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祭的訪客(2)

「阿士曼老師還真慢」


作為三國祭訪客的『嚮導』的我們,正待在學院中等待阿士曼老師將他們帶過來,老實說我也不是沒有想過為什麼不要我們直接跟去就好,但阿士曼老師還是堅持一定要這麼做


現在所有的人都在這裡等候,當然包括其他班的人,沒錯、就是那個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盯著我看的達茲因


「……」


「……」


有事就快點給我講!一直在那邊盯著我看,喜歡我膩!但是抱歉、我喜歡的是女人,男人滾!


「艾露同學…這氛圍來真是讓人受不了啊~」


「你在說什麼啊…」


艾露同學用感到非常麻煩的眼神看著我


「覺得不妥的話就直接跟他說阿……喂、盯著這邊有什麼事嗎!沒有的話就不要一直看著這裡、不舒服!」


因為艾露同學的話而導致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這裡了!


只能說真不愧是艾露同學,掩飾都懶得做,直接出聲。


「……」


就算面對艾露同學的質問,達茲因依舊沒有說話,只不過是將視線給移開,說實話這樣就夠了、只要不要繼續盯著我看,但總感覺沒有把問題的根本給解決掉,我看就是那個吧…達茲因所輕視的E班居然也被邀請來執行這項任務


「自尊心什麼的還真是麻煩呢~雖然我也沒資格說別人」


就在我們因為一些事而導致氣氛降至冰點時,阿士曼老師終於帶著訪客們過來了。


「抱歉久等了…各位!這幾位是接下來會帶領各位參觀城鎮的學生們」


被帶過來的人個個都是大人物呢!不過這是廢話就是了…


亞人國《七星神子》之一的《太白》,以及《十二武尊》中的《丑》和《午》都在這裡,居然一次派兩名武尊前來還真是嚇了我一大跳呢,不過不知為何看不到本應在這的《辰》


想到這裡,我的視線聚焦在一名較為奇特的客人身上,灰色的長髮與身為狼型獸人的尖長耳朵、被薄紗遮住的臉讓人看不清她的真實面貌,只不過不知為何我總感覺她在盯著我看。


「噢噢!這就是帝國引以為傲的幼苗嗎?」


發出極其高亢聲音的,是一名留有金色及肩長髮、帶有點稚氣的女性,從外觀和氛圍上來推測,她應該就是那赫赫有名的問題兒童公主了吧。


「這麼說的話…旁邊的那個人就是」


我看向站在伊莉斯公主身旁的男性,灰色的短髮與水藍色的眼瞳、整體上給人乾淨整潔的形象,然而他卻給我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最重要的是我身旁的艾露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盯著他看。


「艾露同學…」


「啊啊,就是他呢」


弗德 • 海林思,被艾露同學、不,被《黃昏》成為《無敵之男》的人,甚至被評價在危險度上不亞於加爾達沃


「嗯嗯嗯嗯,你好你好!我的名字是伊莉斯 • 法亞 • 役克拉 • 薩斯理!叫我伊莉斯就可以了喔!」


就在伊莉斯公主不斷的對其他同學打招呼並提出不可能辦到的請求時,弗德只是站在原地並盯著這裡,更準確地說是看著艾露同學。


艾露同學先是深深歎了一口氣,隨後向弗德搭話


「身為一國公主護衛的你,不跟在她身邊沒關係嗎?」


「這裡並非是什麼危險的地方,而且公主也不是跑到我的視線外,最重要的…看到許久不見的同伴當然得打聲招呼不是嗎?」


弗德以與他外表截然相反的輕浮語氣回應了艾露同學


「不需要呢,我跟你在《黃昏》也沒有多熟,倒不如說不管是《黃昏》的誰都不要接近我最好」


艾露同學以辛辣的語氣說道


「哎呀哎呀,該怎麼說呢,這也是我所期望的呢,但唯獨妳是例外啊,畢竟妳在那個《黃昏》中是少數值得讚美的存在」


那麼,弗德一邊說著一邊將眼睛對向我這


「這一位是?」


「宮本狩」


既然被問到了,那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吧


「是將來要和艾露同學以身相許的男人!」


「什…!」


「……」


艾露同學聽到我的話後立馬臉紅了起來,整張臉就像蘋果一樣,嗯…非常可愛哦,這就是我要的反應呢!


反觀弗德這邊則是在聽到我的話後陷入沉思…喂!你也給點反應阿!


「就算是在外面,妳也依舊會遇到個性鮮明的人呢」


「別說了,那是孽緣」


艾露同學像是感到頭痛一樣扶著頭說道,話說好久沒看到艾露同學這個動作了呢


「不過,能夠在離開那個地方後找到這裡也算是妳的福氣了吧」


「哼!」


對於弗德的話,艾露同學沒有回應,看來是害羞了呢。


「你不也是嗎?沒想到你居然跑到共和國那邊去了,不是還當上什麼情報局的要人嗎?」


「啊呀,要人什麼的,我所坐的位子只不過是一張小小的、不起眼的,卻又令我感到舒適的的椅子罷了。對我來說,只要有舒適的椅子在,哪裡都可以…不過和《獄》相比,世界上的其他地方都顯得十分舒適就是了」


