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軍團紅蟻

軍團紅蟻視角:


我的族群被奴役,這是我生來便知道的事情,那是刻在我腦海中的記憶。


在這座蟻穴,同時居住軍團紅蟻和軍團藍蟻。作為軍團紅蟻出生,就預定了被更高大的軍團藍蟻奴役,哪怕他們是更愚笨的物種。


兩個物種種族特性相近,蟻后都是整個族群的命脈,蟻群無法違抗蟻后的命令。軍團藍蟻正是掌握了這一點,強行脅迫軍團紅蟻的蟻后,將軍團紅蟻整個族群變成奴隸。


在這樣的永遠奴役生活中,我出生了,作為軍團紅蟻。


然而,就在我睜開眼的一瞬間,世界靜止了。不是感覺上的靜止,而是周遭一切都靜止了,沒有空氣流動,也沒有聲音傳遞。


在這個空間唯一可以活動,只有我。當然,還有造成這個現象的「生物」。


「喔!這個就是特異種!只有約三萬九千六百七十六億分之一的機率,真不容易!」(你是何物!?)我看著的,絕非是什麼生物,應該只是一堆灰色石頭顏色的雕像,卻懂得說話。


「唔?一出生便有智慧?而且知道自己族群情況,是因為刻在基因裏的記憶嗎!?對了,你問我?」(對!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我啊,就是一個研究人員而已,專門研究一些奇怪的現象。例如你這個軍團紅蟻的特異種。」我看著周圍,果然是沒有人有任何動作。(這片現象是你造成的嗎?你到底想怎樣?)


「放心!剛才就已經說了,我只是個研究人員,不會干涉世界的走向。這個現象只是我用了第十階技能:【世界完全靜止】,為的只是讓我更好的觀察你。」(觀察我)


「對呀!你可是現在唯一一個軍團紅蟻的特異種,也是自從你的這個物種誕生之後的第一個。唔?外表上與普通的品種沒有太大分別,也沒有特殊技能,果然是基因上的差異嗎!?」(你說的每一句我都聽不懂!對了,你是怎樣知道我在想什麼!?)


「這個叫做【完全看破】,用這個就可以看穿你的心聲和基因等等與你相關的資訊。我看看,原來是這一部份原子改變了排列,這個就是特異種的條件啊……」(【完全看破】……你到底是什麼怪物……你剛才就在說我是特異種,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特異種就是該物種中的異類,雖然本質上還是同一個物種,但卻因宇宙外圍暗物質的影響,在某些地方發生變異,令某方面比同物種更為優異。你的情況嘛,就是智慧特化的。」(什麼暗物質?總而言之,我有智慧,對吧?)


「是啊。好!數據都夠了!我是時候走了!」(等等!)


「怎麼了?」(你如果真的神通廣大,能不能救助我的族人!我願付出我的所有,這個身體隨你如何研究都可以!)


「欸……我是研究人員,不想干涉世界的走向啊。再者,要是一不小心炸了這個星球就不好了。」(怎麼會這樣……)


「不過!作為讓我研究的交換,給你一點好處吧!」(好處?)


「首先,讓你可以脫離蟻后的控制吧,你從此就是自由人了!另一個嘛,就是預言了。」(我雖然是自由人,但我更想解放我的族群啊!)


「這就是預言的重要性了。十年後的今天,將會有個人類,帶著三個家臣,來到這座山脈解救你們!」(真的嗎!?)


「預言嘛,不是絕對的,要實現的話,還是要靠你去努力啊。好了,我該走了!」(等等!恩人,我該怎樣稱呼你啊?)


「嘛,叫我『地之賢者』吧!」





(在這十年期間,我一直偽裝成普通的軍團紅蟻,為的就是隱藏自己,然後今天去找到救世主你。然而,我逃出來的時候讓軍團藍蟻們發現了,他們便一直追殺,甚至拆掉了我一隻手臂。如果不是救世主出手,我早已命喪黃泉了。)(事情的發展原來是這樣……)


這個軍團紅蟻醒來的時候已是夜晚。因為知道已經離那些軍團藍蟻的巢穴太近,不敢升起營火,只能夠藉著月光食一些冷食。


在進食的時候,他開始交代他過往的故事。


他說那是在十年之前,也就是說他已經十歲了。作為不過螞蟻而言,他實在太長壽,不過考慮到這是異世界,也就不稀奇了。


在他的故事裏,令我最在意的,就是那個能使用十階技能的地之賢者。世上七個王階職業已經夠誇張,但卻實在難以想像有人能夠讓世界時間停止,甚至預言未來。幸好他好像對世事不太感興趣……


(然而,我不能幫助你們。不可否認的是,我確實非常同情你,救你也是出自於同情心,但我卻不想為了救助別人而賭上自己的生命。)根據他交代的情況,軍團藍蟻至少有百餘隻,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要用這支四人小隊去挑戰,是不現實的。


(救世主,我當然也明白。因此,如果能拯救我們,我們能提供一定的報酬。)(說來聽聽。)


他突然抬起頭,像是做出什麼了覺悟。(我們自身。如果救世主願意拯救我們,軍團紅蟻全體族群都會成為你的部下。我本人是特異種,一定能幫得上忙的,所以!)說罷,他就用那包滿繃帶的身軀跪倒在地。


(請一定要拯救我們!)


(……我答應了!)說實話,報酬實在吸引。而且,我對他有著一定的好感。


對他而言,只要是為了族群,自己如何犧牲都不要緊,就像捨命的螻蟻,雖小也為自己族人奮鬥,這種覺悟讓我不自覺感到景仰。


(真的?)(我阿撒托斯一言九鼎!既然說要幫助你們,就必然達成!)


(感謝救世主!)(你……一直這樣稱呼有點不方便,既然你是智慧的特異種,就叫懷斯特(Wise)。你也不要叫我救世主了,隨意一點就可以。)


(懷斯特感謝主君賜名!)(……好,你喜歡這樣稱呼就可以。言歸正傳,雖然我願意幫助你,但我們四人具體要做些什麼?如果只是殺光軍團藍蟻倒也直接了當,但我們四人加上你,也未必能對付近百餘隻的數量啊。)


(回主君,推翻奴役並非一定要完全消滅軍團藍蟻。)(那該如何?將你的想法說出來聽聽。)


(是。正如我剛才所言,蟻后被脅持,軍團藍蟻才能命令我們。同理,軍團藍蟻有他們的蟻后。所以……)(所以?)


(請主君誅殺我們和軍團藍蟻的蟻后!只要我們蟻后一死,我們所有人都會得到解放!而軍團藍蟻也會失去統率,變成一盤散沙!)(為了拯救自己族群,要犧牲自己的蟻后嗎……如果這是你的辦法,我也不會反對。但是蟻后死了,不會對你們造成傷害嗎?)


(蟻后死了之後,我們會選出新的蟻王和蟻后,然後可以選擇加入這個族群或者離開。)(這樣的話,那就……)(My Lord!)


正當我與懷斯特交談之際,負責警戒的約翰突然插口。(何事?)


(有敵人接近的反應!)


作者的話:


今次更新除了新增這一話,也增加了地之賢者問答板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