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和佳子像是被冻住了一样、无法从那里离开。

不要说迈开腿逃跑、连正在抚弄胸部和阴部的手也动弹不得。

瞪圆眼睛、流下冷汗、气息也变得慌乱起来。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兴奋。

不如说、刚才还在兴奋的身体、已经变得像是被泼了冷水一样寒冷。

(他……发现我在偷窥了?!……)

和佳子端正的脸庞一下子发白了。

并不是脸色发青那种程度。而是脸色发白、惨白。

也很正常吧。毕竟、本来偷窥女儿和男朋友(?)之间的情事、就已经是最差劲的母亲了,在此之上,还边偷窥着、边自慰。

这样的母亲,不应该存在。

如果这就是荣治对梨香耳语的内容的话,和佳子和她的关系,就会变得不一样了吧。

当然、梨香跟和佳子都是非常重视对方的母女、不会仅仅因为这种事情就变得生疏起来吧。

但是、还是会变得有些不自然吧。

不会错的。

这对于关系很好的、很幸福的一家来说,是非常难以接受的事情。

因此、和佳子在荣治做出行动之前、都无法行动。

简直就像迎面撞上天敌的野生动物一样。

精神上处于压倒性优势地位的荣治、和自己踏进绝境的和佳子。

这两人的对视实际上只有几秒、但对和佳子来说、却像是一生那么长。

然后、荣治的视线突然从和佳子身上移开了。

(诶?)

虽然一瞬间觉得、他还是把这件事告诉梨香了,但实际上并没有那种迹象。

虽然还在呼唤着梨香、但至少看起来没有一点要说这件事的样子。

(没有暴露吗?……但是、这不可能吧、毕竟眼神已经对上了……)

那么、是打算放过我吗?

虽然只是这么一想、却很干脆的接受了这个结论。

毕竟仔细想想、荣治可是那个讨厌男人的梨香选择的男性。

显然他不是和佳子害怕的那种、极其危险的男人。

(不能辜负他的好意、还是先走吧)

点心和果汁过一会再拿过来吧。

而且还想换一下内衣。

虽然她想就这么悄悄地离开……但是突然、磅的、响起了巨大的声音。

「……!?」

和佳子差点尖叫而出,但她还是用手捂住了嘴、勉强收住了声音

当然了、这声音不是和佳子发出来的。

那是从梨香的房间里传出来的。而且还是从离和佳子很近的地方传来的。

战战兢兢的打开门往其中窥视……就看见荣治和梨香移动到了相当接近自己的位置。

虽然和佳子差点就发出了尖叫、勉强用手收住了声音——但另一边、梨香却一副根本就没有发现和佳子的样子。

并不是因为对和佳子感到愤怒才发出那么大的声音。

荣治扶着因为多次绝顶而站不稳、双手撑在门旁边的墙壁上的梨香。

他就站在那样的梨香后面。

简直就像梨香的主人一样、用仁王立姿站在梨香的身后。

用坚硬的男根,在那柔软的臀部中间,来回摩擦着。

然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下子整根插入。

多亏了荣治之前毫无顾忌中出的精液、和梨香自己因兴奋而分泌出的爱液、那让和佳子瞠目结舌的巨大肉棒就这样普通的全部进去了。

不……这是因为梨香已经被开发到这种程度了吧。

就算是有着成熟身体的人妻和佳子、想要插进这样的肉棒、也很难吧。但是她的女儿却被开发得、连这样的肉棒也能任意进出了。

「哦、哦、哦、哦♡」

啪、啪、啪、啪!

梨香被荣治牢牢的抓住腰部、用背后位猛烈的侵犯着。

比任何体位都更要激烈。

然后、因为这刺进深处的背后位活塞运动,梨香扔掉了平常的那副扑克脸、因这份愉悦而全身颤抖着。

(怎么会这么的……下流啊……)