弗德將他的想法說了出來,隨後瞇起眼睛,像是要評價艾露同學一般的看著她


「不過艾露啊,我沒想到妳居然會變這麼多」


弗德的話讓艾露一時間愣住,並立馬出言反駁


「我可沒有什麼改變」


但隨後又搖了搖頭,並看向了我


「不,我或許真的變了呢」


「原來如此」


弗德將手插進口袋中,露出了溫和的表情。


這個男人與我所認識的《黃昏》果然很不一樣,既感覺不到像是加爾達沃的危險性、也沒有諾斯那樣的瘋狂,感覺就像個正常人一般,當然,那是建立在沒有聽說過艾露同學對他的評價下所感覺到的


「那麼,改變妳的就是這位宮本狩了…是吧?」


「…要這麼說也是可以」


不想要坦率承認的艾露同學真是可愛


「真是厲害啊!從給我的感覺上來看應該是聽說過我的事吧,而告訴宮本我的事的應該就是妳了吧、艾露,這麼說的話,我也能夠猜測他對於《黃昏》的事略知一二吧?」


「豈止略知一二,他都已經見過諾斯和加爾達沃了」


「妳說什麼!?」


對於艾露同學的話,弗德好像感到非常震驚


「那兩個傢伙!?妳是說眼前的這個人曾遇到那兩個無聊至極、不講道理,宛如集世界的所有污穢於一身的那兩個狗屎嗎?」


「好不容易學會的敬語就不要讓它消失阿,語氣…變回以前的樣子了哦」


「啊呀啊呀,那真是抱歉啊,老毛病又犯了呢,只要是牽扯到那群垃圾就會這樣,不過妳說的話讓我對這位宮本產生一點興趣了」


如果現在這裡說出這種話的是諾斯,艾露同學就砍過去了吧?沒有這麼做是因為對方是弗德的關係嗎。


「那麼失禮了」


只見弗德將雙手舉起,兩隻手的拇指與食指比出一個四方形,並在這四方形的空間中觀察著我。


在過了大約十秒後,他像是看到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一般瞪大眼睛


「這還真是…!沒想到」


弗德的嘴角抽搐著、臉頰上還留下了一滴冷汗


「這個人居然…如此無聊至極!」


無聊至極!?你說我嗎!?這怎麼可能呢,我可是人人見到人人歡笑的開心果阿!我超~~有趣的好不好!


「看來這個人是沒見過我的開心秘技呢!」


「他不是在說這個…而且他也當然沒看過你那個什麼開心秘技吧」


艾露同學先是傻眼地看著我,隨後對弗德投以異常冰冷的視線


「所以…你居然如此評價宮本嗎?」


如此評價我?也就是說這不僅僅是字面上的意思囉!呼~~鬆了一口氣了!


「你在那露出好險的表情做什麼!」


莫名其妙被罵了!?


「啊呀啊呀,沒什麼……快樂的時光總是過的特別快呢」


弗德突然看向遠方,跟著看過去後發現伊莉斯公主正往這邊過來


「那麼恕我失陪了,公主在叫我了」


「嘖…不管是你還是諾斯,都喜歡把話說一半就走」


「那還真是…竟然被拿去跟諾斯相提並論,是我人生的污點呢」


說完,弗德便邁開步伐走向伊莉斯公主,留下我們兩個在這個地方


「阿,糟糕了呢」


「糟糕了?」


「嗯,我忘了告訴他緹蜜雅的事了」


「不告訴他也沒關係吧」


雖然聽說他很討厭緹蜜雅,但他好歹也是跟著來享受三國祭的,要是他知道緹蜜雅在這裡的話那豈不是逛街的心情都沒了嗎


「哥哥——!」


就在弗德離開沒過多久後,雪音一邊喊著我一邊跑了過來,還帶著其中一名訪客過來


「雪音?…還有您是赫蒂小姐對吧」


跟著雪音一起過來的,是亞人國的見習巫女、狼人族的赫蒂小姐


「請問有什麼事嗎?」


不回答我的問題,赫蒂小姐僅只是默默的站著,雖看不到她的臉,但果然先前感受到的不是錯覺…


妳在盯著我對吧!


「宮本?」


「欸?」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我一時反應不出這是眼前的人發出來的,不過就這麼呆著也不禮貌,所以我端正自己的姿勢然後向她回應到


「是的,我的名字是宮本狩,還請多多指教」


「果然!」


喔喔,突然大叫起來了,話說我還以為妳一定是什麼無口系美少女阿!


「你是雪音醬的哥哥對吧!」


雪、雪音醬!?


現在的我只能帶著錯愕的眼神望向雪音,祈求她給我一點說明


「…原本在聽到名字時就在想是不是她,沒想到那時的活潑小女孩居然變成了巫女候補」


「那時的雪音醬也是小女孩喔!畢竟我們倆同歲呢!」


說、說明?我需要解釋!


「阿…咳,哥哥應該還記得我在來到帝國之前,是住在烏赫德伊的吧」


「畢竟宮本家的本家就在那裡啊,原來如此,是那時認識的朋友嗎?」


「是的喔!」


所以說妳的角色設定差太多了吧!請不要用臉帶著薄紗的神秘系巫女外表做出活潑開朗系的偶像行徑好嗎!


「我們也是初次見面呢,雖然因為有些原因導致我不能把面紗拿掉,但還是打聲招呼吧,我的名字是赫蒂!請多多指教了,狩哥哥!」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