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話

「啊,糟了。」

椅子不受控的向後躺下,現在就算把重心向前傾也挽救不回來了,即使已經察覺到這件事,也只能縮起脖子做好對衝撞的準備。希望我的靈魂還記得這練習了上萬次的動作,希望這幼小的身體不要因為這白癡行為癱瘓。

緊閉雙眼等待預料的衝擊到來,但不管等了多久,地面的觸感都沒有傳遞過來,反而有點軟軟的。

「奇怪的觸感呢。」

手越過頭頂將身體撐起,原本以為會是軟墊之類的,手指傳來的觸感揭露了接住我的究竟為何物。

兩坨柔軟的球狀物體被抓在手中,視線往上瞧,是那名奴隸抓住椅背支撐我的體重,他的視線緩緩朝下,看見我的臉後受驚嚇似的突然向後避開。

「诶、诶!」

趕緊把身體姿勢轉換,用膝蓋跟手掌著地,雖然還是很痛但總比傷到腦子來得好。

真是神奇的物種,不是人類那種溫暖的體溫,反而像是森林的微風那般的涼爽、舒適。

該不會是冷血動物吧,哈哈。想著這種無聊的事情,我慢慢起身。

果不其然,他仍舊選擇保持距離,剛剛來救我的行為像是假的一樣。真是奇怪啊,如果那麼厭惡那放任我倒下不就好了嗎?何必多此一舉接觸後又避開?

「奇怪的傢伙。」

小聲地說完後,把椅子擺正,再次抄寫起咒語。

不得不說,這世界奇奇怪怪的魔法都有,除了攻擊性魔法之外,剛剛還翻到音無魔法。上面寫說可以隔絕所有聲音,不知道可以幹嘛,還是抄一下吧。

用食指跟拇指夾住羽毛筆,寫字的手感慢慢地找回來了,撕掉五六頁筆記本之後,字形終於變成能接受的模樣。

真是舒服,不過我需要新的冊子,現在這本快撕完了,只剩下一點點能抄寫的頁數。我是希望把會用到的都列進一本中,這樣子不管去哪裡都方便攜帶。

「嘿,幫我拿一下放在那兒的冊子。」

向奴隸下達命令,希望他這次會幫我做事。

「⋯⋯」

嗯,果然不理人呢,鞭打感覺也對這種由魔力構成的生物無效,好像沒有方式能命令他诶。

書上找找好了。

雖然不是很想這麼做,但這是為了晚上能夠睡得安穩,必須找到方法去讓他不要在與我共處一室時把我做掉。

這身體只要青少年壓在上面就已經掙脫不開,更何況是成年女⋯⋯嗯?等等,那精靈算是成年嗎?應該說,他有足夠的體重嗎?

如果單純看臉來判斷年齡,那這個奴隸約莫落在十七到二十左右,實際壽命可能會更年長。魔力塊構成的身體究竟有沒有體重也算是值得深思的問題,或許像是空氣一樣有著些許、但是接近沒有的重量。

如果找到能夠命令他的方法,絕對要把他推上體重器去量測看看。不過可能量不出來吧,畢竟,在中世紀要怎麼測量一坨能量體的重量呢?

「都是謎團呢⋯⋯這些書還真的都記錄不夠詳細,好歹寫個平均重量之類的吧。」

嘴上罵罵咧咧,但是書還是會看,誰叫我沒辦法走出這個籠子呢,離開這裡我也活不下去。

「真是麻煩啊⋯⋯」

沒想過擁有前世想要的所有——金錢、才能、權力⋯⋯,會那麼的無趣,反倒是懷念起家人之間的親情與那無能的日子。

看著手上潔白的硬殼筆記本我懷念起那一切。從前的我,若是吃飯的餐點貴了一兩元都會感覺心如刀割,因為沒有閒錢,看著那些與我同年的朋友獲得成就,而我,卻只是在原地漫步,付出的努力如倒入海中的水,失去其意義;來到這裡,或許,還有些慶幸吧。

在原本的世界獲取不到成就,從神身上取得一直以來想要的事物後,來到這個世界來撒野。

失去顏色的世界能夠輕易想像,多了一種氣味的感受卻永遠不可能理解。我忌妒、憎恨那些所謂的天才,卻忍不住朝他們所綻放的光芒伸手,妄圖從耀眼的光中獲得一絲絲的慰藉。

依靠外力而成的光芒竟如此空虛,自相矛盾卻又可悲。

我轉頭詢問奴隸的想法。即使他不可能會回應。

「我是個爛人對吧?——」

我的腦中並沒有多想,那名子就這樣脫口而出。

「——娜塔麗婭。」

奴隸張大了雙眼吃驚的望向我。

疑?娜塔麗婭?是誰啊?為什麼要那麼吃驚地看向我?是這個奴隸的名子嗎?我怎麼知道的?

無數的影像灌入腦中,都是無數細小無連結的殘片。

看不清臉孔的男人全身脫力跪倒在我面前,我的右手握著刺穿他腹部的長劍,不斷顫抖的雙手被鮮血染紅,雨滴沖刷金屬手套上的血痕,緊握拳頭卻無法保留餘溫,恍若象徵著一條生命的流逝,從傷口流出的鮮紅體液於諾大的廣場綻放紅花,淚滴與雨一同滑落,我的視線逐漸模糊。

意識再次的回到現實,刺穿血肉的觸感仍殘留在手上。太詭異了,這是什麼東西,這是什麼噁心的感受,明明只不過是影像,但卻實在的有著溫度與重量。

看向現在不存在的右手,很莫名地感覺到從掌心的傳來疼痛,明明手已經不見了,這就是幻肢痛嗎?

怎麼想都想不明白剛剛那段影像的意思,如果要說是之前要求的未來視也過於勉強,畢竟我的右手都成這個樣子了,況且舉劍與人廝殺這種事情可不是我會做的事情,躲在後面放魔法還比較有可能一點。

「也只能判斷是某種魔法搞的鬼,施術者絕對是有病,好端端地給人那麼噁心的體驗。要搶地位不要來用我去對那倆傢伙下咒阿!該死的垃圾。」

被這樣一搞,完全壞了讀書的興致,也好,之後就休息吧,反正現在是讀不下去了,先吃口飯等情緒冷靜下來再繼續來找書,還能順便調查看看精靈能不能吃一般的食物。

「走吧。」

整理完書籍,將書籍全數歸位後,牽起奴隸項圈上的鍊條,離開了圖書館。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