和佳子又把手伸向了胸部和股间、然后开始抚弄。

已经完全不理会自己本该离开、这件事了。

只顾着边偷窥自己女儿淫靡的痴态、边自慰。

「啊啊~!喜欢、好喜欢、最喜欢你了、爱你、我爱你~ ♡」

像说梦话的小孩子一样、梨香无数次地倾诉着爱意。

那甜蜜得像是溶化了的放荡表情、像是在宣告着被这男人用背后式猛烈的侵犯有多幸福一样。

那个因为差点被陌生男子强暴、而对男性抱有心理创伤、一直抗拒男性的女儿。

那样抗拒男性的她、对一个男人暴露出了自己的全部、贪图着被抽插的快乐。

这该是、多么淫靡而下流的情况啊。

对梨香的变化感到惊愕的同时、和佳子自己的身体也强烈的兴奋了

「嗯、噗?!嗯、啾、呼……♡」

梨香的头被猛地拧向后方。

然后、荣治突然用力地吸上去。

虽然一开始被吓了一跳,但没过多久、梨香的眼神就变得恍惚起来、开始积极地交缠起舌头。

如果把唾液送到她的嘴里的话、她的喉咙就会响起剧烈的吞咽声。

然后、只因为饮下了荣治的体液这样简单的事实、梨香绝顶了。腔壁剧烈地缠起那疯狂抽插的男根。

沽湫沽湫、淫荡的水声清晰地传到和佳子的耳中。

这声音是从重叠着的唇发出的、或是因为疯狂搅拌着的爱液呢。

不管怎么说、那黏稠液体飞溅的声音、侵犯了和佳子的耳朵、让和佳子的身体愈加亢奋起来。

用力地揉搓着丰满的乳房、把手指伸入腔内不断摩擦着、甚至激烈到发出了「沽湫沽湫」的水声。

嘀嗒、嘀嗒。水珠滴到了走廊上。可是和佳子已经无暇顾及这种事了。

她的视线、一直在注视着被后背式激烈地侵犯着、发出像雌兽一样喘息声的梨香身上。

然后,她的视线微微上移……

「啊……」

就和荣治对视上了。

顿时、简直就像是被锁住了一样、和佳子移不开视线了。

两人就像是恋人一般、凝视着对方。

但是、状况和普通的恋人完全不同、荣治正在用背后位猛烈地侵犯梨香、而和佳子则正在边偷窥着被侵犯着的女儿边自慰着。

两人之间并没有恋人那种甜蜜的氛围,取而代之的,是颓废而又淫靡的气氛。

和佳子不仅没有逃跑、连没有躲开他的视线。

不仅就这样一直凝视着对方、甚至像是为了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痴态一样、继续自慰着。

她还把衬衫掀开、露出被朴素的胸罩罩着的丰满乳房。

然后、像是很焦躁一般、边粗暴的扯下胸罩、暴露出赤裸着的乳房、边用力揉搓着。

她那一只手包不住的欧派在她手的揉动下、柔软的变形着。

眯着眼盯着荣治看的和佳子、已经变成了只会挑逗男性的雌兽。

湿润的眼瞳和轻舔着唇的舌、都在彰显着这具成熟女体的色气。

和佳子并没有打算和女儿的男朋友做到那一步。

像是诱惑荣治的行为、也不是有意识的做出来的。

这是无意识的、会被强大雄性吸引住的雌性本能。她的身体本能的诱惑着荣治。

「啊、啊、啊、啊♡~要去了、去了、去了去了去了~~~ ♡」

啪啪啪啪!!

在梨香身后抽插着她的荣治、腰摇动的频率变得更快、动作也变得更激烈了。

梨香似乎已经没办法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了、靠在墙上的上半身、正在慢慢滑落。

虽然不能说很丰满,但也绝不贫乏的胸部也因此被压得变形了。

之后、终于、上半身碰到了地面。

但是,因为荣治紧紧的抓着腰,所以变成了只有屁股高高撅起的状态。

因为嘎吱嘎吱地剧烈活塞运动、那里发出了沽湫沽湫的水声、大量的爱液也滴到了地面。

甚至梨香还「噗莎」地潮吹了。让这个房间变成了一副难以打扫的样子。

虽然梨香早已使不上劲、但她的身体却还在剧烈的摇动着、渴求着快乐、她的腔壁还在拼命收缩着、包络着男根、渴求着射精。

这幅样子实在是可爱得让人想狠狠的玩弄她。

所以、荣治如她所愿、毫无顾忌的向她的腔内注入了精液。

但是,他的视线并没有集中在梨香那因为游泳而锻炼出的优美身躯上,而是一直集中在透过门缝偷窥女儿痴态来自慰的下流母亲身上。

啪湫、啪湫!腰摇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同时,被搅拌着的爱液也大量的垂落地面。看着这个、和佳子也意识到,这淫荡的盛宴即将结束。

实际上,虽然已经迎来了很多次轻微的绝顶、但配合着这个、和佳子自己抚弄股间和胸部的动作也加速了。

那湿润的眼睛捕捉到了一直冷冷俯视着和佳子的荣治。因为被他注视着的事实让和佳子的身体更加兴奋起来、手指在腔内摩擦的速度越来越快,同时、大量的爱液也滴到了走廊上。

然后——

「去了~~~~ ♡」

「~~~~」

哔kun~~

梨香跟和佳子的身体几乎同时剧烈的颤抖起来。

该说不愧是母女吗?

