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身為母親的抉擇


「......哇、哈哈......哈哈哈哈! 對、對啊! 我還有這些傢伙在呢! 去吧、冒險者們! 漂亮地把萊拉幹掉給我看。 作為獎勵,那些當作人質扣留的兒女,我也可以還給你們一隻! 」


「......你這傢伙。」


從暗處裡出現的四名冒險者,用著幾乎要咬穿喉嚨的視線瞪著康坦大臣。


但是他們憤怒地咂嘴之後,露出了放棄的表情,隨後轉向了萊拉。



「我打算先去避難了,你們去討伐萊拉吧! 都明白的吧? 如果希望孩子們平安無事,就給我不惜性命地去戰鬥! 」


說完後康坦甩著肥胖的身軀、飛也似地逃跑。

留在屋內的殘兵和隨從也緊跟在其後。


「等等! 你這頭豬!想逃去哪裡!」


萊拉正準備追趕奪門而出的康坦。然而,自稱為疾風怒濤的四兄妹、自然地擋住了她的腳步。


「你們這些人、請不要礙事。」


「......我是四兄妹的長兄,北風的約翰。 萊拉啊,雖然對妳沒有怨恨,但是請妳在這裡死去,不要責怪我們。 來吧、弟妹們! 配合我的呼吸!」


「我知道了!」


「承知。」


「雖、雖然很恐怖,但是我也......!」


繼大哥約翰之後,次子韋恩、小弟李、還有唯一的女性─最小的妹妹尤莉亞,他們分散開來、深吸一口氣。


「「「「屬性技『鎌鼬旋風』!」」」」


四人都巧妙地潛入了萊拉的死角,疾風怒濤兄妹們互相配合時機,放出了風的屬性技。


在空中出現了多達數百道的風之刃,從四面八方向萊拉襲來。

但是、即使面對來勢洶洶的攻勢,她仍毫無反應、只是站立在原地。


「......? 怎麼了萊拉! 看到躲不開就放棄了嗎? 虧妳還敢說那些大話。 冰帝萊拉、擊破了!」



「......躲開? 有什麼躲開的必要嗎?」


無數的猛烈風刃,對著她傾落而下。


光從凌厲的破空聲就能感受其威力,彷彿能輕鬆撕裂她白皙細嫩的肌膚。 然而實際上,卻是連一點擦傷也沒有。

一切利刃都被萊拉身上覆蓋的薄冰彈開了。


「什、什麼!? 我、我們的風刃,完全切不進去!?」


「......屬性技『萬年冰壁』。 我從一開始就被這層薄冰保護著。 面對你們這種程度的攻擊,根本不需要躲開。 」


「......咕唔、不愧是被稱為王國最強的『冰帝』萊拉! 果然不容小覷。 但是、不過是薄冰而已! 只要我們兄妹齊心協力,沒有打不破道理!」


「沒錯! 我們的實力遠不只如此。 我們上吧! 這一次不要再留情了! 大哥、用那招吧!」


在高速移動的同時,四個人開始集注意力,準備使出下一招。


不過,無論他們自認為速度有多快,萊拉不可能捕捉不到他們這種程度的動作。



萊拉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真是的、到處都是破綻呀。 嘛啊、可以喔,我會等你們的,想怎麼攻擊就怎麼攻擊吧。 等你們樣子都作完了、就把道路讓出來吧? 」


