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血与火

「小约,不要开枪!!」

宁桑,那样喊叫的瞬间……我已经,扣动了扳机!

……但是!

……卡嗒卡嗒!

……子弹用完了?

「啊……吓了我一跳。」

男人想要重新振作姿势……。

「真可惜……到此为止了……!」

打开的窗户突然传来声音……。

……是弓槻老师。

老师把手枪对准了男人……!

「我和那个孩子不一样,接受过很好的射击训练……!」

「……哦,是吗?」

男领导慢慢地转向老师。

「……别动,我要开枪了!」

老师一脸紧张地这么说,男人说……!

「你试试看!……不管你训练了多少,实际上扣动枪机是需要胆量的。像那个小鬼那样,能毫不犹豫地射出一枪的家伙,可不是这样的……!」

……的确,老师的手在颤抖。

「……你看!」

男人,突然,使出浑身解数,向老师扔了电击枪!

情不自禁地避开飞来物的老师……!

男人,不放过那个瞬间!

举起刀子,一口气向我跑来!

「……小哥的生命,我要得到!!」

刀尖在外面路灯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被杀! ! !

我,有这样的觉悟……!

墙边的我没有逃跑的地方!

……但是!

「……哈哈哈!!!」

从发烟筒的烟中……!

玛戈小姐撞向跑过来的男人!

「……哇!」

对于身体已经崩溃的男人,玛戈小姐还用回旋踢来探望他!

从男人的手上,刀被弹飞了……!

……卡兰卡兰卡兰!

小刀,在仓库的地板上一边旋转一边滚动……!

「你……不是被电击枪麻痹了吗?!」

对于摔倒在地板上的男子的话,玛戈小姐回答……。

「是的……听说这件夹克是不会电击的,所以我就买了。但这件夹克不是完全防的。你不能太相信网民的评价。在麻痹消失之前,我只能装死。我知道你会再次瞄准吉田君……!」

「……怎么回事?」

那人慢慢地站起来,问玛戈。

「你自己连说『我是职业选手』……如果不把吉田君杀了回去,你就没面子了。就是这么回事。」

玛戈笑了。

「小姑娘……还没有完全恢复吧?」

男人站在玛戈面前……!

这个男人好像也在做什么格斗。

「……试试吧!」

「不好意思……我很强」

「软弱的男人都这么说……!」

两个人在一点一点地寻找时机。

慢慢地,向烟雾较少的仓库中央移动。

「那么……让我开心一下吧!」

男人嘟囔的瞬间……!

男人脚下有什么东西爆炸了!

……砰!

闪光和爆炸声!

火药的味道,让仓库内的空气颤抖!

对吃惊的男人,玛戈小姐像女豹一样袭击了!

打进脸和肚子!

抓住头,膝盖踢……!

「……你搞砸了。」

「难得烟雾弥漫... ... 不设置才奇怪吧? 」

「……真脏。」

「喂喂,这就是专业语言吗……!」

玛戈小姐,踢男人!

用双手的拳头,打! ! !

「……我们是绝对不能输的……不管用什么卑鄙的招数!」

玛戈用回旋踢踢穿了男人的肩膀!

咔嚓……发出骨头破碎的声音!

「……啊!」

玛戈小姐的敞篷车靴,打碎了男人的下巴……!

「……噗! !」

从鼻子和嘴巴喷血,男人摔倒……!

「……算这样,就不会说话吧!啊啊啊!」

……玛戈的样子很奇怪?

「……哇!」

用靴子尖踢倒了的男人的肚子!

「……下一个是脚!」

对男人的大腿,狠狠地踢了一脚犀利的踢!

「……呜呜哇哇!!」

男人的尖叫……!

腿骨折了……!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什么男人!」

玛戈小姐的踢,停不下来!

男人的手臂……相反的脚……继续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疯狂地笑着……玛戈小姐,持续着对男人执着的攻击!

男人的皮肤裂开,血飞溅!

「……不行啊……坏了,玛璐酱!再不行了! !」

宁喊道……玛戈小姐的攻击没有停止……!

