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致命的邂逅

  「……」女孩沈默了一下,臉上看起來更紅了,「我,我告訴你,這個,這個,不是男人能吃的!」


  「呃......」


  桀少詫異的將蛋糕盒放到眼前,盒子上畫著精美的蛋糕,看著比盒子裏面的蛋糕更讓人有口感。


  蛋糕什麽時候是男人不能吃的了?


  桀少用懷疑的眼光看著女孩,


  「雖然我書讀的少,你可不要騙我哦,小姑娘。」


  「什麽小姑娘,」女孩驕傲的挺起自己貧瘠的身板,「我已經16歲了,明年就上中等部了,已經成年了!」


  「.....哈啊?!」


  十六歲?騙人的吧?這小女孩換身童裝,背個雙肩包,說自己十二歲剛上學,絕對沒有任何問題!


  桀少驚訝不已。


  「小姑娘,騙人可是不對的。」


  實在無法把眼前就比幼女大一點的女孩當成少女,桀少搖搖頭準備離開。


  「你!你,這個人怎麽不知道好歹呢!?」


  女孩突然就生氣了。


  「哎喲?那你說說我為什麽不能吃這個蛋糕呢?」


  猛然想到一些小朋友不喜歡別人把自己看成小孩,桀少收起了「小姑娘」的稱呼。


  「……」


  女孩猶豫了半天,終於說出來了原因,


  「總之,就是不能吃。」


  「……」


  這根本就是小孩子鬧脾氣,無理取鬧嘛!


  桀少嘆了口氣,搖搖頭,準備走開,不想和這個莫名其妙的小丫頭多啰嗦。


  「哼!給我!」


  看著桀少準備走開不在理她,小丫頭終於做出了極不理智的行為。


  她快速的對著桀少手裏的蛋糕出手,打算搶到自己手上。


  嗯?


  桀少心中一驚,將手裏的蛋糕舉高。


  「誒?」


  女孩眨眨眼睛,看著自己伸出去空空如也的手。


  女孩出手如電,速度比起一般人快了很多,假如不是碰上桀少的話,怕是已經被她搶到了手裏。


  「怎麽?你還打算明搶?」


  桀少右手托起蛋糕盒子,將其舉在頭側,笑嘻嘻的看著女孩發呆的表情。


  「……」


  女孩沈默了一下,


  「我會好好付錢的。」


  這是啥邏輯?


  桀少都懶的吐槽了。


  但是女孩牛奶色的臉頰開始嚴肅了起來,發著光的瞳孔也散發出危險的信號。


  桀少收斂了臉上的笑容,將蛋糕盒用左手拿著,放在了身後。


  讓人意外的是,


  女孩露出了一副被激怒的表情,那眼神更是像散發出無限的殺氣一般瞪著桀少。


  桀少真的是一臉懵逼,這情景怎麽看都像是他這個十惡不赦的壞人搶了小女孩的蛋糕。


  接下來的這一幕更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小女孩立馬從裙下抽出了短木刀。


  ……她是怎麽辦到的?那把短木刀藏在什麽地方的?


  桀少露出一副見鬼了的表情。


  女孩可一絲猶豫都沒有,在桀少還在思考的時候,手裏的木刀劈頭蓋臉的砍了過來。


  兇猛的架勢配上兇惡的表情,桀少儼然像是女孩的殺父仇人,毫不留情的襲擊落空之後,女孩順勢一腳沖著桀少踢了過來。


  桀少瞳孔微縮。


  短裙翻飛之下,黑色的長筒襪之上是性感的黑色系帶胖次。


  而且並不是普通款式,而是情趣內褲那種,小小的黑色布片穿上細細的繩子堪堪遮住女孩的恥丘,光潔的下體就像是閃著光差點亮瞎桀少鈦合金狗眼。


  因為身高差距有點大,這一腳只能踢向他的胸口。


  桀少右手輕輕的一拍,女孩一個沒控製住,腿偏向一邊。


  「餵!你幹什麽?」


  女孩不僅速度快,身體的柔韌性也很高,順勢一個半劈叉,手中的短木刀沖著桀少的要害捅了過來。


  女孩開始的一劈實際上也造成不了多少傷害,畢竟只是短木刀,然而沖著桀少下體這一刺,如果躲不開可真的要命了。


  桀少眉頭皺了起來,伸出右手抓住短木刀。


  趁著女孩呆楞的時候,桀少擡起腿,腳底壓在女孩已經半劈叉的腿上。


  「呀——!」


  女孩以一字馬的姿勢坐到了地上。


  「小丫頭片子,不知道有多危險嗎?」


  桀少捏住短木刀,壓在女孩的肩膀上,讓女孩只能保持一字馬坐在地上的姿勢。


  女孩也算倔強,一聲不吭的松開短木刀,一拳沖著桀少的太陽穴而來。


  桀少撇撇嘴,捏碎短木刀後按住少女的胸口一推。


  女孩的一拳不但沒有打到桀少,還因為用力過猛讓身體沒控製住變成了上半身幾乎貼在地上的姿勢。


  以一字馬的姿勢身體前傾到極致,女孩一時之間眼角泛出淚光。


  這讓桀少一肚子罵人的話生生憋了回去,留下一句「不知所謂」,將手中斷刀扔到一邊,轉身離去。


  本著怕麻煩的想法,桀少以常人完全無法企及的速度快速離開。


  「該死的!你個變態!懦夫!不要讓我在看見你!」


  身後傳來女孩的咒罵,桀少離開的更快了。


  「真是的,這地方怎麽比邊境還危險?那麽小的孩子大街上舞刀弄槍的。」


  掏出一根煙點上壓壓驚,已經遠離商業街的桀少邁著四平八穩的碎八字步走向自己的家。


  遠遠的看到家門口停著一輛大型貨運飛車,幾乎將門前的道路給擋的死死的。


  「喲,這效率不是蓋的呀。」


  桀少以為是大型商超的送貨車,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說實話,假如送貨速度有這麽快,就算貴到有些肉疼也值得。


  來到院門前,桀少看見上島小野正站在門口和兩個穿著工作服的年輕人說著什麽。


  「上島小姐,怎麽了?」


  桀少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兩名年輕人的背後,無論是上島小野還是年輕人們都受到了驚嚇。


  「啊?!……原來是少爺啊,嚇死我了。」


  上島小野拍拍自己的胸口,兩名年輕人都被波濤洶湧給吸引了。


  「少爺,這些人說有你的快遞。」


  快遞?


  桀少回頭看看那大的有些離譜的貨運飛車,試探性的說道:


  「我剛才在大型綜合商超買了些東西......」


  「這位......先生,我們不是商超的送貨員。」


  「那你們?」


  「我們是鵲橋快遞公司的,是專送大型快遞貨物的。」


  「哦。」


  在介紹自己的同時,其中一個年輕人將電子名片傳到了桀少的腕式光腦上。


  桀少打開看了看,


  ......搬家?婚介?鐘點工?課業輔導?私家偵探?外賣?裝修承包?


  看看公司簡介哪裏是快遞公司,明明是個萬事屋。    


  算了。


  「辛苦兩位了。」


  桀少懶的探究別人公司,自然而然的沖著兩個年輕人伸出手來準備接貨。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有些遺憾的看著我伸出來的手,


  「那個,先生,抱歉,您的貨物還在車上。」


  指了指門口大的離譜貨運飛車。


  桀少怏怏的收回手,


  「那就麻煩你們拿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