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青春少女山峰惠美(其一)

……呼。

被惠美和克子姐姐各取了一次,逃进了淋浴间。

虽然有三名女性说要「帮你冲背」,但我都婉言谢绝了。

那种事……很快就会发展成性爱,这是显而易见的。

应该说,三个人互相牵制,我趁机冲进了淋浴间。

……还有。

被惠美和克子姐姐口交的事,被美铃发现了。

美铃在电话那头抗议说:「你在我不在的地方作弊,太狡猾了。」但从幼儿退行中恢复理智的宁却说:「那样的事情不在才不好呢!」 说完,就擅自挂断了电话。

小宁……自己明明没参加口交大会。

我觉得美铃不知道……。

啊。

后怕啊……美铃今天也要来。

与其说是振作精神,不如说是带着疲惫的心情走出了淋浴间。

惠美……换上制服,一个人等着。

「……吉田君,那个。」

「……怎么了?」

「我……今天有田径队的练习,所以……!」

惠美红着脸低下了头。

「……你能跟我来吗?」

「我?」

「嗯... ... 我想把你介绍给社团的人,我的男朋友... ... !」

有这样的活动……!

……嗯。

「……讨厌吗?」

惠美看起来很担心的样子,看着我。

「惠美……想这么做吗?」

「我想这样……这是女子田径队的规则。」

「……规则?」

「你看,不是说恋爱和社团活动不能两立吗?」

「是吗?」

「吉田君,你没听说过吗?」

「……我中学是男校,基本上在校内是没有恋爱的。说起来,我也没有参加过社团。」

「是吗?」

「那么……那个规则是怎样的?」

惠美把眉毛梳成八字,露出为难的表情。

「这个嘛……部员交男朋友的时候,必须要把他介绍给社团的前辈们,得到他们的认可。他们要判断对方是否认真交往,如果被认为是马虎的对象,就会让分手。」

……嗯。

「……怎么办?」

「怎么啦,吉田君。」

「因为……我,不仅仅是惠美。我还和美铃、克子姐姐、渚桑做爱。雪乃什么的,还强奸了……真是太马虎了……!」

「……没有。」

「……但是。」

「吉田君,你很认真的。你是认真地喜欢我的……!」

「我,可以吗……这样的我」

「我喜欢吉田君……!」

惠美……抱住我。

「……惠美。」

「所以……可以吧?可以介绍给社团的人。」

……惠美和美铃宣布过。 我明白了。

渚,在那个场合哟。

我想克子姐姐会笑着原谅我的。 不过,还是问问比较好吧。

还有,宁……。

「等我得到克子姐和宁的同意再说行吗?」

「……这样啊。擅自这么做,还是不好。」

惠美也接受了。

「等一下……我马上就换上制服。」

我急忙换了睡衣……!