筋疲力尽地倒在地面上的梨香,慢慢地用手撑起自己的身体。

她噗尼噗尼地摇晃着的乳房上、滴落下汗水。

「噗莎」地喷出潮水、并且被荣治往子宫里噗哧噗哧的注入了精液。

最重要的地方被轻易地蹂躏着、从那里滴落出完全止不住的白浊液。

荣治则一边揉着柔软的臀肉、一边顶着腰、把最后一滴精液也注入进去。

然后、仅有一门之隔的地方、和佳子也绝顶了。

她咬着翻上去的衬衫、拼命忍着不发出声音、身体也在剧烈的颤抖着。

她那从用手指抚弄着的腔内已经「噗莎」地喷出潮来、脚也在嘎吱嘎吱的摇晃着。

丰满的乳房上、漂亮的乳头早已剧烈的勃起了、非常妖艳。

「哈、哈……」

会叹气也没办法吧。

幸运的是,因为过于剧烈的绝顶而意识朦胧的梨香并没有听到叹息声。

(走廊、必须要打扫干净啊……)

呆滞的大脑正想着要该消灭证据时、突然看到了荣治的眼睛。

只是这样、小腹像闪过电流一样、又开始疼痛了。

和佳子像是逃跑一样离开了那个地方。

看着那样的她、荣治的眼睛里闪过不可名状的危险光芒,


 ♡


太阳落山了。鬼冢家也到了该吃晚饭的时间。

再怎么说、荣治也觉得该走了。

虽然梨香一定要留他下来吃晚饭、但荣治的意志很坚定。

毕竟还是第一次被邀请到这里、留下来吃饭实在是不太好。

和佳子本来也想留他下来吃晚饭、但既然被他看见了自己那副痴态、就无法随意的开口劝说了。

因此,鬼冢家为了给荣治送行而都来到了玄关。

「今天打扰了。」

「下次别来了、你这大猩猩!」

「……下次再来吧。爸爸、我讨厌你这样。」

「……?!」

对轻轻低下头的荣治、梨香的父亲以超越盐对应、几乎是把盐向荣治丢出去的态度逼迫上去。

※译注:盐对应、指一种态度不积极的、冷漠的回应方式。另外、日本那边认为撒盐可以驱邪、所以这里是在形容梨香父亲驱逐荣治的态度。

梨香一边稍微羞红着脸对荣治轻轻招着手、一边宣布了父亲的死刑。

噶呀噶呀!(磨牙的声音)————把在一边吵吵闹闹着的父亲———不,吵闹的父女俩、放置在一边不管、和佳子轻轻地笑着、目送着荣治。

「还请多多关照梨香。」

※译注:一般是嫁女儿时候的台词。

她脸上浮现出温和的笑容、完全是一副母亲的样子。

那副边偷窥着女儿做爱边自慰着的下流样子完全不见踪影。

该说不愧是人气吗?对于这份演技、荣治也瞠目结舌。

但是、就这样放过她、也太可惜了。

所以、他趁着梨香和她父亲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时候、开始行动了。

「好的……啊、对了。」

「……怎么了?」

和佳子对突然接近的荣治露出了警戒的神情。

但是、也不能对他置之不理。

要说为什么、毕竟被他看见了自己的痴态。就立场上来说、他的立场比自己压倒性的高。

荣治在她的耳边喃喃私语了几句话。

「………………」

「————?!」

被荣治说了悄悄话的和佳子、就这样瞪圆了双眼。

已经足够了。荣治这么想着、就浅笑着离开了和佳子的身边。

对和佳子而言、荣治是女儿的男朋友(?)、是自己必须温柔的守望着的对象。

和这样的他、和佳子她————

「请让我考虑一下。」

露出了隐藏不住的雌兽般的表情、然后、她轻轻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