然接受。对于自己可能会吃亏的可能性,你也毫不犹豫……!」

「那……也就是说,你什么都没有!」

我……什么都没有?

「对于普通人来说,现在的自己……构成自己这个人的东西是非常重要的。所以,首先要保护它!」

「自己的梦想、对未来的希望、心爱的家人、伙伴……」

「可是,小吉田连一个这样的东西都没有啊!」

「……所以,在危险的情况下,可以满不在乎地把身体扔出去。对现在的环境和自己的未来失去希望,没有恐惧……」

「小吉田……你是不是认为『今后自己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就算自己死了,也不会有人为难』?」

「或者说是虚无... ... 你好像已经到了绝望的极地了... ...」

确实……是以这样的感觉活着的。

今后,我的人生是不会有幸福的……。

能和雪乃做爱的现在,大概,是我人生的顶峰。

而且……这样的事情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现在很特别……这样的事情不可能持续下去……。

我不可能一直幸运快乐……。

总有一天会被警察逮捕……也许会被远藤杀害。

或者,雪乃……。

我余下的人生肯定会变得悲惨……。

在绝望的深渊中,我会挣扎着死去... ..。

不过,这样也好... ..。

作为交换……我可以抱着雪乃……! ! !

我没有任何后悔……!

「……嘛,这种症状,我也是一样的!」

……奈岛?

「……我也是。」

……连玛戈小姐。

「我……如果被弓槻老师命令的话,我可以在东京人最多的繁华街道的正中央赤身裸体地尿尿!就算被世界转播也没关系!……因为,我,自己的未来什么的都无所谓。」

「我也是……如果是老师的命令,我会伤害任何人,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杀死任何人。就算对方是美国总统……我也会舍掉自己的生命。」

「反过来说……因为弓槻老师发出了各种各样的指令,所以我才能活下去……!」

「是啊……我自己是没有精力去做什么的。什么都无所谓。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和小吉田在一起啊!」

……奈岛前辈温柔地微笑着我。

「不……吉田君比我们『坏』的程度更严重。这在第二个症状上表现得更明显……!」

玛戈小姐盯着我看……

就像实验中的科学家一样……。

「……你不会说谎……对任何人都是。」

……诶? !

「不……那个,我也会吐出谎言!」

对于我的反驳,玛戈小姐摇了摇头。

「你……对我和宁,撒过一次谎吗?」

「不,可是……我们见面还没过多久……」

「……一般的男孩子,从第一次见到我的那一刻起,就撒了一大堆谎话。说些无心的话。夸夸其谈,随便编些假话逗我笑……小吉田根本不做这种事,不是吗?!」

「……因为……我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没什么意思吧,和我说话……!」

「你真有趣……你把所有的想法都表现在脸上,什么都不隐瞒。」

「呵呵!你是个不会吐谎言的孩子!」

「就算你说谎,谁都会马上知道那是骗人的……这样的话,就不算谎言了……」

「话说回来……小吉田啊,你撒谎的时候不是露出『对不起,这是谎言!』的表情吗?!」

啊……这么说来,也许是吧。

我以为自己不擅长说谎是因为脑子不好,一下子说不出话来……确实,我觉得自己是在说『这是谎言』。

「不能对别人撒谎的人啊……是一个害怕别人对我撒谎的人!因为我不喜欢听别人的谎言,所以作为它的投影,我强迫自己不能对别人撒谎!」

「……哈哈」,奇怪的笑从我嘴里漏了出来……。

「……我,完全是个没用的家伙……!」

「是啊……你『坏了』。所以,问题出在第三个症状上……!」

……第三个?

「小吉田……为什么对白坂雪乃如此执着?!」

……雪乃?

……执着?!

「你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不是恋爱吧?」

……没错,这不是恋爱。

……我从一开始就不认为雪乃会喜欢上我。

「……比如说,小吉田和那个女人一起去看电影,去卡拉OK,去街上买衣服……你能想象吗?」

……那是。

「……但是,我做不到。」

那种事……不可能做得到。

像我这样的男人……竟然和雪乃这样的孩子约会……! ! !

「对吧?!这不是真正的爱恋吧?!」

……没错,我和雪乃之间的恋爱是不可能成立的。

……所以,我侵犯了雪乃!

