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艾斯德斯的力量

時間稍微回到約一,兩個小時前

在現在【艾恩葛朗特】統治的白精靈族領土鄰近的領土,有位愚蠢的領主正在召集所有的兵馬。


【現在,我國正受到外敵的入侵,她們自稱【艾恩葛朗特】。】

【【是!!】】

【雖然她們擁有強大的力量,不但將我國最強大的戰力,【白薔薇騎士團】十二團長之一,艾爾文卿殺死,也聽聞她們掌握着未知的技術。但是我從來未懼怕,你們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是!!!】】

【因為我們是高等的白精靈族,只不過一次敗北,不代表是對方的力量強於白精靈族,我們是神的化身,所有種族的頂點。】

【【不錯,不錯,不錯……】】

【現在我們要奪回屬於我們的領土和城鎮,將外敵【艾恩葛朗特】從我們的聖地滾出去。】

【【好!!!】】


所有在場的士兵紛紛表示讚成,士氣達致頂點。

雖然如此,但這位領主沒有打算依賴這些士兵,他有另一個打算。

順帶一提,這位領主的名字為伯利克,他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才能,而他才只不過踐踏他人的屍體成為他晉升的階級。

這樣的他也因收到消息,白精靈族女皇伊麗莎白打算召集所有


(你們儘管拚命戰鬥,依你們的戰力一定不及敵方,但至少幫我損耗一下敵力的戰力,到時才是我使用牠們為我爭取最大的利益時候。)

雖然這個愚蠢的領主打算盤算什麼,但他始終做一個錯誤的決定,而這個決定也是在不久後他會感到後侮的事情。

但這些也是後話。


回到另一方面,這些仍然不知道自己被利用的白精靈族士兵氣勢洶洶地前往他們的目的地。

但在此時,正在前進的士兵們看見有兩位女性正在他們前往的路線阻攔他們。

這兩名女性

其中一名擁有一把華麗的銀藍色長髮,深邃的冰藍色眼眸,精緻完美的五官,女王型瓜子臉,晶瑩雪白的皮膚,傲人的身材,霸氣十足的強大氣場,有著勾人心魂的無限魅力。穿著霸氣純白的上級軍官的衣服,更讓她性感的身材更加特顯,讓雄性不感有所幻想。

而另外一名女性雖然與前者相比,略有失色,但也擁有可愛的五官。穿著着綠色的軍服,她將她這把橙色頭髮紮成馬尾。她抱着一隻不知是白色的狗,還是玩偶的東西。

但唯一遺憾是,仔細一看這名女子的左右手是機械義肢。


對她們的出現讓其中一名白精靈已察覺到當中的異樣,立即握緊長槍作戒備。


【妳們到底是誰?妳們在這裏有什麼目的?】

【喂喂,隊長,這兩名看上去都是上等貨色,不如讓我們玩一會兒,才……】

【苯蛋,現在是什麼情況,你還弄清楚嗎?】

【隊長,不需要害怕,不論如何看,她們也不過是普通的【最低種】,不論怎樣看都如不過……】

【苯蛋,你還不清楚嗎?在這個白精靈族的土地裏何解會有兩個【最低種】的女性可以安然無恙地站在我們面前?】

【啊……】


不錯,在白精靈國家內所有人類,除非是特定的職位的人類外,其他的人類也一律是奴隸,而且人類在這裏不會受到應有的對待。

人類經常被白精靈弄到破爛不堪的樣子,而女性更受到更嚴重的對待,她們並不會露出精神奕奕,容光煥發的樣子,更不敢正面望向白精靈族。

所以這位白精靈族的隊長看見這兩名女性不但沒有穿著破爛的衣服之外,還敢直視他們,完全沒有害怕的念頭,所以才保持警惕。

他的預感並沒有錯誤。

不錯,現在在他們面前的並非他們之往蔑視的【人類(最低種)()】,而是來自別的世界【人類(召喚物)】。

她們就是來自【斬·赤紅之瞳】的

艾斯德斯

以及

賽琉·尤比基塔斯

她們為何可以如此準確到達這個地方來阻攔敵軍突擊?

