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章(三):惡魔公主

回到現在,在白精靈族的首都【卡其亞】,自前任女皇伊麗莎白•七世下台,由瑟拉絲•亞休連繼任已有近兩個月。

現在的白精靈族有很多方面也產生了很大的改變,最重要的是在白精靈族領土內的各族待遇。

現在由於瑟拉絲上任後 要求所有白精靈族的貴族需將自己一部份的奴隸交給【艾恩葛朗特】作賠償,雖然說是賠償,但實際上是讓他們在【艾恩葛朗特】內生活。

由於這是黑樹所推出的【艾恩葛朗特】城市化計劃,目的是讓各族可以在沒有種族的規限或歧視下,重返普通人的生活。所以黑樹提供【艾恩葛朗特】第一層作城市規劃,而這些曾經身為白精靈族的各種族奴隸就是首批測試對象。

雖然只是【艾恩葛朗特】的第一層,但這裏的面積比【卡其亞】大了約兩倍,而且還提供豐富的資源讓他們自由發展,而且治安由【銀白哥雷姆】負責,而且提供農地讓他們耕作食物等。

為何不只人類,連其他種族也可以作【艾恩葛朗特】的測試對象。

最大原因有兩個:

一是黑樹最初並非打算只讓人類獨享榮耀才戰鬥,而是實行各族融和,若果只有一方獨大,這只會造成其它種族淪落如今人類的待遇,這只不過是惡性循環,並非真正的解決問題的方法。

其次是,黑樹不想讓白精靈族猜測到他的意圖,雖然現在只有少部分的白精靈族知道他的存在,但若果太過幫助人類,會讓別人有機會知道他的意圖,然後開始作出不知什麼主意。如今這樣做,便可讓他們摸不着頭緒,反而保障留下來的人類奴隸的安全。


說回正題,現在瑟拉絲正在處理有關白精靈族文件,雖然她是【艾恩葛朗特】的【召喚物】,但她現在的身份是白精靈族的女皇,雖然只是身份而言,但她本來就有超出常人的責任感,更何況這是黑樹交待她的責任,所以她更加用心對待。

但當然除了她,還有其他有能耐的人協助她。


【瑟拉絲大人,有關上次討論白精靈族治安方面,希望可以懇請【艾恩葛朗特】加派銀白哥雷姆於西邊防線,近日再有近2成原本駐守的白精靈族的士兵請辭。】


這個白精靈就是當初黑樹從泰坦斯的領土拯救出來的文官亞爾文斯,如今他成為瑟拉絲的首席副官,為她協助處理有關接管白精靈族後的政治處理,而且提拔擁有與他共同理念而且能幹的白精靈官員。

現在白精靈族的政治已開始與之前伊麗莎白統治時期大有逕庭,但與此同時,也造成一些對此政策的官員和武將的不滿。


【又來嗎?沒有想到我如此讓人討厭,昨日才有1名曾服侍母后的大臣請辭,如今又到士兵嗎?】


由於瑟拉絲的身份是伊麗莎白與人類秘密誕下的私生女,為了不讓別人懷疑,儘管在沒有外人的地方,她也稱伊麗莎白為母后,盡力扮演自己的角色。

說回正題,如今有不少白精靈族的官員和貴族也不太支持瑟拉絲這位女皇的處事方法,甚至反感。

雖然他們表面上支持瑟拉絲的改革,但實際上到執行這些改革時,他們諸多阻撓。

如今,這些白精靈打算直接辭退職務,打算架空瑟拉絲的政治架構,雖然這些官員受舊有思想影響,但他們的辨事能力的確相當了得。

至少現在亞爾文斯和新任官員仍然未能完全取代他們,就是最好的證明。


【看起來,也要想一想方法,但在此之前,……】

【請問是什麼事情……嘩!……】


瑟拉絲忽然看上天花板,亞爾文斯也跟着她看的方向,突然有一個身穿黑衣的可疑人物從天而降倒在他的面前,而且這名人士滿面鮮血。

隨著黑衣人士的倒下,也有一名人士跟著降落,亞爾文斯知道這名身穿方便行動的雪白服飾的男裝麗人的身份。


【十分抱歉,亞爾文斯閣下。由於今日的人數比較多,所以未能完美處理。】

【日向大人,這是……】


沒錯,她就是與瑟拉絲一樣來自【艾恩葛朗特】的召喚物,坂口日向。現在她的職責是作為瑟拉絲的近身護衛。

她為何現在在這裏出現?