◇ ◇ ◇

我和惠美一起下到餐厅。

玛戈一边看英文报纸一边喝咖啡。

「啊……早上好。」

玛戈小姐完全恢复了正常状态。

「早上好……吉田君,惠美也是。」

玛戈爽朗地微笑着。

「已经……可以了吗?」

「哦,因为有米那浩陪着,睡了一个好觉,没事了……昨晚还露出了难看的样子。」

玛戈害羞地说。

「不。昨天,玛戈小姐多次帮助我,谢谢你。」

我深深地低下了头。

结果,黑道和黑衣男人们都被马戈打倒了……。

我……几乎没有用。

「吉田君救了我……我也被开枪吓了一跳。」

 笑って話すマルゴさんの言葉に、恵美が驚く。

玛戈笑着说的话让惠美大吃一惊。

看来,她不知道昨晚仓库里发生的事……。

只有克子姐姐在等待车里监视,故意不让惠美看到《黑森林》背后的活动吧。

「吉田君,我有件事想和你约定。」

玛戈小姐告诉我。

「是的,什么事?」

「我会教你怎么开枪的,在那之前不要再开枪了。」

「啊……我有那么危险吗?」

我可以很轻松地开枪……但我完全没打中。

「应该说很危险……不,就这么说吧。」

玛戈小姐一边沉思着什么一边这样回答。

「……是吗?」

「手枪的子弹,如果用奇怪的角度打在混凝土地板上,就会跳起来,往荒唐的方向飞。」

「哦,那太危险了。」

「所以……在充分练习之前,再也不碰手枪了。好吗?」

「是的,我明白了。」

……这样啊,如果我射出的子弹反弹回来,打中别人的话就危险了。

嗯。 在玛戈小姐允许之前,我不会碰手枪。

就这么办吧。

「好了好了好了!早饭做好了哦!」

这时,克子姐姐和宁推着吃饭的车进来。

今天,牛角包和沙拉。 火腿蛋……。

「这是克自制的酸奶!」

哇……酸奶可以在家做。

我以为如果不是工厂是做不出来的。

「对身体有好处,吃吧!」

克子姐姐也笑眯眯地劝我。

……但是。

「咦……小吉,酸奶,可以吃吧?!」

……嗯。

「老实说……我没怎么吃过……」

从小学供餐开始吗?

在中学的宿舍里,没见过啊……。

「好的,那就尝尝吧!……克,小吉的加糖比较好哦!」

「是啊!我想有低聚糖,我拿过来!」

听到宁的话,克子姐姐跑进厨房……

结果……在白酸奶上撒上糖吃。

「来……吃吧!」

克子姐姐笑眯眯地看着……。

我战战兢兢……把酸奶放进嘴里。

……酸。 比记忆中的供餐酸奶酸得多。 还有,甜。

如果不加糖的话,会很酸吧……这个。

「怎么样?」

「什么……真是不可思议的味道。」

对于克子姐姐的问题,我只能回答这样的感想。

「因为对身体有好处,所以全部吃光!」

克子姐姐对我说。

我狠狠地咬了一口金属勺子……。

……为什么呢?

……眼泪涌上心头。

「……怎么了,小吉?酸奶那么不合口味吗?!」

宁看着我的脸很吃惊。

「……不,不是。不是那样的。」

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回答。

「『因为对身体好,所以要全部吃掉!』这句话……死了的婆婆经常对我说。好久没听到这么说了……总觉得好开心啊……!」

小时候……我总是和婆婆两个人一起吃饭。

婆婆死后……总是一个人吃饭。

「对身体有好处,全部吃光吧!」 这样的话……。

奶奶,真的……是在关心我啊。

克子姐姐对我说了同样的话。

「……谢谢你,克子姐姐。」

「啊……什么?」

克子姐姐似乎不知道我道谢了什么。

「没关系的……总之,谢谢你。」

克子姐姐很为难……。

「……哟,多吃点酸奶?蘸着牛角包吃也很好吃!」

「嗯,我会这么做的。」

我撕下牛角包,蘸上酸奶尝尝。

……这个可能更容易吃。

「很好吃,克子姐姐。」

「是的,太好了。」

刚吃完早饭,惠美就向女性们提起了话题。

「那个……我想向田径队的人们报告我和吉田君交往的情况。可以吗?」

惠美有点紧张地说。

「不是很好吗?……啊,克子。」

玛戈小姐,第一个这么说的。

「是的。运动部就是这么挑剔的吧?我也觉得一开始好好说比较好。」

克子姐姐也笑着对我说。

「……可以吗?」

「希望惠美大人能过上我和渚没能体验过的快乐的高中生活。不用顾虑我和渚,请尽情地享受吧!」

「谢谢。」

惠美向克子姐姐低下了头。

……呃,宁呢?

