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酒吧的礼仪。

「……『施瓦兹』小姐。我没想到你会邀请我。当然,你会给我一个好的答复吧……?!」

一位穿着紫色西装的黑道老大对渚姐说。

「马上就开始谈生意,怎么样?总之,喝一杯……大家也是。」

渚小姐对黑道们如是说。

是吗,打算让他喝点酒精,让他的动作变得迟钝……

「……第一杯,让我来请。」

渚小姐,「嗯」地艳丽地微笑…。

黑道老大的脸一下子松了下来。

「哦,你们……随便点你喜欢的东西吧!快点吧!」

听到老大的话,手下们……。

「那我喝啤酒。」

「我也是,喝啤酒。」

「我也要啤酒。」

「先……喝啤酒。」

头子的脸上突然浮现出青筋!

「你们这白痴!在这种大人的酒吧里,『总之,啤酒』是没有的!再来点成熟的、帅气的饮料吧!鸡尾酒!」

害怕,手下们。

「但是……大哥。我们要鸡尾酒的话,不是GARA……!」

「我不喜欢鸡尾酒这种帅气的东西。」

「说起来……什么叫鸡尾酒,大哥?」

「不太清楚是什么……鸡尾酒是什么酒?是洋酒吗?总之,请给我一个。」

面对手下们的反应,头头目瞪口呆。

「哇--!……什么事?你们都一样,连鸡尾酒都不知道吗?!」

「哦……对不起。」

「我们是靠『喝啤酒』生活的。」

「或者是生葡萄柚酸。」

「外国的酒,我不知道……!」

向老大低头,手下们。

「没办法啊……听着,记住了。你们说不定也有晚上带姐姐去这种成熟的酒吧。这时候,要是连一杯鸡尾酒都不点,姐姐就会笑话你的。不仅是你们,连我这个大哥也会笑话你的……!」

「对不起,大哥……能告诉我吗?」

黑道老大清了清嗓子后,对店老板说。

「……哦,不好意思,给这四个人做个『卡鲁尔牛奶』……!」

用大动作装模作样地下单……黑道老大。

「……爱哟。」

老板开始工作。

「大哥……『carua milk』是什么?」

「Doho……『carua milk』不是鸡尾酒的名字。你要好好记住。只要在这种地方点『carua milk』,男人的水平就会一下子提高。因为在一起的女人会被吓得发抖!来吧,大家一起说吧,耍帅吧……大叔,给我一杯『carua milk』……我要了。准备!」

四个跟班的声音很嘈杂……!

「……大叔,给我来杯『卡鲁尔牛奶』!」

……嗯。

总觉得……这是一幅非常超现实主义的景象。

「嗯……就这样吧。一辈子都不要忘记……!」

黑道老大满意地点了点头。

……是这样啊。

我也要记住。

「卡鲁尔牛奶」啊……。

……嗯。

渚,轻轻地戳着我的胳膊,一副「不对不对」的表情……。

诶……有什么不对的?

「……对了,大哥还没点呢?」

一个手下问老板。

「哦,是的……哦,我是『乌龙茶』!」

……什么?

「咦,哥哥不喝酒吗?」

「……混蛋!我要是喝了酒,谁来开车啊!」

……嗯嗯? !

那个保时捷……是老大自己开的!

「不,不能让大哥喝乌龙茶,只有我们喝酒……!」

「是的……回家的时候我自己开车,大哥就喝吧。我会给你自己的『carua milk』……!」

手下们的话,让老大生气……!