原因很簡單,這都歸另一位【召喚物】拉娜·提耶兒·夏爾敦·萊兒·凡瑟芙的安排。


時間再提前一天前

艾斯德斯突然收到拉娜的聯絡。

內容如下


【艾斯德斯大人,明日晚上會有白精靈族的軍隊準備突擊我們剛剛接管的領土,希望妳可以阻擋他們?】

【我明白,但妳又為何會知道這個情報,拉娜?】


雖然艾斯德斯對於戰爭十分渴求,但她並不是盲目遵循命令的人,所以她也詢問對方的目的,尤其是眼前這個看上去天真無邪但實際上心藏城府的少女。


(雖然有【戰爭】是一件美事,我也不介意做這種事情,反而更是我最大的樂趣,但若要我被人蒙在鼓裡,感覺不太滋味,所以試探一下這個女人到底想什麼?)


黑樹為她們【召喚物】們最初訂立的第一條規則就是【嚴禁召喚物進行互相廝殺】。

原因很簡單,他的【召喚物】們也擁有自己的情感和各自記憶,而且他並不是只召喚各自作品所謂【主角】一方屬正義的【女角】,而是有時連曾經作為敵方的【女角】也作自己的【召喚物】。

雖然【召喚物】並非是實際那個作品的角色直接召喚出來,而是更像她們的【模仿品】召喚出來,也設定主人為黑樹所有,但當中的記憶和情感都實實在在複製到【召喚物】身上。

以艾斯德斯的情況為例

與她來自同一作品的赤曈和雷歐奈都是敵對的關係,所以儘使知道對方不是自己所認識的原本敵人,她們也保守一些敵對意識。

更為重要的是,黑樹是她們【召喚物】的主人,對她們而言,他的命令等同於【神】的命令,必定要遵守。因此她們【召喚物】沒有發生內哄,不,應該說是無法發生才對。

儘管如此,黑樹沒有限制她們的感情方面和思想,所以她們可以互相討厭、質疑或憎恨等彼此間的負面情緒。

因以上理由,艾斯德斯才可有質疑拉娜決定的想法。因她知道拉娜是一個十分危險的女人。


(雖然她與大臣(奧內斯特)一樣,都是城府心計極深一樣的類型,但比起他操縱不懂事的孩子為皇帝,這個女人的才能更加恐怖,不但利用自己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外貌讓人人更疏於防範,更重要的是她內心藏有的瘋狂和執着比大臣更為可怕,所以不能對她輕而信任。)


這就是艾斯德斯為何對拉娜的一切決定帶有保留的原因。

儘管拉娜的實力不及自己萬分之一,但她也不能對她大意。否則到最後,只成為她操縱的玩偶。


回到正題,拉娜對艾斯德斯的質問並沒有感到意外,反而更用心回答。


【放心吧!艾斯德斯大人,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可信的人,但我終歸是【召喚物】的其中一員,絕對沒有任何不軌的企圖。而有關情報方面,因我得知在我們的領土有一位仍然不甘心服從我們【艾恩葛朗特】的統治的愚蠢貴族,他利用自己私下的【通訊魔法】來通知附近領土的城主,打算在明日晚上發動突擊,而位置是一條我們事前沒有發現的一條森林秘道。我希望妳可以幫我將這些軍隊阻攔。】

【只是阻攔嗎?】


對於艾斯德斯而言,區區阻攔敵軍來襲實在太過沒有意思,而之前清除威爾大宅那些渣滓也讓 她感到無聊,而近日她更在【艾恩葛朗特】待機就更加痛苦。所以若有機會,她也想大鬧一場。