「……不是很好吗?」

笑眯眯地对我说。

「我是想当小吉的姐姐的人……我也把惠美当成妹妹。在学校里,小吉和惠美交往不就好了吗?」

「是的……校外没关系。我和美铃有约定……」

……这样啊。

美铃对自己的朋友说过她在和我交往……。

在那里,我会成为美铃的男朋友。

「好啊,知道了。我来协助你……嗯,女子田径队的队长竹柴同学来着?」

宁说。

「是的,是三年级的竹柴前辈。」

「那孩子脑子这么死脑筋,应该很辛苦吧?如果得不到认可,就会被迫分手吧?」

小宁留级了……现在三年级的事好像很熟悉。

「那样……我会退出田径队。」

「……惠美。」

「不过,没关系……吉田君的话,大家一定会认可的。」

惠美这么说……。

不过,我啊。

我对我……没有自信。

「总之,加油吧……有什么事,随时跟我商量!有什么事,我跟竹柴同学直接谈判好吗?!」

不... ... 宁,我要说的是。

想起上次闯入我们教室的事件……有点可怕。

「首先,我和吉田君去谈一谈。有什么事,我一定跟你商量。到时候,请多多关照……!」

惠美看着小宁的脸这么说。

「知道了,嗯……!」

宁笑了。

「我... ... 我可以叫惠美小梅吗?」

「……是?」

「你看,我不是叫美铃酱咪酱吗?所以,惠美酱就是梅酱……不行吗?」

「不……你这样叫我吧。我也叫你……宁姐姐。」

惠美这样回答。

「我……是出生在这里的地道的『黑森林』女人。从今天起,我要把大家叫成『克子姐姐』、『玛戈姐姐』、『宁姐姐』……」

「没关系的!惠美小姐又不是宅邸里的妓女……」

克子姐姐这样说。

「是的,我只是吉田君的女人。但是,我不想忘记这里是我的故乡……」

惠美明确地这样回答。

◇ ◇ ◇

吃完饭……克子姐姐拿了一个大皮包来。

「这是昨天珠代大人为你带来的……!」

为了我……? !

对了,珠代在做造型师来着。

「这是今天作战的衣服。」

玛戈对我微笑。

「这是很受女中学生欢迎的衣服哦!」

……宁。

这样啊,今天我要堕落雪乃的妹妹... ..。

一看惠美……她露出「我知道」的眼神。

对惠美来说,她是同父异母的妹妹。

在亲戚聚会上,应该也认识吧……。

「总而言之,搭配了三种服装... ...」

克子姐姐拿出三种衣服放在桌子上。

「呃……A方案是『清爽运动系』啊」

名牌运动服,宽松的裤子,运动鞋... ..。

「B方案是『成熟知性派』。」

这个是,扣子衬衫和羊毛衫。还有,裤子。棕色系皮鞋。

「那么……最后的C方案是《小王子》。」

啊,白裤子白衬衫。还有一件绣着奇怪玫瑰花的背心和一条黄色围巾。还有神秘的厚底靴子。

确实,有点像王子……这是什么王子啊?

什么时代的偶像啊?!

「哪个好呢……?」

对于克子姐姐的问题,宁回答道。

「这样啊,就只有『运动员系』了吧!小吉,看起来很适合这个。」

诶……我哪里是「运动员」?

「我觉得『知性派』比较好。从中学生的角度来看,高中生是大人吧?还是提高大人的感觉比较好吧。」

玛戈小姐如是说。

「是啊……『运动员系』可能看起来有点傻。」

克子姐姐似乎也接受了玛戈的意见。

「你在说什么啊,有点傻的地方不是很可爱吗!」

……宁。 果然,你觉得我「有点傻」。

不……确实是这样?

「惠美,你怎么看?」

玛戈问惠美。

「我觉得……这个不错。」

说着,指着《小王子》的搭配。

「这不是『有点傻』,而是『相当傻』!小梅,你有这种感觉吗?」

宁惊讶地说。

「我不喜欢这样的。但是……我对舞夏很了解。」

惠美对姐姐们说。

「舞夏……是雪乃的妹妹。」

惠美的一句话,给整个房间带来了冲击……!

「……那就只有『小王子』了。」

「……嗯,没办法啊。」

「所以,小吉,等会儿再换上『小王子』吧!」

诶,我……要穿这个吗? ! ! !

真的吗?