「……可是,为什么要强奸那个孩子呢?」

……???!!!

「一般的孩子……是不会强奸喜欢的女孩子的!是希望那个孩子幸福的!……就算那个孩子和不是自己的男孩子交往了。」

……那,那是。

... ... 我想也是,可是! !

「……听说那个孩子有男朋友了……小吉田,怎么也忍不下去了吧?即使强奸她,也想把她当成自己的东西……!」

「但是……无论侵犯多少次,她都绝对不会是你的……」

「所以,只有做爱的次数在增加,做爱内容也在不断升级!」

…………!!!!

「为什么会执着于白坂雪乃呢……我觉得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比较好……!」

……因为,那是!

「那是因为……那个……我喜欢雪乃!所以……」

「……吉田知道那个孩子的什么?知道那个孩子喜欢的食物吗?兴趣是什么?……你对这些不感兴趣吧?!」

……奈岛前辈?

「……只是脸和身体,喜欢吗?!」

……玛戈小姐?

「 ... ... 不,不是那样的。绝对不是那样的... ... 我真的很喜欢雪乃! 非雪乃不可! !」

「所以……这才叫执着啊……!」

「说起来小吉田……恋爱啦爱啦什么的,好好地理解了吗?!」

……我不知道。

……大概。

……爱情也好,爱情也好。

「想把脑子里整理一下……小吉田,想和我做爱吗?」

奈岛前辈以其出众的身材向我摆姿势。

「……那是。」

「你老实回答我!如果我逼你说『吉田抱我』,你就跟我上床……怎么样?」

「我想大概……会的。奈岛前辈,很有魅力……!」

「谢谢!…但是,两个人脱了衣服赤身裸体,终于要把鸡巴放进去的时候,我就撒娇说『还是算了吧!』……你会怎么办呢?已经到了连鸡巴都想干的状态了!」

「……我想我大概会放弃的。」

「……性中止可以吗?」

「……是的。」

「…………………什么?!!!」

不……不用那么生气。

「你没生我的气! ... ... 我很惊讶! 我很惊讶! ! !」

……是的?

「宁,你也太兴奋了。吉田君... ... 如果对方不是宁,而是『她』,你会怎么做? 你能中途放弃做爱吗?」

「她」……白坂雪乃。

如果,在和雪乃做爱的途中,突然被拒绝了……!

「不……我想我大概无法忍受。」

我……即使如此也会勉强继续吧。

「是啊。就你这个人来说,不管她怎么哭求你,你都会强行和她做爱的。事实上,你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

对了……就这样,我侵犯了雪乃……。

「那么,为什么对方是宁的话,中途就能忍住呢?因为宁比她的性魅力弱……?!」

「喂……太失礼了,玛璐酱!」

「对不起,对不起,当然是开玩笑的……!」

对了……奈岛前辈比雪乃更有性爱魅力……。

金发美少女……。

棱角分明的五官,比雪乃美得多……。

比例也是……作为一个十八岁的少女,这是男人的理想……。

单纯的作为女人比较的话,奈岛前辈胜过雪乃……。

「 ... ... 也就是说,你不是性爱狂。除了纯粹的性欲之外,你还想要一个叫白坂雪乃的少女... ...」

「真荒唐……小吉田,你想和那个女人怎么样?」

想和雪乃……「成为什么样的」……?! !

「…想作为恋人交往吗?」

……不行。 那种事。

「……结婚,建立幸福的家庭?!」

……那种事,我做不到! ! !

「……午休的时候一起吃便当,愉快地聊天吧!」

……不行。 不知道和雪乃说什么好……!

……除此之外,我没有什么想对雪乃说的! ! !

……能愉快对话的话题一个也没有……! ! !

……吓了一跳。

... ... 毛骨悚然。

我……和雪乃,不能过日常生活……!

「所以嘛……就是这样的你,只能以强奸这种最坏的形式和她接触……!」

「不……倒不如说,知道了强奸这种最糟糕的交流方式,所以才会沉迷其中……!」

……不行嘛。

……太差劲了,我。

「……我……我只想着尽可能地继续强奸雪乃……当然,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的……要么马上被抓,要么死……我知道终有一天会到来……但是,我……我……想一直抱着雪乃……!!啊--,是什么我?!我是什么?!!!……太可怕了吧……这样的……!!!」

我……自己已经不知道自己了……! ! !