继续踢不动的男人的身体!

「……宁……杀了他吧……男人什么的……男人什么的……!」

玛戈小姐,打算踢碎男人的头部……!

「……老师!阻止玛璐酱!」

宁对弓槻老师叫道……!

窗外的弓槻老师……!

老师呢……。

「……STOP!MARGUERITE!!!」

玛戈小姐的动作停止了……!

「DON'T KILL!!DON'T KILL!!STOP!!MARGUERITE!!」

你叫玛格丽特?

是玛格丽特吗……?

对我来说,发音太好了,我听不懂。

总之……在老师用英语喊出名字的瞬间,玛戈停止了攻击。

「……O.K.……MAMA……!」

……妈妈?

「老师是玛璐酱的妈妈……」

宁这样对我说。

玛戈蹲在地板上……。

老师翻过窗户走进仓库……。

从背后抱住了玛戈小姐……。

「玛璐酱在户籍上是老师的养女……」

……养女?

「嗯,就算年龄差一年也可以当养女啊……!」

「MAMA……STAND BY ME……!」

老师抱着颤抖的玛戈。

「能阻止破坏冲动暴走的玛璐酱,只有身为MAMA的老师哟!」

宁惋惜地嘟囔着。

「ALL RIGHT……DON'T WORRY……DON'T WORRY……MARGUERITE」

玛戈……颤抖着,啪嗒啪嗒地解开腰间的皮带。

自己把裤子放下了。

肌肉发达的玛戈的大腿……。

两腿之间裹着灰色的运动丁字裤。

「……MAMA!」

玛戈四肢着地,赤裸的屁股高高地向老师伸出。

「......PLEASE、MAMA!」

弓槻老师,用巴掌打玛戈小姐的屁股!

……啪!

「……OH!PLEASE!PLEASE!MAMA!!!」

老师一发一发……打了玛戈小姐的屁股!

「……OH!SORRY!MAMA!OH!OH……!」

直到玛戈小姐的屁股肿得通红... ... 老师不停地敲打着。

那样的话,老师的手也会痛吧……。

玛戈小姐,哭了……!

像个孩子一样,哇哇地哭着。

嘟囔着我不知道的话……。

不仅仅是英语……还夹杂着印第安人的语言吧。

「SORRY……I'm SORRY.MAMA……!」

老师的手停了下来……。

老师回头看着宁。

「宁……给克子打个电话,叫她马上过来。玛戈暂时不行。我带她回家。你们坐克子的车吧。」

「那我们就得丢下一辆车了!」

「……没办法。」

「不行,留下的车会被查到的……老师,我来开!」

「宁?」

「我在美国考了驾照,能开车!虽然没有日本的驾照……我会做的……!」

「宁……你没事吗?」

「没关系……小吉也在……!」

对于宁的话,老师下定了心。

从口袋里掏出了车钥匙。

「我的飞度停在建筑物的右侧,我要让玛戈坐面包车回去……」

「面包车的钥匙,玛璐酱拿着哦!夹克的胸前口袋……!」

「……我知道了。」

老师看着我。

「……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你们能搞定吗?」

「……好的,我会做的。」

我……对,只能回答。

「……宁的事,拜托了。」

老师是这么对我说的……!

「小吉,打开仓库正面的卷帘门……!」

被宁那样说了,我向门走去。

「那个是墙边的开关哟……大概吧!」

我找到开关了。

被埋在墙上……按下「↑开」的开关……。

……咯吱咯吱!

发出沉闷的声音,门打开。

「……只要能让人弯下腰,就行了!」

按照宁的指示……门刚上升1米多一点,就按下了停止按钮……。

「O.K.……STAND UP.MARGUERITE……!」

老师强迫哭闹着的玛戈站起来,走向快门。

玛戈小姐连裤子都没有提起……裸露着肿屁股走……!

「我们也来吧……小吉。」

宁对我说……。

「把这些人烧死,只是有点心痛而已!」

是吗……。

这个仓库,要放火来着?