啊,真的啊……。

和往常一样,我似乎没有选择权。

◇ ◇ ◇

「真的不用送吗?」

在门口,克子姐姐对我们说。

「是的,我走着去。从今以后,我每天都要去上学……让姐姐开车送我,实在不好意思。」

惠美这样回答。

「你知道路吗?」

「是的,这一带是我以前的游乐场……」

惠美六岁之前一直在这栋房子里。

「接下来还有安排,请在10点30分之前回来。」

克子姐姐是这么对我说的。

是的……《王子》时间在等着呢。

有点,心情很沉重。

「那么,走了。」

惠美礼貌地向克子姐姐打招呼。

「我也走了。」

我也模仿,低头。

「啊……等等。」

克子姐姐帮我整理校服的领子。

然后又把手伸进头发里。

「嗯……变可爱了。」

克子姐姐……至少,希望你能说我变帅了。

「在学校里,惠美大人要小心整理哦。」

克子姐姐对惠美说。

「是的... ... 我知道了。是大家的吉田。」

我有点讨厌别人把我当成小孩子。

我可以自己整好我的衣领。

「那走了。」

又一次对克子姐姐这么说。

「好的,走好,小心点!」

克子姐姐满意地笑着为我送行。

不是宅邸正面的出入口……惠美转到了后面。

「……这是一条近道。」

惠美走的不是公路,而是长满树木的斜坡山路。

「我觉得回家的路很辛苦……因为去的路只是往下走。」

... ... 的确,这一条路。

到处都是楼梯。

「……啊,还有。」

在山路的途中,惠美停了下来。

一看,路对面有一座小东家。

「那里……是我小时候的秘密基地。」

「哦。」

六岁的惠美在这附近玩。

「下次我们在那里做爱吧。」

「……什么?」

「那里也是……实际上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建的。小时候看过几次。我妈妈也在那里被客人侵犯过……」

「……惠美。」

「就像妈妈那样……侵犯我……」

惠美的眼睛湿了。

「嗯……我知道了。」

「……说定了。」

走了一会儿,就走到了高中后面的路。

什么嘛,开车不过五分钟的距离……走小路的话,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这么说来,那栋宅邸原本是伪装成我们高中的女生宿舍建起来的。

那样的话,也就知道它有多近了……。

寄宿生每天都走路去吧。

刚看见校门……惠美说道。

「啊,吉田君……可以牵手吗?」

惠美轻轻地伸出手。

「……好的。」

「谢谢。」

和惠美牵着手……。

和女孩牵手。

感觉有点痒。

无力……害羞。

但是……惠美的手紧紧握住我的手。

惠美……很紧张。

我也紧紧地握住了手。

「……吉田君?」

「没关系的……我就在这里。」

「嗯……谢谢。」

两个人手牵着手……钻过了校门。

就这样,去了运动部的部室楼。

虽然是休息日,但有好几个社团的学生。

大家都在看……。

我和惠美,手牵手走着的身姿。

惠美的手好热。

微微地出了汗。

「……惠美。」

「没关系。虽然很害羞,但是没有那么不好意思。」

惠美红着脸回答。

「早上好,山峰同学。」

好像是田径队的女学生向惠美打招呼。

「早上好,高城同学。」

被称为高城同学的孩子,看着我和惠美牵着的手。

「哎……怎么了?」

怎么了,怎么了!

「……我们在交往」

惠美害羞地回答。

「唔,骗人的……!」

高城同学无言以对。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这样的男人……。

「我没骗你……是吧,吉田君。」

惠美对我说。

「嗯,听起来像是骗人的,但没骗你!」

孤注一掷地回答。

「……是这样啊。」

高城同学仔细地看着我们。

「对了,山峰,你变漂亮了,换发型了吗?」

「嗯……昨天剪的。」

「……是这样啊。」

总觉得,气氛很尴尬……到达了部室楼。

「……等一下。」

惠美对我这么说。

「我要去换衣服了。」

「嗯……嗯。」

惠美和高城就那样进了部室。

我站在部室楼前。

我应该说我在别的地方等你。

女子田径队的部室里,好像已经来了几个人。

有时,从里面能听到「嗯--」「哇--」的声音。

部室的入口稍微打开……充满好奇心的眼睛,窥视着我。

……什么?

