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诡异女仆

  「竟然沒啥太大變化?」


  十年前桀少突遭大變,給予年幼的他很大刺激,以至於出現記憶方面的問題。


  但並不是失憶,按照醫生的說法是應激性特定記憶增強,也就是說記憶中某些部分被加強到極致,以至於其他記憶好像被遺忘了似得。


  這種情況下桀少平時回憶不起來某些人或事,當他重新看到或者遇到同樣的情形會激活腦中原本被壓製的記憶。


  所以當他走出空港地面站時,眼前的景象跟十年前沒多大差別讓他多少有些驚訝。


  來到上車點,登上一輛自動駕駛出租飛車後,桀少按照思宇給的地址輸入目的地。


  出租飛車緩緩的啟動匯入空中的車流之中,桀少滿懷心事的靠在座椅上望向窗外。


  奧威斯軍事國雖然軍力強大,但長年累月的戰爭也幾乎拖垮了經濟,面對窗外十年來幾乎沒什麽變化的城市,桀少心中不禁有些猶豫。


  那個「人類統一戰線」的家夥當時說什麽「只有整個人類社會團結一致,統一起來才能贏的這場人類與異族的種族存亡戰爭」似乎也並非毫無道理。


  下了車,桀少看著眼前帶小院的雙層小洋樓驚訝出聲:


  「這是我家?!」


  倒不是說家的樣子變化太大,相反是跟記憶中幾乎一摸一樣才令人驚奇。


  要知道桀少父母已經不在,他也十年沒回來過,就算變的臟兮兮、破破爛爛,小院中雜草叢生都不奇怪。


  可眼前的一切就像是桀少只不過出去了幾天,幾乎沒什麽變化,院墻上的藤蔓似乎都跟記憶中吻合。


  「現在的房屋托管公司都這麽負責嗎?」


  記得有些士兵說搞房產的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鬼,現在看起來果然不能一概而論。


  桀少沒著急進去,反而沿著院墻端詳起已經很久很久沒回來的家。


  「咚!」


  啥東西猛然從頭上飛過去嚇了桀少一跳。


  定睛一看,一套清潔用具不知道被誰從院中扔了出來落在路邊。


  「呃......」


  雖然不是高空墜物危害性不大,可誰也不想走著走著突然挨上這麽一下,到底是什麽人這麽沒素質?而且還是從自家院內。


  「嘿咻。」


  緊接著就看見有人爬上了自家墻頭。


  「啥情況?」


  如果只是有個女人從自家院子裏扔出來一套清潔用具,然後爬上自家院墻,桀少大概會以為這是房屋托管公司派來清掃工人,最多這人有些怪癖,不喜歡走正門。


  但現在站在院墻上的女人卻穿著白色的圍裙配上深藍色大裙擺的澎澎裙和女用罩衫,在加上黑色的絲襪以及白色蕾絲頭巾,束起的棕色頭發用大蝴蝶結綁在腦後。


  這種打扮在平日裏可是相當少見。


  現在整件事情變成一名女仆從桀少家的院子裏扔出來一套清潔用具,然後這女仆還爬上院墻打算跳下來。


  這就......有點詭異了吧。


  現在清潔工人的工作服都是女仆裝嗎?還是說提供的額外服務?


  「餵!你,危險!」


  也不知道這個女仆是做賊心虛還是本身就毛手毛腳,爬上院墻她像是站不穩似得搖搖擺擺。


  所以桀少下意識的就沖著剛爬上墻頭的女仆叫了一聲。


  「小心!」


  聽到桀少聲音明顯嚇了女仆一跳,反而腳底一滑,摔了下來。


  一片深藍色突兀的出現,在這片深藍色的下面,是黑色的吊帶襪。


  桀少下意識的扔掉手裏的包,快步向前,伸出雙臂,準備接......


  .....包裹著女性神秘而甜美部位的、輕薄的、白色的三角形態的胖次。


  不對不對!現在不是註意這個的時候!