「小吉,你拿着……走吧!」

我和宁两个人……抓住倒在地上的男人的西服,拖拖拉拉地拉出……。

地面上留下血迹……。

尽管如此,总之……把它拉出了仓库。

「还有两个人!」

再一次,回到仓库里……再一次,两个人把昏厥的男人拖出来。

一出门……老师刚把玛戈塞进面包车里。

宁,挥手……!

老师点着面包车的灯光……就这样走了。

「……不要紧吧?」

「玛璐酱的事,老师是最了解的……只能交给她了。」

和宁,把第三个男人搬到外面……。

让三个人并排躺在离仓库十五米左右的地方。

「这样下去,不行啊……!」

宁先生从仓库拿来纸魔术笔。

用咯吱咯吱的魔术笔写着什么。

分别在男人的头上……放上了纸。

「这个人,纵火犯!」

「这个人,内衣小偷!」

「这个人是变态者!」

在用黑色粗魔术这样写的基础上,用红笔写着大大的「Z」字。

「嗯……这样就没问题了!」

「这是什么?」

「这样的话,以后警察来的时候,会马上知道『啊,这些家伙是坏人』吧?」

「……啊。」

宁看起来很满足……。

「来吧……再去点一次火吧!」

再次,到仓库里……。

我刚才射的手枪掉了。

没有子弹的手枪,我踢飞到墙边……!

手枪发出喀啦喀啦的响声,在混凝土地板上滑过去……

「刚才撒的煤油已经完全气化干了……」

宁对我说。

「容器里还有煤油吗?」

「……还有一半左右。」

「那就全部倒在那附近的纸板上。」

我按照吩咐撒煤油……。

宁用Zippo在瓦楞纸板的碎片上点火。

瓦楞纸板哗啦哗啦地燃烧,冒出黄色的火焰。

「小吉,让开……!」

我向后面逃跑……宁,向纸箱堆扔了火种!

……噗!

火焰一下子蔓延开来……!

「……要逃了,小吉!」

宁,马上向出入口的卷帘门方向跑去……!

「快,快!」

我也急急忙忙地追着宁桑……!

从百叶窗的入口,空气正向里面的火焰流入……!

由于空气的对流……火焰的气势越来越大……!

从门下钻,向外滚……!

「小吉,这边这边……!」

就像刚才老师所说的那样,建筑物的右边停着一个红色的飞度……!

「……快上车!」

开着驾驶座车门,宁。

我也……跳入副驾驶席!

「……走吧!」

宁,突然启动了车……!

◇ ◇ ◇

「……是的,着火了。是什么东西在燃烧!」

在距离刚才的仓库1公里左右的地方,发现了公用电话。

我来打电话……。

地址是宁用手机显示的……我直接回答了。

「总之,请马上过去。好像也有人倒下了……诶,是我吗?我只是个看门人……名字……我的名字是田中!」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要移动了!」

「是吗?」

「刚打了电话,这里的公用电话位置就被警察掌握了……总之,要去别的地方……!」

再次,乘车移动……。

宁……把车转向了稍微高一点的方向……!

「……宁,你开得真好。」

说实话……比克子姐姐还稳。

「嗯……在美国,我每天都开。」

「……美国?」

「嗯……我去年第三学期根本上不了学吧。我一直呆在美国,很闲,所以考了驾照。我住的地方,从十七岁起就可以考驾照……」

「……哦。」

「所以,每天……都在兜兜转转吧。和玛璐酱。」

宁留级的理由,还不知道……。

只是在缺席期间,宁在美国。

……为什么?

「啊……看见了,看见了!」

宁把车停在了高台上……下面是可以眺望得很广的地方……。

建筑途中的出售住宅鳞次栉比。

因为是晚上,已经没有施工人员了。 没有人。

「看……就在那里。」

在宁指着的地方……看到了红色的火焰和黑烟……!

「烧得好厉害啊!很顺利啊!」

宁,看着我的脸,咯咯地笑了……!

