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變態紳士的邀請

  花園私立女子高中是一間非常有名的住宿制私立學校,大部份學生都是有錢人家,也有不少是成績或運動而得到推薦入學。簡單來說就是千金小姐學校啦。太詳細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有聽說畢業生可以得到被綾野集團聘用的機會?大概是好事吧。學校位於深山,到最近的便利店也要走一個小時,而且佔地極廣,設施也是應有盡有。


  我第一次見到變態紳士,就是獲他推薦到女子高中時,由他載我去的,已經是半年前的事了。在車上,已經老邁的他,左右都坐著身穿套裝的女子。女子都非常漂亮,完全不輸明星,加上又是穿著絲襪,而且雙腿交疊……,你不能怪我下面已經暴漲起來。


  「絹野教義,三十歲。從XX大學畢業後就尋找工作,結果找不到,只能從事一些短期工或是派送服務,」

  「後來因受不了上司的責罵而反擊,結果定為永不錄用。」

  「抱歉,以後都不會再犯了。」

  「哈哈哈,不用道歉。是我也會反擊吧,說什麼連畜牲都不如,也太過份了吧。是我會讓他社會死。」

  「呃……」

  「之後就是宅在家五年,直到父母上年意外過身,才第一次踏出家門。父母過身時是拿到一畢錢,結果也快要用完了。」


  忍耐,也許是試探。話說回來,你們調查我也調查得非常徹底啊。


  「不用緊張。我只是想見見你,因為我很喜歡你,尤其是在網上和我據理力爭時。哈哈哈哈。」

  「呃哈哈哈。」汗從我臉頰滑落。如果我知道背面是大人物,可能不會了。或者說,牽扯到現實就不會了。

  「再問你一次,你還是喜歡絲襪?」

  「是!」


  我幾乎反射性就回答,說出口才想到現場有女性。


  「那這樣之後呢?妳們打聲招呼吧!」


  變態紳士的話一出口,兩名女子立即跪在我膝蓋之前,一左一右:


  「淫濺女奴小忍/小茜,見過絹野大人。」


  她們跪下來時,同時打開了衣領的鈕釦,露出了雪白的頸部,以及……一副皮頸圈?然後變態紳士就在我面前,把鎖鏈扣在皮頸圈上。


  「怎樣?SM調教性奴可以變成這樣。而且任你打任妳罵,還會覺得興奮,沒什麼比這個更突然男性雄風了!」


  我只能吞了一下口水。同時想,真不愧是有錢人啊!


  「有改變你的想法嗎?有想要投入SM這邊嗎?」

  「沒……沒有……」

  「但你卻覺得興奮,你在想什麼,不是想到SM嗎?」

  「我……」


  變態紳士終於察覺到我的視線在盯著兩大美女的大腿時,又再哈哈大笑。


  「我喜歡你。看來我們到了,祝你工作順利。」


  現在回想,那兩個美女該不會是……


     *


  說實話,本校的校服是傳統的西裝風,夏天以配米色的編織背心,冬天是深啡色的西裝外套,裡面是白色襯衫和藍色格子裙,還有……我最愛的絲襪。這套校服明明是最適合絲襪了,不論深淺色都超搭啊,為什麼會穿絲襪的女學生只有大約三分一啊!還是剛進來的冬天好,那時穿絲襪的人肯定過半。


  結果那對祝福絲襪要在兩天後才被一位黑色長髮的女學生買了。她是那種正統美少女的,有一頭黑色及腰長髮,端正的五觀,以及略顯纖瘦的身形。


  然後她第二天就穿上了。跟著那天沒穿,我知道因為我的調查可以看見,同時也看到她的轉化度到達8%。所以她昨天穿了八個小時?


  之後我算過了,她應該有五對絲襪吧,全都是黑色襪褲款式,她在五天後再穿上祝福絲襪,並讓轉化度到達17%。


  與此同時,既然確定了那不是幻覺,那我就多兌換出三對絲襪,一襪褲兩大腿襪款色,一黑兩白,再放到小賣部去賣。小賣部由其他用務員負責,不是我,所以我也不會知道賣給誰。或者應該說,除了第一天之後,我到現在還未准許進入校舍,只能在操場和後門處活動。放絲襪是我在搬貨時偷混進去的,像這樣進入小賣部時會有人監視,不過她們只監視我有沒有偷走東西,而不會留意到我增加東西。