原因很簡單。


【這是打算襲擊瑟拉絲被派來的殺手之一,雖然自瑟拉絲繼任白精靈女皇以來,我和綾香也處理不少,但今晚人數比較多,恐怕是打算連亞爾文斯閣下也打算殺掉。】

【沒有想到情況如此嚴重……】


沒錯,自瑟拉絲繼任以來,有不少白精靈族的貴族或大臣除了在政治方面限制瑟拉絲的改革政策,甚至派出大量殺手打算除掉瑟拉絲,有時在瑟拉絲的膳食加入毒藥,這些手段經常發生。

雖然有部份涉案人士已被瑟拉絲送入監獄,但有關主要涉案人士,由於仍然未能找到關鍵證據,所以仍未能將其逮捕。


(雖然知道有誰參與其中,但也不能在沒有任何確實證據將其定罪,而且主謀並非只有一個,而是有大半以上的白精靈族各個大臣,若果一下子將他們撤掉,現在的人手根本不足,還要考慮其後的連鎖反應,真是讓人頭痛。)


雖然瑟拉絲的確頭腦稱得上聰明,只是短短時間,已可以將白精靈族戰後受損情況控制,但是她仍然在政治手段上仍然不足,原本政治就不是當權者說什麼就能幹什麼,若果當權者和大臣們有共同目的還好,若有不同,就是變成僵持的局面。

話雖如此,黑樹早已在這方面,已安插最有效對付這局面的棋子。她就是為這個情況而存在的人物。


【啊啦啊啦!真是十分熱鬧,看起來各位十分開心,可否讓我介入?】

【拉、拉娜殿下,為何妳會在出現在這裏?】


沒錯,她就是現在被稱白精靈族暗地裏為【惡魔公主】的拉娜·提耶兒·夏爾敦·萊兒·凡瑟芙,由於與她可愛的面孔不同,她的政治操作手段十分優秀,而且曾與她反抗的官員到最後也對她唯命是從,或莫名其妙地離開政壇,甚至沒有再出現於群眾面前。

因而被人畏懼為【惡魔公主】。

拉娜的作風讓曾與她共事過的亞爾文斯也不禁顫抖,他還以為到了卡其亞擔任瑟拉絲的副官就可以擺脫這個惡魔,他沒有想到這個惡魔又在出現他的面前。


【請放心吧!我已經將領土交給我信任的副官處理。】

【副官嗎?】


亞爾文斯辭任原本所屬領土的領主之位,而前往卡其亞就任後,領主一職就交由拉娜擔任。

但亞爾文斯沒有想到,拉娜在短短時間內已完成自己領土新的官僚體制,而且還培育了自己的忠信,可知道這並非易事。


(恐怕她早就計劃,我總會有一天離開那裏,或者若我有什麼不妥,就準備接管我所有職務,真是可怕的女人,不,是惡魔。)


其實不只亞爾文斯,連身為【艾恩葛朗特】的瑟拉絲也對眼前的披着人皮的惡魔有所警惕。


【拉娜,沒有想到妳會親自過來,請問有什麼事?】

【沒有什麼,只不過解決妳現在的苦惱,瑟拉絲大人。】


雖然同為【艾恩葛朗特】的同伴,也是黑樹的【召喚物】,但拉娜到底想着什麼,瑟拉絲也不知道,不,不只她,連【艾恩葛朗特】的大部份【召喚物】也不知道,甚至不願意接近。

雖然現在看上去,瑟拉絲是拉娜的上司,但其實她不會聽瑟拉絲的命令行事,若果有誰可以命令她,也只有遠在天邊的雅兒貝德及她的【召喚主】黑樹。


(她會出現在這裏,即是她獲得雅兒貝德大人的或黑樹大人的命令,既然如此,我也只能配合她。)


