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話

就算不在飯點上,吃的東西在宮殿內絕對不會匱乏,因為從我開始天天往圖書館跑開始,我的飲食時間就變得非常隨意,苦了那堆廚子為我準備餐點。


在飲食方面,我特別鍾愛麵食類,也不是什麼特殊的理由,只不過是這個比較好處理,叫廚子做的時間也夠短,麵包也能一手拿著,另一隻手做其他的事情,方便性十足。不過我手沒了就是⋯⋯


「你要吃嗎?」


插起盤子上的一坨麵,舉到眼前,詢問站在一旁的奴隸。


我本身是希望她要吃啦,這樣子就能一次性解答很多問題,而且他再不作回應麵上的醬汁要滴下去了。現在盤子被駕在膝蓋與胸口之間,斷手放在底部作為固定。醬汁沾到衣服上很難洗乾淨,這點現代人該有的常識可還存著。


我吃飯的地方其實都滿奇怪的,在走廊上或圖書館還是少見,傭人很常需要將餐點送到宮殿花園的某棵樹下,也沒有什麼太特殊的含意,只不過想要獨自一個人靜一靜,中斷人與人的接觸,讓安靜的植物圍繞自身。


涼亭之類的設施這裡也有,王室的女性成員也會去涼亭喝下午茶,很討人厭,即使知道這種環境的女性都是被壓抑的存在,但還是忍不住對她們說話尖銳的音調感到排斥。


一陣風吹來,花草隨風搖擺,奴隸的眼睛看向落葉飛去的方向浮現悲傷之情。


將叉子放回盤子。在這情況誰還吃得下啊?


拜託請不要擺出這種表情,不要這樣望著天空,這會勾起我所剩不多的罪惡感。


是我買下他的,是我抓著鎖鏈不放的,是我讓她擺出這種表情的,是我禁錮這鮮活生命,讓她只能待在我身旁的。


為了擺脫,只能扯些話題來轉移注意力。


「你想離開,對吧?」


我開口詢問,不想要他回答,也不期待他會回答,所以就接著說下去。


「很抱歉,把你放走這件事我做不到,雖然的確對你帶有抱歉之情,但很顯然的,你對我們懷有殺心,這是最大的問題,天知道如果放你走會發生什麼事情。我還想要我的頭繼續待在我脖子上。

如果書上資訊無誤,你的力量強大到足以殺光一整座城市的人,有著如此強大力量的你到底是怎麼被抓到的?這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或許是被欺騙或許是遭人擊敗,理由有上百種,反正現在解開你的枷鎖是不可能的,因為鑰匙其實不在我身上,那些手銬、腳鐐、項圈都附有奇特的力量來壓制你,想拿根針戳個幾下就打開根本就是在作夢,不過如果你靠近一點願意讓我研究一下,說不定能找到打開的方法。」


啊啊,這種狀態果然擋不住心聲,本想說些什麼打消他念頭的話,但那能束縛住精靈的器具真是太具有吸引力了,比起那堆身材姣好的僕人還更加的吸引目光;若是講得再誇張點,看著那些泛著不明顯微光的金屬塊,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謊都說了,就只是希望他能再靠近一點,不知道該多說些什麼,讓他咀嚼一下我說的話吧,這樣坐著也挺無聊的,這也可以測試在一旁可能取我性命的不定時炸彈是否有引爆的可能,枕著手,就這樣在樹蔭下睡去。


再次睜眼已經太陽已經是橙黃色,一天又要過去,看來睡了至少三小時以上,奴隸保持著同樣的姿勢,站在同樣的位置,底下的草沒有遭踐踏的痕跡,他就這樣子站了整整一下午?該不會幾個小時對他來說只不過是幾秒鐘而已?有這種可能性,而且感覺這就是真相。


花叢在夕陽下呈現另一種美感,


「唉⋯⋯」


捧起盤子,食物完全變成室溫,捲起麵的叉子也與入睡前一模一樣,一絲一毫都沒動過。我起身,他仍舊站在一旁,沒有想要搭話的意思。


連續性的大失敗呢,沒吃完的東西就倒掉吧。


放下盤子,站起身,看向剛剛靠著的樹,拿出懷中的筆記本,往斷手哈口氣增加點摩擦力,翻到寫著土魔法的那一頁。


「偉大的大地之神,賜於吾一毫神之威能,助吾違抗真理,擺脫地面之束縛。」


念完一串與祈禱文相似的咒語,樹根連同土一起飛起,這魔法魔力消耗與之前燒掉我手的熱光球相比少了一些,看來只是中級到上級中間而已。抓住盤子的一角,把剩菜跟筆記本一起丟進空洞中,筆記本只剩下幾頁還沒被撕掉而已,基本與垃圾是同類,將魔法解除後樹就落下回到原位,掩蓋住一切。


「呼⋯⋯好累⋯⋯」


原本想說只是中級魔法左右,瞬間抽取的魔力一開始也很正常,開頭的魔力損耗完全比不上熱光球,也就沒有仔細多想,但這魔法直到解除前每時每刻都在以相同的損耗搾取我的魔力,這下可好,有生以來第一次因為一個魔法差點被榨乾,精神方面也以誇張的速度耗損,明明才剛睡起,但已經又有睏意。


看了眼太陽,下降的速度非常的快,快要看不見了,原來起床的時候已經快晚上了嗎!這件事實有驚嚇到我。


「小孩子嘛,多睡點也不賴。」


為自己的愛睡隨便找了理由,也沒有熬夜什麼的習慣,每天太陽下山就睡,睡到覺得舒服了才起來,有時還睡午覺。


嗯⋯⋯好吧,是挺誇張的,活脫脫就是個貪睡鬼。


現在這時候差不多是吃第二餐的時間,通常無論貴族或是平民都只吃兩餐,而我在中午才吃了第一餐,所以還不怎麼餓,甚至覺得還有點東西在胃裡沒消化乾淨。


也罷,不吃晚餐不會對身體造成影響。


帶上奴隸又回到圖書館裡,把咒語在沒撕過的筆記本上重新騰一次,花的時間足夠讓太陽完全落下,月亮升上頂端,半數僕人已經準備入睡。


花這麼多時間主要原因在於墨水,抄完一頁就必須等到完全乾燥才能翻面,由於握筆姿勢的改變,不會讓手的側面沾上黑墨,不過嘛,紙就是另一回事。


做完這些,腦袋已經昏沉到沒辦法思考,連起身走路都有些搖搖晃晃。


今天的事情都已經全數解決,就不需要違抗身體的指令。與全部人一起,在這夜深人靜之時入眠。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