有關艾斯德斯內心這個想法,拉娜也清楚得很,她微笑着回答


【若艾斯德斯大人不介意,請妳將答應攻打我們的愚蠢領主的領土也一同佔領,但我有一個要求?】

【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出。】

【若果可以,麻煩幫我拍攝一下有關戰鬥的情況,我想用它作一個教材,讓這些貴族明白與【艾恩葛朗特】反抗的下場到底是什麼?】

【明白,我會帶同賽琉一同前往,到時我們會將戰果交託給妳。】


事情就是這樣,艾斯德斯與拉娜各懷自己的目的來行動。


回到現在

艾斯德斯看見敵軍的隊長沒有因她和賽琉是人類的女性,而保持戒備,讓她不禁感到滿意,甚至拍手讚許對方。


【不錯,不錯,不錯的判斷能力,你是我來到這裏,第一個初次見面就保持警惕的男人,其他男人一看見我是女人就開始大意,到最後死掉,一點樂趣也無法帶給我。】

【妳,妳到底是什麼人?算吧,我不理妳是誰,阻我者,只能殺掉,你們立即跟我殺掉這兩個女人。】

【【好!!】】


大幾十數人立即斬動自己手上的武器,打算將艾斯德斯她們兩人殺死。

可是,他們不知道他們眼前這個女人可是某個世界曾經需要動用百萬精銳士兵及數十名能以一敵百的人才才能抵抗的人。


【剛剛稱讚你不錯,但沒有想到一轉眼,你就做錯決定。算吧!原本你們從一開始就沒有足夠實力成為我的敵人,在我面前,全部凍結吧!】


咔咔

艾斯德斯說完後,她的背後露出大量的冷氣,瞬間將這十數名不知死活的士兵瞬間變成冰雕。


【什麼……無詠唱冰系魔法,而且是中等……不,應該是上級魔法程度……】


這名目睹這一切發生的隊長瞬間嘗試用自己的知識來判斷艾斯德斯剛才發生的事情。

但艾斯德斯則搖搖頭表示


【對不起,雖然我的帝具:魔神顯現·惡魔之粹的力量,與你們所謂的【魔法】類近,但它的力量還比其更為強大,用途更為廣闊。】

【……胡說八道,算吧!魔法師部隊全體立即使用中級火焰魔法【火焰牆壁】,記得要使用【全詠唱】版本,所有士兵立即使用盾牌組成防禦壁,為魔法師爭取時間。】

【【是!!!】】


雖然那名白精靈族的隊長不知艾斯德斯的能力真正身份,但他判斷艾斯德斯使用的冰系力量,所以立即落下此命令。

的確他的判斷十分正確,但唯一的誤算的是艾斯德斯所擁有的力量遠在他的想像。


【的確不壞的作戰計劃,但可惜,這些行動都是無力的,就讓你們感受一下,我的【軍隊】的力量。出來吧!我的【冰騎士】們。】



突然間,有數百名猶如人馬一樣,身穿着雪白鎧甲,手持盾牌和長槍的騎士,從樹林中穿過來並開始向白精靈軍隊發動攻擊。


【可惡,是早前匯報的可疑哥雷姆們,即是妳們是【艾恩葛朗特】派來阻攔我們的人。】

【雖然大致上正確,但有一點不同,我這些【冰騎士】與銀白哥雷姆不同,這些是我的力量所組成,屬於我一人的軍隊。】

【可惡……】


不錯,這些【冰騎士】的確是艾斯德斯的帝具帝具:魔神顯現·惡魔之粹的力量所顯化而成的軍隊。每具冰騎士都擁有一般士兵沒有的戰鬥力,而且所有行動都按艾斯德斯的指示行動,的確是稱得上艾斯德斯專用的軍隊。