「开什么玩笑!让你们开我最重要的保时捷!那可是花了230万日元买来的保时捷911.回来的时候,我也会好好开的!」

「……对不起,我太过分了。」

他的追随者们低垂着头

「算了……明白了就行了,明白了就行了。」

诶……保时捷要230万日元。

豪华车嘛。

果然,黄绿色的特别高……。

老板拿着酒杯来。

「是的……4个『卡鲁尔牛奶』和1个『乌龙茶』。」

「瞧……你们快去拿酒杯吧!」

「……嘿嘿!」

黑帮先生,五个人都拿着酒杯。

「那么……为『施巴茨』小姐和我们今后的发展干杯吧!」

「……嗯。」

渚,也拿着自己的玻璃杯。

没办法,我也……。

老大举起玻璃杯……喊道。

「……干杯!!」

呵呵,呵呵……什么?

「 ... ... 普罗西特! 」

手下们也模仿老大大喊……!

然后,咕嘟咕嘟地喝酒……。

「……普罗吉特在德语中是干杯的意思。」

渚在我耳边悄悄地低声说。

……是的,是的。

但是……为什么是德语? !

「……啊,这个真好吃。又甜又好喝。『carua milk』真棒!」

「……嗯。也许可以作为饭后的甜点吧!」

「从澡堂出来的时候也可以吧?」

「啊,那个我也想过……!」

在他的手下里,《卡鲁尔牛奶》似乎很受欢迎。

「你们这白痴……那就只是咖啡牛奶吧!『卡鲁尔牛奶』里有『卡鲁尔』!」

「大哥,『卡鲁阿』是什么?」

在手下的质问下,老大的动作戛然而止……。

「……『卡鲁阿』啊……」

「……是的。」

「……啊,真是太好了!」

「 ... ... 感激不尽? 」

黑帮老大的……「搞砸了!」 这样的脸……!

「……不是『卡鲁亚』家里做的吗!」

「……『卡鲁阿』先生?」

「……也许是『卡鲁阿』兄弟!」

「……哈……」

「……长子是佐菲,小儿子是利奥!」

店内一片寂静。

就像死神经过一样……。

墨镜下黑道老大的眼睛,东张西望店内……。

然后……那双眼睛。

对着我……。

「……你是什么呀!」

老大突然向我逼近……!

「……是吗?」

「早上你也在,你……在市场里吧?」

「嗯……他在。」

「……你是谁?!」

黑帮……来问我……!

……嗯。

对了……非得说个假名来着?

玛戈小姐告诉我的。

不能告诉我真实的名字……!

「……是田中!」

不由得……我说出了刚才在电车里遇到的同学的名字。

「……是田中吗?」

黑帮的老大,用可怕的表情看着我……!

……不好。 这样下去可不行! ! !

「……田中什么?……啊啊!」

黑帮老大在我耳边怒吼!

……不妙。

你在怀疑……。

嗯嗯……哇。

田中,下面的名字是什么来着……?

是希德奥,还是诺里奥……嗯。

「……是Yasuo!」

我第一次不知道该不该叫。

「……什么?!」

黑帮老大怒吼……!

「……是田中雅苏!」

「……谁啊?!」

「哦……是我!」

黑帮的动作瞬间停止……。

「……你是……田中雅苏?」

「……嗯,是这样的!!!」

黑帮老大从头到脚都盯着我看……。

连后面的手下们……。

「算了吧……如果你是田中雅苏……你和『施瓦兹』是什么关系……?」

渚和我的关系……? !

肉体关系……之类的,不能回答……。

……嗯。

……和田中说话的时候,他说了什么来着。

……对了。

「我是……打工!」

「……打工?」

黑帮老大一脸诧异。

「……打工是怎么回事?」

……糟糕。

……那,必须从那里说明吗!

「……打工就是打工的意思!是缩写!」

「……啊?」

「打工在英语里是『不是正式员工而是在工作的人』的意思……!」

「……不对。打工在德语中是『劳动』的意思……!」

渚小声地告诉我。

「搞错了!我要订正!我要订正!我要订正!……打工在德语中是『劳动』的意思!」

我不知道什么是什么!

总之,试着喊了一下……!

「就是说……小哥是打工的吧……?」

老大似乎总算接受了……。

「是的……我在德语中是『劳动』的意思……!」

我……在说什么呢?

