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木槍終究是有極限的...

在睡前我才突然想到,我身上還有哥布林的血啊!看來得先去把它洗掉才行。

對了對了,可能有人好奇這兩天上廁所的部分怎麼辦,這也是我在看其他小說時很好奇的地方,但我也不知道怎麼做,總之就是上完之後隨便找片摸起來不會太粗糙的樹葉,然後就努力擦乾淨,將就一下,然後把痕跡用土埋掉。回到正題,要去把寫洗掉,聽起來很簡單,但實際會遇到幾個問題,首先,要先找一個盆子能裝水,畢竟那邊也是我要用還喝水的地方,而且裡面的生物如果聞到血馬上衝上來我不可能頂得住,裡面雖然沒有看到鯊魚,但還是小心為上。我走在準備變黑的路,趕緊挑個一個看起來能當容器的木頭,然後把中間用短刀努力挖出一個能裝水的凹槽,就往湖的方向走過去,然後精彩的來了,當我靠近、盆子都還沒碰到水時,我就看到下面有一隻長有手臂的飛魚往我這邊急速衝來,等下你冷靜一下,為啥你有手臂?而且你的二頭肌有點壯ㄟ,泡過核廢料的是吧?不不不,問題不在那邊,那看起來就是想要把我殺了,哥布林喝水就沒事,我就不行?還是我身上的血液讓我趕過來了,總之我趕快把盆子收回手裡,往後撤一大步,後撤的那一瞬間他就撲到我原本所在的位置,沙灘上都被震出一個小凹洞了,力道有多大啊...,當我想說這樣他就會放過我時,他就用手臂當作腳往我這邊跑來,喂,你是甚麼東西啊?就算能在陸地上走路這速度也太離譜了,我只好趕緊往後拉,誰知他繼續追著我,追了差不多1分鐘之後它就開始往回跑了,沒辦法呼吸了吧哈哈,通常這時候不可能好心的放它回去,愛追我是吧?抄起我的木碗追著它跑,結果它好像是有甚麼技能似的,跑得比追我還快就這樣回去了,吐了,好吧,總之趕快達成自己的目的裝水,然後把衣服脫掉趕緊沖一沖,幹你O,這他媽好冰阿,等下得回去烤個火了,為了沖乾淨一點,我總共來回裝了八次,兩次沖一次全身沖三次,剩下拿來洗衣服,水就倒在旁邊的樹叢旁,然後那條有肌肉手臂的飛魚就沒再來找我了,我當時真的還怕極了(.jpg)。歐對了,然後這湖水意外是淡水,看來和原本世界有落差呢,那就順便裝個一碗回去喝吧,但這是木製的,怎麼煮還要想一下呢。

回到洞穴旁,再次升起火來,把身體和衣服烤乾,然後就裸著身子進去睡袋裡睡了,看來身上之後還是得隨身帶著武器(木槍)呢,新手好朋友。

......

這次沒有被吵醒,睡起來後還是有感覺到成長痛,不知道要到甚麼程度才不會痛。吃點東西後就準備繼續找怪刷(應該不是被怪刷,希望),然後食物也減少了一點,看來要加減找點能吃的東西,今天吃的烤兔肉以結果來說,就是一塊很柴又很硬的東西,唯一能稱得上是食物的地方,就是我吃進去後沒有因為他是木頭或石頭而無法消化,沒有鹽這點實在是很傷阿,雖然目前還能靠肉乾的部分來補,但遲早還是得去找鹽。先來看看能力值吧。



技能版(轉生者限定)

名稱: 未定      職業:轉生者(綁定) LV1

體力:15

魔力:無

力量: 10

知識:100

會心:0

靈巧:0

敏捷:15

特殊技能:選牌

剩餘分配點數:0



傷害補正沒有在上面ㄟ,難道是忘記寫?隨便,繼續刷等吧,走囉。

這次我先往之前沒有走過的地方探索,我可能會在這個洞穴待個幾天,所以先把附近探索完不會吃虧。途中有看到熟悉的哥布林先生,用一樣的流程把它帶走,這木槍的消耗不是一般的快阿,這次只帶了10根,削一根雖然不用3分鐘,但把時間成本考慮進去的話,我要花快三分鐘才能打死一隻哥布林,還不包含找它的時間,想來就覺得我真菜。接下來走著走著,還有看到許多野果,令我吃驚的是,這裡的野果味道跟原本世界差了一點,但就只差了一點,知道這是多可怕的事情嗎?原本野生的東西應該超難吃的,看看野生的玉米、稻米,每個都不忍直視,想到這裡就覺得野果好吃是種幸福,之後有機會再來一一介紹,因為我在野果叢的附近看到另一隻沒看過的生物,它外表看起來像一隻狼,但它的身形很小隻,差不多身長一公尺,身高約八十公分,它正在吃著藍色的樹果(吃起來像是藍莓,偏酸),整體的顏色是白色,但身上有藍色的線條在流動,先假設它會使用某種魔法比較合理,第一次遇到會用魔法的怪獸,有點興奮阿,讓我來會會妳吧。

