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話-夏綠蒂尿床了

自那一夜風流之後,一晃眼9個月就過去了。

隨著時間過去,我的肚子也越變越大,現在就腫的跟裡面塞了一顆球似的。

雖然伊莉雅似乎有對我進行避孕的處理,但我還是不小心懷孕了,現實就是這麼的殘酷。

「唉……」

肚子大成這樣子,漂亮的禮服自然再也穿不下,我穿著寬鬆的白色洋裝坐在椅子上。

由於快要臨盆的關係,我現在幾乎什麼地方都去不了,只能乖乖待在自己的房間裡。

不過我並不會覺得孤單,因為這段時間貝兒一直陪伴在我身邊。

「殿下,請問您現在覺得如何?」

身穿女僕服飾的貝兒,正溫柔的撫摸著我的肚子。

她忽然將耳朵靠在我的肚皮上,似乎想要聽聽寶寶的聲音。

「貝兒,不是已經說過很多次,只有我們兩個人在的時候敬語可以不必說嗎?」

「是,夏……夏綠蒂,總覺得直呼妳的名字有點不好意思,畢竟我們的身分差距這麼大。」

「如果妳再說這些客套話,我就要生氣了。」

「抱歉……」

儘管我們相思相愛,但吸血鬼社會的禮制並不允許我們結婚。

除了我們兩人都是女孩子外,貝兒的身分不匹配也是另一個主要的原因。

如果想要跟我這個海姆達爾公主結婚的話,貝兒的至少得是高階貴族的身份才行。

雖然我想要將她晉升成伯爵,但遭到包含伊莉莎白在內的所有高階貴族大力反對,最後只好作罷。

算了,至少他們願意承認貝兒是我的情人,也不反對我們將孩子生下來。

不過為了避免我未婚生子的醜聞被一般民眾知道,生完小孩後我必須馬上跟一名男性高階貴族舉辦盛大的結婚典禮。

「該說抱歉的人是我才對,我只是個虛有其表的公主,就連給妳一個名份這種小事都辦不到。」

「請別這麼說,只要能夠陪伴在妳身邊,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貝兒……」

看到露出溫柔笑容的貝兒,我內心充滿愧疚,因為肚子裡的孩子不一定是貝兒的種。

那天晚上我除了跟貝兒發生性關係之外,也跟伊莉雅作過好幾次愛,可是我根本就不敢告訴她這件事。

每當她溫柔地摸著我的肚子時,我心裡都會充滿罪惡感。

不知道我內心煩惱的貝兒,深情地望著我。

她突然用雙手捧著我的臉,溫柔的吻了我。

被她這麼一吻,我的欲望全都來了,忽然好想要跟她上床!

