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新的一日就应该发展舍友事件?(十一)

宽敞的机动车道,鲜有车辆驶过的痕迹。进入被灌木丛与绿林所环绕的绿化带,现也在没有活动的加持下显得空荡。


记得有次开演唱会的时候,正中央的喷泉本来停止工作的,结果出了些小变故然后把整个舞台弄得湿漉漉的,幸亏大家的随机应变能力都有被提高。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度过那种程度的小插曲呢。


踢走路边的枯枝,蝉鸣时停时响,似是有『昆虫警察』正在缉拿这个打搅大伙夏日的罪人,但毕竟不能拿放大镜去看,更提不起心思去找,于是,人们的视野就会不自觉地从低头看手机,转而仰望那一飞而过的白鸟。


当然有幸也能见到那些成群结队的鸟群,他们呈一字纵列,就近当窝,很快,那悬挂数条电线的电线杆,就成了它们的歇脚地,随后,当它们歪头摇脑,扇羽蹦跳的时候,路面上的我们,便于闲处高位的它们,相对视了。


(呵,可怜的两足生物,穷尽这一生都不可能像我们一样自由的飞翔的)扇动翅膀


(嘿!他们在看我!在看我!)左看右看


(今天的太阳还是这么热)俯下头,将尾羽高高翘起


(嚯啦,伙计们咱们去搞点吃的吧,正所谓早期的鸟儿有虫吃)鼓起翅膀


(赞成)(出发吧)(希望能找个躲太阳的地方呢)


鸟儿高飞而去,下方一片沉寂,正当路人走过以为这不过是在感叹鸟儿飞走而落寞时——


「呼,呼呼,不,不行了我已经快憋不住了,咕,哈哈哈……」


学姐的捧腹一笑,屈膝而后笑的打颤,彻底宣告了这暴风雨前的平静。


「学、学姐你不要笑啊,唔噗……不行了,学姐一笑我也忍不住了……」


「林琛那配的是什么啊,从头到尾就不放过太阳的。还有海仁,为什么要模仿『米*鼠』的声线啊,米奇妙妙、呜,呼呼呼……」


首先撑不下去的,便是扎着一头金马尾的暮柊,其次是因为海仁那模仿某老鼠的声线太像而压倒心中最后一根稻草的云悠。


之后的场面不用多说,自然是炸成了一锅粥,走在我身边的小雪此刻也是捂着全身打颤。


当然不得不说,海仁那『在看我~在看我~』的声线模仿太过真实,就连演绎『今天太阳还是这么热』的我也有些招架不住,还好念这个台词不需要太多情感,要不然,总觉得会念、念崩……


「来,让我们喊出那句口号,唤出我们的城堡吧」


「不,不要再年龄,咕哈哈哈……你知道小时候我看到这个的时候,我有多向往自己也能唤出米奇妙妙屋吗?」


「原来学姐也是吗?好巧哦,我小的时候,邻居就经常放这个,当时就想着,好好哦,然后私下里也念动那个咒语,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生,当晚哭着问妈妈,动画片里的世界都是骗人的,现在回想起来父母的笑点是不是受过专业训练啊」


「对啊对啊,就是现在回想起来,满满的黑历史感,不过无所谓啦!装载着童年回忆,就像男生小时候看了『奥*曼』高举左手以为自己能飞一样,有什么关系嘛!」


一个两个,就属这对嗓门最大。不过,从这个角度看两人说笑的景色,对于大家来说,就像偶像公开自己和闺蜜散步的福利吧,不少人也是跃跃欲试,然后在看到周边围着四个男人后,果 断 放 弃


啧,不要就这么放弃啊!要相信自己能搭讪成功的!当然小雪再怎么说我已经看上了,既然如此大家就不要朝这个方向看过来。你看,对吧学姐,她就是孤单一个人嘛,而且长相也不逊色对吧,所以说——


