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幼巫女与幸福的夜晚

八点,真唯从神社回来了。

而我刚好洗完澡走出浴室。

满怀期待的真唯让我先去她的房间等候,她洗完澡之后就马上过来。

在房间里等候的约定就仿佛像是幽会一样,让人有些小兴奋呢。

上楼前尊先生再一次嘱咐道不要玩的太晚。

结果被真唯以一句『爸爸吵死了。』被打击的哑口无言。


我一步一步走上楼,站在真唯房间的面前还有一些小紧张。

接下来要进的可是女孩子的房间啊!

一直以来被人多排挤着的我,别说女朋友了,就连女性友人都不曾有过。

这还是我人生第一次进入女孩子的房间,还是正上着小学的稚嫩幼女的房间。

光是想想就已经犯下滔天大罪的感觉呢。

「我打扰了……」

我扭动着门把,随着「叽——」的一声长鸣,我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真的是新世界,我从未见过的美景收入我的眼中。

粉色的墙纸,雪白的台桌,看上去非常柔软的床铺,木质的地板上铺着圆形粉色的地毯。

「这、这就是小学生幼女的房间!」

连空气都是甜的,空气里仿佛飘散着奶油一般好闻的香味。

我踌躇着走进了房间,仿佛就像身处梦境一般。

台桌的上面放着一台电脑,看上去配置很棒的台式机整洁又干净。

床铺上堆放着许许多多的玩偶……皮卡丘,伊布还有其他各种各种的宝可梦玩偶。

她是真的很爱宝可梦呢。

不光是床上,仔细一看书柜上也放着许许多多的漫画及周刊还有各种游戏的杂志和攻略本。

真唯……以外的是个宅女?

在床铺的斜对面挂着巨大的电视机,我记得这个牌子的电视机都是要十几万的价格……

电视下的电视柜里放置着至少5个世代的游戏机,这也太奢侈了吧?

最后是电视机的旁边放着一面落地式的镜子和大型衣柜。

整个房间似乎是隔壁的一半,但少说也有40多坪?

和我原先的公寓房间简直差不多大……

「小真唯的房间。」

昨天将真唯抱回房间的时候因为没有开灯也不敢仔细的看……

真的……非常富有呢。

我慢慢的走到真唯的窗前,回忆起昨天是将她抱到这张床上的。

床铺叠的相当整齐,对于一个小学生女孩子来说真是非常了不起呢。

我双膝屈在地上,朝着真唯的床铺趴了上去。

「嘶……真唯的味道。」

明明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只有柔软剂的芳香和太阳公公的味道。

但是总感觉闻到了真唯的味道而感到心情愉悦。

啊啊……平时为了克制自己对真唯的欲望,完全不敢抱着真唯闻她身上的味道。

只要像是这样,有机会的话就闻闻真唯的床铺和衣物上的味道。

我也知道自己这样做非常的变态。

明明是她还只是小学生。

但是……请原谅我……因为灵感的关系,小学之后我就再也没能和女孩子走近过……

不过,幸亏真唯去洗澡了呢,要是被真唯知道了一定会被当做变态的吧。

「呜哇,老哥你是真的恶心啊……」

「咿呀!」

突如其来雄厚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

「尊、尊先生?」

不,那个声音并不像是尊先生……

我环顾起四周但却没有看见任何人的身影。

「喂、你在看哪里呢?」

声音有一次传到了我的耳畔。

但是周围都没有人。

「谁、是谁?该不会又是幽灵?」

「咱才不是幽灵!这边、这边!」

我看了看声音的方向,在电视柜的旁边放着一个竹篮,篮子里垫着红色的坐垫上面放着一个浅棕色不是老鼠还是狐狸的生物。

这也是真唯的玩偶吗?看着像直冲熊……但是声音确实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终于看向咱这边了吗?老哥。」

「呜哇,又说话了……」

我被吓了一条,随后稍微凑近了过去。

这个该不会是什么装有摄像头和对讲机的玩偶吧?

那么监视器的背后……莫非是尊先生?还是说是八代先生!

不管是谁,我之前对真唯的床铺做的一切都被那人看的一清二楚了。

「这个怎么关掉的来着。」

我举起玩偶想要关掉里面的装置。

伸手摸到玩偶的瞬间,细腻的毛发和柔软的身躯还有温热的体温传达到了我的手上。

「喂!不要轻易的碰咱啊!人类!」

玩偶就像活着的一般突然动了起来,它一口咬在了我的手指,瞬间痛觉在全身游走。

「好痛!」

我连忙收手,手指传来了阵阵热浪,虽然被咬出红印,但是并没有出血,比起这个那个玩偶竟然……

「呜哇!直冲熊说话了!」

那个根本不是玩偶而是真实活着的生物,有体温!

「咱才不是直冲熊呢!」

「那么难道是黄鼠狼吗?」

「更加不是!」

细长的生物卷起自身将自己竖了起来,随后朝着我抬起脑袋仿佛非常自豪的说道。

「咱是高贵的神使一族的后裔,伶鼬的柚子哒!给我好好记住。」

「神使?」

就是神社石柱上面坐着的狐狸或者狛犬一样的东西嘛?

不过……和无比浑厚的男性声线相反名字却非常可爱啊这个家伙。

怎么回事,这个家伙明明有着大叔一般的声线,却是小孩子语气,听着怪变扭的。

不过……伶鼬啊……

我拿出手机谷歌了一下伶鼬这类生物,结果收到的都是萌萌的动物照片。

啊,真是治愈。

「这可是咱的主人给咱取的高贵的名字,给我好好记住。」

「是是~」

一看到那个大叔声音的幽灵,竟然是这个萌萌的小东西之后,紧张感全无了。

「你是最近出入这家宅邸的寄宿人?在主人的房间里干什么?」

这小东西一本正经的问了起来。

主人原来是指真唯的事情吗?