瑟拉絲不打算追問拉娜接下來的行動,亦都不太想知道。

只要知道拉娜她的行動經過雅兒貝德或黑樹批准就可,若有需要,才協助她。


【既然如此,拉娜妳需不需要支援,若果需要的話,我可以……】

【不用,雅兒貝德大人已安排了所需的人手給我,接下來的事情就待我處理。現在我先行告退。】


拉娜向瑟拉絲屈膝並雙手拎起體側的裙襬告退。

當確認拉娜離開後,亞爾文斯突然鬆了一口氣。

瑟拉絲也向亞爾文斯苦笑。


【對不起,亞爾文斯大人,我也沒有想到拉娜在沒有通知我的情況下過來。】

【瑟拉絲大人什麼錯也沒有,只是我仍然不太習慣與拉娜大人的相處,所以才……對不起,是屬下我的失態。】

【這才是正常的反應,儘管是我,到現時為止,我也盡可能避免與那個人有什麼接觸,而且不只是我,在【艾恩葛朗特】,也只有少數的人願意與她交流,所以我不怪罪你。】


亞爾文斯與瑟拉絲,甚至從剛才開始也沒有發言的日向也點頭同意,一致認同對拉娜的看法。

因為拉娜的所作所為真是如眾人對她的意見一樣,【惡魔】。


同一時間

在另一方面,在卡其亞的某處倉庫,有一名身穿貴重服裝的長滿肥肉的白精靈族正在等待某人。


【可惡,看起來這次應該又再失敗。】

【柯達大人,這也是沒有法子,因對方是連【白薔薇騎士團】也可以打敗的【艾恩葛朗特】,單憑從黑暗公會僱用的暗殺者是比較困難……】


這位白精靈族名為柯達,他是前任女皇伊麗莎白的擔任宰相一職,由於他的祖先早已輔助歷代白精靈族的女皇,所以他的影響力也比伊麗莎白還要高。

原本他認為這樣的日子會繼續下去,誰不知這個原本他掌控的局面,突然被【艾恩葛朗特】一下子改變,而且新任的女皇瑟拉絲的政治方針與他相反,甚至重用亞爾文斯這個新任文官也多過他。

因此柯達暗地裏與各個不支持瑟拉絲的貴族和大臣組成新的地下組織,主要工作是阻撓和罷免瑟拉絲的政策,而最重要工作就是暗殺或挾持她作人質,目的是要求【艾恩葛朗特】離開。

但可惜,至今他們仍然未能取得有效的成果。


【真是可惡的外族人,我不管她是否流着有皇族的血脈,但居然讓【最低種】成為新的領主,而且還讓亞爾文斯這些提倡什麼【種族共融】的官員,真是可笑的。我等是尊貴的白精靈族,若果不是前任女皇如此沒有用處,若果我才是白精靈族的統治者,豈會讓什麼【艾恩葛朗特】入侵!】


柯達怒得將手上握緊權杖也出現裂痕,他身後的隨從也不敢胡亂答話。


【話說起來,克隆斯這傢伙在那裏?還要其他人,明明是他通知今晚有要事找我們全部組織幹部商議,為何一個人也沒有出現……】


正當柯達有所懷疑時,有大量的白精靈族的官員正在陸續出現。


【你們弄什麼?為何如此晚才出現,但既然來到,克隆斯快說到底有什麼事情要商討?】


柯達要克隆斯交代有什麼事情急需召集他們組織所有成員。

克隆斯則只能如實交代。


【柯達閣下,我與所有組織成員已商討從今日起,我們決定離開組織,與【艾恩葛朗特】合作。】

【你、你到底胡說什麼?你、你們……】


看見其他成員沉默是金,柯達就得知克隆斯所說並非胡說八道。

但為何克隆斯突然如此輕易倒戈?這就讓柯達百思不得其解。

但接下來出現的人物就可以解答他的一切疑問。


【辛苦你,克隆斯。但地點若果可以選在更好的地方就更完美。】

【對不起,拉娜大人。請恕屬下我考慮不周。】


突然,有位與在場環境不相乎,身穿純白色華麗衣服的金髮少女出現在這裏。

更最重要的是,除了柯達和他的隨從外,其他人也立即恭敬地向她跪下來。

而這名可愛的少女,柯達也十分清楚知道她的身份。


【妳、妳是拉娜,那個【惡魔公主】,為何妳會出現在這裏?】

【柯達大人,初次見面。請問如何,被眾人力捧成皇的感覺,原本我還打算讓你可以演出再長時間,只不過你實在太笨,所以只好今日將你從這個舞台離開。】

【妳到底說什麼,我什麼也不明白……】


看到柯達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拉娜露出與平時裝出來迎客的親切的笑容不同的,充滿着狂妄和冷笑的樣子。