「那么……为什么这里有打工的人呢?」

……嗯。

「我在这里……打工。」

「……你在这家店工作吗?」

「不不不……不是这么回事……!」

「那是怎么回事呢……!」

那么……怎么办? !

……。

渚,「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渚小姐?」

「这孩子是在我店里打工的。今天,作为保镖跟着我来的。说是要给你增加打工费……啊!」

渚对我微微一笑。

「啊……是的,就是这么回事……哎!」

总之,试着把话说在一起……。

嗯……我想我把它弄错了。

「这家伙就是……保镖?!」

老大再次凝视着我。

然后……笑。

「这样的小子居然有这身份... ... 这真是杰作! 」

四个手下也笑了。

「……没有。他很能干。」

渚微微一笑……。

「给我争取了必要的时间……!」

……争取时间?

「……这是怎么回事?」

面对黑道老大的话,渚指着店外……

「……看,看那个。」

店外的道路……。

还是一个人也不通过。

黑帮的黄绿色保时捷,就像刚才那样停在路上……

路灯的白色灯光,给人一种不错的感觉照亮了保时捷……

……在那里。

腋下抱着金属球棒的宁出现了……。

宁对着店内微微一笑。

然后……紧紧握住球棒……。

像铃木一郎那样,轻轻摘了摘袖口。

……举起球棒!

保时捷的车窗玻璃,正好切中了! ! !

……巴里林! ! !啪! ! !巴可贝可! ! !

一边咯咯地笑着,一边用金属球棒把黄绿色的保时捷弄得乱七八糟……宁!

「……那个小姑娘……搞什么鬼!」

黑道老大的脸,变得煞白了!

「你们,赶紧阻止!喂!」

四个手下,以马赫的速度冲出了店……!

……!

四人全部从店出来的瞬间……从旁边,玛戈小姐袭来!

每人一发……准确地,放出让人无法行动的一击!

「……哇哦!!!」

听到的,是一个人的尖叫声。

但是,亲眼看到的景象是……!

两个肉体……一下子崩塌在地上……。

剩下的两个... ... 旋转着飞向空中,从头上掉了下来... ... !

接着,玛戈小姐用锐利的脚踢碎了躺在地上的男人们惯用的手腕……!

筋疲力尽的吱吱声,连续四声……!

对目瞪口呆地看着店外光景的黑道头子……渚说。

「那么,关于商务方面的事情……很遗憾,我不打算和你们合作……!」

「……原来如此。」

慢慢地,黑道头目从座位上站起来。

「……哈哈哈哈,谈判决裂!」

一个生气的黑道头目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刀……。

「可是,我也不能轻易退让……这样下去,我可要丢尽面子了。最起码,他们的治疗费和赔偿金……再加上保时捷的修理费,不收钱是不划算的……!」

逐渐缩短距离……。

「……你想要多少?」

渚姐笑容满面,询问黑道……

「……要3000万吧。他们每人250万,保时捷2000万。」

呃……你不是说230万日元买那辆保时捷吗?!

「……还有,请你做我的女人。」

笑眯眯的黑道老大,笑了。

「来,往这边走吧!你是人质……!」

黑帮大摇大摆拿刀的手……。

糟糕……怎么办?

玛戈小姐又在店外……。

不能就这样,渚被当作人质……。

总之,我进入了黑帮和渚之间……。

……于是。

店里的老板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一看……老板递给我一本厚厚的书。

标题是……《家庭医学》。

原来如此,这本厚厚的书也许能防住黑帮的刀子……!

「谢谢!」

我,把那本书突出到身体的前面……作为盾……。

黑帮看到这样的我,用鼻子笑了一声。

「小哥……你可别用外行的想法去做笨手笨脚的事。你这胆小鬼?!你要是不赶快把姐姐交给我,就会受大伤的……!」

你,别小看我……外行!

……我呢!