「咦……是我和小吉一起烧掉的……!」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宁的眼睛昏昏沉沉的……。

「……宁?」

「嗯……我听到了!」

宁侧耳倾听……。

远处,随着风传来消防车的警报声……!

「哈哈哈……好开心啊!小吉!」

……宁? !

……宁的样子很奇怪?

「啊……吓了一跳!」

宁解开安全带,抱住我……!

「啊,宁……怎么啦?」

……宁把头靠在我的怀里。

「真是的……叫我姐姐!」

对我微微一笑……宁。

「哦……姐姐……!」

我……情不自禁地这么说了。

「呵呵……好可爱啊!」

宁桑亲吻了我的脸颊……。

「……姐姐,一看到火就兴奋得不得了!刚才那辆保时捷虽然不怎么样……你看,小凯,刚才那个仓库烧得很厉害!」

宁……叫我「小凯」。

我和……宁去世了的弟弟,混在一起了……!

「……好漂亮啊!啪嗒啪嗒地燃烧着呢!折磨小凯和姐姐的坏大叔们也都在里面……大家都燃烧着呢!」

「……宁。」

「姐姐!……叫我姐姐!」

来抱住我的,宁……!

丰满的胸部……压在我身上!

「……姐姐。」

我决定... ... 陪着宁精神错乱。

「是啊……是小凯的姐姐。小凯,你喜欢姐姐吗?」

「……我喜欢你。」

「姐姐也很喜欢小凯!呵呵呵呵……!」

在宁的眼睛里,映出了火灾的火焰……。

太糟糕了……宁,完全跳闸了! ! !

「喂……小凯。」

「什么……?」

「姐姐……可以自慰吗……?」

宁丰满的嘴唇,确实这么说。

「我可以自慰吗?」 什么的……!

「……什么?」

「已经不行了……姐姐,太兴奋了!因为,火在燃烧……我和小凯两个人……我受不了了!不能穿这样的衣服!」

小宁将衣服的拉链一点一点地拉下来……!

咬住右手戴的手套的中指,拔出……!

宁的白色长长的手指出现了……!

「姐姐……可以自己摸那个……吗?」

眼睛看着我……宁的右手,潜入衣服中……。

宁的……裆部……。

「……请。」

我,总之……是这样回答的。

「不要说什么请!」

「啊,对不起!」

「没关系!没关系!……对不起。对不起,小凯……!」

「不,那个……你为什么要道歉?」

「对不起... ... 姐姐,你是个很淫荡的女孩! ... ... 总是背着小凯一个人,搞她的阴道... ... 对不起! 」

宁的手指……在股间摸索……!

「 ... ... 啊嗯! 我又碰到你了! 小凯,对不起... ... 对不起,我是个淫荡的姐姐!」

我……把手绕在宁桑的背上,紧紧地抱住他!

「没关系的……姐姐只要H就行了。因为没关系啊!」

「……谢谢你。谢谢你,小凯……因为只有在小凯面前,姐姐才会色情,因为只有小凯……!」

宁……啪嗒啪嗒地哭着,继续自慰。

……我

悲伤得不得了……。

宁……至今,仍深爱着逝去的弟弟。

……我爱你。

那样的话……。

即使只是现在,我也要代替弟弟……。

对,我想……。

「……小凯,我啊……每晚都想着小凯的事情,手淫!姐姐,我想和小凯做爱……我想做爱!」

「……姐姐。」

「我最喜欢你了!小凯……小凯……再也不要离开了!」

「因为我在这里... ... 我在这里。」

「嗯……小凯的心在不停地跳动呢!」

宁,用左手卷起下面的T恤……!

浅蓝色的胸罩,包裹着一大块肉。

把那个前钩……啪地一声卸下……。

轻轻地,白色的乳房被自由了……!

「摸一下……小凯。」

「……嗯,嗯。」

我也是,摘下皮手套……。

揉了宁的大奶……!

厉害,重量感……!

和纤细的美铃和苗条的惠美完全不同。

虽然克子姐姐和渚也是巨乳,但是那两个人的乳房却有一种能把我包裹起来的柔软……。

宁的奶……只是,在那里存在感很强。

用力一推就会反弹回来,柔软的弹力……!