「我走外边吧?」


手上拿着又去『偶莱坞』一趟,买来尚方宝剑的我,就这样,询问了走外侧的小雪的这么一个,可以说是出自于我因『护食』而提出的请求……希望对方没有发觉吧。


「唉?你说外边是指……」余光扫过周边的人,随后会心一笑,高兴的以芭蕾舞式转圈的换位方式,从我的背后绕到了里头「要小心树枝延生刮伤了脸哦」


「刮伤脸什么的,我们不是没靠绿化带太近嘛……」


「可你想想嘛,以小林你的身高,站到那颗树下不是正好可以顶到树枝分叉长出来的树叶嘛」


「唔……确实是这样没错,但你还是担心过头了啦。哦!对了,忘记说了,空烁!」


「伙计什么的,小空是想尝试翻译腔吗?」


「我倒是觉得翻译腔有的时候会给人出乎意料的喜感,昂?怎么了!」


「我们的宿舍在这个方向,之后,就不和大家同行了」


「哦没事!我们在你后一幢楼,电梯坐到三层楼,左手边拐进去间就是了」


「OK!」


和空烁打个离队报告,两人的步伐便向着5幢楼的方向走去,无意识的回首去看看学姐的动向,不过看样子也和猜想的别无二致,她听到了我们的对话,于是在打完照应后,挥挥手小步从团体中跑走了。


至于跑的方向嘛……则是标准的三年级生6、7、8三选一呢


然后当我再次审视起自己与小雪两人从团体中分割出来后的氛围,不知怎的,感觉……清净了不少,对此——


「你……也在看rua学姐吗?」


我看着她的视线突然转向我,伴随着「唉?」的一声宛若一个被发现做坏事的小孩一般,感到失措。


但很快,调整好自己神情的她,接着说道「啊,是呀,看着青蚺学姐的背影,说到底她已经是个即将毕业了的三年级生嘛。然后一想到开学了后,她就不会再朝着那个方向走,而是向着我们所不知道的方向迈步,不知不觉就会想着……」


「要是我们要是能早点入学,就好了对吗?」


我试着抢先答出她未说出的话语,结果,似乎是没猜对吧,反倒招人家埋怨了。


「不要打断人家说话呀,明明是这么重要的感慨」


「啊哈哈,我也是有感而发嘛,感觉你会说出那句话,于是想着两个人同时说出一样的台词,然后相视一笑呢」


为此尴尬的打起了圆场,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其实……我想说的,并不是早不早点入学」


「唉?可前面不是在强调她是个三年级生吗?」


「那……小林你想想,假如我们早点入学,我们能早点和青蚺学姐攀上话,那样和她一起升入大学的话……是呢,就不会有像现在为离别而做出感叹呢」


「是,是呢……」因为有点搞不清小雪为什么要讲的这么伤感而打算等对方说完。


「但……」顿了顿,她挽起了耳边一直遮掩着耳廓的长发,「但,小林,嗯这种语义的话,还是称呼叫林琛吧?」


「我都可以啦,名字什么的……」


「算了,都一样啦,总而言之,就是在学姐还在的这段时间里呢,我想……咱们能多陪一陪她,多和她留下一些美好的记忆,这样,哪怕我们上了大学区,从这所学校毕业出各奔东西,也能在哪一天,突然回想起那时的自己,然后就像分享一件喜事一样,将其传给新环境下周边的同事们。我觉得只有那样,才是我们接近幻想却又极其接近现实的,只要我们肯做就能随时将幻想变为现实,是属于学弟学妹们对待前辈升学的一种送别方式……对吧?」


话已至此,转校生的想法,我差不多理解了个七七八八,但……虽然很对不起,不过我必须要纠正一点,那就是——


「学姐就算上了大学区,咱们也是可以去大学区找她的,就是大学区的宿舍不固定,找起来比较麻烦而已」


除非人家原地毕业,不然只要在这个学校里,只要有联系方式,然后对方接受,就像普通学校的散学式,同学各奔东西一样。


「其实只要有联系方式,无论人家在天涯海角,我们都能相见」


「……」


「唉?小雪?雪榕?清雪榕?同寝员?转校生!?」


「唉~原来不用急着操心啊~我都不知道唉~我还以为天各一方了唉~」


啊,没救了,和第一次进超市一样,小雪的大脑宕机了,变成了一个只会走路,不会思考的两足生物了……唉,前面是玻璃!


