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話

腦子沒辦法思考,像是整個人融化似的,混合在虛空之中。


像坨爛泥,癱軟、無力,頹廢到無以復加,但是非常的舒服。


不需要思考任何事情,也沒有事情值得思考,啊,眼中出現了星河。


好美呀,糟糕,星星要消失了,再來一顆。


好累,睡覺真是美好。


有人在說話,好吵,我只需要袋子裡的『糖果』就好。


啊,有人走來了。


不要搶!這是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揮了幾下手人就走了,有打到東西,好像。


沒有問題,沒有撒出來,一顆都沒有少,還是滿滿的。


沒有少沒有少沒有少沒有少⋯⋯


我的,袋子裡的都是我的⋯⋯


又來了,又要搶了,不會讓出去的,放手!你這煩人的傢伙。


『清醒一點啊你這個白癡!』


不要吵,該死的聲音不要吵。


不!還給我!我不能沒有它!


好痛苦⋯⋯頭好痛⋯⋯


有蟲子,有蟲子在身上爬。下去,下去,好癢,不要在我身上鑽來鑽去。


紅色的,不會癢了。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糖果,請給我糖果,不管是誰都好,不管做什麼都好,請給我糖果。


啊啊,就是這個。真是舒坦,感覺又活過來了。


多給一點,再來、再來,多一點


「還有嗎?」


還有,太好了,還有好多,撒啦撒啦,袋子還有好多。


你說,我神智不清?我很清醒,一直都很清醒。


「不能再吃下去了,我需要你,拜託恢復清醒吧。」


是誰在講話?好像,認識,是誰啊?


嘿!不准搶!


「還我,拜託,我不能沒有他。」


動不了,起身搖搖晃晃,頭昏眼花,星星還在眼中打轉。


不要倒掉啊,這樣多浪費,拜託給我那怕一顆就好。


門打開了,又能拿糖果。你說不給我是什麼意思?你說拿太多是什麼意思?


只給一顆?你在開玩笑嗎!


糟了!掉地上了,還好沒有不見。


把腳移開,快點,這不困難。不!只是成粉,還可以,不!


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痛苦?


蟲子又爬回來了,啊啊啊,煩死了。


棕色、紅色,硬硬的鹹鹹的。


拜託給我,為什麼不給我?又要回到那痛苦的房間嗎?


噫,快要不行了,拜託不要阻撓,讓我舔一下也行,


「拜託了,變回去吧,你的計劃⋯⋯該死!」


好痛啊!


「混帳東西!」


「不要對女士動粗你這白癡!」


不能呼吸,放開,放⋯⋯


再次睜開眼睛,瞳中映入的依然還是無法離開的冰冷地下。


致幻劑如夢似幻的感官體驗是種謊言,明知如此還是忍不住繼續品嘗,因為他甜美的如瓊漿。


奧菲菈使我脫離控制,可是尚未擺脫戒斷現象,戒斷症狀如針般刺激腦部,比起尚未嗑藥前,可以明顯感覺到腦子的遲鈍。


思緒混亂得像是貧民窟中的妓院一樣,之前的計畫,只剩下破碎的殘片。


當時是想做什麼?


周遭一定有些能喚起記憶的東西,快點,應該能回憶起來才對。


義肢的觸感不太對,低下頭才發現戴上了手套。


啊,我想起來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還真的拿回來啦,計畫繼續下去,這次不成功便成仁!」


「你,回復正常了嗎?」


「這說不準,可是,即使只有短暫的回復正常,這也足夠讓我破壞義肢。這一場比賽是我贏了。破壞開始,讓我們逃走吧。」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