「......呵。 冰帝萊拉啊、妳確實很強。 但是妳的驕傲會要了妳的命! 北風啊!」

長兄約翰頭將雙手舉過頭頂。


「這是擊敗勇者萊拉的機會!我們疾風怒濤四兄妹合力的話,力量可以與S級冒險者相匹敵。 妳應該好好思考一下這句話的意思。 南風啊!」


「......萊拉大人、請做好覺悟吧。 來吧、西風!」


次男韋恩和三弟李,跟隨著約翰的動作,將手高舉過頭頂。


只有最小的妹妹尤莉亞羞愧得滿臉通紅、扭扭捏捏。


「哎、哎哎~。 這個姿勢跟陣型、真的好土喔! ......這太尷尬了啦!」


「才、這才不土呢! 尤莉亞妳別廢話了! 快點配合我們!」


「哎哎、好啦......! 約翰哥哥、你不用這麼生氣的。」


被斥責的尤莉亞這才不情願地舉起了手。


「哎、東風......」




四個人一起舉起手來的同時,大臣的宅邸開始搖搖晃晃。


周圍的空氣開始震動著。


萊拉能感覺到、比天花板還高的遙遠上空中、有某種巨大的氣息在凝聚,她抬頭仰望說道。


「......嘿欸~。 這個嘛、這個呢~, 稍微評論一下好了,看起來真的很厲害哦!」



宅邸的震動越來越劇烈,就像大地震一樣,接著雲層上有什麼東西爆裂開來了。


「「「「組合屬性技! 『貫穿大地的天降強風』!」」」」


空中的暴風以猛烈的氣勢、直直降下向萊拉直撲而來。


這股巨大的風力伴隨著沉重質量、把整棟房子都壓垮了,甚至還有多餘的力量激烈地衝擊大地。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徹了很久。




地面就像被巨人的鐵鎚砸下來一樣,地表開裂塌陷,形成特大的火山口。


 ◇


釋放屬性技後也隨後逃離宅邸的四兄妹,遠遠地望著倒塌的大臣宅邸。


「哈啊、哈啊......成、成功了嗎?」


「嗯嗯! 冰帝萊拉已經被活埋了! 如果這樣都還能存活的話,那就真的是貨真價實的怪物。」


「......咕唔。 不行、我已經站不起來了......」


「我、我也是哎......我的腿已經在發抖了。這個屬性技、消耗實在太大了啦。」


癱坐在地的四個人似乎已經確信了自己的勝利。




但這時,周圍的溫度急劇下降,到處都開始結冰。


「嘿~咻......」


嘎啦嘎啦的聲音響起。


大宅的坑洞殘骸中,從一座蓋滿瓦礫的冰山,萊拉毫不費力地爬了出來。


「......呋呼。這樣你們就滿意了嗎?」


「怎、怎麼可能!? 那個組合屬性技、可是屬於高階上級、也就是最高位級別的技能! 但、但是、怎麼會......」


「最高位? 呼呋呋~並不是這樣的哦。 最高位的屬性技是"超級屬性技"。 即使是特級屬性技,根據使用者的不同,也有不同的威力。 這個世上還有許多更強的技能哦。 ......難道說、你們,才這樣的程度、就認為自己已經掌握最強的屬性技了嗎? 」


這麼說著的萊拉,全身毫髮無傷。


她用手"啪嗒啪嗒"地拍去衣服上的灰塵。


「......那麼、我要去追那頭豬了,你們還打算阻擋我嗎?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們別再妨礙我了。 啊、這個是最後的警告囉~ 請好好考慮之後再做回答。」



「警告、是嗎......? 妳、為什麼,為什麼不殺了我們? 看到這裡、我才終於明白實力的差距。 如果是妳的話、殺了我們應該很容易吧! 根本就是、對付手無寸鐵的孩子一樣......」


「呼呋呋、我也是母親哦~ 做母親的才不會無緣無故去傷害小孩子呢。」


萊拉背對著他們四個。

隔著背影,她繼續說道。


「剛才康坦大臣說的我都聽見了。 他拿你們的孩子當作人質對吧? ......所以說、是受到威脅了吧? 那麼就沒辦法了。 那頭豬......竟然把別人的兒女當作人質、真是荒謬,如此令人唾棄的惡行......! 你們四個,畢竟是因為孩子有危險才做出的行為,我會原諒你們的罪過哦~。 」