  「呀!......疼疼疼......」


  偏偏就差了那麽一點點,桀少伸出去的手微微擦過深藍色的澎澎裙,女仆結結實實的摔了一個屁股墩。


  因為意外而大大分開的雙腿,將一切都呈現在桀少眼前。


  稍微有一點小,微微有點陷入股縫的胖次忠實而完整的勾勒出了在胖次之下的形狀。


  桀少稍微有些尷尬的將伸出去的手收了回來。


  他眼睜睜的看著有些豐滿而柔軟的臀部和地面親密接觸,因為身體重量的壓迫,落在地面的臀部產生了異樣的擠壓,甚至可以看到撞擊的波紋順著白皙的肉體,如波浪一般傳遞到豐盈的大腿上。


  女仆坐在地上歪著身子揉自己跟地面親密接觸的臀部。


  「......抱歉呀,慢了一步。」


  那一片潔白消失在桀少眼前,他才恍然恢復了行動力,誠懇的表達了自己的歉意。


  坐在地上的女仆用犀利的目光看過來,看過來......


  嗯?不是吧,摔的有那麽疼嗎?


  桀少眼瞅著女仆紅棕色的眼眶漸漸充滿水汽,表情也從一開始的憤怒漸漸變的激動起來。


  「啊......那個,其實我能接住你的,但是吧,你看這種情況、尤其是你的打扮又有些詭......」


  「少爺!!!你終於回來了!!!」


  沒等桀少結結巴巴的解釋完,熱淚盈眶的女仆猛的從地上竄起來,一下子將桀少抱在懷裏。


  誒——???


  這到底是啥情況?!


  照理說桀少在前線也算是接觸過不少女性,可他畢竟從小在那裏長大,很多人心底還是將他當小孩子看,調戲雖然少不了,然而卻只限於口嗨而已,真正身體接觸少之又少。


  這突然被散發著成熟氣質的女性抱在懷裏,不但被軟綿綿的肉擠著難受,心裏更是慌的一比。


  誰啊?想幹什麽?抱的這麽緊又這麽大,要窒息啦!


  桀少手足無措,想推開這名女仆,可敏銳的察覺到對方似乎哭了。


  這下子就算呼吸不暢也沒辦法,任由女仆緊抱著發泄激動的情緒。


  總算是這女仆裝打扮的女性還算有些分寸,在桀少快要靈魂出竅的時候放開了他。


  「少爺,我好高興......」


  詭異的女仆欣慰的看向桀少,擦拭著眼角的淚痕。


  桀少眨巴著無辜的大眼睛:


  「我說,這位阿姨,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桀少搜遍自己記憶的每一個角落,實在是想不起來自己跟這女仆有啥聯系。


  「阿、阿姨?!」


  面前的女仆如遭雷擊,化為一根人形鹽柱。


  「呃......」


  桀少小心翼翼的觀察對方。


  突然,


  鹽柱破碎,一只纖纖玉手飛快的抓住了桀少的手腕。


  「我、我還沒有三十啊啊啊——!!!」


  撲面而來的是女性發自內心歇斯底裏的慘呼。


  桀少嚇的差點跳起來,忙不叠的謝罪:


  「是是是,我的錯我的錯,阿......不,大姐、姐姐......小姐姐總可以了吧?」


  爆發出全力的女仆抓的桀少快哭了。


  果然別看女人平時連瓶蓋都擰不開,發起飆來擰掉你的天靈蓋不成問題。


  可能是「小姐姐」的稱呼讓這位不到三十的女仆阿姨感到滿意,松開了桀少。


  桀少剛想問「小姐姐你誰啊」,可對面根本不給桀少機會,又拉起他的手:


  「少爺,快跟我走,有人要賣你家!」


  賣我家?!


  這話讓桀少臉色一變,任由女仆拉著上了出租飛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