【真是厲害,艾斯德斯隊長,雖然有聽黑樹大人說過,但我真是第一次看見這種招式。】

【的確如此,賽琉在我能使用此招前已經死掉,所以不知道也不出奇。】

【哈哈,真是沒有法子,當時我也沒有辦法……哈】


賽琉雖然在【斬·赤紅之瞳】裏也是艾斯德斯的部下,但她很早就已被退場,而【冰騎士】也是艾斯德斯在最終篇也能使用的招式,所以她未能親眼目睹。

雖然賽琉今次的任務只是記錄艾斯德斯戰鬥的英姿,但她的心裏也有一股衝動推使她的行動。


【艾斯德斯隊長,接下來,可否讓我收拾餘下的人?】

【我就沒有所謂,反正拉娜只不過要求記錄對抗我們【艾恩葛朗特】的下場,並沒有指定是我一人,所以隨妳喜歡。】

【這實在太好,這些曾經欺負人類的罪惡在我眼前,所以我不停地忍耐着自己的【正義】。現在我要上吧!小比,一起上!】


原本還帶着可愛的臉孔的賽琉,在這一瞬間出現了扭曲,不止她,連她手抱類似小犬的白色東西。當她放下來時,它也也一瞬間巨大化,猶如巨大的兇殘魔物一樣。

這就是她的帝具-【魔獸變化·百臂巨人】。

但賽琉的強大武器不是這個帝具,而是她自身化身成武器的強大。


【小比,7號】

【吼啊!!】



【魔獸變化·百臂巨人】瞬間咬向它的主人賽琉右臂。


【什麼……】

【自相殘殺!?】


看見這一切的士兵誤以為賽琉無法操控所導致,但其實他們不知道,這只不過恐怖的開始。


【十王之裁決-正義泰山炮。】


賽琉的右臂從小比的口拔出,但再不是原本的右臂義肢,而是長管大砲。

對於初次出現的武器一時間讓白精靈族的士兵震驚。


【接招吧!】

呯轟


從砲口噴出強烈砲火,原本用着堅硬的盾牌來組成的排陣,也一瞬間化為烏有。當中包括他們所保護的魔法師。

巨大的破壞力讓剛才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巨坑,而且剛才爆炸的暴風也讓對方的陣形吹散。


【這個……這個是槍……不……槍沒有這種如此驚人的威力,莫非是大砲……不……沒有可以,大砲沒有可能輕型……這到底是什麼】


這名隊長看到賽琉所露出來的武器威力感到驚訝,用力地思考賽琉的武器真正身份到底是什麼,但可惜他已經沒有這個機會。


【小比,接下來,5號。】

【吼啊……】


賽琉再次命令小比更換武裝,而今次再不是遠距離武器,而是巨型金剛鑽頭。


【十王之裁決-正義閻魔槍。】


賽琉一下子轉動她手上巨大的鑽頭,正面對將敵人進行直線攻擊。


【可惡……】

【魔法……防禦魔法……】

【快些……】


雖然士兵們立即命令餘下的魔法師使用防禦魔法打算抵擋攻擊,但可惜的是他們這種程度的防禦魔法在賽琉的正義閻魔槍猶如紙一般,一下子被擊破。

而且由於這些士兵選擇了這條暗道的路線打算進行突擊,但由於是突擊,所以他們沒有想過在這種狹窄的暗道的前方遇到敵人,而在這種暗道人數太多的他們反而在這個時刻有反效果。

