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終端大人的邂逅 端末様との邂逅

翻譯:緋桜戀月,JTW 


他正處於既非光明也非黑暗的微睡之中。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的遙遠,朦朧模糊。


不知從何時起就已變成這樣,就連思考這一行為本身都覺得麻煩至極。


這就是所謂的安樂嗎,雖然不安但至少感受到了好似擁抱著什麼東西的溫暖。


像是永遠的陷於搖籃之中。但在某一時刻,感覺到自己仿佛迅速浮出水面。


宛如混沌重回純粹,視野開始變得清晰。


然後他想起了自己曾經的身份——近江慎太郎。



「那個......我應該是,死了吧。」


沒有發出聲卻成為了聲音,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至少肉體是不存在的,而且似乎也沒有視覺與聽覺。


儘管如此,還是傳達了意思。能夠理解。感覺也存在著。


這難道就是所謂的死後世界嗎?


慎太郎本來是不相信死後世界的存在的。他認為人類的意識就是腦內的電子信號,否定了靈魂、輪迴之類的存在。不過看樣子應該是自己搞錯了。


除了他之外,在遠處還存在著巨大、輝煌的燈光。


雖說如此,這裡好像是無法用空間座標定義的空間,因此也不存在物理上的距離或是移動這類概念。不過他通過思考對存在進行了詳細定義,感知到了這一切。


我思故我在,慎太郎強烈地想像了自己的肉體與廣闊的空間。


這樣做就立刻定義了空間,形成了純白的無限空間以及人形的白光(慎太郎)


自己的身體無法變得清晰真是令人著急。不過慎太郎也明白,自己無法回憶起那時還健康的身體,所以只能說服自己這在容許範圍之內。


比起這個,總覺得自己變成了猥褻之物......身體輪廓模糊,還散發著微微的光芒,就像是上個時代的馬賽克一樣。


接著慎太郎在他自行定義的空間裡前進,並走向搖曳著的光之團塊。


「唔嗯,果然是這樣呢」


不知是不是因為肉體已完成定義的關係,慎太郎似乎能感知到自己所發出的聲音。接著他盯著那道視覺確實捕捉到的光芒。


那一定就是當時注入了魔素的邪神碎片吧。


雖然不知道這兒是哪,既然它存在於此,那就代表我已經失敗了吧。


不過離邪神的複活應該是更近了一步。


盡管沒有言語上的交流,但慎太郎的確窺見了邪神的意識。


只不過充滿了噪音而難以理解,仿佛在一瞬間接收了混雜的廣播。


雖然現在他還未理解狀況,不過慎太郎的中二之魂正熊熊燃燒著。

雖然沒有臉孔,但慎太郎確實感覺到了自己的嘴角上揚著。



然而,慎太郎得先完成一件事。


也就是以搖曳的光芒而被認知的邪神。大概是因為慎太郎生前「不相信人形的神明」這一信條,所以才變成了這般不定形的樣子吧。


他生前是如此考慮的:倘若神明真是全知全能,它就不可能採取和人類一樣的形態,它的模樣一定不會體現出任何人類的特徵。


(原來如此,我好歹也將那個當作了邪神嗎。正因如此,我得把這家夥的神格給拽下來才行。)


至少能明白這兒可不是地球,而且這裡只有自己和邪神。在這種情況下可能擁有強大力量的存在會成為自己的威脅。


不管怎樣,如此有趣的狀況可不能就這麼簡單地讓它結束。


都已經死了還在想些什麼呢。慎太郎也不明白,覺得自己真是滑稽啊。


若是位於這個空間的自己,就應該能做到。


想起十來歲時沉迷的MMO裡的角色創建。


於是慎太郎將思念集中,盡管已經死了卻再一次感受到了如同死亡般的痛苦。

「純白的長直髮,檸檬黃的瞳孔,黑白相間的衣服......」

一想到各種各樣的要素——或者說是性癖,印象也隨之加深。


然後他終於賦予了邪神存在的形體。


刹那之間,光之團塊眩目地閃耀,變成了人形並消去了亮度。


一名十五歲左右的嬌小少女出現在了眼前。


白瓷通透的肌膚,苗條修長的四肢。


烏黑的長髮在高處結成兩束。


纖巧的鼻梁,意志堅定的赤瞳。


令人無法想像會存在於凡世間的絕世美少女。


時髦的洋服黑白相間,在整體上給人一種高雅感,位於各處的小花邊又體現出一股可愛。


「好,好可愛......」


無意識地從嘴裡發出了愚蠢的聲音。眼前的身姿,超乎想像般的可愛。


......不過呢,和自己想像並做出來的容姿完全不同。


不可能啊。人形的神明理應是不可能存在的。


難道說邪神本來就是這副容姿嗎?


慎太郎再次受到了動搖根基般的衝擊。


中二病對於相信的事物所帶來的背叛是不堪一擊的。


話說回來,邪神是個美少女倒是令自己舒了口氣。

慎太郎明知自己沒有呼吸的必要,卻還是作出了徹底地吐了口氣的動作。

說實話比起噁心的怪物要好多了,倒不如說慎太郎對此非常歡迎。


然後他再次察覺到了衝擊性的事實。


只有服裝倒是勉強和想像的一樣——比想像的要好多了。畢竟他完全沒什麼設計感—— ,也就是說......為什麼我當時想像的不是裸體啊!他這麼想著。


(啊啊可惡!從光芒之中出現的不可思議的女孩子,絕大部分不都是裸體嗎!畜生!我這個白癡!!)


伴隨著失敗所帶來的震驚,慎太郎想著要不現在就通過思念波把你給剝個精光吧,他以邪惡的眼神盯著邪神。


就外表來看那是一對意志堅定的雙眸,但眼裡還未寄宿著任何感情,宛如人偶一般死氣沉沉。


不行做不到。對童貞來說根本做不到。把眼前如此令人憐愛的少女變成裸體這種事......!



「那,那個......欸———。你,你好?」


像是想掩飾自己邪惡的思考般試著打了打招呼。


如果語言能夠通用的話就好了。


看來對於生前幾乎沒怎麼和人交往過的童貞來說,就算是死後,要向美少女搭話也是難如登天啊。


明明不可能有心髒,卻在胸口處感受到了一股悶屈。


像是才剛認知到慎太郎的存在一樣,邪神的少女做出了反應。


她的雙眸確實寄宿著意志。


——過了數個呼吸的時間,沉默盤旋在兩人之中。仿佛在猶豫著什麼,少女一瞬間垂下了視線後如此說道:


「初次見面?......倒也不是呢,對吧,慎太郎? 我在與你的世界位相相異的世界裡是被稱為邪神的存在。準確來說是保存了它一部分意識的獨立思考終端喔。」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