总之……我只知道对雪乃太过分了……。

「我认为你这个人身上负面的一面... ... 作为压抑精神被释放的代价,你的心无可奈何地执着于『白坂雪乃这个少女』... ..。我想,只有你自己才能理解,为什么她会成为目标... ... 」

我……因为执着于雪乃,所以消除了心中的压力……? !

「……我只能这么想。」

「但是……我真的很喜欢雪乃!」

「所以……那不是爱!」

「宁……你给我闭嘴……!」

玛戈制止了奈岛前辈……。

「还有一个问题,你能回答我吗……?你现在正坐在一艘正在沉没的船上。假设救助船到达了,但只能救出一个人……你想救出宁和她中的哪一个……?!」

「……两个人都救,我去死。」

我马上回答了……。

「对不起……提问的方式不对。在你溺死已成定局的前提下,如果只救两个人中的一个人的话,你会想救哪一个女孩呢?」

……沉思了十秒左右。

「……是奈岛前辈。我希望能被老师帮助……!」

那是……诚实的心情。

「……白坂雪乃,不救也没关系吧?」

「……是的。」

连我自己都很惊讶。

震惊了……。

我……我不爱雪乃……。

「爱和执着的区别……好像理解了。」

但是……那么,我心中对雪乃的想法是什么呢! ! !

我……为什么这么想要雪乃呢! ! !

为什么,想要独占雪乃呢……! ! !

……心脏怦怦直跳。

……头晕。

……胃里……好恶心……! ! !

「冷静点,吉田!……没关系的!我们并没有责怪吉田……!」

「啊……我和宁……心里都有和你一样的『危险的黑暗』!我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

「所以我才知道……现在吉田的状态……!」

「我们经过了你现在体验过的地方……!」

「是啊,我是小吉田的前辈啊!我是姐姐啊!!!」

奈岛前辈……? !

……玛戈小姐……? !

「你的『执着』是另一种『黑暗』……」

「我们也无法从自己的『黑暗』中摆脱出来……!!!」

……两人是我的前辈?

「……我的情况……一个月有几次,我有一种巨大的破坏冲动。无论如何,我都想伤害人类……伤害与我无关的陌生人……!」

玛戈桑,用痛苦的表情向我告白……。

「……那是昨晚的事吗?」

「昨天的不一样啊……昨晚的『巡视』是为了吉田的考试而非常规的。」

「……真正到了『饥饿状态』的时候,就不是那种东西了……」

「……让对方动弹不得,然后再一点一点地折磨对方……!」

「几个小时,我的冲动停不下来……!」

玛戈小姐握拳用力……!

恐怕……被诅咒的拳头,沐浴了很多人的鲜血。

「这种冲动,是普通的体育和格斗无法消除的……因为我并不是想和比我强的人战斗,我只是想折磨比我弱的人……只是一味地折磨……!」

玛戈的……阴暗的微笑。

「……我就想放火了。我想看到巨大的火焰……我想把一切都烧掉……!」

这让我想起了昨晚的……起火的汽车……。

对了……看到燃烧的火焰,奈岛前辈的眼睛异常了……。

「……克子苦于强烈想被男人强奸的冲动……!」

……强奸愿望?

……克子小姐?

「克制的性爱冲动……和自残行为是一样的……!」

「……那个人想通过性爱自杀。被很多男人反复地强行侵犯……想被性爱杀死……」

「克……你明明不擅长做爱……!」

「她精神不稳定,很危险……所以弓槻老师把克子置于可以随时监视的状态。」

……于是,克子在老师家当女仆。

其实,老师更在监视克子……! ! !

「现在因为弓槻先生给了『将来想开面包店』这样的假愿望,所以也算稳定了……」

「嗯……克制,要是不做面包了,一定会发狂的……!」

……假愿望

……被创造的希望。

因此,克子全身心地投入到面包的制作中。

「弓槻老师本人也有『黑暗』……!」

……诶?