『duang~』


「唔!」


「哎呀,这个自动门开门没那么快啦,不用点力真是拉都拉不住啊」


「唔……」


「昂?你看着我……我脸上没东西吧?」


「唔……小林,是大坏蛋!」


「唉?」


「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啊!我们也能进大学区这种事」


「可是……啊对呀,你才转过来一天!啊这,好像确实是我的问题,高中区可以去大学的区域散心什么的……我忘记了」


「啊啊——!都是你的错,害我在不知道的时候出这么大的囧!一回想起刚才那种仿佛学姐要走上断头台一样的感慨,我就!我就很感到羞耻呀!!!」


「这……这不我没笑嘛,而且大家也没听到对吧,我们那会周边都没有人」


「啊啊啊啊啊!你闭嘴,我不管,都是你的错!中途告诉我不就好了嘛,非要等我说完,想听我笑话嘛!」


「这,都说了,我忘记了嘛……况且,我不没笑嘛,只是听完感到有些意外来着?嘛嘛!赶紧上楼把东西放了,过去吧,就当我不忍心打断,饶了我吧。」


「啧,我回去就要拿个小本本记下来,手机上也要备份下来,取名就叫坏蛋小林让我在不知情的地方出囧!就这样记好了!迟早要让你也出一样的囧」


「啊这,想要我在不知情的地方出囧什么的……」


如果有意的话,你一天都能让我社死10来次了!?不行,更恐怖了!


不锈钢上倒映着我脸颊萎缩进去的惊恐脸,但幸亏转校生现在看起来是在和我赌气的样子,这样的表情,似乎她没能注意到,待电梯门开后,她似乎也是生闷气一样的一个人先走出去。


没被看见真是太好了!不对,给她看到是不是就一笔勾销了?啧,早知道就故意让她看到了。


结果,就在我胳膊夹着尚方宝剑,想着拿钥匙开门时。


「好慢!快来开门啦!」


啊,转校生好像没有配备钥匙来着……糟了,又忘记了一件事!


「啊啊,来了来了!」


随后……就演变成了一段时间内的她主我仆,但一想到都是为了偿罪,就……感觉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咳咳!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反过来……


「小林!」摇着没电了的手机


「唉!来了!」将充电器什么都准备上


「小林!」以手作扇,扇了两下觉得累了


「唉!来了!」将空调打到25°,然后被夺走伴随着『嘀嘀嘀』的响声,空调板上的数字降到了20°


啧,这样会冻着的啊


没过几秒就调回了25°,然后感觉还是很冷,就调到了28°


「小林!」站在卫生间门口


「要洗澡自己去洗啊!」


「哦,差点忘记了」被吐槽了后,突然意识到了。


当卫生间的大门被轻轻合上,当空调的制冷因为室温抵达而停止吐出冷气,倍感疲惫的我,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明明才几分钟,为什么这么累啊……」


小雪的手机放在茶几上充电,而我的手机,因为还算是有电就摆在了一旁,不过现在我也懒得管了,大不了带着没电的手机去人家那蹭电,保持这样的想法的我……


「昂?你那只有一个充电头,所以要来我宿舍充?」


「嗯,麻烦借点电啦」


「不不不,我拒绝,再怎么说,转校生的便宜给你占了,你还想来占我便宜什么的,除非你家塌下来……」


『咚——!』


「woc,你这狗嘴,开过光的吧!」丢下手机,跑到卫生间门前,边敲边喊「唉!小雪,浴室里发生了什么?没受伤吧?」


「唔……淋浴器的握把……」


「昂?」


「掉下来了,然后就……」


「……」


「唉?很平常吗?」


「额,算了,没事正常,我去储藏室拿个备用的就好」


「唉?还有备用的吗?」


「昂,以前看到那个握把就感觉它有些旧了,结果没想到……」


『咚咚咚!』


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简单来说就是没想到到你这居然真的坏了,不要紧,上个学期就报备过,摔坏了也没事」不管它,接着讲,讲完再去看一眼猫眼,随后就看到了那显胖的身材,此刻正堵在家门口,一副火烧眉毛似的表情。