用一樣的方法「隱匿」接近後往他身上要害一戳,正當我想說這樣就結束時,它馬上從野果叢旁邊跳開,往我這邊瞥了一眼後,馬上就進入了戰鬥姿勢,原來剛剛那不是沒發現我,只是覺得我沒有威脅性而不鳥我而已,到目前因為都過得太順利,而且我看到在吃水果所以想說應該不會是食肉的,結果好像是雜食性的,對喔,它是一隻狼,怎麼會覺得它在吃水果就是草食的,腦抽了。總之遇到危機了,臉頰滑過了一滴冷汗,隨著他的一聲咆嘯『嗷嗷嗷!』,戰鬥開始了。


首先,畢竟我速度一定是輸它的,因此我想要打到它的唯一辦法一定是他主動跳上來攻擊,因此我就先靠在果樹叢後面和它對峙,它完全無視果叢直接往我這衝過來,難道它想要速戰速決嗎?它速度是很快,但有果叢的阻擋速度被減緩了一些,到了我勉強能跟上的程度,這時我趕緊閃過,順便在它經過時把一跟木槍我它身上戳,但它還是跑太快了,木槍從它旁邊穿過去沒有刺中,接下來它馬上停下來,往我的方向一轉再次跳出,這次沒有障礙物了,我閃過的時候手上多出了一道抓痕,血液馬上從裡面噴出來,可惡,真不是普通的痛,感覺手快被扯下來了,抓得挺深的阿混蛋,我只好拖著這隻使不上力的右手趕緊往後撤,這種痛現代人幾乎沒有體會過,我也沒有,但在這邊不會有救護車來,也只能咬牙撐過去。我在逃跑時也利用著果叢卡它位置,它也像是無視著果叢一樣往我這邊直線衝來,每次速度都會減緩一點,當它撞上第五個的時候,我立即轉身,對準它直衝的嘴裡來了一槍,它想要馬上停下來,但因為慣性的原因,它還是直直的網上貼了上來,照理來說這樣就結束了,但木槍卻因為強度不夠而無法穿過它的咽喉,指刺在上面造成流血而已,這時它眼睛瞬間睜大,想要往後拉開距離,我因為只剩下一隻手能用,而且我也正使力往裡面推,就被它簡單的拉開了。

這時它像是取回了冷靜了一樣,不再像隻瘋狗一樣往我這邊衝,把插在嘴上的木槍甩掉後,它身上的線條開始快速流動,難道是要發出魔法了嗎?可惡,像剛剛那樣衝過來多好,在它續力的期間換我往它那邊進攻,用另一隻木槍往它身上戳去,它在續力的時候顯然沒有平常時來的靈活,我成功在它胸口上流下了另一支木槍,這次也刺的不夠深,木槍攻擊力不足的事實硬生生擺在我眼前,正當我想要再掏出木槍打算磨死它時,它似乎已經充能好了,尾巴高高的翹起,對準我,那瞬間高壓水柱從它尾巴噴出,那力道應該會比它衝撞來的有威脅吧,要不然也不會浪費時間來蓄力,我毫無選擇,只能用我最快的速度把我身上的行李拿來當盾牌,水碰到我的瞬間我被擊飛了差不多兩公尺,伴隨著「喀」的一聲,我左腳往奇怪的方向彎曲,看來是骨折了,疼痛是不會少的,似乎是一個絕望的狀況,但我知道從這邊開始,才是真正生死的決鬥。

它看我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觀望了一分鐘後,它慢步的往我這邊靠過來,伴隨著「嗷嗚嗚!」的叫聲,似乎在向這片土地說明它才是最後的贏家,然後想要一嘴叼起我,在它嘴巴準備碰到我腦袋的同時,我舉起蓄勢待發的左拳,對著它毫無防備的下巴來了一發,儘管我的力道不足以打穿它的頭蓋骨,但至少能做到稍微腦震盪的效果,完全不給它喘息的時間,拿起前面被開一個大洞的袋子(內容物幾乎沒掉出來)往它脖子上壓去,接著直接用全身的重量壓下去,它因為無法呼吸,腳開始亂抓,手的部分被我連同壓著而無法移動,壓上去的同時我也沒閒著,因為我感覺到身上線條又開始流動,我拿著小刀使勁的把它的線條切斷,從最粗的線路開始切。隨著我每切斷一條線路,尾巴的亮光也慢慢減緩,但因為線路很有韌性,我無法全部拆完,因此剩下三條細條的時候魔法還是發動了,但威力跟剛剛天差地遠,大概就變成一灘水球砸在我身上,雖然有點痛,但完全沒有受傷,隨著它腳漸漸動得越來越慢,最後一陣陣得抽蓄、停止之後,我才從它的身體上移開,雖然已經沒有呼吸了,但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用小刀把它的頭給砍了下來,到這裡才終於有結束的感覺,但我也已經筋疲力盡了,我抱著狼的屍體和行李,用著最後僅有的意志力往洞穴走去,進去的瞬間我剛好完全沒力了,只希望我再次醒來時不是在神奇的白色空間裡......

如果我死了,請幫我跟其他轉生者朋友們講:木槍終究是有極限的...


『LV2提升到LV3』

『觸發技能「選牌」』

『因其滿足條件,獲得技能「絕境逆轉」』

『因其滿足條件,獲得稱號「魯莽之人」』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