光溜溜的皮肤。

是十八岁的……处女的乳房。

「喜欢姐姐的胸部... ? 」

「……喜欢。」

「嗯哼……好高兴啊」

小小的乳头,已经勃起了……。

用大拇指的肚子摩擦那个……。

「哦……好痒啊。」

宁呵呵一笑。

拨动股间的右手……越来越激烈地移动……!

啪嗒啪嗒地水声……。

宁……湿了!

「……姐姐啊,一开始是从内裤上摸的。那样感觉很舒服,摸了很多地方……!然后,直接摸……。入口的唇和……上面的阴蒂……就这样……啊!」

宁桑……一边看着我的眼睛,一边向我说明自己自慰的方法……!

「……因为怕把手指伸进里面,所以还没有……因为是接收小凯的地方,所以已经弄得很干净了……!」

……宁。

真的很爱你弟弟。

「……姐姐是小凯的东西。姐姐给你……我给你,千万不要让我一个人!不要让姐姐一个人!」

「……姐姐!」

我……舔了一下宁的乳头。

吸了乳头。

已经……我实在看不下去宁那张错乱的脸。

我,把脸埋在宁的胸口……!

「已经……别这么粗暴了。不过,我很高兴!小凯要姐姐了,我很高兴!呵呵呵呵……!」

把我误认为是弟弟的宁小姐……爱地抚摸着吮吸乳头的我。

「……好可爱。小凯。我的小凯。我想要小凯的宝宝!我想要小凯的宝宝……小凯!!」

宁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拨弄股间的手,变快……变强……!

我吸着宁的乳头。

使劲揉乳房!

「再强一点……再厉害一点!欺负姐姐……小凯!」

我用牙齿咬了宁的乳头... ... !

「啊啊……小宁,好棒哦!小宁,好棒哦!」

宁……就像幼儿退行一样,叫自己「小宁」……!

「……小凯,快看啊!小宁变舒服的时候,小凯快看啊!!!」

「……我在看呢!姐姐!」

「看着看着看着看着……好样的!小宁,好样的!好样的哦!!!好样的!!!」

宁的身体,哆哆嗦嗦地痉挛了……!

我要尽情地紧紧地抱住宁桑的身体! ! !

「啊……小凯在我的怀里!好高兴哦!小宁,好高兴哦!!!」

宁,在我的怀里沉浸在绝顶的余韵中……。

……那时。

宁的手机铃声响了……!

「……!!!」

宁……突然恢复意识。

「……哎,小吉?」

赤裸裸的胸部。

被我的唾液粘得发亮的粉色乳头。

宁的右手……还在自己的女性器上……。

「我……搞砸了。」

宁的脸,被染得通红……!

「啊……那个,对不起。」

我急急忙忙地把身体从宁身上移开了……。

「嗯嗯……小吉还不错。我还清楚地记得自己做了什么……」

记得……。

现在当着我的面手淫,高潮的事... ..。

「宁……电话。」

「……啊,是的。」

宁,急忙接了电话……

「……喂,对不起!克!!」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从宁的电话里……传来了克子姐姐的声音。

「嗯嗯,没问题!我们安全逃出来了!小吉也在这里啊!」

用兴奋的声音,宁回答克子姐姐。

「太好了……我就放心了。中途的经过是从小姐那里听说的。总之汇合吧……汇合点是……」

克子姐姐似乎没有注意到宁奇怪的情绪……。

我……再一次,看着正在打电话的宁的侧脸。

美丽的少女。

就外表美而言,我觉得是世界上最好的。

我很喜欢。

无论什么,我都想帮你一把……。

就是这样的宁……心中有着深深的黑暗。

去世的弟弟的存在,至今仍深深地刺痛着宁的心。

不……不只是宁。

……玛戈小姐也是。

我... ... 我能为你们俩做点什么吗?

对这么照顾我的两个人……。

对非常喜欢的两个人……。

我……。

自己的无能为力,让我忍无可忍……。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