「她深信,让别人不幸才是自己的生存价值……」

「但实际上,老师只是认为自己是『必须要不幸的人』……!」 「

「但是,每天都被这种『阴暗的想法』所吞噬……!」

「为了让自己变得不幸,每天拼命策划各种各样的事情啊……!」

「像我们这样高风险的孩子聚集在一起……也是寻找与自己相似的存在的结果吧……!」

「……先生想要『毁灭』!社会上的、人类上的,把自己与生俱来的一切都卷入其中……!」

「可是,那个人……拥有的能力太强了。这样的事情是无法『毁灭』的……老师的『黑暗世界』只会不断地扩大……!」

「……老师要把这所学校,变成老师的『地狱』啊……!」

……对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老师是这么说的! ! !

「把这所学校变成地狱」……! ! !

「……我们都有同样的心理疾病。我们不能和普通的孩子一样生活。如果不伤害他人,不使之不幸的话……我们就会被自己的心压垮。」

「……嗯。心中黑暗的部分,不让我自由!被诅咒了!像吸血鬼一样牺牲别人活下去……!」

「……但是,弓槻老师说,即使是这样的我们也有活下去的价值。」

「这个世界……弱肉强食!我们是成为别人的牺牲品而出生、成长……结果,就变成了这样扭曲的存在……!」

「我们也是……即使牺牲了谁,也有继续活下去的权利。鬼也好,恶魔也好,既然生下来了,就有继续活下去的权利……!老师,是这么跟我说的……!」

「『就像我牺牲你们一样,你们也要牺牲我去活下去』……!」

「『就像我吃着无辜的人活着一样,你们也要牺牲别人活着。你们的罪,我会原谅的。我的罪,恶魔会原谅的』……!」

「所以没关系……我要是受不了了就打无辜的人!想打多少就打多少……就算这样也要活下去!」

「我也是……如果不能忍耐的话,就放火!把大家都烧掉!但是,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

……这两个人的过去发生了什么?

大概有很多悲伤、寂寞、可怕的事情吧……。

不知是谁无心的错……她们,除了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就没有路了吧……。

那不仅仅是奈岛前辈和玛戈。

弓槻老师、克子女士、岩仓会长……。

……还有,我也是。

我……总有一天会知道每个人的故事吗?

我也……会对这些人说我的事吗?

……现在还不知道。

「吉田君……你是我们的『同族』。把你当作『第七个』接受……!」

「我也……要当吉田的姐姐了!」

即使如此……总之两位前辈都在接受这样的我……。

「如果你的性冲动光靠白坂雪乃已经来不及了,那就随时用我的身体吧……我什么要求都能满足。」

「啊……当然,姐姐的处女也是,什么时候都给你!什么都给你!」

「如果还有你想强奸的女人,请告诉我……即使打晕,我也会带你来的……!」

「哇,玛璐酱啊……就算不做暴力的事情,我和弓槻老师也会带去的。还有克子啊……!」

「……取而代之的是,你也要协助我们!」

「嗯……希望你和我们一起做很多『坏事』……!」

「伤害无辜的人们,玷污心灵……为了洗刷我们内心的黑暗……!」

「多做些可怕的事……一定会很开心的!」

「啊,尽可能在一起吧……!」

「……你会成为我的伙伴的吧!!!」

……我?

……我呢?

答案是,早就给出了。

我是……这些人的「同族」……。

为了自己内心阴暗的喜悦……对普通人有害的东西……。

……《恶魔》。

「……请多多关照!」

奈岛前辈的脸上充满了喜悦……!

玛戈小姐也露出了白色的牙齿……!

……和我一样。

... ... 我不认为这样的事情可以一直持续下去。

... ... 尽管如此,我还是要尽可能长时间地享受自己地狱的喜悦... ..!

对学校校舍本身进行改造……。

召集有问题的学生……。

然后……自己不断制造麻烦……!

好啊……我也要成为那样的『恶魔』中的一个……!

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伙伴」。

……好高兴。

……非常高兴。

……但是。

雪乃……?