我是动物园里的熊猫吗?

珍禽异兽吗?

不久,部室的门打开了……惠美走了出来。

短裤和运动服的惠美。

又细又长的裸露的腿……。

苗条高挑。

细长而美丽的眼睛。

很适合昨天优花剪的头发。

是……美少女。

真的,漂亮的少女。

不只是脸……全身的身材很美。

我……昨天抱着这个肉体。

惠美的子宫里,还装着我的精液。

这可爱的嘴巴,今天早上射精了。

说我的精液很好吃,然后喝了我的精液。

……惠美。

真可爱。

我觉得很可爱。

想要尽情地拥抱那个身体。

……只是。

惠美的背后,有很多女子田径部员……。

大家都用有点兴奋的眼神兴奋地看着我们……。

「哦,久等了。」

「啊,嗯。」

……总觉得好害羞。

大家都在看着我们。

仔细地看着。

目不转睛地。

好像是二年级学生的部员对惠美说。

「……惠美,这个孩子真的可以吗?」

……吓了一跳。

「没关系!我喜欢吉田君!」

惠美不知不觉地大声抗辩。

说完之后,连自己都感到惊讶。

吓了一跳,变得通红。

女子部员们「哇哦!」 的欢呼声……。

「……啊,那个,听说队长们已经去操场了。」

惠美用快要哭出来的眼睛说。

「……所以,怎么办呢?」

惠美好像打算在早上向部室的大家报告。

如果是在部室里的话,私下就可以了……如果是运动场的话,人会很多。

「……知道了,走吧。」

我向惠美伸出了手。

「……没关系。」

惠美的眼睛看着我。

「什么都好……因为我也喜欢惠美……!」

另外,背后还响起「哇」的欢呼声……!

「……嗯。」

惠美握着我的手。

「走吧,吉田君!」

牵着手……我们,向运动场跑去!

其他女子田径队员也从后面追上来。

大家一起……走向运动场。

有点像电影。

好像不是真的。

但是……和惠美牵着的手。

这双手的温暖……。

紧紧握住的力量……。

告诉我,这不是假的,是真的。

哈哈地呼着气……我们到达了运动场。

运动场上不仅有田径队,还有很多其他运动队的人。

老实说……有点害怕。

「哦,在那里!」

顺着惠美的视线看去……。

球场前的长椅上,几个穿着运动服的三年级学生聚在一起聊天。

其中,也有女子田径队的队长吧。

「那个中间短发的高个子……那个人就是队长竹柴遥香。」

惠美告诉我。

「是个漂亮的人吧?」

确实是个漂亮的人。

比惠美更高,更黑。

大大的双眼……看起来有点恐怖。

「竹柴前辈,山峰同学有话要跟你说了!」

刚才的二年级学生,带着开玩笑的感觉这样喊道。

竹柴同学三年级学生们,好像也注意到了一口气哗啦哗啦出现的部员们和那个中心的我们。

站起来,看着这边……!

「……什么话?!」

竹柴队长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对惠美说。

……惠美一脸忐忑。

「还有,竹柴队长……还有,三年级、二年级的前辈们。向田径队员们报告一下!」

惠美和我牵着的手,嗡嗡地挥舞着……!

尽情地大声喊叫!

「我……要和这个人交往了!」

运动场中一片哗然……!

「……嗯,什么什么什么?」

「……怎么了?」

「……什么开始了?」

在我们的周围,不断地聚集着学生们……!

竹柴前辈不愉快地看着看热闹的人,啧啧咂嘴。

然后对惠美说,

「……什么意思?」

像这样直抒胸臆地说。

惠美突然屏住了呼吸……更大声地喊!

「……我爱这个人!!!」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