  接下來的時候就是最難過,我只能等待眾女轉化到達100%,並每天忍受學校的所有人的欺凌。喂,我看到啊,那對雙胞胎剛剛拿球後背後砸我啊。那些當我不存在的女學生也一樣可惡,直面走過來,迫得我到避開她們,我可是拿著重物啊!就不會體諒一下嗎!現在的女生的教育是怎樣!可惡!之前沒期望還能忍受,現在有了期待,每一天都好像很難熬……。現在我唯一救贖,是每晚跑到神壇內的世界,瀏覽裡面每樣東西。可惜在裡面逗留再久,外面的時間也不會流動,沒法躲在裡面逃避。


  又到了星期六,不少學生申請外出,校內一下子減少了一半人,讓我變得更加輕鬆。我趁這段時間修理被學生弄壞的用品、點算需要購買的數量,上報給負責的秋野老師。之後跑到便利店,採購這個星期的食物,由於我不能走進校舍,當然就無法使用學校的食堂和廚房,所以我要自己煮。不過我很懶,所以通常是吃即食麵之類。


  到黃昏,學生們陸續回來,學校一下子又變得吵鬧。然後慢慢又變回安靜,所有人在十時熄燈睡覺,這時學校的規定。我也打算在看完動畫後就寢。


  剛上床,我就聽到外面傳來蟋蟋聲,輕手輕腳走出去,卻見到一個女學生翻過後門的鐵欄柵跳進來,她身穿T恤以及非常短的短裙。原來是這樣。沒特別申請,學校是不允許在外留宿的,而外出的學生要在六時前回校,不過不時總會有學生在外面逗留太久,忘了時間。她們多數都會從後門跳進來。我是知道啦,但舉報她們又沒有好處,我才懶得理會。這次原本我也是這麼想的,卻見到女學生向鐵欄柵那邊揮手,對面不遠處可以見到一名帥哥……,是男朋友嗎!可惡!又帥,身形簡直和模特兒沒分別,不像我人又矮又開始發福。


  「啊!」


  我望著帥哥太久了,結果被女學生發現。她……不就是之前拿水倒向我的其中一人?頭上那對麵包我可不會認錯的。


  「太好了,還以為是老師。原來是那個垃圾。」

  「什麼!」我一聽已經皺起眉頭。

  「不不不……沒什麼……再見了!」


  見女學生正要離開,我反射地抓著她。


  「別……別碰我啊!垃圾!」

  「我……我才不是垃圾……」

  「老師說你是,你當然就是啊!」

  「我才不是垃圾!我才不是畜牲!我也想正正經經找份工作的!妳們弄壞的東西是我修的!操場是我打掃的!保養也是我做!當個用務員有什麼不好!也是一份職業啊!和妳父母一樣有工作的!我要妳道歉啊!」


  讓我氣憤的,不是那句垃圾,而是她的嘴臉,像是見到什麼骯髒東西似的,一臉厭惡,和之前那個上司一樣!為什麼每一個人都這樣啊!生在貧窮家庭是我的錯嗎!我也有好好讀書上過大學的啊!


  「才不要!為什麼要向垃圾道歉!」

  「嗚啊!」


  胸口一熱,我抓著女學生回我的小屋。


  「別……別過來啊!」


  我拎著她到裡面的房間,按在地上,開始用力拍打她的屁股,一巴掌一巴掌的打下去,只有疼快的感覺啊,哈哈哈哈。


  「嗚啊……不要……好痛啊……」

  「道歉!道歉!道歉!道歉!道歉!」

  「不不不才不要啊……垃圾……人渣……最低男……跑來女子高中的變態!我爸爸也從未打過我啊!」

  「嗚啊啊啊……好痛好痛好痛啊……」


  拍打了一會,我的氣也漸漸消了,我才驚覺自己做了什麼!她屁股整個都紅了起來。我溫柔撫摸著整個屁股,雖然不算大,但非常柔軟,握下去很有彈性。手忍不住往下,來到絲襪上……穿在女性長腿上的絲襪啊!


  「好痛啊……我會告訴老師聽的!」


  咕……想不到忍耐已久,竟然……。這時我看到了那一點,在粉色的內褲上出現的深色一點。我用手指在那個位於摩擦,深點慢慢擴大,而且傳來騷味。


  「想不到妳被人打屁股竟然會興奮!」

  「才不是……」


  我嗅著她傳來的體香,紅潤的臉頰,急促的吐息。反正已經壞事了,怎樣也要死,先來一發脫處吧!想著我取來繩子,讓她繼續維持趴著的姿態,再綁起來。


  「不……別過來……我不會告訴老師的,求求你放過我!」

  「真的嗎?」

  「呃……,真……真的啦真的啊!」


  她游移的眼神已經出賣了她,真不會說謊的好孩子啊。


  「說謊的孩子要懲罰!」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