萊拉邁開出腳步,在最後又說道。


「我接下來,要去處理那頭豬。 現在不正是好機會嗎? 你們不要再猶豫了、趕快去救孩子們吧!......那麼、再見了哦。」


『冰帝』萊拉的背影輕鬆瀟灑地揮了揮手,走過整片被冰封的宅邸遺跡。




「得救了......嗎?」


「我、我們......她放過我們了?」


「啊啊。好像是這樣。 真是、完敗了啊......」


「呀啊啊......萊拉、姐姐大人......。 我從今以後、會一直跟隨姐姐大人的!」



接著四兄妹默然不語,目不轉睛地盯著萊拉離去的方向。


 ◆ ◇ ◆ ◇ ◆ ◇ ◆


康坦大臣臉色非常難看,在夜晚的街道上急匆匆地逃跑。

跑得"呼哧呼哧"喘不過氣來。

他的腳步卻很慢,肚子裡積蓄的脂肪在不停地甩動著。


「欸欸! 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馬車還沒安排好嗎! 反正那種程度的冒險者是對付不了萊拉的。趁他們拖延時間的時候,要趕快到安全的地方避難。」


他實在跑不動了,就停下來對著隨從發洩脾氣。



就在這時,大臣的背後的方向吹過一陣冷風。


「......真遺憾。 好像已經太遲了。」


聽到聲音,大臣回頭看向身後。


聲音是從建築物的頂端傳來的。


他抬頭一看,『冰帝』萊拉就站在那裡。


背後映著夜空中閃耀的月亮,她露出無情的冷笑。


「萊、萊拉...... 已經追上來了嗎......?」


「嗚嗚、嗚哇哇!? 會被殺的! 會被殺掉的!」


康坦大臣的手下爭先恐後地逃跑,就像驚慌的蜘蛛幼崽四散而去。


「等、等一下! 你們不是、應該要保護我嗎!? 噫、噫噫......!?」

大臣為了追趕逃跑的部下而慌亂起來,但由於身體上積蓄的脂肪太重,他"啪嗒"一聲當場摔在地上。


「喂、等一下! 回來啊,你們這些傢伙! 快回來保護我啊! 」



「呼呋呋~都沒有人回來耶? 你的人望、還真是淒慘啊。 那麼......」


萊拉一躍而下,著落在街道上。


她拔出冰劍,一步一步走向大臣。


「噫、噫噫!? 妳不要過來! 妳不要過來啊!」


「你差不多該死心了吧......。 就算是豬、在生命中最後一刻像這樣掙扎也太難看了。」


「放、放過我吧! 對了、金錢怎麼樣! 不、不只、錢以外也都行,像權力之類的...... 我、我都可以給妳!」


康坦一屁股坐在地上,一邊後退一邊叫喊,但萊拉根本無動於衷 。


無視著他絕望的求饒,她舉起了劍。


低溫表面結霜的冰劍之刃、在月光的反射下透出暗淡的青色光芒。


「......吶、大臣啊,我最後問你一個問題。 你知道自己、究竟都做錯了什麼嗎?」


「哈、哈啊......? 我、我沒有做錯任何事!」


「......是嗎? 真是個愚蠢的男人......」



她揮出了劍。


「呃啊!?」


鮮紅的血沫彷彿要將夜色染成暗紅,像噴泉一樣噴湧而出。


康坦就像被宰殺的豬一樣、轟然倒下。


從失去的脖子裡流出的血液、暴露在萊拉的寒氣之下,很快就失去了溫度、凍結了起來。


「......你的罪孽、就是對小悠下手。 去冰結地獄裡面反省反省吧。」


宣判完後,萊拉把劍收進劍鞘裡。




「那麼......要趕快回家,然後好好地照顧小悠! 啊、對了! 小悠今天跟媽媽的做愛一定還不滿足! 呼呋呋~♡ 那麼從今晚一直到明天早上、要盡情地讓小悠舒服起來,幫他Biu、Biu地榨出很多精子吧~!  哼嗯哼嗯~♪、哼哼─嗯~♪」


萊拉的表情從冰之女帝變成了母親的慈愛,然後又變成了對尤克斯充滿情慾的雌性表情。


她期待地輕哼著歌,消失在王都的夜色中。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