現在的他們猶如箭靶一樣,只能單方面受賽琉攻擊,完全毫無還擊之力。


【可惡,你們,立即將消息傳給伯利克大人,讓他們……啊!】

【吼啊!!】


這名隊長還在命令他的下屬將敵人的消息帶回給伯利克,但他的命令還未傳達,他已經讓小比將半個身體咬破。

只是開始約不到1小時的時間,這支白精靈軍隊已經被賽琉消滅。


艾斯德斯也看見差不多,所以命令賽琉


【賽琉,差不多已經可以,接下來要消滅命令這些士兵的領主。】

【是,艾斯德斯隊長。】

【話雖如此,在妳戰鬥中,我已經命令冰騎士搶先攻打對方。】

【咦!】


回到伯利克方面

在賽琉正在消滅他的部隊時,他的領土正被艾斯德斯的【冰騎士】攻打着。


【可惡,這些是什麼……】

【救救我……】

【伯利克大人……】


周圍的白精靈士兵也毫無抵抗之力,任由【冰騎士】殺戮。

而在此時,作為領主的伯利克在某座地牢正在打算幹什麼。


【可惡,可惡,可惡,原本打算讓這些白痴士兵幫我消滅一些對方的兵力才使用你們,但沒有想到現在居然是我方受到對方突擊,現在只能放出你們幫我保護城牆。】


伯利克所說的【你們】是他一直飼養的魔物。由於在他領土附近有着大量魔物棲息着,所以他有時命令他的士兵捕捉牠們,然後透過他自身的職業【魔物使】,來操控牠們。

雖然【魔物使】擁有着操縱魔物的力量的職業,但由於需要與魔物定立契約,而且還而削弱牠們的力量才可辦到。所以縱使【魔物使】看上去十分強力,但至今他們也只能操縱史萊姆或哥布林等這些低等級的魔物,始終要與高等級的魔物定立契約十分困難。

可是,伯利克是這裏的領主,他平時購買作為【奴隸】的冒險者來狩獵高等級的魔物,然後在這些魔物虛弱時,再來訂立契約。


【雖然定時購買奴隸的費用十分昂貴,但可以換來你們這些強大的魔物,這就值回票價。現在的我才是最強的力量。你們現在立即將這些敵人消滅吧!】

【吼啊啊啊啊啊……】


對於伯利克的命令,這些魔物以咆哮來回應示好。牠們立即鑽出地面,打算迎擊敵人。

可是,伯利克仍然不知道勝利的女神已站在他的面前。

但她並不是為他帶來勝利,相反是賜予他十分寒冷的終結。


【就讓我來評分一下這些魔物到底是否值得我認真對待的強手,【冰嵐大將軍】。】


所有在場的【冰騎士】瞬間消失,但其能量回到艾斯德斯的身上,然後艾斯德斯一口氣將這股能量爆發,讓整塊領土被暴風雪包圍。

原本【冰騎士】的作用並非只是作艾斯德斯的士兵,而是艾斯德斯將帝具:魔神顯現·惡魔之粹力量分散,然後當作能量儲存器。當她認為有必要時,她隨時可以將這股能量回到自己身上。

雖然【冰騎士】只有儲蓄兩日的力量,但也足以讓艾斯德斯的【冰嵐大將軍】威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只是數分鐘,整座領土已被這場超大範圍暴風雪包圍,連伯利克引以致豪的魔物們也在這一瞬間變成冰像,而他的身體也因變成冰像永遠地再醒不過來。

看到經過【冰嵐大將軍】的洗禮後,艾斯德斯不感嘆氣。


【枉我有些少的期待,結果一個強者也沒有嗎?讓原本還期待有一名強者存在的我好像苯蛋一樣,真是掃興。】

【艾斯德斯隊長,我已拍下妳的英姿,接下來如何?】


賽琉拿着類似攝影器材的東西問艾斯德斯的下一步,艾斯德斯也看見這裏已經沒有她的事就打算離開。


【接下來,將這段影像交給拉娜這個女人就可以,我現在返回【艾恩葛朗特】先,稍後再見。】

【暸解,艾斯德斯隊長。】


這就是對於艾斯德斯而言無聊的戰爭始未。

順帶一提,事後看見這場戰爭的結果,打算襲擊拉娜的貴族就是當初與伯利克暗地裹聯手的人。

但為何在整個封鎖【通訊魔法】的領土裏,這位貴族仍然可以聯絡到外面,這一切是否某位惡魔的所作所為,這個問題永遠都不會有人解答?

(作者的話:這章是補回上一章內容的細節,本人認為也需交代一下戰鬥的情況,而且本人也不想喜愛的艾斯德斯大人只是普通過場。其實在斬·赤紅之瞳這套作品裏,本人最喜愛的女角色就是艾斯德斯,所以加插此章。最後希望各位繼續支持本作。)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