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陌生的天花板,当我醒来时,我在一个我不知道的房间。唔,昨天,啊对了,昨天我来到这个庇护所,又或者说,来到了那个女孩的家,羽川缶诘的家。昨天我大概是很疲惫了,一躺下的瞬间就入眠了,感觉已经有很久没有睡过这么安稳的觉了。想起昨天的事,头还有些疼,看到女孩的内衣去夸奖一番难道是不对的吗?看来那个人以前告诉我的知识也不是都对的。

我躺在一张双人床上,房间里的书桌上还放着一对夫妻的照片,照片里也有着小时候的羽川。这间房间果然是羽川父母的房间吗?那么她的父母去了哪里?我不再去想那么多。

那时我还不知道,要是多思考一下的话就好了,说不定就能知道羽川缶诘的真正样貌,她的本性,或者说,她的残缺之处。

从楼梯下到底楼,她家的楼下是一家杂货铺,当我下去时,我正好看到羽川在准备早餐。她穿着一身家里的休闲便服,宽大的白色睡衣以及浅蓝色运动短裤。她正在用便携式煤气烤面包,平底锅已经把面包的两面烤得棕黄。

「你醒了,早饭已经做好了,快来吃吧。」

她看到我后,把盘子端了出来,盘子里放着刚烘好的两片面包,桌子上碓着一堆正着或倒着的易拉罐,大部分都已经喝得只剩一个空瓶。

「要是还有鸡蛋和培根就好了。」

「我家的店开得很偏僻,危机爆发后也很早就把店门关了,所以店里没有被抢,也还算安全。店里还有着不少物资,但过了这么久,水已经快没了,所以,我昨天才去外面找饮用水。」

「现在只有这个了。」

她递给我一个罐子,上面印着何乐怡白桃味。

「这是什么?饮料吗?」

「诶?你难道没有喝过酒吗?」

「不,并没有。」

「那可真是失去了人生中的一大乐趣啊」

她一拉开拉环就把头仰起咕咚咕咚喝起来。

「噗哈!库~!」

总感觉这声音是某个NERV作战部长发出的一般,是错觉吗?

烤面包很好吃,虽然什么都没有加,不过我很喜欢这脆脆的口感。我吃了一口,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了下来。

「嗯?怎么了,你不喜欢吃吗?」

「啊,不,水和食物应该很珍贵才对吧,我有地方睡已经非常感谢你了,我能自己去外面找物资的。」

「开什么玩笑,如果不好好吃饭的话又怎么有体力去找物资啊,给我好好吃饭!」

看这样子要是我还不吃的话恐怕就要被她强塞进去了。

「好吧,那我吃完就出去搜索一下哪里有水。」

「嗯,我和你一起去。」

「诶?不用了,外面太危险了,你昨天不是才差点丟命吗?我去就够了。」

「你要我就这样在家里等着?想都别想。我可以帮你提物资,要是我拖你后腿了就把我舍弃掉好了,我还能帮你拖延时间。」

「好了,停停停,我知道了。」

看来她决定了的事情就绝不会更改了。

—————————————————————

我和羽川从店的后门悄悄出去。

「很好外面没有丧尸」

我先观察好大街上有没有丧尸,再让羽川跟着出来。

街上的事一如既往的破败景象,四处都是废墟垃圾,商店窗户的被砸碎的碎玻璃,街道两边零零散散地停着各式生锈了的车子,这已经是普通的日常了。

但我很快站定不动。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昨天,这里有这辆车吗?」

有一辆大巴引起了我的注意,它虽然和别的车一般破旧,但似乎又有哪里不太一样。车窗户上蒙着一层厚厚的灰,看不清里面,车架的破损歪曲,已经露出金属外壳的边缘有着红褐色的铁锈流下,还有一些漆面都剥落了下来,沾满泥土滋的车轮,整辆车都展示着它经历过的沧桑。

「不过看样子是很早就在这了,当我没说吧。」

「…………不,等一下,有些地方不太一样……这辆车应该最近还有人在使用才对。」

「而且,说不定……」

突然车子响起了引擎声。

「小心!」

我本以为车会笔直撞过来,但它却停在了我们的面前,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你是怎么知道的?这辆车还有人在用?我觉得我已经伪装得挺像得了。」

你的回應