【真是苯得讓人感到可愛,連到這刻也不知道,自己一直被我利用這個事實。】

【這麽,我何時被妳利用?】

【你真的認為只要你一聲號召,就有近超過半數全國的大臣和貴族願意支持你,你從來沒有想過是有人故意推動你做這些事?】

【什麼?】


看見仍然不明白的柯達,拉娜繼續笑着解釋。


【你不覺得當伊麗莎白下台,就有數名貴族突然說支持你推翻【艾恩葛朗特】,然後要你拉攏自己信任的勢力作自己後援,又或者這些原本與你自私的貴族,居然毫無疑問將大量的資產送給你作這個組織運作的資本,這一切來得太過巧合嗎?】

【妳說……難道……】


柯達經拉娜所言,突然想起原本與自己不太相熟的貴族或官員忽然間支持他,而且還注資了不少金錢。他起初以為是他們與他一樣不認同瑟拉絲的繼任和新的政策方針。


【終於明白自己只不過是我玩弄的人偶嗎?但也辛苦你,在短短時間,將這個組織培養到這個地步,也提供了很多貴族和大臣等的秘密給我,相信有了這些把柄在手,他們應該輕易倒戈於我們,不對,應該是成為我的同伴才對。】

【妳原來是想要這些資料威脅我們,這為何鼓吹我們除去瑟拉絲,妳們不是同伴嗎?】


柯達不明白為何拉娜讓這些她操控的貴族不停鼓吹自己將瑟拉絲殺死,還推薦一些黑暗公會的殺手刺殺她。

柯達百思不得其解。

但拉娜繼續保持這個冷酷無比的笑容,讓柯達不禁打了寒顫。


【為什麼?我也不太明白,可能是讓我有一個光明正大的原因將你除掉,又或者可能是我看一下這些暗殺者有沒有可造之才,又或者我想透過你的手除掉瑟拉絲也不定。】

【妳……妳這個惡魔……】

【我的種族的確是惡魔,你說我的背後真的有惡魔的證明。】


拉娜露出她的背後蝙蝠的翅膀來證明自己是惡魔,但柯達並非這個意思,而是拉娜所想的事情如同惡魔一樣。


【話說起來,也差不多到你退場,你辛辛苦苦創造的地下組織,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但為了感謝你的辛苦付出,我也找了一個美女暗殺者來陪你最後一晚,那邊的隨從先生也可以體驗一下。接下來麻煩妳,克萊門汀小姐。】


隨著拉娜的呼喚,突然有個女人從她身後慢條斯理的走出來,而且每走一步就會傳來喀啦喀啦的金屬碰撞聲。


【不麻煩,公主大人。這是我最喜歡的工作,接下來隨我喜歡,可以嗎?】

【當然可以,但記牢盡可能保持他的面孔,否則到時沒法辨認,就十分麻煩。但那個隨從,就隨妳喜歡,但事後麻煩將他的屍首帶離現場。】

【明白,這樣開始我的工作吧!】


沒錯,她就是作品【不死者之王】中的克萊門汀,與可愛的外表相反,擁有着殘暴的性格。她也是少數喜歡與拉娜相處的【召喚物】。

當拉娜與其他白精靈貴族離開後,克萊門汀立即關上倉庫的大門。只剩她與柯達和他的隨從。

由於柯達不懂武術或魔法,而他的隨著也與他主人一樣,所以兩人不停地顫抖着。


【不錯,不錯,你們的表情真是棒。在【艾恩葛朗特】裏,我是最弱的一個,經常被人看不起,所以我真是很喜歡你們現在的表情,不知稍後發生的慘叫聲會不會興奮過頭而濕掉。】


克萊門汀拿出她的突刺劍慢慢走近柯達兩人,然後不久在這個倉庫就發出悽慘的叫聲。


【這才終於掌管整個白精靈族,明面上就由瑟拉絲掌管,暗地裏就由我掌管,那位大人也太過偏心,但也無妨,接下來,我要藉機找一下有沒有與克萊姆相似的奴隸,若果有的話就太好了。】


拉娜不停沿路跳着她的舞步,原本應該讓人感到美麗,如同天仙下凡,但在克隆斯等人眼中現在跳舞着的只不過是披着人皮的惡魔而感到畏怯。

到了明日,有某名白精靈族發現柯達倒在一個倉庫裏,而且附近還有他僱用黑暗組織的暗殺者,打算謀殺現任女皇瑟拉絲,現時懷疑有其他涉案人士,懷疑是分贓不均或被同伴背叛導致遭人暗殺。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