她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

◇ ◇ ◇

之后……一边吃剩下的面包,一边和奈岛前辈和玛戈说话。

不再说可怕的事了。

没有谈论过去,也没有谈论内心的黑暗。

只是,继续着无聊的对话……。

像是「伙伴」……。

克子女士在邮购时买了失败的料理器具的故事……。

比如玛戈每周教孩子们两次格斗的故事……。

奈岛前辈,使用的化妆品的品牌的事……。

「小吉田……差不多该不再叫奈岛前辈了吧……!」

「哎……那,叫什么好呢?!」

「……真想叫『姐姐』啊!」

「……这个,有点……」

「为什么……不好意思? !」

「……是的。」

「那就叫『小宁』吧,因为听到的感觉和『姐姐』一样……!」

「我、我也不知道... ...」

「……讨厌吗?!」

别用那种... ... 吱吱的眼神看我!

「『宁同学』……那不行吗?」

「哎,好死板啊!」

「但是……我是年长的,也是前辈的……!!!」

「『宁桑』、『奈桑』、『奈桑』、『姐姐』、『姐姐』……嘛,过几天就会进化的吧!总之,先许可了!!!」

……哈。

「……宁呀,有过弟弟。」

玛戈小姐突然说。

……「有过」是指? !

「……死了,嘿嘿。」

……糟糕。

宁小姐的眼睛里,呜呜地积满了泪水... ..。

「对不起……这是禁句吧。」

玛戈急忙道歉……。

「哎呀……不是因为玛璐酱才想起来的……!!」

……不妙。

这样下去会哭的!!!

……赶紧换个话题吧! ! !

「对了,我……可以把玛戈桑叫成『玛璐桑』吗?!」

玛戈小姐的脸一下子僵住了……!

「吉田君……下次这么说的话,我会把你的两块金玉都弄坏的……!!!」

也……真的很抱歉啊啊啊啊啊! ! !

就在我这么做的时候……宣告第一节课结束的门铃响了。

「……小吉怎么办?下节课去上课……?!」

……怎么办?

面对雪乃和远藤,也很麻烦... ..。

班上的人也在谈论我的事情吧……。

「我差不多该回宅邸了。毕业生不可能一直待在学校里……!」

玛戈说着站起来……

「我打算还在这里……我会给你口交的!」

喂……宁? !

「……处女啊,就想当着大家的面丢了!我想克桑会给我拍照的。你也想要吧,纪念照……!」

那,那是……确实。

「所以,如果只是口交的话,现在就给你口交。啊,但是,我是第一次口交,不要太期待了……!」

「……是第一次吗?!」

「嗯……我见过很多人这么做,所以我知道怎么做……!」

……呜,骗人!

小宁从丰满的嘴唇里吐出红色的舌头……。

这个舌头会舔我的……! ! !

「喂喂宁……我觉得在口交之前,还是好好吻一下比较好。」

「啊,对了……我还没说初吻呢……!!!」

……宁啊啊啊啊! ! !

就在我想的时候……!

突然,楼顶的铁门砰的一声打开了……! ! !

从里面出现的是……。

「哈哈哈」地用肩膀呼吸着……山峰同学? ! ! !

「……吉田君,你还在这儿呢……!」

山峰同学,啪嗒啪嗒地跑到我面前……!

穿着制服的小宁姑且不论……对于穿着便服、脸有伤痕的外国人玛戈,有点害怕。

「……你好。我是去年的毕业生。从来没有听谁说过美国留学生玛戈·斯特克韦瑟……!」

「……我知道。你好,前辈。」

像是运动部员,山峰礼貌地向玛戈低头。

「嗯,你好。」

玛戈先生,也向山峰先生回礼。

「那么……怎么了?第二节课马上就要开始了吧?」

我问山峰同学 ……。

她给我递了几张报告纸……。

「……这个,这个,第一节课的笔记。我把吉田君的那份也留着了。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

细长的眼睛,笑容满面……。

这孩子真是……好人。

……是个温柔的人。

「……奈岛学长,您的事办完了,请把吉田君送回教室。拜托了……!」

她,也向宁女士深深地低下了头……。

……这样,为了我。

----------------------

解说回暂且结束。

这次,宁和马高所说的话,归根结底是从两人的角度出发的意见。

也许不仅仅是真相……。

另外,作者并不肯定他们的生活方式。 (真作者语,其实每次都有,没翻)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