「……喂,传球!」

我用篮球的要领把「家庭医学」扔给了黑帮!

「那是什么!」

流氓要躲开扔过来的书!

那里……我,马上进行铲球!

冒着生命危险的全身突击! ! !

「……别闹了!」

黑帮使劲挥舞着刀!

我的袖子,一下子被剪断了……!

但是,我会变成一颗子弹,从肩膀向流氓发起攻击……!

……咚嘎啦嘎啦! ! !

倒在店门口的,我和黑帮……!

……那个瞬间。

门砰的一声开了,玛戈小姐疾风般地冲了进来!

把拿着刀的黑帮的手,狠狠地踢飞了!

施巴的一声,刀刺进了店的墙壁……!

……于是,胜负已定。

「……还继续吗?」

用敞篷鞋,使劲踩着黑道老大的脖子……玛戈问道……。

我离开流氓站了起来。

「对我做这种事……你们所有人,不要以为就没事了!我不是你的对手!组织里的人不会坐视不管的!」

黑帮即便如此,仍在咆哮。

「好的好的好的……等等,不好意思!」

克子姐姐走进店内。

克子姐姐手里拿着一个电脑垫。

「最近什么都是电子化啊……黑道们的业界好像也敌不过近代化的浪潮啊!组里的『回信』现在也是邮件啊!」

克子姐姐微微一笑。

「河藤浩三……你?」

「什么呀!我就是浪速的河藤!」

「你……组织发出了『绝缘状』!」

「……什么?」

「你看。」

克子姐姐给黑道老大……河藤看pad。

从我的位置也能读懂内容。

「绝缘状右者,违背渡世之仁义,故与我方绝缘。今后,我方概不相干。」

「……我,我要绝缘了?!」

「对……就是这样!」

克子姐姐的手机响了……。

「是的,你好,久等了... ... 好久不见,会长先生。我是之前在派对上见过的《黑森林》里的克子。好的,我现在换你... ... 」

克子姐姐把电话递给黑道头目。

「给你打电话!会长打来的。」

「会长……不会吧?!」

黑社会的河藤先生像被拽住似的接起电话……。

「喂,是我!是河藤!」

从手机里传出的声音……!

「你做了什么!」

「……是?会长?」

「偏偏要和黑森先生开这家店……!」

「黑……黑森林?」

渚对一脸不懂意思的黑帮说。

「我们的店……『史瓦特』是『黑森林』的意思。在德语中。」

渚「呵呵」地笑着。

「你插手的店的老板,和本家的总裁和上一代的大老大都是很好的朋友!你,打算搞垮我们组……!」

「……亲密?」

「是的……两位都是我重要的客人。」

渚,妖艳地微笑……。

「渚引退后,也帮了不少忙!」

克子姐姐这么说。

「……你们是谁?」

对于黑帮的问题,克子姐姐回答……。

「我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世上有很多不知道为好的事情……!」

「请在明天早上之前消失……和手下们一起。而且,请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这不是警告。如果你不照我说的去做,那就真的消失……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

渚,这样向黑帮宣告了……!

……啪啪啪!

店外,黄绿保时捷起火……!

好像是宁点了火。

哈哈哈哈地笑着,在车周围蹦蹦跳跳……。

「……老板,麻烦你了,这是麻烦费。」

玛戈递给店里的老板一个厚厚的信封。

「别介意……你们交的钱可以装修店铺,对我们来说,真是帮大忙了。」

老板把渚和我用过的玻璃杯洗干净,用布使劲擦。

「这里有黑道之间的争吵,一个黑道跑了……我跟警察说。」

「……谢谢。」

渚向老板道谢。

老板什么也不说,用抹布擦去渚和我的指纹……。

「因为是这样……还是告诉警察『被花店老板害了』?」

玛戈俯视着黑道这么说。

那腿,还在踩着黑道的胸口……。

「……明白了,明白了……我输了。」

黑帮承认了失败……。

「姑且告诉你……你的花店今后会因为神秘的失火而全部烧毁,你可别回店了。」

玛戈笑了。

「……谢谢你,吉田君。」

渚小姐给了我一个很浓的吻……!