「貝兒,妳已經很久沒有碰我了,今晚可以跟我親熱嗎?」

「夏綠蒂,請妳稍微忍耐一下,妳的肚子都這麼大了,萬一傷到孩子怎麼辦?」

「我不管啦!我今晚就是要跟妳親熱,難道對妳來說孩子比我還要重要嗎?」

「夏綠蒂……」

「如果妳不答應的話,今晚妳就別想睡在這裡,現在馬上就給我滾出去!」

我一邊說一邊用手拍打她的手臂。

雖然貝兒只要往後退一步就可以躲避我的攻擊了,但她還是乖乖站在原地讓我盡情的拍打。

「夏綠蒂,妳千萬不要這麼激動,萬一不小心動到胎氣的話……唉,好吧,不過如果妳覺得肚子不舒服的話,一定要馬上跟我說!」

「太好了,那我們一言為定,妳可不許突然反悔哦!」

作為和好的證明,貝兒又俯身吻了我一下。

就在我們兩人之間氣氛逐漸變好的時候,敲門聲突然不解風情的響起了。

「請進。」

貝兒代替臉色不悅的我對門外發聲。

從房外走進來的是一名妖艷的紅髮女僕──伊莉雅,我現在最不要想見到的人。

伊莉雅走到我面前後,恭恭敬敬的向我行提裙禮。

「奴家向殿下請安。」

「有什麼事情嗎,伊莉雅?」

我用眼神暗示她廢話少說,沒事就快點滾出去。

「回殿下的話,伊莉莎白大人請貝兒大人現在過去她房間一趟。」

「什麼,怎麼又來了!我不淮!」

「殿下,我們目前所處的立場有點微妙,所以最好還是不要反抗伊莉莎白大人。」

由於房間裡有伊莉雅這個外人在,所以貝兒改用敬語跟我說話。

「哼,我才不怕伊莉莎白那傢伙呢!」

「 殿下……」

一聽到我又在鬧脾氣,貝兒馬上用哀求的眼神望著我。

看到她那副模樣,我的心情也變得很難受。

任性妄為的我,總是給貝兒添了不少麻煩,可是她從來就沒跟我抱怨過,總是默默承受這一切。

「殿下,奴家也認為您乖乖聽伊莉莎白大人的話會比較好哦!」

「住口,伊莉雅,我可沒允許妳插嘴!」

「抱歉,奴家多話了,請殿下息怒。」

「下次再犯的話,我一定打爛妳的嘴巴!」

「殿下請放心,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一邊輕拍著我的背,一邊用微笑安撫我,貝兒輕聲的對我說。

「唉……」

再繼續堅持下去也只會造成貝兒困擾而已。

我嘆一口氣後,點頭表示同意。

「伊莉雅,就麻煩妳這段時間先幫忙照顧一下殿下。」

「是,貝兒大人。」

貝兒交代完伊莉雅便馬上離開,如今房間只剩下我跟伊莉雅。

看到伊莉雅一副奸計得逞的笑容,我就覺得滿肚子火。

「妳在那邊笑什麼,小心我揍妳!」

「殿下,請問奴家作錯什麼事情惹您不高興?」

「哼,妳自己心裡有數!」

「您是指您懷孕的事情嗎?奴家那時候確實有將貝兒大人射進您肚子裡的東西全部清乾淨哦!」

「是嗎,那麼為什麼我還會懷孕?」

「呵呵呵……」

「住口,不准再笑了!」

「那當然是因為您肚子裡的孩子是奴家的種呀!」

「妳!」

勃然大怒的我,本想從椅子站起來揍伊莉雅一頓,但腹部突如其來的疼痛,讓我立刻臉色蒼白。

「啊啦,您要生了嗎?」

「住……住口……」

肚子好……好痛,該不會是真的要生了吧?

「請您放心,接生也是奴家的強項,奴家這就抱您到床上去。」

「別……碰……我……」

我咬緊牙關,使勁全力才勉強將伊莉雅伸過來的手給拍掉。

忽然,下腹傳來一陣溼溼的感覺。

我低頭一看,只見椅子已經被大量帶有腥味的黏稠體液給浸溼了。

「呵呵呵……您的羊水都破了,看來是真的要生。」

「可惡……」

「殿下,您就要作媽媽了,恭喜您!」

「艾莉……」

被我召喚出來的艾莉一臉困惑的看著我。

「主人,您在作什麼呀?」

「妳居然還……問我在作什麼?妳是不會……鳴……好……好痛……」

「主人,艾莉覺得好無聊哦,可以跟艾莉聊天嗎?」

「都這種時候了……妳還……」

「主人,別作這種無聊的夢了,快點起來陪陪艾莉嘛!」

「什麼……」

意識逐漸清晰,我慢慢睜開雙眼,映入眼底的是早就已經看膩的床鋪頂篷。

「主人終於起床了,好開心哦!」

只見滿臉笑容的艾莉正在我頭上飛來飛去。

「剛剛那些都是夢嗎?」

感到困惑的我,推開了蓋在身上的涼被。

忽然兩腿之間有股溫熱的感覺。

「難道……」

「主人居然尿床了,哈哈哈……」

艾莉幸災樂禍的看著我,然後捧腹大笑起來。

「不……不要呀!」

不會吧,我都已經幾歲了,居然還會……

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的我忍不住放聲大叫!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