「我是被真唯邀请过来一起玩游戏的,还有我不是寄宿人哦,今后要在这里打扰一阵子了。」

「诶?为什么?」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陪在真唯的身边。」

「花婿后补的人吗?」

「嘛、嘛差不多吧……」

这小家伙,没想到竟然还懂花婿这么复杂的词呢。

「快回去!这里不需要你。」

「什、什么?」

名为『柚子』的伶鼬突然生气了起来。

「主人的身边有咱就足够了,不怀好意的人不要接近主人。」

不、不怀好意是指我刚刚对着真唯的床铺呼吸的事情吗?

「不不不,那都是误会。」

正当我想要反驳柚子的时候的,房门被缓缓的推开。

「咿?你们在做什么……柚子?」

一边用毛巾擦着湿濡头发的真唯,穿着一席水蓝色画有宝可梦剪影的睡衣走了进来。

瞬间房间里被沐浴露的香气填充,空气都变得轻飘飘的。

「主人!」

伶鼬一转眼顺着真唯的裤脚爬上了真唯的肩膀。

「这老哥在主人的床上闻着主人的味道,真恶心!」

糟、糟糕!

这小家伙毫不留情的向真唯举报了我的罪行,还真是一只忠心耿耿的神使呢!虽然我无言以对!

真唯听了一愣,手中的毛巾也落在了地上。

她一定非常失望吧,本该身为有常识的成年人的我竟然做出如此变态的行为。

万一真唯不需要我了,那我该何去何从。

我的脑海中仿佛已经幻想出,真唯一脸厌恶的表情朝着我挥手。

『真恶心!大哥哥什么的不要靠近我!』

呜哇!要是真唯真的那么对我说……我一定会难以忍受!

真唯沉默的一步一步朝着我逼近。

完、完蛋了。

「那个……听我说、真唯!不是那样的……」

啾——

诶?

真唯大大的张开手,将我的头拥抱在前胸。

真唯的小手不断地抚摸着我的头发,温柔的一缕又是一缕的抚摸。

「乖、乖……想闻的话请多闻一点。」

「真唯……」

扑通扑通……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声。

温热的体温隔着单薄的睡衣传递了过来,我的脸刚好贴在真唯的微乳上,简直是至福!

「主、主人!?」

意料之外的事情让伶鼬的柚子也大吃一惊。

当然我也是如此。

真唯一直沉默着抱着我的头……拥抱了许久许久。

是真唯的味道……是真唯的体温……是真唯的心跳。

光是真唯在我的身边我的心就兴奋的瘙痒难耐。

呜哇……我的表情一定超恶心的……

但是埋在真唯的胸前不希望被真唯看到。

真唯好香、好软、好香!

好想一直这样抱着!

「啊,差不多该玩游戏了。」

「呜哇!」

真唯松开了手随后小步走到电视机前将游戏机的电源打开。

啊……我的乌托邦。

我伸手看着真唯离去,有些恋恋不舍。

「真是恶心啊,老哥……」

「要你管!」

看着我的样子,伶鼬的柚子不禁发出感叹。

电视里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随后真唯熟练的打开了想玩的游戏。

随后在粉色的地毯上弯曲膝盖鸭子坐着。

「大哥哥也来玩吧?这个是双人游戏。」

这个最新式的游戏机原型是掌机,能够将两侧的手柄取下来游玩,还能连接电视变成主机。

以现在的科技这种游戏机已经能够轻松的做到了,不得不令人感慨『科技的力量真是伟大呢。』

真唯扭头将一半的手柄递向了我,这个背影娇柔的令人想要从背后拥入怀中。

「大哥哥?」

「啊……嗯,好的!」

糟糕糟糕……我怎么会有那么邪恶的想法。

我接过手柄,随后在真唯的身边盘腿的坐了下去。

这个游戏我有玩过呢……是知名游戏厂商的主流IP,一个戴红帽子的大叔在水管里自由进出的游戏。

从刚才开始真唯就一直盯着我的胯下看着……怪不好意思的。

当我注意到她的视线时,她突然站了起来,走到我的跟前用屁股对着我的脸。

「诶?」

小学女生巫女的屁股,看上去又软又圆的样子。

摸上去一定弹弹的非常舒服吧?

随后真唯弯腰坐在了我胯下的空地,双腿跨过我的脚踝全身都靠了过来,后背紧紧的贴合在我的前胸。

「真、真唯?」

「好温暖……」

真唯呆呆的说道。

这个姿势……我的下巴刚好蹭到她的头顶,柔顺的黑发擦过我的下巴非常的舒服。

洗完澡后披头散发的黑发也好棒呢。

「但、但是这样我不好玩啦。」

「这样就可以了。」

真唯抓住我的双手将我的双手环抱到她的身前。

这、这个姿势……

真唯仿佛读心了一般,让我从背后抱住了她娇小的身体,双手环过纤细的腰肢蹭着她的手臂和大腿……

仿佛融为一体了一般。

真唯微微的抬起头露出稍微妩媚的笑容。

「嘿嘿嘿,被大哥哥抓住了❤。」

在那之后,我不记得我们玩了什么游戏。

只记得我一直在输,不管是赛车游戏还是网球游戏都被真唯碾压,一旁的柚子一边欢呼一边说着『快做掉他,主人!』之类的狠话。

而我却因为真唯的味道、体温、身体的触感,让大脑被填满到快要爆掉一般……满脑子都是真唯的事。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