◇ ◇ ◇

看到保时捷的火焰,趁着警察和消防还没来……我们逃离现场。

「渚小姐,你就回宅邸去吧……真绪在等着你呢!」

听到玛戈的话,渚姐在奔驰的驾驶座上向大家低头……!

「谢谢大家……以后就拜托了!」

「交给我吧!」

宁从面包车的副驾驶席上喊道……。

我也……坐进了玛戈小姐的白色面包车的后部。

渚的奔驰,开到店的右路……。

克子姐姐的小型面包车一直开到前面……。

我们的车往左边的路走……。

各自向不同的方向逃跑……。

「说真的,他们真是无事生非的人啊。虽然有警觉,可是什么都没有……!」

宁咯咯地笑了。

「不……还不知道呢。宁,到最后不要松懈。」

一边开车,玛戈小姐如是说。

「是的。」

「但是……吉田真厉害。」

「……是吗?我做了什么吗?」

「店门口的广播体操……!」

「嗯……那太厉害了!」

呃……完全很普通。

说起来,厉害的广播体操是什么……? !

「没想到会在那个场合开始做广播体操……我的意思是,所有的人都大笑起来了。」

啊……我被嘲笑了。

嘛……这是平常的事,没关系。

「连弓槻老师都在放声大笑呢!我第一次看到老师那样咯咯地笑!」

宁说。

这么说来……。

弓槻老师的身姿看不见……。

在哪里?

「咦……小吉,你的手受伤了吗?」

宁,用后视镜看我注意到……。

是啊,刚才被黑帮用刀割袖子时的伤。

伤得不重。

只割了一层皮,还渗着血……。

「没关系,只是稍微切了一下……!」

「不要紧吧!玛璐酱,把车停一下!」

玛戈把面包车停在路边。

宁从副驾驶座下来,来到后座……。

「已经……流血了!」

拿出急救箱,宁帮我处理伤口。

「是啊……我从店外看了看,我觉得他的行为有点粗心。今天运气好,弄不好就受了大伤。」

玛戈小姐对我说了忠告。

「不……真的,没关系。」

「你可不能这么想……如果是那个案例,刀刃碰到手上,手指可能就被砍掉了……」

「所以说,没关系……」

对我的回答,玛戈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

「……吉田君?」

「总之,我知道只要我留下空隙,玛戈小姐就会来救我。在那种情况下,渚小姐的安全是最优先的吧。我就算受了重伤,手指掉了也没关系……」

宁,呆呆的看着我。

「……小吉,你在说什么?」

「就算手指不见了,也不会感到困扰吧?」

「不……很为难吧?!」

「啊,我很为难……对别人来说,不是没有问题吗?如果只是我为难就能解决的话,那就行了吧?」

「……不好!」

……咦?

宁,你为什么生气呢?

「小吉的手指要是没了,我会很困扰的!」

「那怎么可能……因为是我的手指。」

「小吉这样就好了!没有手指就糟糕了!一辈子都会很困扰的!」

「这是我知道的……如果渚平安无事,那就只好放弃了。」

比起我,渚更有价值……。

我什么时候死都可以。

「……傻子!!!」

宁桑,打了我的脸……!

……宁?

「如果小吉的手指没了,我也会砍掉同样的手指!如果小吉的眼睛碎了,我也会碎掉同样的眼睛!如果小吉死了,我也会死的!……所以!」

宁哭了……。

「你要多保重自己啊……求你了!」

宁……紧紧抱住我。

宁为什么这么生气……我不明白。

总之……只有道歉了。

「……宁,对不起。」

「小吉是个傻子。傻子……!」

嗯……我确实不聪明。

我自己也觉得很傻。

怎么也……不明白宁的心情……。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