于是,我打开了对讲机


「喂喂,听得见吗?」


「woc,你居然还活着?你家不是塌下来了吗!?」


「啊对对对,我家确实有东西塌下来了」


「昂?有东西塌下来了,也就是说……」


「天——使——」


说完,便挂断了对讲机,骂完就跑不要太刺激!之后就只要看着他站在门口,气的想锤门,但又碍于有校规的约束,不敢锤的样子,偷着乐。


『咔哒』


「唔……小林」


「嗯?怎么了?」


「就是刚才那个我和你说的……那个握把」


「昂」


「之后我都是用下面那个管子洗的」


「……那你去沙发上坐着,我去给你换,对了,大门千万不要开昂,我怕别人举报」


「啊?哦哦,我知道了」突然老实


既然这边嘱咐完了,那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丢起淋浴喷头空转三圈半,进入浴室后才发现……


「唉,我就说你咋湿哒哒的出来,小腿上全是水珠」


「!!!」


「就连下水管道都堵上了」


「那、那、那只是我不小心的」企图蒙混过关,但,浴室的现状已经可以说是水漫金山了……


啧,这下好了,要么现在请宿管阿……啊不姐姐,来帮忙清一清下水管道,要么休息会让洗水槽的排水口先排点水,但无论选哪个都会拖迟我们抵达派对现场的时间……


「怎,怎么办?」小雪有些慌张的问我


「还能怎么办……除非我不洗澡直接去,算了,手机给我,唉……真伤脑筋啊」


「唉?啊!请用」


不知何时,茶几上正在充电的对象变成了我的手机,想必也是肇事人带着负罪感想要以此减轻自己的罪恶,不过,手机充电线可是有长度限制的……


线长约50cm,小雪就算是把插座都一同拉起来了……也还是送不到站在卫生间的我手边的啊……


「唉?」


她呆住了


「……很高兴重新认识到你」


我叹了口气,走近后接过手机,然后就这么坐到了沙发上,顺便把插座用脚给它踢到原位。


「喂,空烁吗?」「喂?什么事?」


「那个,我家浴室出了点小问题,我们看你要晚点来了」


「唉?你们那浴室也出了问题啊」


「啊?你们那边也是?」


「没有,是七濑她的宿舍,她们好像也是因为浴室里有设施出问题了,打电话过来说要拖迟到点时间」


「哦哦哦,那我挂了」


「嗯,距离平常食堂开饭还有半个小时,早点到,电梯不挤」


「嗯嗯,我们看情况,实在不行爬楼梯也给你爬过来」


「哈哈,没必要啦」


报告完情况,我松了口气,将手机随意的丢到水果盘上,任凭它发出『哒哒』两声脆响,就好似水果盘在发表自己的不满,我也无动于衷地靠向舒适地靠背。


然后习惯性的撇过头去,看到美少女的脸几乎要贴上来了。


「怎,怎么样了」全身打颤


「呜啊!」猛地向后退了两步,差点从沙发上翻下去,幸亏沙发的另一侧同样有护栏,「真是的,人一旦放松懈怠,就会被这种东西吓到呢……」


「?」


「没事,听说七濑那边,大体发生了和我们一样的状况,虽然具体不知道是什么」


「唉?她们的浴室也是?」


「嗯,从空烁那边听来的,就是她们那边浴室也出了问题」


「那也就是说?」


「我们就算晚点过去,她们想必也会说着『啊,我们也出了这个问题呢!』微笑着替我们开脱」


「那、那就好」


说完,我们都沉默了……


「……」


「……」


「盯——」


「瞪——」


「噗嗤……你、你在干什么啊,突然皱起眉头瞪过来的」


不过没过多久,两人就会因为各种互动,突然有了交集。


「我看你一直在看我,于是就想到了个好玩的,给你瞪回去」


「……」


「……」


「戳」


「昂?」


「……」沉默不语


「……」转回前方


「戳」


「干嘛?」


「……」沉默不语


「……」转会前方


「戳……啊好疼,好疼,好疼!」


「……我这都没用力呢」


「被发现了!」


小孩子吗……


又过了几分钟。


「应该排差不多了吧,我去看一下卫生间排水排的咋样了」


「啊,好」刷手机


见她应该不会再像刚才一样搞些什么小恶作剧了,我放下心来,打开了卫生间的门,虽然地板还有些湿漉,但已经没了那简直要冲出卫生间的架势了。


「我洗澡了,空烁那边打电话过来,你接一下」


「O~K~」


……


结果开洗才发现忘记给淋雨头换新的,而骑虎难下,体验了和美少女转校生一样的淋浴体验……


「糟糕透了……」


「唉!?」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